独立三团狙击战

立军令状

立军令状

||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

雷子枫、程悦博和程落三人回到团城。一路无语。三人各怀心思。

其实人真的很奇怪。雷子枫和程悦博都不愿意程落去冒这个险,但他们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即使程落是猴子的妹妹,是程悦博最疼爱的小侄女,站在这个位置上,最终,他们还是默许了这个计划。

或许,程悦博还有私心,左右无法权衡,程落却自愿接受这个计划,他逃避了做决定。不管不顾后果如何,他自私的想要顺其自然,让老天给他答案。

雷子枫头疼的很:这事儿怎么跟猴子交代啊。哎,千万不能让猴子知道,万一知道了,他肯定要闹,这一闹起来,什么都做不了了。但是,猴子才和他这个妹妹相认,这么做,不是对他太残忍了嘛。

雷子枫希望猴子可以开心,每天都过得快乐些。无论猴子还是阿福,都为他做太多事情了。雷子枫在想,猴子这个妹妹,是在林妙瞳事件以后,最能让猴子开心的了,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儿,猴子会怎么样啊。

进了团城以后,三人都下马步行。

路过食材店,程落自顾自跑进去,买了一大包胡椒粉。拿着胡椒粉回来,程落笑得乐滋滋的。

“大伯,这么多胡椒粉,你说我哥那葫芦,装得下吗?”

程悦博一愣,这可是这三四天来,程落第一次叫他大伯。

“大伯?”

程悦博一直没说话,程落看看程悦博,提醒一句。

“应该装得下吧。”雷子枫看着程悦博发愣的样子,接腔道。

程落看着雷子枫笑笑:“装得下就好,实在装不下,就给他留着。”

雷子枫看程落一脸笑意,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低头看地,认真走路。

又是一路无语。

刚到团部大门,程落就把缰绳托付给了程悦博,欢天喜地的去找猴子。俩兄妹捣鼓的半天,那葫芦却不争气地只装下了小半包。还搞得两人鼻涕眼泪一大把。

猴子看看程落,程落看看猴子。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全无形象。猴子几乎笑得趴在地上打滚儿。一边儿的雷子枫,看着猴子笑得越开心,自己就越不安心。几乎要冲上去,把整件事情告诉猴子。但是不能说!他是独立三团团长,他要考虑大局,他不能告诉猴子。

这是他第二次,第二次牺牲一直跟他出生入死的猴子!虽然程悦川答应过,一定会保护好程落,但是会遇到什么危险,雷子枫根本料不到,如果程落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猴子会怎么样?猴子会不会跟他翻脸?即使他是雷子枫,但程落毕竟是猴子的亲妹妹啊!

“雷爷!”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雷子枫旁边儿,这一叫不要紧,差点儿把雷子枫惊得跳起来,“我说雷爷,你这是在想、想啥呢?”

“关你什么事!”雷子枫被猴子吓了一下,有点儿上火。把猴子吼得满脸委屈地嘟着嘴。

程落对猴子使了个眼色,猴子朝程落笑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手来,在雷子枫面前猛地一拍,顿时手上的胡椒面儿四溢。

“咳咳”雷子枫被呛得直咳嗽。

“哥,快跑!”

猴子撒腿就跑。雷子枫马上反应过来,就追过去。两人在团部大院儿里,追逐打闹。雷子枫一点儿团长的样子都没有,把一旁站岗的小战士都逗乐了。

“你个死猴子,你给老子站住了!”

“雷、雷爷,有、有本事你就来、来抓我呗。”

程落站在一边儿,笑得温和,完全没有平时那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然后悄悄退出院子,她不希望雷子枫有什么压力,这是国、难,匹夫有责;这是战争,本来就残酷:雷子枫,就像从你嘴里传到中央的那句话:贪生则国死,我死则国生!我庆幸我哥哥能有你这么个大哥,但有些事情必须去做。而且置之死地而后生,谁说我一定会死呢?

“谭乐怡,那天打你,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阿福知道雷子枫他们回来了,想去找程落,说那句一直没说的抱歉。经过团部后面的小院儿时,正好听见程落的声音。刚想走过去,却看见谭乐怡。阿福微微颦眉,谭乐怡这个人,他实在不太待见。阿福微微挪了几步,把自己藏在大树后,想等谭乐怡走开后,再出去。然阿福藏身的地方,正好把她们的对话听得完整。

“我想求你个事儿。”程落继续说。

“哼。你程大小姐会有事求我?”谭乐怡冷哼一声,趾高气扬。

程落轻笑,忍着一肚子的气:“呵。阿福的事,你告诉大伯就好了,别再说出去了。”

谭乐怡转深正对程落:“阿福的事与你何干?这是事实,我没有胡编乱造!”

“我知道你没有,但你本不该知道的。”

“程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是什么身份?你连他是谁你都没问过,你配做一名侦查员吗?如果他想对独立团不利,你要怎么交代?”谭乐怡斥责。

程落吐一口浊气:“他是你的战友!不管他是失忆了,还是恢复记忆了,都与他的身份无关!你能不能不要见风就是雨!”

“说不说是我的事,与你无关!”谭乐怡觉得无法和程落沟通,干脆转身,不理会她的说辞。

“谭乐怡!”程落急了,绕道谭乐怡面前,吼了一声,又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算我求你好不好,谭乐怡,算我求你,好不好?”

“你拿什么担保,他不会做任何对我军不利的事?”谭乐怡看着程落认真的表情,有些动摇。

“我以我的性命担保!可以吗?”程落极其严肃地看着谭乐怡。

谭乐怡愣了一会儿,严肃地回敬程落:“我凭什么相信你?”

“呼你还要我怎么样?”

“此事事关重大,我得确定你说的话,你会不会记得!”

“我要怎么证明?”

“军令状!”

“好!”程落回答得干脆,毫不含糊。

推荐小说

小说所有的文字及均由书友发表上传或来自网络,希望您能喜欢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