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章 风尘仆仆又归来

第一章 风尘仆仆又归来

寂静的清晨,雾霭笼罩之下。

‘嘿呦、嘿呦’的号子声却不时传来,由拳镇三家酒楼重建工程昼夜不停地进行着,依照原来的样式,是原来的位置上盖起,这是由拳镇的象征。

由拳镇,一个在发生大水时没有伤亡,大水过后不用逃荒,短时间内铸造辉煌的传奇小镇。

“王后经常对着镜子问:‘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就是你,王后。’”

煜儿坐在院子石桌旁边正努力地给杨大小姐和宇儿讲着故事,结果却是听的两个人无精打采,讲的人垂头丧气,那声音越来越小。

“不用讲了,后面开始吃毒苹果了,连我这么笨的人都记住了,还有什么意思,再后面的小店子哥哥还没讲,你也不会。”

宇儿适时打断了还在那嘀咕的煜儿,两个小家伙相对无言,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有小店子哥哥的日子是那么的幸福。

杨大小姐在一旁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心中只能对这两个弟弟说抱歉了,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小店子需要离开。

———

为了由拳镇的将来,为了三家酒楼今后的发展,三家领头人再次聚到一起,迎鸿酒楼和泰来酒楼依旧是两个大掌柜在此,如归这边大小姐也在,只是跟班的换成了小狗子,气色上就差了不少。

“杨大小姐,这几日为何不见店霄珥呢?想必大小姐也清楚,现在这关键时候大家离不开他,都指望他能给出些主意呢。”

迎鸿掌柜当先说出心中疑问,小狗子他认识,挺机灵一个人,可他比起店霄珥那就差远了,今天居然是他在跟班,这可就有些说不过去。

听到他这个问话,泰来掌柜同样看着杨大小姐,希望能把这疑问解开,三天来,不管是早晚出来走动,还是某一时段去酒楼工地查看,就见不到那人了,这可太奇怪了!

由拳镇中的店霄珥那是什么?那是定心丸啊!只要他在那杵着,不用做什么,大家看到后干活都觉得有力气,经常见不到事情就有些不对了。

杨大小姐踌躇着不好开口,用手搓弄半天衣角后,才从嘴中挤出两个字:“没了!”

“没了?”

两个掌柜的齐声问到,人有点发懵。

“大小姐,您把话说明白,谁没了?”

“小店子没了。”

“那么大个人怎么没的啊?前几天还瞧见他在如归酒楼那看着人家盖房子呢,大小姐,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把他藏起来,咱三家在这竞争,那是从最早传下来的,其中有一条规矩写得明白,三家酒楼同时遇到大事情就必须齐心协力,现在这房子都没了,你说算不算大事情?”

泰来掌柜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认为是如归这大小姐为了让如归走到前面,把店霄珥给藏起来了。

杨大小姐手搓的更使劲了,额头上也开始渗出汗水,她心中清楚,现在店霄珥不属于她一个人。

“大小姐,你到是说句话啊?”

迎鸿掌柜的也着急了,在一旁催促着,看着这个还是孩子小姑娘,他也不忍心如此,可店霄珥没了那还了得?

杨大小姐最终还是没挺住,只好说道:“小店子走了,去杭州府了,有点事情要他做,大家放心,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回来,不要急,反正现在也用不到他什么。”

拖,能拖就拖些日子,等小店子过了洲试再跟他们一说,他们也只能接受了。

———

日头一天天升的早,落的晚,由拳镇曾经布满淤泥的路上,已被晒得干干的,硬硬的,裂开不少口子。

大人小孩在这一关键时刻早晚出动,为那些种在地上的菜锄草、捉虫,这个时节他就是如此,有农谚为证:“夏至不锄根边草,如同养下毒蛇咬。”

随着白天时间多起来,忙碌中的人们终于是发现少了些什么?不经意间几个人凑趣在一起闲唠嗑,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说到了由拳镇各方面事情,想起来许多问题都是人家如归酒楼那个店霄珥解决的,然后就发现,店霄珥,那个最厉害的人,不见了?

是了,怪不得这些天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忙的时候没理会,这时才想起来,平时总见面的店霄珥找不到了,这,这都有十来天了吧?

不少人跑到如归这边开始向那些店小二打听,最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店霄珥是真的没了,走了,至于为什么?不知道。

一时间这个事情成为大家关心的话题,总人有在闲暇时谈论着,几乎所有的人都想知道店霄珥为什么走,去哪了?好在还没有人敢去质问杨大小姐,这样一来,关于店霄珥离开的各种版本开始陆续出现。

对于这种事情,除了由拳镇的百姓关心外,就是那些才子佳人了,店霄珥这个名字在一些圈子中还是有人知晓的。

当先来探问情况之人是马公子和童公子几个曾经与店霄珥有过合作赚到不少钱的临安大少们,他们就是想来求证一下事实,问问有没有什么事情能帮上忙?这样的人可以归属到合作朋友这一范畴。

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如此,由拳镇东南方向同样有一个县,距离和临安到由拳差不了多少,名为富阳。

由拳镇由拳山脚下有一条小河蜿蜒曲折最后流到人家那边的,发大水的时候,那水从由拳镇滚滚而过后,把人家那边的地也给淹了,没办法,谁让那旁边就是富春江呢。

忧愁和思念这些东西都能跟着春水向东流呢,更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结果由拳镇被冲走的东西停留到人家地盘上,各种东西时间长了气味难闻,这下就有了矛盾,人家县令亲自找过来说这事情,想要些钱,如归酒楼当时说的算,给了,整整五百两银子,白花花齐刷刷地交到富阳县县令手中,至于他如何使用,那就不归别人操心了。

这县令他还有一个儿子,和那童公子差不多,也是成天无事可做,和一群狐朋狗友到处闲逛,可惜他那些朋友中没有象马公子这样的人,有些事情办得并不如意,这一听说如归给了银子,几个人围在他身边一合计,觉得这招不错,于是搭帮结伙再次前来索要,给过一回钱的如归哪能再给一次?想耍横,被店霄珥一顿棒子就给打了回来。

几个人出不去心中闷气,又没有胆子再前去闹事,就这样暂时忍了下来,这次听到店霄珥离开如归消息后,几人那心又活泛上了,再次把主意打到如归头上,花钱请了些人弄出不少诗词对联迷题之类的东西,想要挑场子。

这个县令公子其人名叫朱宝田,这一日早早就带着弟兄们前往由圈镇。

由拳镇上这三家酒楼离盖好还要有段时间,秋后要是赶赶,差不多能勉强经营,可现在不行,不少人来吃饭都是在临时搭建的地方。

因地方差了,价格自然也下来不少,再不比当年那般景象,唯一能要上价的东西,就是如归那些河豚粉。

现在三家都在用,由如归卖给他们成品,至于配方,想都不要想。

如归这边呢是个大院子,上面搭起一个个相互挨着的小棚子,天热用来遮阳,天阴可以挡雨,每天从午时起陆续有人进来,这些都是吃习惯了的常客,近一些的地方,早上乘车而来,用不上两个时辰就能到这,住一晚再回去。

这样的人不是很多,小狗子几个老人偷懒跑到一边去跟着二楼三楼那些店小二学东西,这是从店霄珥来后开始的,店霄珥若有时间,就亲自教给他们,店霄珥若是忙,他们就找一等店小二去学,这种事情换以前是没有过的。

剩下这六个人羡慕的看了一眼那些老辈人,只得压下心中的向往,忙着侍侯客人吃饭,来回奔走在桌子之间,嘴上不停喊着腔,到是凭添一份热闹。

“来人啊,过来几个侍侯少爷我,看今天这风景不错,少爷我跟你们论诗填词开心一下。”

一个扎耳的声音传来,小狗子那边反应最快,转头一看,有印象,正是前些时候被撵出去的富阳县令公子。

四个一等店小二知道,这时候该自己上去了,面对这么个纨绔子弟,四人到是不惧,落落大方走到跟前,行礼问好:“几位公子,需要点什么,小的马上就给您安排。”

“随便上些东西就成,公子今天来主要是来考较一番如归酒楼的,听外面很多人把如归都吹上天了,公子我若是不知道便罢了,可他听到耳朵中,却不得不过来看看,这样,听说你这猜谜厉害,那公子我就出几道猜迷题,答出来有赏,答不出来,以后盖好了也不要出现三楼这个地方了。”

这话有些不讲理,人家开酒楼是为了提供吃饭地方,却不是争胜之地,可他这明显来捣乱的,若是不治住,他赢了后到外面瞎传那可是影响酒楼生意,无奈之下,几个人只得硬着头皮守在旁边,叫人把大小姐赶紧寻来。

待菜上来时,大小姐也过来了,只见几个店小二正满头大汗,旁边有人告诉,刚才已经答了一个,问心无二用,答,一心一意,被赏了十个铜钱,这等着下一问呢。

“不错,不错,这简单的还真弄上来一个,听好了,桃花潭水深千尺,还打一成语。”

朱宝田带着一脸阴森的笑等着,那几个店小二不停的想,杨大小姐也直皱眉头,正在这时候就听到门外一熟悉声音传来。

“不是告诉你们了么!遇到这种弱智之人直接撵出去,这是酒楼,乃吃饭之地,要治病的去找大夫,谁要问迷啊,如归今日定下规矩,谁若想问这没用的东西,也行,如归答错了,免费提供佳肴,如归若答对了,赏提问人一顿棍子。”

随着话音一落,从外进来一人,正是风尘仆仆的店霄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