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章 不知水上哪船快

第六章 不知水上哪船快

位于船只略前段上的桅杆直直地耸立着,当船渐渐使离码头后,几个船工来回忙碌的把一面面帆撑起固定牢靠。

岸上送行之人远远地还在那不停挥舞着手臂,杨紫萱的父亲在几个护卫环绕之下,也盯着那离去的客船,许久,才把眼睛缓缓闭上,嘴中默念‘保佑萱儿此行平安’。

从杭州到成都,对于某些人来说,一生中都不曾想过,也不敢去想,路途遥远尚且不论,光是那一路之上因水土不服而引出的疾病,就已经让不少勇敢的旅人、商人埋骨他乡。

带着游玩想法的大小姐从上到甲板开始,便没有消停片刻,拉着随后赶到的柳碧旋、柳姐姐一起在各个船舱间来回跑动,欢笑声洒满了整艘客船。

“你跟着你家小姐多长时间了?”

灵儿呆在一个船舱当中收拾着一大堆还没整理的杂物,因赶路赶的匆忙,一些常用的家什都没来得及携带上,胡乱塞了些东西便到了这船上。

此刻她正对着同样一个丫鬟身份的姑娘问着。

“五个时辰了,我,我是刚到杨府不长时间的。”

这个丫鬟是杨父塞给自己女儿的,一路上负责侍侯,其实就是一个摆设,不然显得不好看,杨大小姐一个人早已习惯,为了不太冷落这个看着有些懦弱和害羞的丫鬟,只好把灵儿留下来收拾东西,顺便陪一陪她。

看着这个和自己性格截然相反地丫鬟,灵儿头一次有一种为别人担心的感觉,对那个杨大小姐她太熟悉不过了,是那种你若白天跟她说河中出现一尺长的小龙,她晚上就能把锅支出来要涮着吃的主,这么个文静地丫鬟怎能侍侯得了?

想到这里她心中无奈叹息一声,本来还想通过这丫鬟打听一下那个店小二的情况呢,看来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

船速渐渐快起来,旁边一船舱中钻出来一人,正是昨天被店霄珥安排去找小狗子那个,原来他也是随行中的一员,正坐手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几只茶盏,还有一个雕刻着山水风景的装茶竹筒,另一手垫着抹布拎着正往外冒着热气地茶壶。

这人同样姓杨,名金主,二十来岁上的年纪却给人一种老成的感觉,因其父与祖父都曾在杨家主宅当管家,他也从小就往这方面培养,吃过的苦,遭过的罪不消与人说,光瞧着他这沉稳的气质就可见一般。

来到甲板之上左右扫视一遍后发现大小姐不在这,不知又跑到哪去了,只得摇了摇头,顺着船舱挨个找,刚才大小姐可是突然闯进来告诉自己要喝茶的,这一会儿工夫怎么就没有影子了呢?

绕着相邻的船舱走了一圈后,杨金主这才害怕起来,都没有?再顾不上那稳重的模样,扔下手中的东西就开始四处找人询问,可那些人哪里知道大小姐跑什么地方去了?都是一个说法,刚才好象看到了,可现在不知道在哪。

同时他也发现不但大小姐没了,那几个负责保护的人也没了,正慌神时目光不经意扫过船头,见那处站着一个人,两手掐腰背对着自己,恩?好象是大小姐身边那个人,这下不怕了,有他在就成,犹如抓到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杨金主三步并做两步跑到船头。

从左近观察后,心中也不由得佩服起大小姐来,身边这个跟班不是普通人啊,那掐腰的两只手使身躯显得更挺拔,那看着远处深邃地目光,略皱的眉头,让人觉得他历尽了沧桑,那紧抿着的嘴唇带着一丝说不上来的笑容,喉结上下动着的时候呼吸平和。

“这,这位小兄弟,问你打听个事儿?”

犹豫着不知如何称呼,只好叫声小兄弟,同时尽量压下心中的急噪,表现出一个管家应有的沉稳,心中想着不能在这个大小姐跟班面前丢脸。

其实他多滤了,店霄珥现在根本就没有闲心考虑别人如何,两手掐腰是因为可以尽量托着些胃,减轻负担,看着远处的目光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放松神经,紧皱的眉头是使劲压制呕吐的感觉,嘴角那不是笑容,是舌头下面压了块姜,辣的,喉结动呼吸平和是为了让唾液留在口中不咽下去,一会儿好吐掉。

综上所述,店霄珥晕船了,听到这个昨天见过一面人说话,吐掉姜片和口水,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对着这个人说道:“什么事儿?快问,尽量不要提需要费心的事情。”

这一说话脸色也越发的白,不知道这个杨金主会不会当成另一个优点。

“你看到大小姐了么?”

话一问出口杨金主心就已经提起来了,紧怕他说没看到。

“看到了。”

“真的?什么时候看到的?在哪?”

“刚看到,前面。”

顺着店霄珥的目光往前看,果然,前面那艘客船的船尾上,大小姐拉着另一个姑娘正向这边招手呢。

这一刻杨金主对这个大小姐跟班的看法,已经变成景仰了,这人厉害啊,能在大小姐身边活的这么坚韧,得需要多么大的定力跟胆量?自己这些年是白学了,这一会就弄的浑身无力,冷汗淋淋,看来还得练呀!

他这边暂时不急了,虚脱的感觉让他想回去休息一下,至于茶,看大小姐那样子早就忘了,转身刚要走,店霄珥却把他拦住了,指着前面那个船问道:“大小姐怎么上去的?”

“怎么上去的?当然是乘小船上去的了,你不知道?你并没有一直注意着大小姐?”

杨金主答复店霄珥时心说,你这个跟班也太不合格了。

店霄珥不知道他怎么想,反到是自己有些事情要弄明白,这一好奇起来晕船都轻了不少。

“没注意,刚才你问的时候我才看到大小姐,我想知道的是大小姐刚才的小船在水里面比大船快么?快多少?”

店霄珥对船的种类和规格并不熟悉,他只是知道速度的快慢,无论在哪个军种上都很重要。

杨金主现在不想理解这个跟班的想法,只想快些回去休息,随口说道:“大小姐乘的应该是梭船,优点就是灵活,速度不快,能追上前面的船,是因为这段水路大船无法全速行使,你要是想知道其他的,可以去找一个船工问,我还有事情,先回舱了。”

说完后,直接离开,他觉得自己再不休息容易倒在这地方。

店霄珥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从怀中纸包里又拿出一片姜压到舌头下面,转身对着大小姐同样挥动起手臂。

———

因是做长途航行,加上此段河道船只较多,如此几艘船的速度一直都不是很快,好在借着东南风,开着帆来回调节可以节省大量人力,不少的船工都是趁着这个时候好好休息一番,等入了大江口,再想偷懒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更是有些时候需要人在岸上引纤而行。

店霄珥下定决心要在几天里克服晕船这个毛病,到吃晚饭时别人吃饭他自己喝了一肚子水,满满地,然后躺到甲板上,使劲晃动着脑袋,心中暗示自己是在惊涛骇浪之中。

杨大小姐白天拉着柳姐姐疯了个够,晚上时候柳碧旋实在受不了了,只得拒绝了杨大小姐一同观看运河夜色的邀请,早早歇息。

看着旁边这个爹爹安排过来的丫鬟,大小姐灵机一动就带着她到外面船舷处感受夜风去了,结果自己还没过够瘾,那丫鬟就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大小姐觉得无趣后打发了她回去,独自站了一会儿后,突然听到附近有人喘着粗气的声音,寻着就走了过去。

到近前一看,正是小店子,一只手捏着眉心,一只手用中指和拇指分别按在丹田和胸口的位置,晃着脑袋、张着嘴喘着粗气。

店霄珥这个方法果然有效,这一顿折腾,别说本身就晕船的了,好人也能给弄吐了,现在他是硬挺着呢,如果挺过去,适应了,那再也不怕这晕船,意志力和身体的感觉在抗衡、较量着。

正在这关键时候,杨大小姐过来了,看着他这个模样有些不解,于是问道:“小店子你在干什么呢?咱们去吃生鱼片吧,鲜嫩中带着一丝腥味,好吃,对了,听说沿着这条河一直走到头,那边也有不少好的小吃,有一种叫川白肉,什么味道呢?还有水晶肘子!”

———

清早,船已经到了吴县,大家都在等着大小姐,问她是不是要去太湖游玩,这也是当初老爷吩咐好的,一路上以大小姐兴趣为主,如遇停泊时货船可以先行,客船要陪着大小姐玩个够。

店霄珥一晚上没怎么睡,天亮后,不知从哪找来两块冰片,用手按在左右太阳穴上,跟在大小姐后面,苍白个脸,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时有人过来问:“大小姐早,现在已经到了太湖边,不知大小姐是否要游玩一番?”

有店霄珥的时候,杨大小姐通常是不拿主意的,今天也是如此,她没有答复那个人的话,而是看向店霄珥。

“不去,这边离家近,以后有机会走陆路一样。”

这是店霄珥的回答。

“恩,好的,小店子说不去那就不去,等以后走,咿?那艘船好象奔我们撞来了吧?”

正重复着店霄珥话的杨大小姐用手指着旁边一条飞快接近的船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