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9章 再出主意争宣传

第十九章 再出主意争宣传

如归酒楼这些打杂人员跟着忙碌了一天,到后来时,眼见一楼大厅中那客人挤不下,店霄珥及时跟大小姐一商量,在后院一开阔之地临时搭起不少棚子,好在那些从其他地方因比赛被大小姐调来的人都没有回去,不然真是忙不开了。

转眼间华灯初上,客人渐少,店霄珥偷懒跑出来给刚刚玩累了的煜儿讲故事,让孩子有一个梦想,充满希望去面对明天。

大小姐也是跟在一旁倾听,为故事中主人公那顺流逆流而悲喜欢愁,煜儿还是那模样,蹲在椅子上,双手托下吧,早早摆好姿势等待店霄珥开讲。

店霄珥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提起茶壶灌个畅快,开始从身上各处往外掏钱,有小块碎银子,有大把地铜钱,丁零当啷、淅沥哗啦朝桌子上堆,腰带、袖口、怀中都有。

“这么多?小店子哥哥你太厉害了,我今天去那转都没有人给我钱呢!”

煜儿从椅子上站起来要往桌子上扒,杨大小姐赶紧一把抱过给他放到桌子上。“财迷,这么小就如此模样,长大了可怎么办?”

正过身又向店霄珥问:“今天这钱好象比平时多不少,看看那银豆子,加起来也能有四五两了,都谁给你的?”

“没记住,今天吃了不少香椿豆,喝了不少酒,挨桌的跑,基本上都去过了,别人给钱我就直接揣起来,哪还顾得上记人啊,今天不只是我一个,其他人也不错,二楼、三楼也没剩多少空位置,回来时,听小狗子三人身上也哗啦直响,都没少得。”

店霄珥脸上带着一丝放松地笑容,让人一看就能知道,酒没少喝。

杨大小姐见他这副模样,把搂着钱地煜儿抱到一边说道:“那咱们现在分钱吧,小店子,你能看出来这是几个手指头不?”

说着话伸出三根手指在店霄珥面前比画。

“知道,俩~!”

“什么俩?这是五个!来,先分你五个铜钱。”

———

如归酒楼专门用做住宿之地一个房子中,两个身影相对而坐。

“调查出来了么?”

当先一人开口问道,随着灯光闪动可以知道这人正是杨紫萱杨大小姐的父亲,他对面坐着的是如归酒楼大掌柜,手里还拿着薄薄地一张纸,听到问话,脸上略带些说不上来的表情回道:

“调查了,一共就这些内容,全在这纸上写着了,今年十四岁,入杭州府籍,归属到临安县、由拳镇,可由拳里正并不知道有这个人,临安县县尉那也查不到具体事情,并且籍贯上只有新皇登基年号‘仁庆’这时开始地记载,前两年没有任何记录,具其自己描述从小住在由拳山上,可前些年由拳山深处一直封山,今年前些日子才撤消该令,至于他那个爷爷,查无此人,内容完了!”

“咝~”

听完这短短一段话后,杨紫萱父亲倒吸一口凉气,紧紧皱着眉头轻声说道:“怎么可能?这算什么东西?什么也没查到啊?反到是越查越神秘,原来听你说萱儿找了一个玩伴,是一个带有特殊气质地店小二,我还只是觉得这丫头胡闹,也随她去了,可这两天我亲自过来却发现他并不是想得那么简单啊,谁能教育出来一个如此之人,然后又把他放到外面当店小二?”

“那我们怎么办?”

大掌柜有些紧张和后怕,猜想这店霄珥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地阴谋。

看到他这样子,杨父摇摇头说道:“这事儿你不用担心,谁要是想对付咱们用不到下如此大的功夫吧?我杨家还有些自知之明,不值得别人派如此人物过来,以后如归酒楼的事情你就尽量不要管了,交给萱儿吧,我到要看看这小子能帮着她把如归打理成什么样?我已经和泰来及迎鸿后面靠山达成协议,不准介入武力,就让他们在由拳这小地方斗吧。

“知道了,尽量让小姐处理事情,那,小少爷呢?”

大掌柜答应安排,并再次关心探问。

听他一说起小少爷,杨父脸上露出开心地笑容,拣起一块桌子上的糕点就着茶水吃下去,欣慰地说道:

“昨天到煜儿那,他给我讲了两个故事,背了三首他说叫儿歌的东西,还唱了一首没听过的歌,呵呵!对,又画了几个方脑袋地小人给我看,以前他可不懂这些呀,可惜,我就这两个孩子,若是多几个也都塞到如归来,要不,你把你那小儿子也弄到此处一起交给那‘小店子哥哥’呵呵呵!”

———

“小店子,我决定了,再招进来一个店小二,负责一楼,跟小狗子几个人一起,住的地方也是,你搬出来,单独一间房子,什么时候高兴你可以去一楼当玩乐,剩下时间帮我想些事情就成。”

杨大小姐一边把五分之一堆钱推到店霄珥面前,把另五分之一给满脸气愤和无奈地煜儿,一边对店霄珥安排。

店霄珥一哆嗦,酒利马就醒了不少,一个人住那还不被吓死?

“招人行,多招几个,我有用处,自己一个人住不行,我要和他们团结在一起。”

“为什么不行?团结和住有什么关系?”

“大小姐,你想额外赚笔小钱吗?”

“想!”被店霄珥成功差开话题后,杨大小姐和其弟弟同时点头答道。

“那就好,咱们安排安排,记住,咱们目的是为了赚小钱,不要想着发财,造势,懂不?找点事情竞争让迎鸿和泰来分散下注意力,准备些烂鱼臭虾什么的,还有那些厨房剩下无用地肉汤骨头汤,我教你们做小吃赚钱。”

又一天匆匆而过,店霄珥把当天得到的赏钱和姐弟俩‘平分’以后,带着两个人和小狗子他仨一起抬着锅到如归酒楼门前空地这摆好,左右两边各挑起一个幌子,上面写着‘哪里小吃最地道,如归酒楼味最好’。

再从那不碍事的地方燃起两个火堆,锅中倒上肉汤,下面架上炭,额外弄出几个浅盘子,里面铺上各种调料,把窜着多个颜色,大小不丸子的签子也分类摆好。

店霄珥见基本上已经布置妥当,领着头对着四下开喊“如归新吃法,便宜,实惠,一个铜钱三串的小吃嘞~”

小狗子三个人也随后学着喊,都是当店小二地,喊惯了,没有抹不开那一说,晚上大部分人都休息着,偶尔个别人家也是窜门唠两句家常,这几人一喊,不少人家都扒着门缝看,远一些地也侧耳倾听,万一谁家有事情,可要出去帮衬下,由拳镇民风朴实,不允许见死不救之事发生。

近处一些人看到是如归酒楼这边卖东西,这悬着地心才放下,好奇中略微穿戴上衣服出门围在近处观瞧,有热闹看总比躺那睡不着强。

见到有人围拢观看,店霄珥把十来窜丸子扔到锅里煮,那锅中原来肉汤和骨头汤被这些搀料丸子一轱辘,那味道马上就飘出来了,顺着风四散开,周围人闻着味儿就觉得香,东西到不贵,那一窜上五,六个圆团,三窜才一个铜钱,只是大家都没吃过,光咽着唾沫看别人。

这时候一个七岁上下的小男孩拉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从人群中挤出来,伸出手,露出一枚铜钱,吸着鼻子说道:“我,我买三窜。”

看着男孩的样子就能猜出来,他这钱是在比试时台子周围占地方占来的,店霄珥一边把那丸子窜儿不停翻个一边问道:“三窜你们怎么分啊?”

“妹妹两窜,我一窜。”

“不,给哥哥两窜。”

“好了,好了,都不要让了,今天你们第一个来买,卖你们四窜,一人两窜。”

把四窜丸子从锅中捞出搭在锅边淋了淋多余汤汁,放到旁边准备好的浅盘当中,店霄珥对他兄妹二人说道:“吃吧,那里面有各种调料,自己挑喜欢地沾。”

那兄妹看到果真给他们二人四窜,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伸出手小心翼翼捏住木棍一端,举到鼻子前闻了又闻,观察着那些装着调料的盘子,找一个轻轻沾一点,用舌头一舔,马上显现满足之色,把第一个丸子含到嘴中,眼睛都眯上了。

周围那些人目光从这二人出来就集中到他们身上,听到两人相让时都露出会心的笑容,再听到店霄珥说给他们四个丸子窜时,又觉得如归有人情味,看他两个吃后那表情,一个个都动心了。

终于有一对年轻人走出来,递给店霄珥两枚铜钱,接过六窜丸子沾着调料开心吃,杨紫萱目光盯着两人看,觉得羡慕,这些普通人对婚嫁要求不是太严,未必需要父母指定,很多都是自己看上后让人托媒。

有人一领头,其他人有钱的也都纷纷掏钱买,吃过后回去睡觉,再剩下的就是一些没有钱还舍不得走的孩子。

“来来来!都过来。”

店霄珥对着剩下这些孩子招手。

“给你们每个人两窜,不要钱,你们在白天玩的时候要帮着我喊几句话,干不干?”

“干~”

“听好了,记住啊,由拳小吃谁最好,如归酒楼数第一,数第一,美名誉,神仙来了不离去!不离去,住哪里,吃饭休息在一起。”

“由拳小吃谁最好,如归酒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