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3章 相思一曲荡尘心

第十三章 相思一曲荡尘心

“好,好!好样的!”

凑热闹的人永远都不缺少**,更多地人都喜欢把自己放在弱者一方,店霄珥现在所处地位比较人家专业唱曲之人就是弱者,哪怕是刚才压得其他人不敢站出来之时,大家都是把他放在弱势一方。

“小姐,你看到没,那个乌鸦嘴还真是有意思呢,连西湖之上与你平起平坐之人他都敢这样说话,想起来就觉得解气。”

这小丫鬟现在觉得自己应该站到这个店小二一边,更希望一会儿他能帮着小姐出气。

“玉儿,可不许这样调皮,这个能够当上八方接应的店小二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刚才比试时他跑过来说的那些话,果真同花魁谢大家说的一样,只这一点就不能让人小视,不要总盯着他那个店小二的身份,一个人的身份是可以改变的。”

端坐在一旁依然蒙着面地如归这方大家教育着身边的丫鬟,声音动听,姿态雍容。

等了半天,没见对方动地方。

“你唱吧,你不会真要与我对奏吧?我怕你跟不上我那种感觉。”

店霄珥用气死人不偿命地话继续把他那种张扬进行到底,心中也再考虑着一会儿应该弹唱什么曲目。

可这一句话算是捅了马蜂窝,人家那边还有不少支持着的才俊公子呢,各种不自量力等言语从那边冒了出来,矛头直指店霄珥。

微风拂来,薄纱轻动,对面台子上那唱曲之人轻拨一声琵琶后说道:“如此,奴家就献丑了。”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一曲带着相思之意的八声甘州从嘴中缓缓唱出,把在场所有能够听懂的人都给触动了一下,名家就是名家,关键时候真是有东西能拿得出手。

这时那些原来支持店霄珥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帮着起哄了,都老实地在下面听,即使听不懂的人也被旁边人告知意思,更有些同样有家人在远方的也暗自垂泪。

店霄珥轻轻鼓起了掌,确实不错,要声音有声音,要味道有味道,尤其是那手琵琶弹的真如白居易诗中描述那样,轻拢慢捻抹复挑,好,当技术达到颠峰时,那就是艺术了。

对于这样的人,店霄珥是尊重的,正了正衣衫,再次抱拳躬身一礼大声说道:“姑娘唱弹功夫小生佩服,先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切听小生一曲。”

转身到台子边上,接过下面递上来得古筝,十三根弦的,若是拿这个弹七十二滚拂流水要费些劲,弹普通简单点的曲子还不成问题,店霄珥经常拿这个时期的乐器弹奏后期歌曲或民乐。

随手拉过一张桌子与一把椅子,把筝摆好,从头到尾拂了一下,把每个弦的音都听到了,基本上正确,没跑调,条件就是如此,没有校声器。

徵~羽宫商角徵羽,随着主旋5612356的响起,店霄珥用略带低沉地声音唱道:“站在白沙滩,翘首遥望情思绵绵,何日你才能回还,波涛滚滚延绵无边,我的相思泪已干……明月照窗前,一样的相思一样的离愁……”

声音带着一丝穿透力,带着一丝伤感,又略微带着一点点通俗唱法中的自然沙哑,幽幽在众人中飘荡开来。

已经听惯了固定曲式的众人,哪里听过如此贴近地民族乐?一个个都被那其中浅显易懂的歌词感染,想跟着唱却又不熟悉,总觉得心中憋着一股劲一样。

店霄珥边唱边觉得遗憾,此时要是有一短笛跟在后面吹复调,再加上扬琴打出来的那个配奏56765,那才有感觉呢。

什么是真正的音乐?真正的音乐就是只通过一个曲子就能够把它应当配在一起的词意单独表达出来,这样的曲子再配上相映地词就是千古绝唱,用抽象声音表达具体地内容。

一曲唱奏完毕,店霄珥用手拄着个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周围人都还在沉浸在这相思之中,越是懂音乐之人越是不停回味着整个曲子走向及突出的地方,一遍遍地揣摩。

“从来没听过这个格律的曲子,不知道这个人是如何做出来的,尤其是他唱地那波涛滚滚延绵无边时所用的居然是两个相同递进的段式,真就把那种波涛滚滚的相思之意表达了出来,可惜的就是如果再配上一些别的乐器,应该会更好。”

如归这边那台子上的姑娘当先跟旁边两个丫鬟说道,语气中透着一丝还没有从刚才曲子中缓过来地忧愁,加上一点向往,当真是娓娓动听。

“恩,小姐说的是,这乌鸦嘴还是,还是有点能拿出来的东西,不如一会就让他把这曲子完整抄录下来,反正他是我们如归这边的,他一个店小二霸占如此曲子当真是可惜了。”

店霄珥若是能听到这话一定会打骂她不要脸,只是店霄珥还在想着事情‘聂耳啊,一代骄子啊,可惜英年早逝,这一突出上五度模进的曲子,有你不少功劳啊!’

看着他那沉思地模样,站在不远处的杨大小姐却略低着头,使劲用手撮弄着那方丝帕,不知道想着什么。

许久,缓和过来的众人爆发出热烈地喝彩之声,这一曲他们可都听明白了,不少人都在心中想着它怎么就这么好听呢?

泰来这边台子上,领头那个姑娘当先站起身来,两个丫鬟陪在身旁,对着!店霄珥深施一礼。

“奴家总算见识到公子绝技了,公子此曲一出,当要羞落不知多少词唱,这一阵,奴家输了!有时间还望公子不吝赐教。”

说完又施一礼才缓缓退下,几乎同时,另外两家唱台上面之人也是带着身旁的丫鬟向店霄珥行了个万福。

“好说,好说,大家都不错,我这曲子胜在新一些,都不错,以后多交流,嘿嘿!承让了。”

被人家这一夸,刚才那股子傲气和风度全都没了,站起身又是鞠躬又是作揖地,语无伦次,到是把几个姑娘逗地抿嘴一笑。

“进行下一项”

那老头终于找到自己位置了,这时候正好站出来说话。

下一项?台上还站着的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上去的,心中都在合计,这如归在什么地方请来的人?还有他不会的东西么?

店霄珥目光从四人身上来回扫过,被看到的人不管年岁大小都低头回避,当店霄珥目光在迎鸿帐房先生身上多做停留时,把这四十来岁的帐房给吓一跳,头前比赛时他可看到了,这小子在没有珠算情况下居然能用笔计算,跟着正常速度走,在这一项上自己不被欺负就不错了,哪还敢出头欺负人家?

“这日头渐落,咱别空耗着时间了,可一边来吧,那个做菜是不?成,就比这个,来呀,把炉灶支起来”

店霄珥随手一指东边把头站着这个人,看似随意,其实他根本就是预谋好的,打扫摆放,沏茶倒水他研究地不多,搞不好就得输,那算帐用珠算再练也没人家整天摆弄那个东西的人强啊,得啦,再从心里上压你们一筹吧,做菜是有秘密武器地。

泰来这方厨师看到指到自己身上了,无奈招呼人帮着支炉子,准备食材,如归这边看着泰来准备,也开始忙上了,对方准备什么自己这边就准备什么,步骤都是一样的,店霄珥这是要取巧了。

对方看到如归跟着做到是高兴,谁都知道学人家的在被评判时一定处于弱势,泰来这回准备做‘外婆鱼头’,如归这边也学着把材料准备好,一模一样地东西,先后顺序都没有变,把泰来这边人都给气乐了。

可快要到出锅的时候,店霄珥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成粉末状,撒了一些到锅中。

这一额外加料举动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一会将要品尝之人,好奇呀!这什么东西?为什么最后多放这一样东西?

泰来这边心中当时就没底了,那眼睛瞪得溜圆,希望能从色泽上猜出那是什么调料。

如归比泰来这边稍微晚一些做好了菜,那些等着品尝评判的人都是先吃泰来的,他们怕吃过了如归的东西以后就没有心情品尝泰来这边的了,那特殊地东西应该留在最后再去分析。

这外婆鱼头以香辣为主,烧制而成,泰来做地中规中矩,属于难得地美味,几个品评之人互相点头表示满意,再用清水漱过口后,又把目光集中到了如归这边,有一丝期待,一丝认真。

鱼被端上来,当先那老者先伸出筷子夹下一块鱼鳃附近的肉,放到嘴中仔细品尝,大家看到他那眼睛突然间就直了,刚才一直咀嚼地嘴也不再活动,整个人都定在那里,过了好一会一皱眉头说道:

“好吃,大家尝尝吧,可能这一辈子都没吃过这样的菜,多出一种说不上来地味道,还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让人猜不透啊!”

哗啦,大家一听他如此说,都同时伸出筷子去夹,连泰来这边那个主厨都凑上来夹了一筷头,吃到嘴中都是一个模样,愣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一会才长出一口气。

泰来那厨师更是逼视着店霄珥问道:“告诉我,你最后放地那个东西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