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杨柳青青开满怀

第四章 杨柳青青开满怀

杭州轩德楼,左近一处大宅子中,穿过两扇朱红漆、狮头铜环的大门,再沿着曲廊幽径转到浅水细沙垫底的虾池旁,便有一香樟树,婷婷如盖而立,把下面几丈方圆之地遮个密不透光。

清早阳光把这周围片寸映的朦胧如幻,一中年人于树下负手而立,感受着树的香,晨之静。

盏茶工夫后,不远处月亮门中走进一人,踩在碎石铺成的小路上沙沙做响,略过了两旁争相怒放的花朵,径直来到中年人身后,垂手而立。

知道有人到来后,中年人缓缓问道:“如何?另两家可是有消息传到?”

来人上前半步,微侧个身,躲过斜射来的日光,恭敬地说道:“回东家,另两家和我们能查到的消息大体是一样的,只是前些天柳家小姐去过那玩耍,还有发水时林家老爷子在如归露面了。”

“恩?你说的柳林二家可是当朝…?”

中年转过身来,对着来人问到,此人正是杨父,眼中神色复杂盯着远处池子中的一对鸳鸯,又叹道:“如果是柳家来争,萱儿恐怕没有一丝希望了,莫说还有一个同气连枝的林家,这可如何是好?”

来人看到东家目光注视着水中那鸳鸯,也明白其心中所想,再次恭身说道:“老爷不必担心,那柳家小姐是为了吃而去的,林家更是因为那柳小姐而去的,不久后两家人是同时离开的。”

这人一句话有如定心丸一般,杨父那紧皱的眉头一下舒展开来,脸上也带着一丝轻松笑容问道:“听说萱儿把如归那摊子扔给钱帐房后,带着她的‘小店子跑’到这边来了?”

一阵风悠悠吹过,带着几缕薄雾消逝在无形中,提起这个开心果一样的大小姐,所有杨家的人都会觉得心情好不少,连传话之人也不例外。

只见其眼角带着些笑意回道:“大小姐前天来的,一来就跑到轩德楼四处打听成都府杨家生意,还有各处能挪多少钱,那个店霄珥被大小姐安排到轩悦楼,显得无精打采,昨天吃过少爷送的早饭,别人请的午饭和晚饭,到是没饿着。”

“恩,记住不用管他们,愿意做什么就让他们去弄,在一旁注意保护即可。”

———

轩悦楼、楼中楼、阳春白雪锦中绣。

在这个以华丽为名的酒楼柴房旁,正有几个店小二围着店霄珥一同劈柴,几人来回拣着劈飞的枝杈,不时抬头观察周边,盼望着大少爷再次亲至视察。

店霄珥依然是独自抡着斧头一下、一下浑浑欲睡地起落着,那些木头居然奇迹般的随着开裂。

领头模样的店小二盯着他瞧了半天后,终于是觉得心中气闷,需要找个出气筒,用手一指店霄珥:

“那个谁,叫贾明是不?你别在这劈柴火了,到前边去,把桌椅什么的都擦一擦,就你这干法,少爷看到还不得翻脸?快去,别磨蹭。”

这个贾明是店霄珥告诉他的,听到他一喊店霄珥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裂着嘴‘嘿嘿’一笑,傻乐吧唧应了声‘是’,耷拉个眼皮,瘪个胸,弓个背,迈着里外八字都不是的鸳鸯拐,往那酒楼偏门挪,好半天伸手搓搓脑袋,反应过来了,还有斧子没放下呢,一回身胳膊抡圆了‘嗖~’就撇了过去,贴着刚才说话人落下,‘啪’一声把地上刚才竖起来的木头劈成两半。

冷汗顺着鼻尖刷就下来了,好一会儿才长出口气,往那方向看去,发现这个叫‘贾明’的缺心眼已经进去了,那偏门上还有一个刚留下的黑手印。

等在此出几个店小二一直到鸡叫三声,也没见少爷过来,合计一番无精打采地把那劈成各种形状的木头归拢到一起,来到前面准备等着正式开板儿。

这一进门就瞧见店霄珥嘴中叼个包子,拿个抹布挨个桌子擦,鼻子里哼哼找不到音儿的小调,看那模样也不知吃的舒服了,还是干的活泛了,红光满面啊!

还是领头那人先开口了:

“贾明,过来,说,哪来的包子?”

几个人在外面等半天,饿着肚子进来这小子居然吃上了?

“嘿嘿!嗝!头前儿有人点的包子和粥没吃就走了,急呀~嗝~看那样是回不来的,我就帮着吃了,嗝!”

最后一个包子被店霄珥塞到嘴里后,边说边打着嗝,回头把那桌子上摆着的两碗粥端起来一碗‘咕嘟嘟’灌进肚子中这才舒坦地翻着白眼。

“你,你怎么能吃客人的东西,你,你~”

那人说着话,也不客气,伸手把另一碗粥端起来,在店霄珥拦截未果后一口气喝下去。

满足了后,想起来刚才这小子敢拦自己,回头看着店霄珥骂道:“贾明,你干什么?许你喝就不许我喝?你还想在这混了不?啊?”

店霄珥满脸憨厚模样吭吭叽叽地说道:“想,想混,不,不是,那意思,头前,人家走时,往那碗粥里吐~了口,口痰。”

“呃!哇~~~~~”

———

轩德楼中,杨紫萱身着乳白色长裙,手中捏着把轻罗扇,文文静静地站在柜台旁边,不时伸头往门外瞧,又象做亏心事被发现一般突然站直身子,尽量朝扇子后面躲,见没有事情后,压低声音对帐房说道:“郭伯伯,我今天是来看看总帐的,我爹,我爹说要让我到别地方查查。”

那柜台后面有一老者,青衿小褂,头上罩着元宝帽,左耳朵上挂着一条细链条,垂在左前胸,尾端镶有一水晶片,扣到眼睛上,一手拨拉着算盘一手握笔,照着帐本噼里啪啦连打带记,听得杨紫煜话后,看过来一眼,把算盘稳稳停住,放下笔,方露出和蔼地笑容说道:

“大小姐亲来查帐是好事儿,可现在总帐本不在老朽手中,无法帮这个忙了,难道大小姐忘了,只有当年年底时,那帐本才能出现在老朽面前吗?东家也是的,帐本在手中还把大小姐打发到老朽这来,哎~许是心操多了,记不住事啊!”

说着话,这郭帐房摇着头再次拨动起算盘啪啪打上了,对其他事情不再理会。

剩下杨大小姐站在一边,用嘴咬着扇子,愣愣地半天说不出话,昨天问杨家走货帐就没要出来,今天依然是这样,自己胆子再大也要入帐才能出钱,就这也已是不错了,搁谁家没有家主吩咐,家中子弟敢向下边问帐?

“哦!那郭伯伯您忙吧,我这去问问我爹,许是记差了。”

打了声招呼,杨大小姐边往外走边嘀咕:“如归那边到是还有些钱,可小店子却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动,唉!让我去哪筹钱呢?西湖?梦馨画舫?不好,爹不让去的,禄源赌坊?也不成…。”

把自家生意从头到尾滤了一次后,杨大小姐发现没有总帐依然是不能随便调动,每月半旬一入帐的规矩,使得外面也没有多少余钱,再远的地方没有家主信印同样不能动。

“萱儿,怎么自己跑这来了?”

正想着事情的杨大小姐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一跳,抬头瞧见不知何时父亲站到身前了,做贼心虚般下,往后一躲,踉跄着好悬没摔倒。

“爹?没跑,我就是来,来看看,那我,我,你,他,恩…”

杨大小姐怕得来回比画,嘴里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心中紧怕父亲知道这边事情,一颗心坎坷着不知如何是好。

“哦!看看,好啊,看看好,爹和你娘也想萱儿了,来,跟爹回家,在这多住些日子,不急着去别地方,对了,爹这里还有两本帐,萱儿帮爹看看,哪些钱应该调动一番?放到什么地方给拿个主意!不能总在那库里烂了不是?爹最近摊子铺得开,忙不过来,萱儿也该帮着分担一些了,哦,对了,上次你非闹着买来的两条锦鲤,这段日子又长了不少,你娘整天喂着它们念叨着你,呵呵!这下好了,爹也给你做几个菜。”

杨父说着话,把怀中两个厚厚的帐本小心地掏出来,往还在愣着地杨紫萱手中一压,待其接稳后,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才有一边乐呵呵说着话,一边带着头往不远处的院子走去,伟岸地身躯,坚实地背影,在慈祥地声音中恍惚!

“爹~~!”

———

艳阳当头,杨柳青青。

店霄珥把着门框往外看,不时冲着街上行人腼腆地一笑,憨厚地面容,让人无法生气。

另几个店小二都自己在那忙碌着,早上喝粥那位嗓子被胃液烧了,现在嘴中含着冰片,趁着刚才勉强还能说话,已经吩咐好这个‘贾明’,中午不管谁来,不管是点菜还是喝酒,都不许他接手,自有这边其他人来管。

店霄珥也听话,不让干就不干,站在门口看风景,见到里外进出之人也是陪着干笑。

“来个伙计,做一桌海物,给送到衙门去,快点啊。”

正是吃饭时候外面进来一个官爷,对着里面喊,店霄珥嘿嘿一笑刚要接茬,就见后面飞快蹿出一小二,及时接过定银,给出押条,乐呵呵说道:“官爷您放心,一准先给您做,快着呢。”

那官爷也是客气人,喊了一声打赏,顺手从怀里又掏出几个铜钱,往旁边店霄珥手中一放,转身走了。

店霄珥还是那副模样,数着手中这几个铜钱就往腰间塞。

那人可不干了。

“贾明,今儿你要不把那赏钱拿出来,明儿你就别想在这干!”

说着话,那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

“小店子,我就知道你是最厉害的,站门口都有人打赏,跟我走,今天咱就不干了。”

杨大小姐从旁边走过来,眨着双略红的眼眸,对着店霄珥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