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欲到他乡寻自在

第二章 欲到他乡寻自在

头发乱糟糟地,身上衣服也是左一个泥点右一片斑斓,鞋上破个口子,怀中抱着那个包裹,这就是店霄珥现在的模样。

朱宝田听到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上上下下把店霄珥打量一番,不确定地问道:“你是?如归酒楼那个八方接应?怎么这副模样?”

即便现在店霄珥卖像怎么好看,可威名还是在的,几个赶着空子过来捣乱的人,还没达到计划的预期目的呢,就让人家给堵到了,都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店霄珥把包往地上一摔,看着几个捣乱的人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几天可苦坏了,正好,遭那些罪在他们身上补偿一下吧。

“诸位客观,刚才可是几位要出题考较如归小二否?”

店霄珥满肚子火,说话也不再客气,直接来到朱宝田面前质问。

“正,正是。”

朱宝田一看都如此地步了,只能一咬牙应承下来。

“好,我答了你刚才那个成语,桃花潭水深千尺么?无与伦比,记得下回别拿这破玩意来问,来人,收钱,给我把这几位哄出去,如归是吃饭的地方,一帮厨子跟店小二又不是什么西席,有什么可问的?”

换平时,店霄珥还能跟他们逗一逗,今天这实在没有状态,一句话把尤自不停抗议的几人撵走,方对大小姐点点头,当先往后面走去,包都不要了。

———

“小店子,你这怎么才几天就回了,考完了?”

大小姐此时见到店霄珥说不上是担心还是高兴。

在院子井中提出来一柳罐水,从头上倒下,哗的一声,来个透心凉快,店霄珥这才长出口气,一脸苦笑:

“别提了,我那天走时出去不远就有一驴车经过,谈好十个铜钱,一直把我拉到临安衙门那,我自己又花六十两银子买匹马,一路溜达着就往杭州府那边去,到地方人家说今年秋试取消了,我这又连忙往回赶,想抄近路快些,可谁知,走到一半时,马死了,六十两银子没了,要不是从小我就在山上长大,我非死外面不可。”

“不考了?完了?就这些?”

杨大小姐还等着听一个如何惊天动地的经过呢,没想到事情如此简单。

“完了,就这些,可就这些,我就走了好几天,找不到别的地方,只能沿着小路走,你能看到我就说明我命大。”

店霄珥现在哪还有精神给人讲故事啊,浑身上下就没有不难受的地方。

看到他这个样子杨大小姐突然觉得那个一直以来创造传奇的人,并不是高不可攀。

“小店子,原来你也有上当受骗的时候呀,六十两银子买的马你还敢骑,你当那是驴啊?以后要记得,所有的马都是有官籍的,不可以卖,所有能卖的马都是偷弄过来,没有少于一百两的。”

平时店霄珥表现的太完美,莫明中给杨大小姐一种比不上的感觉,这一次看到他狼狈地模样,到是亲切不少。

“哇!小店子哥哥你是顺着富春江游回来的吧?”

两个小家伙不知从何处听到店霄珥回来的消息,赶紧跑来,正看到他一身水的模样,调皮地指着他问。

店霄珥看着他两个,微微一笑后却是一副没有精神的模样,叹了口气说道:“错了,我是龙王从井中托出来的,今天先不讲故事了,等我休息完再讲,好不好?”

“好~那小店子哥哥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出去玩。”

两个小家伙略微遗憾地低个头一起走了。

剩下店霄珥跟大小姐相互看着不知说什么好。

许久,看着他还湿淋淋地衣服,大小姐才突然反应过来。

“小店子,先不要想别的事情了,把衣服换了,好好睡一觉,等起来时,咱们再一起想办法,这世上就有过不去的坎儿!”

———

杨大小姐怀着心事离开,店霄珥带着疲惫入睡,可其他人不清楚二人之间的事情,只知道了店霄珥从别地方回来了。

由拳镇原本平淡的生活因此突然热闹起来,店霄珥回来的消息,给那些劳累一天的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也把那些想钻控制的人吓得不轻。

迎鸿跟泰来先后派人探问,得知店霄珥已经休息后又都悄悄离开。

午后,杨大小姐独自一人坐在院子角落当中,看着地上忙碌着爬来爬去的蚂蚁,两眼无神的随着一条虫子的挪动而移动,好半天才叹口气自语呢喃着‘这下可怎么办?若是没有功名,门户一定对不上,除非赚更多的钱,我家要是穷些就好了,哎呀!实在不行就隐姓埋名起来,让他们谁都找不到,小店子那么聪明,一定能够养得起我的。’

睡在房中的店霄珥同样被噩梦惊醒,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睁着眼睛就那样愣愣地看着房梁,紧抿着的嘴显得顽强、刚毅。

夕阳落去后,夜,繁星闪烁,夏风轻吟,残存的几棵垂柳微微摆动,同样困顿的鸟儿也垂个头躲在某一处栖息,那灯火中伴着挥汗如雨的身影,由拳镇,依旧。

———

“小店子,小店子,快来,我想到一个办法。”

杨大小姐早早起来跑到店霄珥住的地方隔着门大喊,此时还能看到星星,离第一声鸡叫还有一段时间。

胡乱穿戴一番,店霄珥踩着八仙步晃了出来,强睁个惺忪的眼睛,抬头看看天,又看了看夜色中模糊的大小姐,长叹一口气说道:“好的,大小姐早啊,咱们上别地方说。”

“小点子,我都想好了,如果爹非要让我回去订亲,你就陪着我躲到别的地方去,象那天你唱的一样,到那时候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所以,这两天我从其他地方调些钱过来,你要帮我想好去哪。”

杨大小姐睁着那红肿的眼睛一脸坚定的说着,其中还透着一丝兴奋,看来是一晚上没有睡觉。

店霄珥又是怜惜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还不至于这样吧?办法咱们可以慢慢想,先不忙,到是上一次当让我觉得张见识了,昨天你说马都怎么来的?”

“哦!你说那马呀?那马都是朝廷限定的,别看那些赶车的人有匹马,那马不是他们自己的,是放在他们手中养,他们都是这样背着朝廷出来拉活,多赚份生活钱的,象你买的那匹就是从成都路那边过来的,都一百两以上,你那匹许是要死了,才便宜卖的。”

说起这马的事情,杨大小姐又想起店霄珥半路走回来那番模样了,嘴角不由带起一丝笑容。

店霄珥伸手摸摸脑袋想了下又问道:“成都府,茶马道?是这么个地方吧,不知道在那里有你家生意没有?倒腾点东西贩卖能赚不少钱吧?”

“就是那个地方,有人冒着杀头危险偷着带出来的,听爹说,我家在那边有一个小酒楼,两层的,主要是帮着采买一些当地土产,跟别的大商队一起回来,或送人或自家用,至于倒腾东西,别人已经在做了,我家插不上空子,诶?小店子,我才想起来,你好象会做那边的菜吧?诶呀!说不定你是在那边出生的,然后刚学会做菜就被抱到这边来了。”

“我还会做鲁菜呢,你说我是不是是生两次?”

大小姐一听这话突然双目放光看着店霄珥,从头到脚仔细地好好打量了一番,这才满意的点头说道:“恩~!不错,我都忘了我的小店子是最厉害的,是可以帮着如归酒楼力挽狂澜地八方接应,是能吟诗作对的才子,是能做菜的厨子,我想到了,咱们躲成都去吧!拿着咱们两个的钱,到那边偷着买一个店,你会的多,应该什么都能当,唯一缺的那个东家,就由我来,你看如何?”

“大小姐,你若想开店这附近不行么?非跑那么远?再说我一个人干那些活,会累死的。”

店霄珥现在对这个大小姐已经感到害怕了,自己这边问一下马的事情,她那边就能想到跑成都开店。

“小店子,我要是和别人订了婚你是不是就高兴了?不跑远点能成么?就这样了,明天,不,今天中午就走,先买马。”

一晚上都没有睡觉的大小姐这个时候却越发精神,不停计算着应该带的东西。

“大小姐,咱们先冷静冷静,你看行不?”

“好,你说的对,先回去冷静,不然容易出错,冷静到今天中午,然后买马。”

———

第二天,天气还算晴朗,万里碧空点缀着几朵白云,一会儿变成个烧饼,一会儿变成烤鸭。

经过店霄珥和杨大小姐两个人的努力,终于制订出了一套远走他乡的致富方法,由杨大小姐到杭州总部,以巡视各地杨家产业为名,抽调资金,偷偷带着店霄珥前去成都,并在那发展自己势力,稍有积蓄后以图发展,同时也可以躲避杨父。

把一些事情甩手扔给钱帐房,两个人收拾好东西,拦了一辆欲回临安县衙处的马车,直接告诉改路杭州。

可车还没等动,就见两个小家伙各挎着一个看不出形状的包裹,跟着往上挤。

“你们跟来干什么?”

“姐姐是要回家么?正好,我要寻找一颗友爱的心,他要一个聪明的头脑,小店子哥哥想找到勇气,我们是一路的,赶车地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