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几番问对笑自傲

第二十一章 几番问对笑自傲

“小店子,你让找的郎中已经安排好了,临着酒楼不远处下榻,钱已经给足,你说他们真敢在如归吃饭时弄出病人么?”

杨大小姐牵着那久违地兔子领着牵着花鼠的煜儿,一大早找到店霄珥告诉他郎中的事情。

摇了摇头,店霄珥不确定说道:“不知道,在一些饮食买卖互相挤靠的时候,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占位置、放苍蝇、吃中毒,哎!希望他们不要都使出来,防得再严也有漏洞啊,恩,这兔子又大了,别总喂青草,也弄些干草梗,吃坏肚子就不好了。”

来到一楼把毛巾搭好,带领着一众店小二开始新一天的工作,这刚开张不久,还没等进入本职状态,就听得外面似有马蹄声传来,店霄珥几步走到门口,探头往外瞧,只见四匹骏马由东踏踏而来,瞧这意思应该是直奔如归这方,若是吃饭,大清早地到是稀罕。

待得四匹马来到近前,看清楚前面两人应该是属于某家公子之类的人物,绸衫短卦,锦裤皮靴,白嫩地面上透着红晕,后面就是家丁护卫一般,警惕注意周围时还表现出对前面二人的尊敬。

店霄珥赶紧回头招呼其他几人迎出来,当先领住一匹马的缰绳,恭敬说道:“二位公子早,小的从没见过象你二位如此俊朗之人,今天遇到那可是祖坟都冒青烟了,您几位请。”

一顿马屁拍出来小狗子几人已经把四匹马都接过了,那前面二人听到店霄珥这番话互相看了一眼,由被店霄珥牵马这人当先问道:

“如何知道我二人是公子?难道不是四个人?如归店小二未免眼中无人吧?”

小狗子几个人当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脸上挤出尴尬地笑容把目光都看向店霄珥,希望他能把这话圆过去。

“当然不是,叫您二位公子是因为从您二位身上小的看到了一种雍容博大之气,好比是蛟龙布雨!”

店霄珥略做停顿张口就来。

“那他们两个呢?”

“后面这二位小的认为应该称为壮士,看模样就知身手了得,非是一般人可比,称公子到显得矫情了,小的在他二人身上看到的是忠坚不移之志,有如那定海神针!”

“好,打赏!”

这问话的之人不得不叫一声好,招呼一声打赏,后面那刚翻身下马的护卫就扔出一锭银子,店霄珥目光恭敬地注视着两位公子,自然后退半步伸手把那要落到腰间的银子接住直接掖到腰带中,笑容不变嘴上说道:“谢您叻!里面请。”

只这一手把那两个护卫之人都给震住了,好精准地站位,好随意地笑容,好快速地反应。

“慢,你这小二不错,会有些识人本事,不知道能不能说说本公子这几匹马如何啊?”

那先前打赏的人下马后并没有往酒楼中走,而是站在那用手指着马让店霄珥来看,这时候别说是如归出来这几个店小二,就是那行路之人也看出事情不对了,哪里有来吃饭时问这许多无关事情的?

小狗子几个人那汗刷的一下就冒出来了,觉得后背都有些凉凉地,反观店霄珥却笑得更加自然。

“公子俊,壮士勇,这马自然也非凡品,到是让小的想起一首诗来,‘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所向无空阔,真堪託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公子这四匹马,比起这胡马大宛来,也不成多让啊!”

周围其他关注这方之人都长出一口气,那如归门口听到出情况后,赶出来地大小姐身边的煜儿把手指头放在嘴中,目光定定地看着这个小店子哥哥好象不认识一般。

“打赏”

那公子又一声打赏说出口,跟着店霄珥往里走,刚到门口,又停下脚步,一皱眉说道:“诶!这楼到似乎挺高,可惜这门上少了一副联子,公子我有一上联就送与如归吧,就取这半天也没个说得上话的人出来迎接之意,叫‘蓬门不知金玉客’吧。”

这话一出口,杨大小姐那脸马上就沉了下来,刚想上前理论,却被店霄珥一个眼神止住了。

略欠着身说道:“谢公子赐联,若只有上联那真是可惜了,小的这也有一下联给公子来合,公子您别见怪,到不是有人小瞧公子不肯出来迎接,只是因这如归‘锦户常入宝兰仙’,还望公子恕罪则个。”

那公子听到这话停住脚步愣愣瞅着店霄珥半天,这才长叹一声说道:“好,好,好!好一个八方接应,打赏!”

说完迈步进门上楼,旁边那公子同样对着店霄珥一点头走了进去,另两个护卫之人稳当地拿出两锭银子放到店霄珥手中,一抱拳也过去了。

掂量手中这十两一锭的银子,店霄珥这才放松般嘘出口气,心中暗道‘吗的,我赚点钱容易么我?’

“小店子哥哥,那钱是不是有我一份?”

煜儿用那有着惊奇和贪婪双重地目光看着店霄珥及那银子,两个小手不停撮动,小酒窝中透着可爱。

“你好意思要么?刚才你站那干啥了?”

店霄珥直言问道。

“就是,小孩子能拿动么,先给我,一会儿‘平分’。”

大小姐说道。

———

“什么?进去了,周公子跟吴公子进去了?你没看错?怎么可能?”

泰来酒楼掌柜的瞪着眼睛不可思议地问着下手边一个恭敬站立之人。

“回掌柜的,确实进去了,那如归酒搂的八方接应太厉害了,周公子连续难为他三次,次次都被他接住了。”

这人看掌柜的不相信,只好把刚才发生在如归酒楼门前的事情一一详细说了出来,每当说到店霄珥如何应对的时候那脸上总会不自觉露出尊敬地神态,他在那旁边看着也是打心里佩服,不时在想若换成自己早就被吓趴下了。

听完他这番叙述,泰来掌柜的紧紧闭着眼睛,许久才睁开说道:“去,安排下去,咱们也招店小二,把告示贴出去,就不信招不来一个这样的人,好事还都让他如归得去了不成?”

“是,小的明白,掌柜的您别急,那吴公子还没有出招呢,一会儿小的就安排两个人上三楼听消息,好及时回来报与您听。”

“好,希望吴公子能挽回一局,下去吧,我静一静。”

如归客人住宿那房子中,杨父和大掌柜一同听着一个人在那述说如归酒楼前刚刚发生地事情,那平静的面孔是越听越吃惊。

“你汇报的属实”

杨父盯着来人问道。

“回老爷,字字都是真的,当时大小姐和小少爷也都在旁边呢,您若是不信可以找大小姐来问,那银子最后都被大小姐拿去说是要平分呢!”

“呵呵!信,信,萱儿跟煜儿可是平分这小子不少钱了,哎!从这就能看出来他不同之处,若换成一般下人,哪个能把钱看得如此淡泊?你去吧,安排人上楼看着,若有事情及时汇报。”

“是,老爷!”

来人离去后,杨父转头看着大掌柜问道:“你看此人如何?”

“不错,明天我就让人把我那不成器的小子弄这来,陪着煜儿正好有个伴儿。”

迎鸿酒楼中。

“该!也轮到他泰来吃鳖了,我让他们前几天笑话我迎鸿?你去,找人跟上去,我到是要看看他泰来还有什么招数?呵呵!”

———

如归酒楼三楼,早上还没有几个人来,只有四拨人,看着其中一拨那四人,找一临窗位置坐定后,前几天新来的四个一等店小二,心中生出一种恐惧感,那天找店霄珥的小子站出来带着颤音问道:

“几,几位公子,您,您,需要,要些什,什么?吩~咐小的~就,就成。”

刚才他们在楼上可是看到这个领头公子是如何问话了,佩服如归店小二老大的同时也为自己感到忧虑,这可怎么应对啊?

“随便上些糕点和茶水即可,我与周公子要好好畅谈一番,去吧!”

那一直没有说话的公子轻声吩咐后,就与先前那个公子一同看着窗外风景,不再言语。

“好嘞!您稍后。”

这个店小二说完话后噔噔噔下楼了,并没有先去准备东西,三楼本就有这些,他是跑下来跟店霄珥求主意来了,谁都看得出这四个人是来者不善,若是在自己手中把事情办砸了,那可真吃不了兜着走啊。

“小二哥,您救救我吧!”

看到他下来说这话,店霄珥点了下头。

“他们让你干什么?”

“随便上茶水和点心!”

“附耳过来,你如此这般,去吧!”

店霄珥贴着他耳朵说出一番话后,这小子才鼓起勇气上楼安排去了。

一会儿工夫,他端着托盘,盛着茶水和糕点来到四人这桌说道:“公子您要的茶水跟糕点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心中不断背诵店霄珥告诉他的话,果然,那公子说道:“好,放下吧,这从如归三楼往外看,风景真是不错,对了,你能说一说茶是什么茶么?”

“嘿嘿!谢您夸奖,回公子,这茶非茶,九重天庭凌霄花。”

“哦?那水是什么水啊?”

“水中水,雪海冰莲花心蕊。”

“呵呵!行,这糕又是什么糕啊?”

“回您话,这糕夹糕,瑶池芙蓉千层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