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两成纯利换秘方

第十四章 两成纯利换秘方

“对,对,快告诉我们,你最后往菜里放的是什么东西?”

另外几个品尝之人也是满脸期待着店霄珥能给出一个能让他们接受的答案,周围那些人没有吃到鱼,只是看着这些做为评判的人那样子,也已经明了究竟是谁赢了,就有如他们赢得了胜利一般,不少人欢呼出声。

“几位先生,不知此项比试胜利属于哪一方?还望告知!”

店霄珥惦记地是这项比赛的胜利,其他事情他才不关心呢,拱着手等待答复。

“哦,这个事情啊”

还是原先那个领头人,转头看看身边几个人后,达成了共识。

“这一项比试如归酒楼获胜!”

泰来这一方并没有异议,现在他们那个大厨师傅还一脸深思的表情呢,说明人家如归确实技高一筹。

店霄珥伸出胳膊刚准备比画一个两指胜利地姿势,到半空中突然反应过来,变成了一个拳头,并借着这个劲头,目光再次盯向剩下的三个人。

用手一指迎鸿酒楼这边那个店小二模样的人“来吧,这回开始比我老本行了,咱们就比沏茶倒水如何?”

“我,我,我认输,我不比了”迎鸿这边店小二有些小聪明,他刚才算了下分,迎鸿现在还剩下十二分,泰来胜八分,如归已经是二十分,刚才那一场比试,如归就得去三分,自己无论输赢如归都是赢,就不上去丢那个脸了,人家一个店小二别的都那么厉害,这老本行还能差?

“你也是?”店霄珥心中高兴,借着这个话儿,用带有暗示地问句问向泰来酒楼这个店小二。

“是,是!”这小子也好说话,看一下现在形势,顺着店霄珥这问话就认输了。

“好吧,就让我跟你比一场算帐吧!”迎鸿这边那最后一个帐房先生,长叹一口气,咬着牙应承出声,他这么大岁数的人可不能象孩子那样直接退却地。

店霄珥一听发现不好办了,这哪成啊,自己比也是一个输,刚才好不容易诈唬下去两个,这位可到好,想背水一战啊!

“你老别急,说实话这如归酒楼中小子对钱伯那是最佩服,打得一手好算盘,记得一笔好帐,小子这两下子都是跟他学的,既然在头晌那比试中钱伯只得一个第二,那就说明你老更胜一筹,小子我甘拜下风,这场比试我认输!来年等钱伯不再受意外影响赢了后,小子再向你老讨教一二。”

店霄珥也不地道,认输就认输吧,他不,说出来一番这个话,那意思很明显,自己这两下子都是跟钱伯学的,要是赢了你,那不就说明头晌你是仗着人家出毛病才赢地么?同时也表现出来自己是尊师的,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压师傅一头,最后还点明了下一次不出意外,钱伯赢你们以后,我再赢你们一次。

赢了这项比试的迎鸿帐房干巴巴点了下头,转身下去了,一点也没有赢得那种感觉,除店霄珥自己外,所有人都认为这场比试是店霄珥让出来的。

最后如归酒楼经过八方接应比试,以总分二十四分遥居第一,迎鸿以十二分成绩变成第二,泰来五分垫底儿。

叫好声在店霄珥四方拜谢时潮水般响起,迎鸿酒楼那掌柜的不舍地,把象征由拳镇酒楼博艺会状元的幌子,交到了半路拦截地如归酒楼杨大小姐手中,空着两手,如归大掌柜看着那幌子眼馋,只好对着众人不停微笑。

店霄珥被如归这边众人举起来,刚要抬走庆贺,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嗓子。

“站住,你还没有告诉我最后你撒的是什么东西。”

喊话这人正是泰来酒楼那个大厨,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店霄珥,看样子不告诉他那个东西就不行了。

店霄珥说不上来对他的感觉,有尊敬也有鄙视,挺敬业一个人非要人说出秘方,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这位师傅请了,那最后放到锅中之物乃是我家祖传下来的秘方,现已经交由如归酒楼使用,众位想要尝尝味道可以来如归酒楼就餐,至于具体配料,不便相告!得罪了!”

———

“我总算回来了!”

擦着额头,把那汗水全都弄到手巾里面去,店霄珥一屁股坐到了杨大小姐对面那椅子上,整个人显得堆痿,眼睛中到是额外有神,这就是体力的付出与精神上地收获,刚才一阵子又是带花又是骑马,好好风光了一把。

杨大小姐这时象换成另一个人似的,恬静地坐在椅子上,要不是那眼睛还睁着眨动,差点让店霄珥以为她终于研究成内功,开始入定了。

煜儿不知什么时候被抱回来,蹲在旁边另一个椅子上两个胳膊肘拄在膝盖那,手托着下巴用好奇地目光把店霄珥上上下下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个上上下下。

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店霄珥伸手抓过桌子上一个茶壶,对着嘴就灌个饱,喝完用袖子把下巴上水珠胡乱抹去,长出口气说道:

“大小姐,那配方你可千万别弄出去,今后幸福生活可还指着它呢。”

“你放心吧,不能被别人学了去,那么复杂,说出来谁信啊,你那两成纯利从明儿起就要开始算了,你有没有想好要用来做什么?”

这是店霄珥同杨大小姐达成的协议,如果用店霄珥提供的配方在做菜比赛中赢了对方,那么如归酒楼以后日子就开始使用这个配方,在菜肴一项上需要拿出两成纯利润归店霄珥,双方同样都有保密义务。

“我也不知道该用来做什么,就先放在如归酒楼这边,等我用时一起提吧”

“那,那你还在如归酒楼干活么?”

“当然了,我不在如归干,我上哪去啊?”

“那,那我还叫你小店子成不?”

“女侠叫小的一声小店子那是看得上小的。”

“嘻嘻!我就知道小店子是最好地,来,咱们算一算这回你应该得多少赏钱,其中要有我一半……”

杨大小姐一改刚才那恬静、文雅地模样,直接散发出活泼、青春地气息,一把提溜起煜儿,仨人开始在一起研究分店霄珥一个人的赃。

———

“快,把那鸡精再拿过来些,那个竹荪粉也拿过来点,鲍鱼粉、鱼翅骨粉、鲨鱼牙粉都拿过来点,这是什么?我不要鸡汤,我要鸡精,还有,前天让你们做的那个,用羊汤和猪骨头汤蒸出来的虾粉呢,再放进去点,对了那河豚内脏让你们熬的汤,确定是用一条河豚熬一大锅汤,取一碗再兑一锅水,再取一碗,再兑一锅水再取一碗是不是?恩,那就好。”

这一阵忙可把杨大小姐累坏了,心中却是很高兴的,那个自己招来地小店子现在就是如归酒楼门面一般,许多人都是冲着他才来如归,比起别人来就是强,也不知道这么复杂地方子他是从哪寻来的。

只是这胆子也太大了,河豚内脏也敢用!别说,整制出来那些菜肴,味道就是不同,还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感觉。

原来店霄珥接到八方接应的工作后就找到杨大小姐,让她给提供东西,首先是找来一只鸡,去内脏,连皮碎骨,准备一个翘底坛子,把一盘子倒扣在坛子里,把鸡放入,把坛子封严,在上大锅蒸,不要让水进去了,连续几次后取出坛子,从坛子里拿出鸡,再把坛子里那剩下的东西去油,做成简单的鸡精。

接着用那些海物粉熬汤,把虾粉上屉,下面用羊汤和猪骨头汤来蒸,都做好了以后,把这些东西都放到一起熬,什么时候水都干了,只剩下粉末状,什么时候完事儿,至于那河豚,目的就是用少量的毒素产生麻痹神经的作用,用那稀释以后的汤从新蒸熬那些粉末即可。

这里面除了河豚的汤是固定要少,剩下的都无所谓,多少都行,在比赛时所用那粉就是先前制作的。

这些个在大小姐指挥下干活之人都是生面孔,应当是从其他地方调过来的,一个个显得精明干练,做起事情有条不紊,认真细致,只不知为什么那些比试中没有派这些人上场。

“大小姐,您吩咐寻找的那个赵二掌柜好象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一点头绪,就是知道钱帐房去比试时那桌椅及算盘都是他亲自准备,想来毛病出在他身上,再有一等店小二那四个人中除去赵文生依然嘴硬,其他三人具都承认曾听那赵二掌柜用钱指使故意输掉比试,只是他们没来得急得到一个铜钱。”

杨大小姐正忙着工夫,从外面进来一人对她说出命人查办之事。

“恩,你下去吧,不用抓得太紧,只要保持有人跟着查即可,放出风声去,谁提供消息,如归都会拿出百两纹银答谢。”

待得这人下去,杨紫萱才使劲跺了下脚,小声嘀咕着“这帮一等店小二,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是我那小店子好,会那么多样东西,还能讲那好听地故事,哎~王子要结婚了,也不知道那美人鱼怎么办,又说不出来话,真急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