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5章 本是无事人难闲

第十五章 本是无事人难闲

青山如黛,晨雾蔼蔼。

首次赚这些钱的店霄珥比较有兴致,一早上比鸡还要勤奋,不知从哪个地方划拉来一把琵琶,拎着就来到外面院子中,天气稍微有些凉,找个离众人都比较远地角落,把那琵琶横放在腿上,用胳膊肘夹住,左手伸出,从琴头部位试品。

和吉他、贝司不一样,琵琶各玄间的音程具有特定西域民族色彩,如何把位就要自己寻找,和弦时手指跨度比较大。

右手用食指扫了下弦,挺好,四根弦也一样弹嘛!

“达板城的石路硬又平啦,西瓜呀大又甜啦,哪里来的姑娘辫子……带着百万钱财领着你的妹妹……不行,手疼,我得找一个东西当拨片。”

店霄珥使劲甩着弹奏用的右手,一双眼睛四下里眨么。

“小店子,大早上天还没亮透呢,你跑这嚎什么来了,还谁家的姑娘辫子长?百万钱财?扎辫子地姑娘基本上家里都是不富裕地,扎出辫子省下那些头饰,哪来那些钱?”

这身后突然间就幽幽传来杨大小姐说话声,把聚精会神中的店霄珥吓一跳。

转头一看,大小姐今天没穿那一身短打扮,是整套浅粉色装束,头上面、耳朵、脖子、手腕上,零零碎碎戴着一堆东西。

“不知杨女侠为何起得如此早啊?小生有礼了,今日又有新招欲比试否?”

“都穿成这样还怎么比?今天首次用你那配方,由本小姐亲自坐镇,找你来是想问问还有什么地方应当注意。”

侧个身对着店霄珥坐下后,大小姐才姗姗道来,那模样一看,真如一个大家闺秀般。

店霄珥终于找到一个石头片,水滴形状,拣起来在坐着的石头凳子上磨了磨,感觉不错。

“今天如归这边到没什么,应该能来很多人祝贺,其实都是为尝新调料,明后天一些其他地方听到消息的那些酒楼能派来不少探子,到是我这边,今天要有不少人需要应对,先不管了,来,大小姐,给你唱首具有西域色彩地青春舞曲,太阳下山明朝依旧……。”

———

事情果如店霄珥预料中一样,来如归庆贺之人络绎不绝,另两家酒楼都有派人前来,昨休息一晚上那些从各地赶来捧场的公子、富贾,已经把整个如归酒楼占满,别说是三楼高雅之地,就是一楼也都是这些人了,平时偶尔来逍遥一番的本地人今都在家各忙各地。

杨大小姐跑出来和几个有头面人物打声招呼后,再也受不住这样地气氛,把大掌柜拉过顶在前面,她一个人哼哼着‘别的那样哟别的那样哟’跑后面找小店子去了。

店霄珥此刻正趴在桌子上一笔一笔写谱呢,就是昨天他弹唱地彩云追月,这是一个耗费精神地活,调式定好以后要先写主旋,留出一定空间写配乐,配器这东西前世他没接触过,都是这些年来现学地,想来比起那时多有不同。

多了没敢写,也没时间写,弄出来简单几种乐器,剩下那些让她们自己琢磨去吧,这东西不是一成不变的。

一笔一画在那用毛笔写小楷,字迹工整清晰。

杨大小姐转悠过来时正看到他皱个眉头在那思考,看到店霄珥这个样子,她突然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蹑手蹑脚来到后面,一见那字更是喜欢。

“小店子,没想到你写字也这么漂亮,我还不知道你以前是做什么地呢!”

“没做什么,一直在由拳山上跟着爷爷学东西,大了后就被撵下来了!”

“那你是孤儿么?”

“不是,我只是还没找到父母。”

“为什么不去找呢?”

“我不知道去哪找”

“也对哦!你这写地是昨天唱那歌么?我觉得没有那青春舞曲好,这个,听着让人难受。”

看着店霄珥即将完成这个曲谱,杨大小姐也是一脸满足,好象那录谱之人是她一样,笑咪咪坐在旁边等待店霄珥。

一刻钟后,店霄珥才把最后一笔提起,使劲摇着胳膊,喊着累死了,把旁边那杨紫萱逗得咯咯直笑。

“前边情况如何?一会儿我也去那看看,我可是一楼店小二呢!”

“你都那么有钱了,还做什么店小二?要不,二掌柜那位置空缺,你顶上去吧!”

“不去,那位置能得到我那些打赏么?我要用这个身份带领着如归酒楼走向明媚地春天,把店小二这一职业继承、延续、发展!塑造新一代店小二形象。”

“说什么乱七八糟地,过两天就入夏了,还春天,编一大堆没听过的词来唬人!恩,你昨晚让我准备这些巴豆粉已经弄好了,你要做什么用?给你。”

杨大小姐被店霄珥一通胡话给说得眉开眼笑,从袖兜中摸出一包巴豆粉递他。

“代替那些调料用的,小心无大错,弄两套东西,一套用来使用,一套用来摆样子,我这就去偷偷安排,这桌子上这些纸上已经录好了曲子,等我们如归那位唱曲的姑娘来要,大小姐你给她就给她,告诉她不是太全。”

———

“小二哥,你来了,倒水让我来就成。”

小狗子三个人看到店霄珥从边门过来后,马上迎上去,伸手要拿店霄珥手中拎着的水壶。

“那我干嘛啊?”

“你?小二哥你这回得那些赏银还用干这个?什么都不做,光在家吃也够你吃半辈子了。”

他们不知道店霄珥还有如归菜肴中两成纯利润的事情,不然表情能更丰富。

“对,我现在就是要把剩下那半辈子花消赚出来,这店小二工作就是发财路呦!”

呼啦,店霄珥刚一露面,那些在一楼吃饭闲聊之人一下子全围了过来,都想仔细瞧一瞧这个在关键时刻,用力挽狂澜地气势帮着如归赢得酒楼博艺会地神奇店小二。

店霄珥利马用袖子挡住脸,掏出那包巴豆粉,附在小狗子耳边吩咐起来,等小狗子拿着东西离去,他也转身从侧门跑了。

怕呀,以后还指着赚客人钱呢,这要是用英雄一样地身份,再给人家服务就显得不相衬了,先让这事自然冷却一下再说。

“小二哥,总算是找到你了,以后还望你多指点一些。”

不知道从那旮旯冒出来一个人,跑到店霄珥身边,伸手给店霄珥递过一个布包。

店霄珥一愣,打开包一看,是一些碎银子,人?不认识。

“你谁呀?给我银子做什么?”

“小二哥,我是三楼新来地店小二,这些银子是我们四个给您闲时买瓜子吃地。”

来人还真穿着一身如归三楼一等店小二衣服,表情有些拘束,目光看向那银子时也有些不舍。

“哦~”

明白了,原来那四个人挨打完以后现在还没好利索,继续躺着呢,等伤好以后如归这边也不会再用,若不是其家人在其他地方也为杨家做事,恐怕早就给打断腿撵出去了,这回三楼少人手,从别地方调来人补缺,知道自己在如归得势,送礼来了,有意思。

掂了几下手中银子,估摸着二两上下,又打量一番这个半低着头的小伙子问道:

“新来的?”

“是”

“来四个,一起地?”

“是”

“那成,银子我收下了,你回去告诉他们好好干,记得别欺负咱如归自己人,懂不?你先前那四个还躺着呢。”

“懂!懂!回头我跟他们说,好好干,不欺负自己人。”

“去干活吧!”

店霄珥掂量着银子转身往大小姐那边溜达,现在有时间,陪煜儿玩一会吧,幼儿教育应该从亲近开始。

“小二哥,您慢走。”

这小子看到店霄珥摆摆手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那表情明显轻松不少,回去时脚步也欢快了些。

店霄珥刚转过一个角门,面前突然出现一抹淡红,仔细一瞧,正是杨大小姐,脸上还带着贼笑。

“小店子,居然敢私收贿赂,哼哼!让我抓到了吧?”

“杨女侠误解小生了,小生正准备用此钱救济贫困、久病之人呢!”

店霄珥笑呵呵陪着她一起玩。

“切!你骗谁呀,我就不明白了,你现在也不缺钱,还收这点银子做什么?”

店霄珥边走着去找煜儿,边对跟在身旁的大小姐说道:

“我不是缺银子,我这是给他们新来那四个人一份安心,不信的话,大小姐你一会去看他们,保证干劲十足,我若不收这银子,或者还回去,结果就是截然相反。”

———

“兔子醒来后往后一看,唉,乌龟怎么不见了?再往前一看,哎呀,不得了!乌龟已经爬到大树底下了,兔子一看可急了,急忙赶上去,可已经晚了,乌龟已经赢了。”

店霄珥坐在椅子上翘个二郎腿说得口若悬河,煜儿蹲在地上拄个下巴听得聚精会神。

“咯咯咯!没想到你这个乌鸦嘴不但曲子唱得好,还会讲故事呢,诶呀!这不是少爷么?怎么蹲地上了?”

店霄珥扭头观看,从侧门进来三个人,正是昨天如归台子上的,有一个还说过话,就是喊他乌鸦嘴那丫鬟。

“原来是三位姑娘,不知所来何事儿?那谱子大小姐应该给各位了吧!难道是来听我这店小二讲故事?”

“什么听故事,哎!你居然敢让少爷蹲地上!”

“玉儿不许胡说”

依然蒙着面纱的姑娘轻声止住了丫鬟,对着店霄珥说道:“奴家此次是求公子帮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