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6章 夜半月黑有贼闯

第十六章 夜半月黑有贼闯

听此话,店霄珥整个人都一哆嗦,吓的,一个唱歌的歌妓找自己能干什么?要曲子呗!可哪来那些曲子给她?流行歌曲?新事物融入旧事物当中是需要付出代价地,需要时间地。

“这个,他这个,这位…姑娘?”

“奴家姓宋,贱名雨萌”

“恩,好名字,那这位宋姑娘啊,有一首长曲子,很长,可惜我记不住,只能把前面那江南*和紧跟着后面那一段拿出来给你,词也是新词,取自一个美丽动人地故事,简单,我唱两遍你就应该能记住,你看如何?”

店霄珥实在是不好拒绝,人家都追到这了,不就一个曲子么?把梁祝拆了,就要前面那一点。

“乌鸦嘴,你怎么知道我家小姐是来要词曲的?到没看出来,你还真有些先见之明!”

叫玉儿这个丫鬟是逮到机会就想跟店霄珥斗两句嘴,听他这时候居然直接点出来给曲子,心中好奇不已。

店霄珥只是一笑,并不生气,同样回了一句“我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今天告诉你一个事情,你这张嘴要是再不改一改,小心将来没有人要。”

“谁说我没人要,我,我…”

那玉儿声音有些呜咽,在那一直我、我的,不知道怎么说了。

店霄珥猛然记起人家那身份,发现刚才话有些不对,心中这个后悔呀,好在那宋雨萌及时出声把话差开。

“如此,奴家就谢谢公子了,只不知用什么乐器主奏?”

店霄珥感激地看了这宋姑娘一眼,说道:“前面用横笛,一会儿我吹给你听,然后接着用小提…那个二胡,词是这样的,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

小提琴被大量应用是因为音域广,音色优美,民族乐器中也就二胡这个音域还成。

待店霄珥唱两遍后,宋雨萌果真轻松记住,等着把前面那江南*抄录完,高兴地说道:“有此一曲回去一定能镇住她们了,多谢店公子成全。”

店霄珥任务完成,付之一笑,嘴中念叨着“雨萌,这个名字确实好听,雨蒙蒙,诶!你叫玉儿吧,我听你家小姐名字到是想起一首歌曲,只是和现有词曲等出入太大,送给你吧,若是觉得还成,就试着唱唱。”

刚才用话把人家得罪了,店霄珥有些过意不去,念着宋姑娘名字时想到一首歌,送给这玉儿,表示赔礼,同时正好可以试探一下其他人对流行歌曲接受程度。

“谁稀罕你那曲子,要唱你就唱,反正我不记!哼!”

玉儿故意把自己声音弄粗,边向宋雨萌身边另一个丫鬟那挪腾脚步,边做出一幅毫不在乎地模样,走到另一个丫鬟近前时咬着耳朵小声说道:“馨姐姐,一会儿你帮我一起记着些,我怕记不住,我是,我是想挑那乌鸦嘴地毛病来着。”

“情深深、雨蒙蒙,多少楼台烟雨中……天涯何处是归鸿…这个行么?行的话就把歌词写给你。”

店霄珥把歌唱一遍后直接向玉儿问。

玉儿犹豫着,想要又怕馨姐姐难过,最后只好一咬牙说道:“我才不要呢,馨姐姐还没有呢?”

“我,我不要!”

被叫馨姐姐的人声音弱弱地拒绝。

“别不要,来,都有,这个送给馨姑娘,从来不曾忘记,晚霞中的你,踏过青青草地,夕阳在心里……。”

看到那馨姑娘听到歌后明显高兴了,店霄珥又说道:“这种词曲和你们一直唱的那种都不一样,你们先试着唱,要是成了,有人给捧场,我这还有。”

把词和谱都写出来,三人接过,再次道谢后,联抉而去,剩下店霄珥跟煜儿一起对眼。

“小店子哥哥,那兔子输了,它就不想报复回来?”

“谁说的,怎能不想呢,马上就要再比一场,这就是龟兔第二次赛跑,听着,话说那输了地兔子……”

———

次日寅时,夜,格外地凉。

店霄珥睡梦中被冻醒,尽量把身子缩到那窄小地毯子当中,嘴中骂道:“这破日子,没法过了,冻死我了。”

不想他这一动把旁边小狗子也给带醒了,坐起身,把他那半片飞了边地毯子递到店霄珥这边。

“小二哥,谷雨过后这些天就这样的,老人常说春寒有雨夏寒阴,今晚这么冷,明一定还会下雨,你先把我的拿去盖着吧!”

“盖个屁!等着,我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才不遭这罪呢”

店霄珥边骂边穿衣服,这种冷它不是正常地冷,它透骨啊!总这样睡年纪大了一身都是病,上哪弄点厚实些地毯子或者被褥呢?

大小姐那应该有,可半夜去她那好象不合适,大掌柜那不熟,没法说话,煜儿那去了吵醒他,他该缠着自己讲故事了,还要与晚上保护他的人多说话;给客人住宿那地方多,就是稍微远了些,诶?三楼那地方好象有缎面地褥子,平时给客人用的,成!先拿来对付一下。

转出院子,绕过柴房,来到酒楼后面角门,这是专门给打杂之人预备的,抬手刚要敲门叫醒里面守夜地王老伯,就见这门自己无声开了,并且随后冒出个人来,一照面,正是守夜的王老伯,给店霄珥弄一愣,心说难道这王老伯就是传说中地高手?方圆几十米内动静都能听到?

“呦!小店子,大晚上你咋跑这来了?吓我一跳。”

“我有点事,要上楼,你老这是?”

“嘘!往那边走两步。”

这王老爷子做禁声状,领着店霄珥轻轻走出去十来丈,这才压着声音说道:“快去,找些人来,有外人进酒楼啦,看那影子是奔着厨房去地,咱给他来个关门打狗,哎!老喽,要搁在十年前,就这事儿,我一人就给解决了,现在不行了,怕他跑,追不上呦!快去叫人,小点声,别惊动那贼,一会儿你们围牢固了,我自各进去收拾他。”

“别急,你老别急,我信您,收拾他这样的哪用得上您老啊!我跟您说,那厨房大小姐都安排好了,让他偷,不怕,等天亮您老就能知道原因了。”

店霄珥连忙拦住这认真负责地王老伯,有贼,这是好事儿啊,偷吧,别把三楼那褥子偷了就成。

“真安排好了?”

王老头还有些不信。

“哪能骗您啊,真安排好了,我说话您还信不着?”

“信,信着了,你是为如归立了大功的人,怎能不信呢,原来我还打算活动下腿脚,眼下看来是不成了,到是便宜了这个贼。”

“那是,有您在,来几个贼都得躺那,王伯,咱往旁边去去,别被看见了。”

连拉带哄,把这个老当益壮地王老爷子给弄到一旁,两个人寻一个墙角,蹲那探个头往酒楼那边看。

黑呼呼一片什么都瞧不见,天上的月亮早就被乌云遮住,偶尔露出些星光也含羞般地缩回了头。

“哐!喤啷!噼里啪啦!”

焦急等待中,突一听到这些声音,店霄珥无奈叹出一口气,皱着眉头暗骂一声‘笨蛋,打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蠢地贼!’

“诶呀!不好,他把东西弄坏了,可不是要我这守夜的老头子来赔?这哪成?还指望这月拿了工钱买二两肉给我那乖孙子包饺子呢,快叫人,抓住他。”

老头急了,扶着墙就要站起身叫人,被店霄珥一把拉住。

“我赔,王老伯,听我的,那打破地东西我赔,我都赔,等天亮时候我再给您拿钱割一斤肉回去,您给孙子多包点饺子,行不?”

安抚下在一旁惦记着饺子的王老伯,继续等待约莫有两刻钟后,店霄珥才揉着腿缓缓起身,蹑手蹑脚往角门那凑合,来到近前侧耳倾听一会,确定那个没有一丝专业精神地贼走了,方对着后面喊了王老伯一嗓子。

到三楼抱下来一捆褥子,告诉王老伯自己承担这责任,又摸了摸身上发现没带着银钱,跟王老伯约定,天亮时过来计算损坏物品一同给他买肉钱,到把王老伯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劲儿推委说不用了。

被贼一闹腾,凉风一吹,店霄珥到是觉得精神了,困意早就跑没影了,回到住处,在小狗子热切加敬佩地注视下,把褥子往席子上一扔。

“自己拿去盖吧,帮着布头他俩也盖上些,以后可不能住这样条件的地方了,一个企业的发展潜力及面对突发事件的反应能力,可以从这个企业最下层基础员工生存质量上反映出来,现在这种状况一定要改变,把如归打造成一个拥有良好文化底蕴、默契配合团队精神地企业。”

小狗子有些紧张,一边给布头和胖墩儿盖褥子,一边小心看着店霄珥,猜测着是不是刚才出去撞邪了,除了让盖褥子那话以外,其他一个字也没听懂,可别出什么岔子才好。

———

第二天一早,店霄珥从新把那褥子抱起来,顺手揣上一把铜钱,往前面酒楼走去,一路上看到其他打杂之人有些反常般兴奋地说着些什么话,正巧看到负责洗菜那个陈氏在旁边拉着人说道:“诶!你听说没?咱由拳镇出大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