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喜怒哀乐春雨中

第二十章 喜怒哀乐春雨中

旭日东升,霞光粼粼,早晨的空气格外清新。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

店霄珥把蒙在脑袋上面的被直接掀开,长出口气说道:“啊,天亮了,今天是个好日子,起来、起来了。”

把另两个人都喊醒,店霄珥又看向小狗子问道:“还差多钱够治病?说个数出来,我先给你。”

这可完了!小狗子手就不能有钱,不然晚上睡觉前,早上起床前一定把那钱拿出来翻来覆去数上几十遍。

把钱摆成一叠一叠放好,小狗子脸上闪着幸福地光芒感激地对店霄珥回道:“我爹病好了,上回小二哥你给那钱抓药后还剩下些买肉给我爹补身体了,这钱是为我自己挣的,等攒够后娶媳妇就不用我爹和我娘拿钱了。”

昨晚上卖汤串赚了些钱,大小姐一高兴,把少量的本钱扣出去后,剩下那些利润和几个人‘公平’分配了,小狗子得到四十个,快赶上他正常六天工钱。

“你~”

听小狗子这话,店霄珥咬着牙吐出一个你字后仰天长叹后认命般的点头说道:“行,小狗子,想媳妇了,不错,商量一下,有钱了咱在心里记着,成不?这样,等你娶媳妇时候我给你出那份钱,我求你别数了,今天晚上还能赚钱,你总不能天天数吧?”

“好,我不数了,对不住啊小二哥,忘了你睡觉有动静就爱醒这回事儿了,今天外面或许有雨,你别凉到了。”

小狗子态度不错,就不知道他是不是真能记住。

店霄珥穿上衣服应了声:“知道了,告诉大小姐准备黄沙。”

直接走出门去,今天他要给别人面试,需要招四个店小二进来。

———

杨大小姐今天穿了比较正式一些的裙装,牵着同样穿着一身童服的煜儿,这套衣服和唐装相近,是店霄珥琢磨好几天,最后由那个裁缝把思路提供给他后,他从裁缝手中订做的,功劳算在店霄珥身上,他提了出如此概念。

姐弟俩转了几个弯来到前面看见店霄珥正拿个铁锹清理酒楼门前排水沟中那些杂物,大小姐开口说道:“小店子,你今天真准备再招四个店小二啊?放在几楼呢?一楼好象放不下那些,这活你找个别人干吧,一会儿你就要给他们,面、对,是面试呢。”

店霄珥直起腰走过来,也不管那手干净埋汰就往煜儿脑袋上摸,煜儿皱个眉头直躲。

“今天泰来和迎鸿好象能开张了,可去的人一定没有原来多,大部分都被咱如归抢来了,这两天你没看到人多得都安排到后院了,等大家都知道晚上出来买卖东西后,从外面来的人还会更多,生意的好坏,和有没有福气无关,只看谁准备得更周全,一会儿就告诉你一个事实,谁能把握机会谁就能成功!让那些要面试的人过来吧。”

半刻钟不到,小狗子从其他地方领过来十多个人,这是已经挑选过一次后剩下的,由拳镇三大酒楼若是招人从来都是大家挤着往里进,这如归前几天把那象征状元地幌子一挂,登时吸引了无数关注,若是不先筛选一下,这地方现在可能都不够站。

这些人站在店霄珥不远处,一个个脸上都透着害怕和兴奋的表情,想看清楚这个决定他们去留的人,却又不敢直视。

店霄珥微微笑着轻声说道:“都别急,我把这点杂物弄出去后,就和你们说一说店小二的事情。”

说完,店霄珥继续收拾那排水沟,那十来个人有人找地方蹲着休息,有人站着不敢动,还有六个人看到旁边有其他工具,挪腾出来帮着一起干,一会儿工夫,这一面的排水沟算清理完毕。

站起身,把锹随手一扔,店霄珥揉了揉腰,拍着手说道:“大家都过来吧,现在我就把如归新收店小二这事儿跟你们说一下。”

这些人再次站过来排好队等着店霄珥说话。

“这六个人留下继续下一步,其他人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店霄珥依然是带着笑容轻声说着,同时用手一指刚才帮着干活那六个人,表示留下。

“为啥?为啥他们六个就留下了?你又没说让咱们帮着干活?”

一个人站在队伍里面不甘心地问道,他到是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不为啥,如归招地是店小二,要求可以察言观色、能说会道、手脚麻利、知机善对,他们能够留下,是他们有这种想法,并不是因为帮‘我’,你们六个跟我来吧。”

“我不服,你当初来如归当店小二的时候他们也这么难为你么?”

那人再次出声。

店霄珥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我?难为?呵呵~”

说完一笑,再不顾剩下那些人大步而去。

“为什么呢?”

那人向自己旁边几个一起被淘汰人问道,那几个人满脸懊悔,没人搭理他,到是杨大小姐把煜抱起来对着他说道:“因为你不会抓兔子。”

然后在煜儿那句‘兔子还没有王八跑得快呢!’的话语中跟着离开。

———

真应了那句农谚中说的‘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早上还晴朗的天,刚到中午转眼就乌云密布,阴沉沉压得人心情都跟着不舒服。

迎鸿酒楼后面院子里,大掌柜郑永德背着手,来回度着步,两天时间因那厨子都拉肚子没有开张,结果这今天一开张居然没有几个人来,猜不准有多少常客跑如归那边去了,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派出去的人现在还没有回来。

“掌柜的,掌柜的,小的打听清楚了,如归那边人都满了,昨天就是,他们在后院又搭的棚子,好象他们又琢磨出来另一种新调料,放这种调料的菜也比较好吃,价钱还不是十分贵,就是没有第一种调料那么鲜和特殊地感觉。”

正当郑永德难受时,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个人对其说着如归那边的事情。

那调料其实就是鸡精,一只鸡多弄一会能提炼出不少,那肉还能做到别的菜中,价钱上比河豚粉便宜很多。

“哼!一帮废物,新调料研究不出来,让调查那店小二也调查不出来,捣个乱居然被当场制住,还能干什么?”

“掌柜的,要不咱直接打上门去?”

“你以为我不想,上面传话来了,不准使用武力,其他事情自己想,唉!我有什么办法?”

郑永德边发牢骚边叹气。

正这时候听到外面隐约有孩子声音传来,两个人侧耳倾听。

“由拳小吃谁最好,如归酒楼数第一,数第一,美名誉,神仙来了……”

整齐划一地声音听得两个人瞪眼相向,这什么乱七八糟地,把神仙都搬上来了?

哗哗大雨落下,迎鸿跟泰来两个掌柜再次凑到一起,二人那心情就如外面雨水一样,凉凉地,沉沉地。

“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最近这几天内就应该有效果。”泰来酒楼掌柜的强做精神当先说道,只是底气略有不足。

“问题是现在来酒楼吃饭的人太少了,据说昨天晚上如归那边研究出了一种吃食,很多人都喜欢吃,今天还有小孩子帮着做宣传,我就不知道了,什么东西那么好吃,一个铜钱还能买三窜?”

泰来酒楼掌柜也是听说了此事,低个头想了半天一咬牙说道:“今天晚上,泰来也把东西搬出去卖,那泡菜什么地本钱往外出,酒里面兑上些水便宜卖,也找人帮着到处传,就不信比不上他如归?”

“迎鸿也同意,晚上雨停了就去。”

———

如归酒楼这边,那六个人一直就在一楼呆着,店霄珥没让他们干活,先学,这个时候要认真学,直接干活绝对会出错,其中有两个能识字写字地,店霄珥和大小姐到是高兴了一把,最后决定这六个人都留下来,多余那两个可以在酒楼门前单独支个棚子撑摊,白天卖肉串儿,十个铜钱一串,还有一些干海货,泡出来也可以窜上卖。

雨渐大,小狗子跟胖墩两个人一人撑一把大伞站到门口等着接人,几个赶车地车把势也被让到后院棚子里面送让一碗热汤,按店霄珥那意思不再要这些车把势那等活钱,反到是要给他们一些简单吃喝,若是拉来地客人上三楼吃饭,那马料都给解决。

转眼间到了傍晚,因下雨,中午吃饭人还成,现在就没多少人了,那雨稀稀拉拉欲停还下,如归一楼这留下布头和胖墩侍侯剩下的客人,店霄珥带着小狗子指挥几个新来地把一套家伙拿出来,端出由大小姐安排人做好的丸子提前开始卖上了。

现搭的遮雨棚,刚一弄好,今天那些帮着宣传地孩子就都顶着雨围拢过来,比昨天晚上多些,一个个腼腆着不敢上前。

“来,来,都往棚子底下站,一会汤热了就吃,还是昨晚那样,免费,你们帮着说那些话就行。”

小孩子笑着跑到棚子下面,等待那汤熬热了。

一刻钟以后,泰来跟迎鸿同样在外面支上好几个棚子,把桌子什么的搬出来几张,卤菜、泡菜、兑了水的酒,在那一摆,开始让店小二吆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