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8章 区区小计也敢上

第十八章 区区小计也敢上

这些人在这一坐,不吃东西也不说话,稳稳当当到是安静,首先发觉不对之人是钱帐房,他在那柜台里面眯着眼睛往外那么一瞄,心中就明白了,这是有人来砸场子了,怎么可能?这由拳镇一个小地方谁敢来如归酒楼闹事?他也害怕这件事情不好处理,往一楼店小二看去,希望千万别出差错。

只见一楼四个店小二从上完酒菜后,稳稳又站了回去,就象没有发现这情况一样,片刻以后客人渐多,一楼剩余其他桌子几乎坐满,剩下这二十二个人所处之地,也有人想要过来就坐都被他们用眼睛给瞪了回去,客人一看这形势也都躲到一边去了。

眼看着一楼没位置,钱帐房额头上汗都满了,连咳嗽带做动作想让店霄珥这边有人注意,好去找大掌柜或大小姐安排人来帮忙,可店霄珥这四个店小二象没看到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李员外,您来了,今儿闲着?您楼上请,还是老规矩,那几样?”

店霄珥见又一客人到门口,连忙迎上去,认识,如归酒楼常客,以前都直接上二楼,这些日子遇到店霄珥这么个伶俐地店小二,都选在一楼,通常是傍晚过来,今天不知为何中午就来了。

这李员外看到店霄珥迎出来,呵呵一笑说道:“不去二楼,还在一楼,你陪着我唠唠嗑就成,今天我一个人来,上去做什么?”

“行,您想让小的陪你唠嗑那是小的福气,稍等片刻,您先看会热闹,一会儿小的抽出时间专门陪您聊,您看如何?”

店霄珥陪着笑往里面引,李员外一到门口便看见一楼那形式,马上就愣了一下,随后带着一丝笑容对着店霄珥点点头,算是认可他刚才那话。

店霄珥让其站到钱帐房旁边,那意思是他俩先聊一下,自己回头来到一张桌子面前,弯腰点头一笑“这位客官,您这能再坐一个人不?”

那被问之人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一下店霄珥轻蔑地说道:“没看爷我在这享受一个人喝酒的乐子么?瞎了你的眼睛。”

“是,是,打扰您了,小的不知道,您别和小的一般见识,您喝您的,小狗子记上,东二桌贵客要求一个人喝酒不允许他人打扰。”

店霄珥边道着歉边让小狗子记,就听到小狗子那边喊道:“东二桌独斟自引,点闲人免扰服务嘞~”

店霄珥再次对这人问道:“您确定您要这项服务?”

“哪那么多废话,确定!”

店霄珥这才奔下一桌而去。

“这位客官,您这能加一酒伴不?”

“喜欢一个人乐和,一个人喝,瞎了你的狗眼。”

“小的不知道,您别和小的一般见识,东三桌贵客……”

“闲人免扰服务~”

“您确定?”

“确定!”

“这位…”

“瞎你的眼…”

“免扰服务…”

“确定。”

一张桌子一张桌子店霄珥从头到尾把这二十二个人问了个遍,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地,要自己一个人,他这番作为,刚开始那些认识他的客人都有些不忍,这明显是欺负人么!可他问着问着别人也都反应过来了,事情有些不对。

陪着那李员外闲聊着的钱帐房眼睛亮了,这里好象另有一比帐啊,怪不得刚才这几个小子装着看不到自己这边呢,到要看看这几个小子要怎么做?那鬼机灵地店霄珥出的什么主意?

那二十二个人也发现有些不舒服了,可不知毛病出在哪,只能干瞪眼。

店霄珥一圈问下来,把腰挺了挺,两步走到门口吆喝:“如归酒楼一楼东二桌、东三桌、东四、西一……共二十二桌要求奉上免打扰服务嘞~”

‘沙沙沙沙….’

他喊声一落,从外面跑进来二十二个精壮小伙子,每人手中拿着一个长竿子,一人一个站到这二十二人旁边,抬头向上看,竿子往上一捅。

‘哗啦’一声,那桌子四面落下来四大片黄纸帘,把整个桌子遮地严严实实,接着那二十二个人‘沙沙沙沙’又跑出去了,扔下长竿每人从腰间拽出一把牛角尖刀,站到二十二桌外面,警惕地扫视着周围,以免别人前来打扰。

众人这才发现每张桌子上面都用绳子挂着四个卷筒,不知什么时候弄地,以前好象没有,再看那些被黄纸围成的地方,以及二十二个精壮小伙子,不少人都笑出了声。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如归酒楼干什么?”

随着这声音从一个纸房子中传出,其中一个人‘哗啦’一声掀开一面纸帘站出来喝问着店霄珥,在他心中认为这一切都是这个店小二造成的。

“这位客官,您刚才不是要求享受闲人免打扰服务么?这就是如归酒楼精心为某些客人设计地。”

店霄珥依旧是弯个腰点着头低声下气在那解释,说道‘某些客人’时估计加重说话语气。

“对,这就是如归专门为某些客人专门预备下的。”

爱凑热闹地杨大小姐怎能错过如此场合?怀里抱着煜儿适时出现,脸上露出得意地笑容,先向着钱帐房点了下头,让其放心,这才转过身面对着已经从纸房子当中出来的二十二个人。

“某些客人”煜儿挥舞着拳头重复。

这边闹出如此一幕,外面还有客人陆续进来,都好奇着今天如归酒楼出什么事情,有人贴着一边走到熟人边询问,有人到空地上等待。

那些还想耍横地捣乱之,看到身边都陪着一精壮小伙子,还有手中握地刀,全老实了,当先出来说话那个,好象是这些人中领头地,看着面前形势,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容在脸上。

“那个,好,好,如归酒楼想的真周到,我吃好了,我结帐。”

他到是机灵,知道硬闹讨不到好,想赶紧离开,说着把手伸到怀中做掏钱动作,同时给其他人使眼色。

“不错,如归不错,好,我吃饱了,结帐。”一个个看到领头眼色都跟在后面有样学样。

“既如此嗯…”

杨大小姐刚说三个字,就被煜儿捏住鼻子打断了。

“姐姐这句话我来说,既如此钱伯伯就写帐吧,一面纸二十两纹银。”

这是刚才杨大小姐练习很多遍准备说的话,就等这时候过瘾呢,没想到被煜给学了去。

“啥?那纸怎能值这些钱?”

领头那人当时就懵了,兀自强辩出声。

店霄珥哈个腰点个头一脸贱笑又过来说道:“这位客官,您这话就不对了,那纸不值几个钱,可您不是来买纸地,您是享受这独特服务来地,那纸可不归您。”

这些人再也不觉得眼前这店小二好欺负了,围观中有认识店霄珥的,还跟旁边不了解之人介绍“看见没?那个店小二,就是这由拳镇前天酒楼博会上,艺压八方豪杰为如归酒楼赢得状元的人,听刚才第一个人说那话,我就知道他得倒霉。”

果然,那领头人叹了口气,咬着牙说道:“今天兄弟认栽,多余话也不说了,容我去筹钱回来赎这些兄弟可否?”

店霄珥这时也不装那一副贱样了,微微一笑“按规矩我们必须问出指使之人,你们却要封口,这样吧,不难为你,一百两一个人,钱到人走。”

“你做得了主?”

“他做得了主!”

杨大小姐在一旁发话肯定。

“好,等着。”

这人说着噔噔噔迈着大步走了。

一片叫好声中,那些占着位置的人老实地站起来归拢到一起,纸做的帘子又被卷上,吃饭之人自己找地方坐下,稍微忙乱过后一切开始正常,那李员外被安排到一张桌子旁,店霄珥端盘香椿豆,拎一竖子酒往他旁边一坐陪他聊天,赏钱自是少不了。

———

“什么?失败了?他们动粗了?”

“还没动粗,是用一些纸把我们套进去了,说每个兄弟拿一百两银子才放人。”

方才在如归酒楼领头那人此时正跟迎鸿酒楼大掌柜郑永德问答着。

“具体怎么回事?”

“是这样……”

这人从开始如何到如归酒楼,中间人家如何若无其事,最后如何被骗入套答应人家给钱都一一详细说了出来。

一直在听着地大掌柜郑永德那眉头越皱越紧,最后长叹一声说道:“看来如归早就有准备,一环环都算计好了,从我们派人去偷那调料时就一直处于被动,哎!你去取钱吧,把那些人都弄出来,还什么不问背后指使?人家早就知道了,如归是谁在那坐镇?他们那大掌柜要说守成还行,开拓?哼!找人好好调查一下那个叫店霄珥之人。”

从昨天开始泰来跟迎鸿一直都在歇业,那些到他们那吃饭的人只好转到如归,加上如归新调料这一嗜头,生意火暴,让两家掌柜心中暗恨。

泰来酒楼中。

泰来掌柜对身边一人说道:“去,给我安排好人,迎鸿那帮笨蛋,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们自己来,就不信如归能防得面面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