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决定救援

独立三团狙击战

“她怎么样?”程悦川靠在屏风上。

房间的格局和摆设,都极具风雅。有外屋,有内室,外屋和内室间,被一扇极精美的红木雕花屏风隔开。内室里,一张雕花木床,还有一个实木的梳妆台,俨然一古时候富家千金的房间。

雕花木**,躺着一个人。半边儿脸肿得高高的,颈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却还是透出血丝。右手手臂上,也缠着绷带。

“这傻丫头下手那么狠。不过还好,没伤到动脉。”床边坐了一个年近四十的女子,脸上虽已有了些皱纹,但风韵尤存,举手投足之间,尽是贵气。

程悦川叹了口气:“这算什么,只是她还醒过,那堂本被她划了一刀,躺了三天了,现在还昏迷着呢。”

女子转头瞪他一眼:“不要拿鬼子来侮辱落落,那鬼子,该死!”

“好了,不跟你吵。在帮她上点儿药吧,等会儿就要押送她去青城了。”

女子起身走到程悦川面前:“为什么?你原来是最疼落落的,你真就那么狠心?你知道那边是什么样子,你还要送她去?”

程悦川轻笑,甚是嘲讽:“呵,芷兰,这些年你看到的,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她算什么,整个国家我都可以出卖,她是落落又怎么样?”

“……”被唤作芷兰的女子半转身,低下头。侧对着程悦川,她知道程悦川为什么这么做,而她又有什么立场去劝说,劝说程悦川收手呢?

**的人挣扎着坐起来,疲惫地撑着双眼:“四叔,我不怪你。兰姨,你也不要……不要怪四叔……我……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三天前,官县日军指挥部。

堂本正一指着蜷缩在地上的程落:“来人!把这个女的,给我送到军妓营里!”

程落听到后,顿时全身僵硬,几乎全身血液都凝固了。一咬牙,悄悄从袖子里滑出一支镖,往自己颈子上划去。

“嘭!”程悦川朝着地上开了一枪,正要走进来的两个小兵被吓到,顿时不敢往里迈步。

堂本正一一个转身,武士刀就架在程悦川脖子上:“程桑,你想干什么?”

程悦川没有丝毫惧怕,抬起枪,对着堂本正一的脑袋:“堂本将军,上头的人可是给了我特权,只要有人想要破坏我的任务,那我可以处决他!虽然我是个中国人,但是你们的天、皇,似乎更信任我的智慧。如果你还想要问你的天、皇、陛、下、效、忠,放下你的刀,我要把程落带走。”

堂本正一顿时无话可说,程悦川的确帮他们做过很多事!甚至于收到过天、皇的嘉奖,而且上头对他的信任,甚至超过了对自己这样一个优秀帝、国、武、士的信任。

“好,程桑,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如果再有什么意外,我一定会用你和你的芷兰的血,来清洗整个官县!”

程悦川看着颈子边儿上的武士刀慢慢放下去,习惯性挥手,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人立刻把程落扶起来。

程落全身无力,几乎是被拖着走的。啐了一口血,恨恨地瞅程悦川一眼:“狗汉奸!”

程悦川看见程落颈上的血痕,心慌了一下。然堂本正一又走过来,掐着程落的下巴:“好烈性的女子,我喜欢!”

程落突然笑了,虽然脸肿了半边,依然笑靥如花。站稳,挣开扶着她的两个人,走近堂本正一,堂本正一被程落的笑容弄得有些晕,竟没有察觉到程落手下的动作。

那支割伤自己的镖还拿在手里,程落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镖插进了堂本正一的胸膛,军装上面顿时鲜血淋漓。

程悦川暗叫不好,扶住堂本正一,大喊:“快叫医生!”

一边儿又使个眼色,让那两个人把程落带走。

只是,这一闹,彻底惹怒了鬼子。由于鬼子们对程悦川赋予重任,所以并没有给程悦川太多难堪。不过,行刺七、三、一残余部队,又重伤堂本正一,鬼子上级怎么都不可能饶过程落,若不是程悦川一直从中周旋,程落现在也不可能还躺在芷兰的屋子里养伤。

然三天期限,转眼就到了。伤好不好,都得把她送到青城。

程落被鬼子抓了,已经不是个秘密。

团部上上下下的人,几乎通通知道了。所以开会商议救援的事,也不可能只是雷子枫、程悦博和阿福这三个知情人士。

人多了,主意多了。有毛躁的,有冲动的,有冷静的,甚至是有不屑的。

“团长,不是我说,这该骂还是得骂!这还中央派来的人,想擅自行动就擅自行动,自己被抓看不说,还连累我们!”石敢当极为不屑程落擅自行动,导致被捕。风凉话一边儿扇得天花乱坠。几个营长、排长级别的老兵也参与了这次会议,因为上一场战役和医院里那出,这几个老兵都对程落挺有意见,一听石敢当说起来,大家就跟着起哄了。

猴子一听,不舒服了,差点儿冲上去:“石头,你小子整天瞎嚷嚷添乱,你还敢……”

“猴子!”雷子枫赶忙喊住猴子,又转头对石敢当说,“石头,你想干什么?这什么时候,你还说这风凉话!”

“本来就是!”石敢当抓抓脑袋,看向阿福,“师父,你说,这就是事实啊!”

阿福眼睛都懒得抬,彻底没理会石敢当。只是对雷子枫和程悦博说:“雷爷,政委。我去救人,你们负责掩护。”

“师父,这咋行呢,那么危险!”石敢当压根儿就没反应过来阿福不理他,继续说。

“阿福,这样太危险。”雷子枫自动忽略石敢当,对阿福说。

阿福勉强笑了一下:“那地方我比大伙儿都熟,不会有事的。”

“程伯伯,我掩护他们撤退吧。”郑凡也心急得很。

程悦博思量再三:“阿福,你一人进去,太冒险了,我跟你一起。”

阿福反对:“政委,你知道那事,我一个人就够了。郑凡带人掩护撤退就好。”

雷子枫看着阿福坚定的样子,尊重他的决定,点点头。又拍了拍程悦博:“就让阿福去吧。”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