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40章 极地巨珠

第一四0章 极地巨珠

越接近此洞感到温度越高,不过此时寒晓已经知道自己不用内息便已能在水中换气呼吸,体内龙阳真气如海水一般在全身经脉里川流不息,全身说不出的舒服,丝毫没有一点不适之感,在水中的情况跟在陆地上的情况向乎没有什么两样。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以此时的龙阳真气运行的情况看来,他可以肯定自己的龙阳真气已达到了造化自然的最高那一重,感觉到自己几乎已与天地万物融在了一起,不论是地底赤热的水,还是从地洞中射出的耀眼的光芒,在他的感官上都是自己本身的一部分,完全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不适。

地底强大的自然能量经过地底的水浸入他的身体,再从他的身体透出,他的身体就象是一个巨大透明的容器,天地万物于他而言就象是无数个分子,他能将这些分子化为自己本身的真气,随意的支配这些自然的能量。可以说,至此,他的龙阳功已臻大成之境。

为何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改变?寒晓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解释为刚才自己的晕死过去之事适合天地自然阴阳互补的原理,要么就是自己晕死过去的这一段时间里发生了不可思议之事。

地底的赤热通过地底的水覆盖在他的身体上,感觉却是暖洋洋的。走进大洞之中,只见一个弯弯曲曲的熔岩石洞向地底深处延伸,洞底地面是斜向下成一定的角度。刺眼的金黄色光芒从此地洞的深处激射出来,照得洞壁如铺满了黄金液一般,发出了柔和的金光,甚是炫眼。

寒晓沿着地洞向下行去,金黄色的光芒越来越强,似乎不远处便到了光之源。

走了约有一百丈左右,便看到一个巨大的地底石室,看上去足有一百丈高几百丈宽,石室的中间有一个似圆桌一样的巨石平台,平台上一个似乎莲花状的石盘上,一个赤红如太阳般的圆形物体正在高速不停地转动着,在它的转动之下,一束束强烈的光线自球体迸射而出。

地底的水碰到了那些光线,便立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看上去仿似变成了金黄色的气体一般,围着那圆球状物体飞快地旋转起来,在这个巨大的石室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回流,外面的低温之水进来的同时,里面高温之水也向外涌去,巨大的石室是一个小的高温回流室,而外面的则形成一个巨大的恒差回流,整一个就象是一个热水生产系统。

“莫非那赤红的圆球状物体便是华家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所谓的天地至宝?这么一个能散发出巨大热量的球体难道能够治愈华家几百年来的顽疾?”寒晓心里不禁有些迷茫,不知这赤红的球体究竟有何用处。

但不可否认地,这个球体拥有着无比巨大的能量,从其可令这地底无穷无尽的地下水不断地由冰冷的水变成高温灼热的水,便不知每天要耗费多少的能量。这个球体,可以说是一个小太阳,一个深藏于地底的小太阳,这的确是一个天地之间的至宝。

走进这个巨大的石室之后,寒晓也感受到石室中在高温下流动的水的变化,越往中心行去,水流动的速度就越快。待得寒晓距离那球体还有四五丈距离之时,他已不得不运起了全身的龙阳真气才能让身体不被高速流动的水卷起。巨大的水流冲得他的脸都有些变形,脸上的肌肉被刮得嘶嘶生痛。

到了此处,他只能是运起全身功力,一步一步地前进,每前进一步,便得稳定一下身体,让身体保持平衡,这四五丈的距离他足足走了近两刻钟的时间。

此时他距离那个会发光发热的球体不过两三步之遥,感受着球体里面发出的巨大的能量,寒晓才认真的凝视起这个奇异的球体起来。

仔细一看之下,才知道这不能说是一个球,而应该是一颗巨大的会发光发热的明珠体,这颗明珠看上去足有一个大海碗大小,在它巨大的能量的影响之下,周围的物质变得与它相似起来,所以在远处看去就象是一个大球体。

这个巨大的明珠便悬浮于那莲台的上方两尺的空中,莲台看上去似是一个托体,象是有一种与这颗明珠相反的磁力一样,按着同性相斥的原理令这明珠悬在空中不上也不落,万年不变地在此旋转,长久地发出巨大的热能,改变着这地底的流水。

寒晓心想:“不管它是不是华家人寻找的天地异宝,现在只能先把它拿回去,如果不对再下来也不迟,反正现在我一点都不怕深水的压力和高温,随时都可以下来,而且也不知道我晕死过去的时间有多长,上面的灵云和老祖宗他们一定担心得紧了。”

但旋即一想又有一丝顾虑,心道:“这明珠能够散发如此巨大的热量,其本身会不会赤热胜火呢,我的手能不能够拿得了它?”但是在可与不可之间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当下不再犹豫,双手布满了龙阳真气,缓缓地向那明珠抓去。当他的手穿过外面那一层红色的浓如实体的雾质时,手上感到犹如放在了油锅之中一般赤热,虽有龙阳真气护体,却也感到极是难受。他也不敢再耽搁,双手猛地伸出一抓,便已捧住了那颗明珠。

照他原来的想法,这明珠外面这样赤热,则其本身亦一定是炙热无比,哪知当他的手触到这果明珠之时,才知道恰恰相反,入手处一片冰凉,当他的手触到明珠的一瞬间,外面的赤热物层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巨室中由于温差形成的回流运动亦慢慢停了下来。

双手缩回,看着手中这一颗与平常夜明珠一样手感的巨型夜明珠,此时仅散发出如夜明珠一般柔和的寒光,寒晓不禁惊奇不已,不知道为何此珠一接触人体便完全变了一个特性。

看着石室中的回流正慢慢停止,寒晓心中一叹:“这颗珠子一拿走,这奇异的自然现象便消失了,对于这天地自然不知是好还是坏。”

不过旋即又想:“天地万物,自有其生亡之理,既然我有缘得到了它,也许冥冥之中早有天定,是好也罢,坏也罢,想它做甚?华家几代人的梦想还在等着它去实现呢!”

当下不再多想,捧着这颗巨大的夜明珠按原路返回。一路行去,与来时之感却已完全不同,来时是金光大道,回时却已如明月皓空之下的星途,地底之水由于没有了他手上明珠的热量,此时回流几已停止。

此时水已经对他造不成任何的阻碍,他行走的速度丝毫不亚于在陆地上行走的速度,甚至比他平时在陆地上行走还要快疾一些。

不一会便到了原来下来的池口下方。手捧夜明珠,寒晓脚下一蹬,身形象水中的箭鱼一般直向上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