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4章 山高水远作离别

第三十四章 山高水远作离别

店霄珥被杨大小姐不满的声音惊醒,思绪突然又回到现实,迷迷糊糊地问道:

“怎么了?谁不让盖酒楼了,哪那成?我还有两成利在里面呢。”

“我说我爹等这边酒楼重新盖好,让我回他那去,给我找一门亲事订下来。”

杨大小姐用略带埋怨的声音轻轻地又重复了一遍。

店霄珥上下左右好好打量了一番她后,面露难色说道:“我觉得不应该这么早就订亲,现在这个样子不是挺好么?”

见到他终于是帮着自己说话了,尤其是那句现在这个样子,让杨大小姐非常高兴,却也更害怕酒楼盖好那天。

“小店子,你鬼点子最多,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应该是能拖就拖,你还太小,跟你爹说一下,等你再大几岁后,再订也不迟,实在不行那也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打听好了,若是不错,那还可以考虑一下,只是别过门太早就成。”

店霄珥用手挠着头满脸认真模样的分析着。

“哼!小店子!你这是什么破主意?”

杨大小姐起身生气地看着店霄珥,做离去状。

“啊?大小姐你去哪?”

店霄珥陪着起身。

杨大小姐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这日头下的真快,肚子有些饿,小店子,这边事情交给别人,咱俩涮串吃去吧?”

“好,我也想吃了,多放些辣椒,这些天潮气重,别凉到。”

店霄珥应声跟在后面。

两个人找到堆放家什的地方,费了半天劲才把东西支好。

杨大小姐边吃边看着店霄珥问:

“小店子,你说你下山以后过的如何?”

店霄珥被辣的伸个舌头,好半天才回道:“不如山上好啊,说实话,若不是爷爷非把我撵下了来,我才不吃这苦呢。”

听到他这样回答,杨大小姐有些不满意了,眼珠转了转烫过一串丸子给他,又问:“小店子,那你在如归这段日子,开心么?”

“不开心,谁成天给别人点头哈腰还能开心啊?”

店霄珥如是的答道。

“我是说你和我在一起开心么?”

“那,开心!还有煜儿和宇儿,都开心!”

接过丸子两口撸到嘴里,店霄珥象是回忆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怎么又提上他俩儿了,小孩子一天只知道胡闹,甭费心思,那个小店子,你觉得我对你好么?”

这话一说出来杨大小姐头使劲地低下头,两鬓已经有那点点红色。

“好啊,我可以多吃一吨饭,还可以来回溜达,能不好么,其实还有钱伯也好,总给我换银子,还有小狗子,布头…”

店霄珥真诚的说道。

“小店子,给,你吃这个虾,知道我对你好就成,别人先不忙着说。”

大小姐把一串虾塞到店霄珥手中。

“好,大小姐你也吃,别光顾着我。”

店霄珥见这一会儿自己吃了不少,大小姐那边还没动两口呢,连忙又拿出几串放到锅中烫着。

杨大小姐这时莫名地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把一块虾肉咬在嘴中,香香地吃着,看店霄珥那狼吞虎咽地模样,越发觉得有趣,深吸了口气给自己壮着胆子问道:

“小店子,那你,你愿意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愿意啊,和大小姐一起别人都不敢说我,再有,那两成纯利是我和你口头说的,不和你在一起,别人未必承认。”

店霄珥肯定地点着头。

“咱不说钱,小店子,那有一天你到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你有没有最思念的人,最放不下的人?”

“有啊!”

大小姐这个时候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扭捏地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啊?”

“我爷爷,他年岁大了,平时都是我陪着他,虽说有文臣伯伯在一旁照顾,可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诶?大小姐你去哪?等等我!”

———

晚风轻拂,月明星稀,苍穹下,几许愁,今夜无眠。

店霄珥躺在那里心中不停盘算着,需要多少钱财和关系,才能与杨家在整体上抗衡?这如归不过是一个分店,自己能凭借的两成利润,在人家眼中就是笑话,杨紫萱的意思,自己又怎能不明白。

开朗、活泼、好学、认真、大咧咧地外表下是一个细致地心,这样的女孩子说不动心那是假的,自己也还小,可以一起慢慢长大、慢慢变老。

杨大小姐坐在自己闺房里面,使劲地搓着一条绢帕。

“死小店子,坏小店子,笨小店子,平时挺聪明个人,今天怎么就这么迟钝呢?哼~等自己真嫁给别人,看谁还对你这样好?可上哪找小店子这样的人嫁呢,那些什么才子一个个都装出来的,哪有我家小店子厉害,哼!我让你想你爷爷,让你想你爷爷,小店子,你爷爷的!”

———

由拳镇的工地上白天、晚上连续不停的建设着,由于在泥鳅上狠赚了一笔,大家花钱时胆量也跟着大起来,除了新买来的锅碗瓢盆,又给每家添置些鸡鸭等家禽牲畜,等这由拳镇从新弄好后,比以前那是要强出几倍。

三家酒楼在牺牲了不少利益之后,终于赢得了本地人的支持。

迎鸿和泰来两家大掌柜这时心中最是明了,此次水灾过后,如归已经遥遥把他们甩下,那层出不穷地赚钱方法,那逆境中迎难而上的顽强精神,才都是人家所体现出来的东西,自己这边就是打杂帮衬。

尤其是那个店霄珥总是一副满不在乎地样子,那淡淡地笑容,随意地动作,不管多困难,只要看到他就觉得充满信心,一静一动间,山岳般的沉稳,海潮般的澎湃。

“这么个小子,就不知道是谁家的?可惜了,我那大女儿嫁人嫁的早,若是知道有这么个人在,晚生几年想办法嫁给他多好。”

郑永德和泰来掌柜两人守在酒楼施工现场一边,看着镇子上这些人帮着盖酒楼,随便聊着就说到店霄珥身上。

对于这个店小二,两人除了感慨就是羡慕,迎鸿这边都再后悔女儿生得早嫁人了,那泰来掌柜对此也是无奈。

“我那到是有个小女儿,可惜才六岁,等岁数差不多时,不知这店霄珥娶多少房妾室了,一个掌柜女儿的身份,怎能比得上人家杨小姐啊?”

“恩,这话对,听说那个杨家家长已经和我们两家上面达成协议,要一起把这个店霄珥身份查出来,然后找到人家长辈订亲,为这,好象给咱两家让出不少利益。”

迎鸿掌柜言语中充满感慨。

“有这么个小子做女婿,我愿意让出一般家产,莫说是他本人就如此能耐,查个身份都这样费劲,说明人家的背景也可不一般啊。”

泰来掌柜的附和说道。

———

“小店子,你跟我来,我有事跟你说。”

杨大小姐再次找到店霄珥,打头往临时属于她的院子走去。

“小店子,我问你,你真是孤儿啊?你爷爷是什么人你知道么?”

杨大小姐问这话时心中不停的念叨‘小店子爷爷是个大官,爹爹不敢得罪那种。’

“我不是孤儿,我只是还没找到父母,至于爷爷,我看他好象是个先生,我会的这些东西都是他教给我的,还有文臣伯伯,好象是江湖人士,还当过兵,我那九截鞭是他教的,骑马也是。”

店霄珥回忆着说道。

“那,那你要是考恩科能考上么?前几年每年杭州府秋天有一个洲试,你要觉得行,你去考功名吧,我不要和别人订亲,等你做了官就回来帮我。”

杨大小姐琢磨了很长时间,终于想出来这么一条路,等小店子做了官,身份就不同了,到时候有他在,爹绝对不敢把自己给别人的。

店霄珥看着她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不知道能考上不,想来因该没有问题,只是,只是…”

“别只是只是了,去吧,明天早上你就走,好好的考,你是最厉害的,这包裹里面有两身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些碎银子,最下面是一千五百两银子的柜票,等你过了秋天洲试,就马上去京里准备参加明年春天的省试,当了官就回,回来找我,我这还有你两成纯利呢,记得要快啊,不然,不然钱到时候就都没了。”

杨大小姐下足了本钱,这一切都是为自己以后打算的。

店霄珥看着大小姐给准备好的这个包,心中也是翻腾不已,当初下山时哪想过这些?世事无常啊,拼一次吧,若顺利的话一年时间用不上就能回来,这么好的姑娘说什么也不能看着落入虎口。

接过了包以后,两个人就无言地坐在那,想说什么话却又说不出口,从中午一直坐到了傍晚,夕阳映红天边时,这才一起找了个地方吃顿饭,其间依然是默默无语,吃完后要离开时,店霄珥才吞吞吐吐的说道:

“大小姐,我,我要回去休息了,明,明一早就走。”

“恩,回,回吧,我也回去休息,其、其实,你可以叫我名字的。”

“那,那我真回了?”

“恩,回吧,回吧,哎!那个~小店子,你再给我唱,唱首歌好不?”

“唱歌?行,唱,唱啥呢?嗯,就,就唱…南风吻脸轻轻,飘过来花香浓;南风吻脸轻轻,星已稀月迷朦……恋着今宵,把今宵多珍重……要再见在梦中…”

第二日,店霄珥早早起来,迎着朝阳,渐行渐远,身后一房舍拐角处杨大小姐探出半个头掩面轻泣,看着那模糊的身影,期待着早些重逢,却未曾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