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7章 未曾迎客客自来

第十七章 未曾迎客客自来

“大事?由拳镇最大地事那是咱如归酒楼赢了这次博艺会,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事儿算大?”

被拉住这位也是一好劲的主,不信邪凑过去问。

陈氏抓着一把刚挑好的干菜,一脸神秘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早上迎鸿跟泰来酒楼同时在外面挂牌子了,那门前幌子都卷起来了,不卖东西,说是研究新菜品。”

那人这下可是一愣,转而略带自豪地说道:“那是,一琢磨也明白,咱们如归那大小姐亲自想办法弄出来的调料,昨天那一天就差点被人把整个酒楼给挤破了,他们两家是挺不住啦!真不信他们能弄出什么花样来?不然还能等现在?”

“我还没说完呢,你接什么话,我早上从家出来时候,路过迎鸿酒楼那后面院子时,隔着墙就听里面那个乱呦!没听得太真切,好象什么厨子都病了,抓药之类的话,懂没?都病了还咋研究菜?”

“那也可能是研究时候病的……”

听到这一番对话后,店霄珥嘿嘿一乐,原来如此,是研究时候病的,两家合起来算计咱如归啊,偷,我让你偷,这就够仁义了,若是那巴豆粉换成河豚内脏粉,这阵子你们就不是找大夫开药,而是找棺材铺定棺材了。

等到了前面就看见那经常不露面的大掌柜和钱帐房站厨房门口那向里面观察,守夜地王老伯猫个腰在后面等着。

“王老伯,你在这呢,来,这钱拿着,回去给我那小外甥买肉包饺子,孩子长身体的时候尽可能多给吃些肉,哎!都不容易呢!”

店霄珥把那一把钱塞给王老头,说两句话又觉得不妥,自己也就这次能帮一下,吃不上肉的人多去了,管得了谁啊,等吧,得到大小姐支持后想办法增加一下福利,人,本质上追求地就是拥有影响更多人的能力。

王老头犹豫着接过,在手中数了数,拣出一些又要递还给店霄珥。

“霄珥啊!用不了这些,多了,老头子我记得你这份情了,若不是...哎!今天回家就给孙子包饺子。”

“拿走,拿走,哪有送出去的东西还往回拿地,别给我!”

店霄珥做出一副不耐烦地样子,皱着眉头回绝了。

这时当掌柜和钱帐房也看到店霄珥到来,两人把对厨房的关注转移到他身上来。

尤其是大掌柜,这次对着站定在那的店霄珥上下好好审视打量了一番,心中再也没有那从身份上比较居高临下地想法,能够在粗细交杂的八项比试中力挽狂澜之人,岂能小视?这么个人居然被那成天只知道玩耍地萱儿给找到,不得不说是运气啊。

想到萱儿那整天一副女侠模样闹腾时,大掌柜不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再看店霄珥发现有些喜欢上这个一天竟出鬼主意地小伙子。

“王福满啊,既然你说这责任都由店霄珥主动承担了,那你就早些回去吧,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

大掌柜已经允许王老头离开,又对店霄珥说道:“这责任你说过你来承担?还有三楼那些褥子,哦!看见了,你用完拿回来了,先放那吧,你先说说你要如何承担这厨房责任?”

嘴中说着责任,可那口气一点都不严肃,更象一个长辈跟晚辈开玩笑,这可是大掌柜在不知道杨大小姐跟店霄珥秘密情况下表现出来地态度。

店霄珥脸上堆起笑,把那三楼褥子一条条叠着放到凳子上,嘴上同时说道:“是有这么个事情,昨晚我来取用褥子时,怕守夜的王老伯打扰到那贼,故此才有这一说,那东西都没多少钱,不影响今天做生意吧?那另两家酒楼今天可是…”

“小店子,小店子,你在哪呢?我们成功了,嘻嘻!”

还没等店霄珥说完,外面就传来大小姐那开心地声音,同时伴随着一个蹦蹦跳跳地身影从门口进来。

“大小姐早,一会儿我在陪你练武去。”店霄珥看到她以后也带着一丝兴奋地打招呼,这可是两个人策划执行的活动。

“不去了,不去了,今天不练,小店子我们成功了,刚才我就听到消息,迎鸿跟泰来那些掌勺地厨子全趴下了,正好我起来时有人说酒楼厨房被盗过,咯咯咯咯!诶?小店子你拿这些褥子做什么?这活不用你干,你高兴时在一楼转转就行,你说咱们下回往厨房里放什么呢?咯咯咯!”

杨大小姐整个人浑身上下好象都透着兴奋,跑过来把店霄珥手中那褥子都胡乱抢过堆那,指着厨房问下次放什么东西。

此时站在旁边的大掌柜和钱帐房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好象明白过来了,又回头瞧了眼厨房那打碎地东西,直接叫人收拾好,不再管店霄珥和大小姐二人,脚前脚后离开。

对于人家趴下了这样的事情,店霄珥也是开心一下而已,到不是很在乎,竞争中不能总期待着对手出错,而要不断完善自己才行,正好借着大小姐这一问,顺着话茬说道:

“晚上我住那地方冷,半夜冻醒了,才跑三楼把这些褥子拿回去盖,这天阴森森透骨凉啊!”

听了这话,杨紫萱马上就露出一副心疼地模样,放缓声音说道:

“前阵子不就跟你说了嘛!给你换个地方住,你还非跑回去跟他们挤,其实如归对这些下人还是不错了,有些店铺那都要在大厅搭凳子睡,省地方同时还可以省下一份守夜钱。”

“来,我给你讲讲故事,顺便研究下如何应对迎鸿和泰来随后的报复。”

“哦,他们还会报复我们?”

“换成你,你报复不?”

———

当天晚上,如归酒楼所有打杂人员每人分到一条毯子,不管是回家地还是驻店地,这一小动作象水中那波纹一样在由拳镇短时间传播开来‘如归酒楼发毯子了,那布料才好呢,盖些年头都没有问题。’

店霄珥自己不知道从哪弄了一个小夹被,铺在那席子上好多了,他不是不想住好些,可他有一个毛病,他害怕,怕一个人住,两世都是这样,从小就怕,和小狗子三人住也是,自己靠在里面,门口地方绝对不去,不然就睡不着,要是住套间,外间有人守着也成。

小狗子三人知道这毯子是因为他才发下来的,昨天他刚说冷,今天就发毯子,不愧是有大小姐在后面撑腰啊,可人家也真有那让人看上地能耐。

“来,来,大家都过来,我沽了二斤酒,在厨房那又顺了些卤菜,一起吃,天凉暖和暖和。”

店霄珥掏出来一个大包打开,里面是一些吃的,还有几提溜酒,约有二斤,摆好后对小狗子三人做个请的手势。

“小二哥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咱酒楼拿地?没给钱?”

“给什么钱!大小姐当时也在旁边呢,这算大小姐和我请你们吃的,吃好了有活干,今晚上辛苦点。”

“行,大小姐请咱们吃东西,一晚上不睡觉都行。”

———

蓝蓝地天,白白地云,清新地空气,微微地风。

总算在这连雨中盼来一个晴日子,早上起来店霄珥再次来到院子中,正看到大小姐也在,连忙上前“杨女侠,小生来也!还望指教一二。”

“今天不玩了,你不是说围着院子跑也对身体好么,那今天咱俩就围着院子跑几圈,一会儿你和我一起吃早饭吧,还有煜儿,我让厨房那多做了些粥和菜包子,按你说地早饭很重要,就给他们下人吃吧!”

店霄珥觉得有些感动,大小姐这观念地改变是来自于对自己的信任。

辰时整酒楼正式对外开张,一些提前来吃饭的住宿之人也都吃得差不多了,店霄珥出现在一楼,一条专门擦饭后桌子的抹布搭到了肩头上,另一条专门作样子当衬布的垫巾顺在右边小臂上,紧紧腰带找好位置一站,其他人看到后都自觉归位,象有主心骨一样透着精神。

不一刻,见一穿戴富态旁边还陪着一女子之人从停在门口马车上下来,店霄珥紧赶两步迎上去,当先一引“二位客官里面请,您是想多溜达几步,还是图个热闹?”

“找一清净些地方,能看临街的。”

“那您多走两步!二楼侍侯咧~贵客二位,龙抬头迎窗位喽~”

店霄珥嘴上喊着迎腔,伸手扶着富态这人一步一步往上走,同时二楼蹬!蹬!蹬!脚步声响起,下来一个二等店小二站到楼梯口弯腰等着。

一接一送后,来人到二楼,店霄珥转身回来,这时候已经由小狗子三人中某个人领那赶车地车把势给马车停好,给车把势端来碗茶水,车把势拿出一两个铜钱来,这是规矩,客人自家车可以不给钱,专门吃这碗饭等人地,需要给个活钱。

转眼两个时辰匆匆而过,晌午快要上客之时,突然从外面进来一群人,好家伙,足有二十来号,没等店霄珥几人出去迎呢,就都急着闯进来,每人一张桌,坐下后直接点了一道香椿豆,一小竖子酒,开始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