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章 大家一起去游玩

第七章 大家一起去游玩

众人目光本就是集中到大小姐身上,经她现在这一指,这些目光又都转移到那条过来的船上了,正如大小姐说的,那条船是奔着这边过来的,可若说是撞,那绝对不可能,除非那船上的人想自杀。

那一艘梭船,就是铁做的也撞不过这条客船,这是要走大江的客船,是载着不少人和日常用品的客船,借那船一个胆子也不敢。

在其他人不以为意的情况下,店霄珥却看得津津有味。

这条梭船店霄珥没见过,和一行中的客船及货船放下的那种梭船都不同,在杭州时也没遇到过,这应该是一艘特制梭船,三丈长的船身,只有五尺宽,那模样给人的感觉就是水花稍微大点都能把这船盖里面。

可就这样一艘危险的船上面却有十二名浆手,又长又细的浆臂,略微狭窄地浆叶,整齐划一地同时抬起,紧贴着水面成十五度角向后摆动,同时落水,刷地一下,带起一排水滴后,再次重复前一动作。

‘漂亮’店霄珥轻赞出声,这一艘船的划行动作就给人一种充满了韵律的美感,那船的速度更是让人惊叹,每当十二只浆同时借力划动时,船头都被推力给抬高不少,从船上站着那个女子身上衣服被风吹动的模样就可以看出这船快到了何种程度。

渐渐地其他人也关注到了这一点上,可因为距离太短,这些人还没来得及好好分析一下时,船已经到近前了,就见左面那六个浆手同时收浆,右面六个把浆平放到水中,那船刷的一下来个一个九十度的变向,借着惯性横着漂了过来。

那船上站立的女子容貌也映入了众人眼帘,店霄珥一看,无语了,是不是这些女孩子都是没有娱乐项目,没有旅游活动啊?去一趟成都而已,至于如此往一起赶么!

来人谁啊?认识,发大水时,来到如归酒楼吃饭那个大小姐叫表姐的林姐姐,和杨大小姐应该是表亲,可和柳小姐比较近,走的时候也是一起,让人浮想联翩啊。

店霄珥也顾不得太阳穴上那两个冰片了,一伸手就把要跑过去打招呼的大小姐给拉住,贴着耳朵说道:“大小姐,别急,你这林姐姐应该也是要搭伴去玩的,一会儿你千万记住,留下她这艘梭船还有那十二个人,我有大用。”

杨大小姐听了后不做他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对小店子的话她是最相信的,他说有用那就一定有用,没用也能变成有用的。

那梭船靠过来后,最先过去的是杨金主这个青年管家,他也认识林家那几个有头脸的人,离得近了恭声问候道:“林小姐好,小的代我家小姐恭迎林小姐的到来。”

说着话的工夫就有人把那悬梯放了出去。

大小姐这时候也到了,压下埋怨这个管家私自代表的想法,那张小脸上绽放出了花儿一般地笑容说道:“林姐姐快上来,你也是要去成都府吧,正好,柳姐姐也在船上呢,咦?林姐姐怎么不带个丫鬟跟着,一路上我可不侍侯你哦!”

那林小姐也是送上一个笑容,站到悬梯上被人往上拉时说道:“恩,我也要去成都,我那些丫鬟一个个都精贵的要命,指使她们还不得累死我,都扔家了,原本还想让你帮着我干些什么呢,可谁知你却不干,如此我也不找你了,有那个叫店霄珥的侍侯就成。”

店霄珥刚才也站前面了,一听这话连忙往后躲,心说就我这样的还侍侯你?昨晚上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呢。

这时那柳碧旋也从后面带着丫鬟灵儿赶到,依旧是那个纱巾蒙面,依旧是那清脆地声音。

“林妹妹也来了?在杭州时候我就想呢,怎么能见不到林妹妹?原来却是先走一步在这吴县等着呢,看林妹妹这样子,好象除了人以外,连点细软都未曾准备吧?”

也不管人家是否悬在半空中,一番话顺口就说了出去,正好,她话说完,林小姐也上来了,挥挥手想让那梭船回去,却被大小姐拦住“林姐姐,那船我都没见过呢,让跟着吧,等我有空时要好好看看,刚才你在船上那样子我也想学一学。”

林小姐稍微犹豫了下后,见这个表妹满脸期待,也只好点头同意,她也没办法,若是真不让那船跟着,她一点都不怀疑这个表妹发脾气也不让她跟着去成都。

待看到大小姐因把船留下那高兴的样子后,这才对着柳碧旋说道:“柳姐姐说的是,这边消息不太灵通,妹妹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急再做准备,只好马上追出来,好在终是赶上了,至于些许细软等物,到了丹徒再拿也不迟,想来表妹不能差我一口饭吃吧?”

店霄珥那目光直直盯梭船被拉起后,这才放下心,同时邪恶地哼哼着‘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你来不及…。’

———

自从又加入一人后,大小姐更是一刻都不肯消停,店霄珥也乐得清闲,拿着文房四宝,叫来杨金主说要到另一艘客船上去,给两个少爷讲故事、画画,并再三强调,要坐那艘林家小姐来时的快船,说是慢的梭船自己一坐就晕。

杨金主赶紧就去安排,同时还要跟人家林小姐打过招呼,现在他对店霄珥的佩服已经是无以复加了,包括正反两面的佩服,神经大条,作风另类,白天没事就喊累,晚上吃饭光喝水,然后拎个木桶到甲板上摇头晃脑大吐特吐,睡不着觉时哼哼,贴着冰片站船头吹风,恩,不愧是大小姐的跟班,能人啊!也就这样的人才能受得了大小姐。

十二个划浆的只出来六个,看样子那船不必限定人数,店霄珥早早就站到旁边等着往下放船,同时心中把吊起来的船,外观模样尽量记下,等以后让人做出小的模型来实验,自己是不成了,对船这一套理论没研究过,不然也不能晕成这样。

轻松追上前面那条客船,为了以后好再让这几个人愿意划船,店霄珥大方地每人一锭的十银子给了出去,把跟着过来的杨金主都看个眼红。

随便打听了一下就找到了两个小家伙和被两个小家伙欺负的小狗子三人,杨管家自有事情去办。

店霄珥给两个小家伙讲了个故事,又留下几道作业,便带着小狗子三人到另一个船舱,待三人找位置坐好后,从怀中掏出几张纸来,上面已经写满了字,内容比较另类,每个特殊的字词下面都有平常语言的解释。

“这几张纸你们背下来,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以后你们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尽量多用这上面的话来说,尽最大努力来背,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等我下次来时问我,这是第一份,还有几份以后给你们,事关重大,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懂了没有?”

店霄珥紧紧叮咛着三人,那语气从来都没有象今天这样重,小狗子三人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氛,认真地点着头,接过纸后小心收好,等没人时拿出来背诵,并保证道:

“小二哥,你就放心吧,咱们三个人一准能记住,除了你和咱仨以外,跟谁都不会说,就是我亲爹问,我都不告诉,谁要是漏了,谁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生孩子没…”

“行了,不用再说了,知道这个事情严重就行,对了,你们谁会做船?”

三人一起摇头,表示不会,店霄珥也就这一问,到没指望能有收获,吩咐下一句以后有这样的人帮着打听下后便起身离开。

一时不知道要干什么,想着无事可做后朝两个小家伙那走去,决定抽空多陪陪他俩,路过一个船舱时却不经意间听到里面船工说话声音。

“不是兄弟我跟你吹,那成都府,别瞧不在江南繁华之地,可吃饭、喝酒等事物却也不比了江南差,你还别不信,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知道喝茶不?人家才不象咱这边那样倒茶呢,那都是用这么长嘴的壶倒,隔着一丈来远,连着线的就进到碗里,滴水不漏,就说你…”

听到这店霄珥就不再往下听了,朝两个小家伙那走去,同时心中也在合计是不是应该弄几个这样的壶练练,在那边开店,当小二的要是拿不出一手技惊全场的倒茶手艺,那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关门大吉吧,那哪成啊,宁可多吃点苦,也得练出手来,并且还要想出新法子才行。

考虑着这些事情,店霄珥边走边开始给自己制订这一段时间的练习计划,眼中满是坚定与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