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章 初到杭州暂安置

第二部 双双再谋新去处 第三章 初到杭州暂安置

出门时天已过午,马车拉着四人慢悠悠不急不缓在日落前到了临安县,经车把势问询后,着急中的杨大小姐吩咐,随便在傍边酒肆中带些饭菜,连夜赶路。

“若不出意外,明天日落之前咱们就能到西湖边上了,到时候你们两个小家伙就要在那边呆着,我跟着你小店子哥哥去做其他事情。”

杨大小姐边往嘴里塞着东西,边告诉煜儿两个不要再跟着。

两个小家伙则用沉默来回答。

店霄珥从坐上车就开始眯个眼睛半睡不睡的,连大小姐买的东西也放在那没动,一副入定后老神在在的模样。

“小店子哥哥怎么了?”

宇儿关心地在一旁问。

店霄珥听到他说话,这才睁开眼睛随便拿起个东西放嘴里咬,同时叹气:“没事,我就是没出过远门,又害怕人认出我来,你们两个到杭州不要对别人说出我的身份哦!”

店霄珥趁这个时候叮嘱一下二人,不然说漏了嘴,可就麻烦缠身了。

———

马车在夜色笼罩下踢踏地走着,车把势早已把一个灯笼斜斜挑起,借着那朦胧照亮前方的路,他自己则尽量把身子缩了缩,双手抱怀在一个褂子中,鞭子轻轻伸出,不时晃悠两下,心中合计着这一趟赚了钱回去买些什么,若不是人家给的多,说什么也不能让马连夜赶啊。

车中店霄珥与大小姐把两个孩子哄睡后,挨在一起悄声研究这次远行的事宜。

“小店子,你说我们带多少钱去,这回可是要从这边直接带去的,那边太远,汇兑起来不便,带少了顶不住事儿,带多了还要安排不少人护卫。”

店霄珥对这方面不懂,直接说道:

“大小姐这个我也不清楚,若不愿多带人,咱们多带金银就是,占的地方不就小了么?”

“那就赔了,你当那边和这边一样么?越是往边了去,铜钱越值钱,汇率是不同的,铜钱比这边贵一倍。

“那还做什么买卖啊?来回兑换钱就可以了,走一趟翻一番。”

店霄珥瞪着眼睛心中盘算着巨大地利益,一时间整个人都显得兴奋了。

“别说傻话了,小店子咱还是睡一会儿吧,我有些困了。”

说着话杨大小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靠着窝在犄角的煜儿身上不再言语。

店霄珥把宇儿从新摆个姿势,摸了下腰间,又变成刚才半眯着眼睛的模样,嘴中念叨着‘一倍,翻番,馅饼,陷阱?’

———

在金钱的刺激下,车把势和那马完美地诠释了潜力的存在,居然在未时结束前就到了此行目的地‘轩德楼’,杨家开在杭州的总店。

大小姐需要几天时间来安排远行事宜,调动一些钱财和护卫人员,由拳镇那边的护卫都留在那帮着盖房子呢,这边要从新来过。

店霄珥隐姓埋名,被安置在距轩德楼还有一段距离的轩悦楼,也属于杨家,临时当起了老本行,店小二,不同之处就是他整日里总低个头,哪位客官要是不扯着嗓子喊,他都不带应声,两条搭巾搓吧的跟尿介子一样,松松垮垮地往那一站,哪还能找到一点在如归的影子?

“小店子哥哥,今天你没要到赏钱啊?”

两个小家伙看着店霄珥下工时候的模样,满脸的不可置信。

“哪来赏钱?要不是怕第一天工作被撵走,我都想打破个碗啥的了,等你姐姐回来,告诉她不用管我,她安排好了就成,我这边没问题,我得回去了,这是偷跑出来的。”

店霄珥跟他俩说完又偷偷跑回去,留下两个小家伙,相互看着“难道这就是小店子哥哥说的那个环境改变人?”

第二天一早,鸡还没叫呢,店霄珥就让人给弄醒了,正是跟他一起住的店小二,一个屋子挤六个人,店霄珥刚来没有被褥枕头,只好和衣而睡。

“新来的,去,到柴房看看,帮着把柴火劈一些,把一楼桌椅也擦了,想要赚钱就要勤快,懂不?快去吧!”

那人说完话倒头又睡了。

店霄珥摸着黑爬起来,借着月光来到外面,回忆了一下大概位置,向柴房走去,他到是没有对那个人没什么想法,这是正常现象,新来的都是如此。

找到到柴房这边,看到昨天晚上已经有人弄出不少柴火堆在那,店霄珥挑一堆没人动过的木头寻到斧子慢悠悠劈起来,即便如此那效率也比一般人强,主要是没有多余动作。

两遍鸡叫过后,不少人路过这地方时都惊讶地看着这个新来的店小二,那已经整齐堆放在一起的柴火卖象明显比其他的好,都猜测这人应该是山里长大的孩子。

那与店霄珥同一个铺子睡觉的几个小二一同过来时,杨紫煜大少爷也带着两个护卫和杨汶宇过来了,两个小家伙手中各拿一个包,这下可把那几个店小二给吓到了,连忙过来要献殷勤,谁知这大少爷根本没搭理他们,径直来到店霄珥面前皱着眉头看了看那堆柴火说道:

“这是你干的?什么乱七八糟地,就弄这一点,你是没吃早饭怎地?”

那几个店小二一看这架势,心说这新来的要完,更有从后赶来地二、三楼的店小二露出一副幸灾乐祸地表情。

“愣着干什么?这是大少爷,问你话你就回。”

一个护卫对着店霄珥呵斥出声。

店霄珥马上反应过来换上一副笑脸说道:“大少爷好,这柴是小的劈的,以后一定多练,您包涵。”

“问你是不是没吃早饭?哪来得那么多废话。”

宇儿也跟着凑趣。

“是,是没吃饭。”

“这不就完了么,没吃就说没吃的。”

两个小家伙把包打开,里面是冒着热气的包子和瘦肉粥,还有一碟小菜,往店霄珥面前一送。

“没吃就吃吧,吃完了好好干。”

“诶!就吃。”

说着店霄珥也不客气,他确实饿,拿起包子就着粥吃上了。

那一圈看着的人当时都傻了,这叫什么破事儿呀?还带这么干地?感情这大少爷闲的慌,把给人家送东西吃当成好玩的事情了,早知道这样,挨训的是自己多好,最后悔地就是那个让店霄珥出来的人。

店霄珥把东西都装到了肚子里,舒服了,轻轻顺了顺,露出一副欠揍的模样。

———

因大小姐那边还在筹集资金,店霄珥依然躲在这酒楼中,依然是昨天那个姿态,让人看着就沮丧,可就这么个人,愣是让不少人感叹运气好,至少人家现在不饿。

接来送往中,时间过的飞快,眨眼间已近晌午,吃饭之人渐多,除店霄珥外,其他人都殷勤侍侯,等这阵子忙过,就开始是店小二轮流吃饭时间,那几个人相互间使过眼神,故意把店霄珥留到最后。

一会儿工夫人家都吃过了,那个领头模样的人这才一指店霄珥说道:“该你了,到后面吃去。”

不用动弹店霄珥就明白,后面基本上啥都没有了,正琢磨是不是过去吃,却发现有人进来,抬眼一看,乐了。

童俊臣跟马浩良两个人手摇折扇,有说有笑走了进来,扫视一圈后,漫不经心地来到店霄珥旁边这桌子一坐,其中童公子用手一指店霄珥说道:“去,上几道招牌菜来,公子我饿了。”

店霄珥应声离开去置办,木纳地模样,就有一种让人想上去给两下子的冲动。

一会儿工夫酒菜齐备。

童、马二人刚尝了一口,同时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店霄珥,还是童公子开口:“你说你上的这是什么菜?这是招牌菜?”

其他人一看,高兴了,这回你总要被收拾了吧。

“恩,就这个。”

店霄珥依然木纳。

“你过来,招牌菜就这样啊?你坐下,吃,对,还有那个水晶肘子,别急,慢慢尝,好好尝?来,喝口酒,尝仔细了。”

二人把店霄珥拉到位置上坐好,轮流给布菜、斟酒,把店霄珥吃得满头大汗,把旁边那些人看的浑身是汗,好家伙,只一会儿工夫那菜让店霄珥塞下去一半。

“吃出来没?这是招牌菜么?”

二人见店霄珥吃的差不多了,再次询问。

“回您二位,是,是招牌菜。”

“是这个味道?”

“是,味道也对。”

“哦!是就行,公子我还以为被骗了呢,那成了,你去忙你的吧,来人啊,把帐结了。”

二人离开后,那个让店霄珥干活的店小二来到他身边咬着牙问说道:

“兄弟贵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