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章 人生变幻才精彩

第八章 人生变幻才精彩

‘一根紫竹直苗苗,送给宝宝做管箫……’

悠扬地小调,伴着运河上清早的晨光远远传开,一些当地人撑着小舟、梭船来回穿插于停泊在丹徒这边港口上的船只之间,把手工编制而成的竹品不停向客人推销着,更有一些起来早或是以船为家之人,捕好了鱼挂在船头等待着别人问价。

杨大小姐依旧处在兴奋时期,嫌客船略高不易购买那些小玩意,拉着唯一一个能够陪着她随时玩耍的小店子,找一只稳定些的小船到水面体验去了。

店霄珥也无所谓是不是正事,对于他来讲,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归纳为正事,比如现在手中拎着的两个铜茶壶就是,里面装满了热水,一手一只约莫有个十来斤分量,用手腕的力量不停转动,觉得烫就先放下凉凉手。

大小姐站在船头,胳膊上挎着足有一吊铜钱,东张西望看什么都新鲜,店霄珥是一身短打扮,因天气渐热上身只有一个襻扣长褂,腰间围了一条宽布带,那鼓起来的地方不消说也知道里面是一条九截鞭,这条小舟上还有一个便是撑船之人。

“快,往左,不是,往右,不是,哎呀!那船怎么总换方向呢,追上去。”

大小姐终于找到她觉得有意思的船了,站在头前,瞎指挥,一会儿一变向地要过去,那撑船的人也是言听计从,你让我怎么拐我就怎么拐,最后还是店霄珥看不下去了,放下壶一指那条船说道:“直接靠过去,贴上就行,怎么走你自己看着办,正好我这水也有些凉了,买了东西后换两壶。”

“对,听小店子的,你自己想办法过去。”

大小姐给予了明确地肯定,刚才瞎指挥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

这船夫听得吩咐使出浑身解术把船摇得如鱼一般灵活,向那船抢去,同时这只小船后面另有两只小船同样跟随,不远不近缀着,正是杨家护卫之人。

这是一只有着三截棚盖的乌棚船,能看到一家四口人在船上忙碌,贴着棚子近处那略微宽敞地船板上,站着一个八,九岁年龄的小姑娘,一身打着补丁的灰布衣服,裤腿高高挽起,赤着双小脚把自己稳稳定在船上,红中带黑的圆脸蛋上面那两只大眼睛左右观望。

杨大小姐正是看到了她手上扶着的那个木头架子才过来的,上面有不少用竹子和青草编成的小玩意,把她看的眼花缭乱,还没到近前呢就用手来回指着说个不停。

“小店子你快看,那个豆娘像真的一样,还有那个马燕儿,还有……。”

看着大小姐这开心的样子,店霄珥觉得这次是出来对了,购物也是一种乐趣啊。

那个小姑娘看到有一只船过来,上面有一男一女,就知道有生意要来了,这些东西,本来是一会儿要划船去送卖的,没想到还有人专门过来买,那一定是有钱人家的。

别看这女孩年龄不大,脑袋转的到是挺快,就这一打眼工夫,已经猜个正着。

“这个,这个,这个,都要了,多少钱?恩,再给换两壶热水。”

大小姐晃动着胳膊上那吊钱身体使劲往前倾,想要够到那架子上的东西,把店霄珥和对面那姑娘都吓一跳,店霄珥是怕她掉下去,自己还得救,那姑娘是怕那钱落水里。

好在两只船的船家都心有灵犀般同时让船轻轻贴在了一起,让大小姐跟店霄珥过到了那船上,把两个水壶递过去后,开始打量着这船上要卖的东西。

约莫一刻钟后,大小姐才满意地抱了一大堆东西回来,还有一篓子大虾也挪到了这边船上,两壶热水交给了店霄珥。

“多少钱?”

大小姐开口问道。

小姑娘伸出五个手指刚要说多少钱的时候,那目光突然盯着杨大小姐身后不动了,眼睛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

察觉到她这个变化后,店霄珥和大小姐一起向后看去,只见从后面过来三条小船,成品字形把这边围上了,没等那些船上的人说话,杨家两船的护卫就刷的一下把刀拿了出来。

“误会,误会,大家都别动,这是误会,咱们不是冲你们来的。”

围上来那三只船中,有一只上的人当先出来解释,同时用手一指乌棚船上那个船家说道:“我们是本地林家的人,这次只为了找他,和诸位无关。”

“什么林家?姓林的多去了,哎!你们快让开,我还没给钱呢,恩,我还想买点东西,别吓我哦。”

杨大小姐不知道是哪个筋不对了,想强出头,店霄珥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顺着话说道:“我家小姐喜欢这船家的手艺,若是钱财上的事情,由我们承担,如何?”

店霄珥猜想着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地方作买卖要交保护费,这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孩子还没凑齐钱,所以…。

可事情显然与店霄珥想的不同,那船上之人面露难色“这个,这个,和钱财无关,还望这位小姐不要插手的好,乃是我林家内部之事。”

这个人在没弄清楚杨大小姐身份的时候,还真不敢给得罪了,大江和运河交汇的当口,说不定都有些什么人路过呢。

说完了这话他就给其他人使眼色,那其中一条船快速离开,应该是去查这几人的身份去了,剩下的都暗中戒备。

杨大小姐这时候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刚才就是一冲动,想帮个忙而已,主要是喜欢这些东西。

“你们不是说我偷你们林家的钱,把我撵出来了么?我连家都卖了赔给你们,现在就剩下这一条船了,你们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呀?”

卖货这条船上那个刚才被指的人这时候已经忍不住了,喊出了这嗓子以后颓废地坐到那里,两眼无神地看着水面。

“哎~黄大江,不是我们不肯放过你,实在是林家船坞新船的建造少不了你,当初你确实被冤枉了,设计那种快船时,和你同姓的管事贪功,这才陷害的你,现在已经查清楚了,你跟我们回去,我家老爷一定会给你个说法。”

那边船上的人叹了口气后把实话对这个人说了出来。

刚才还有些埋怨大小姐的店霄珥这时候精神了,对着一个船上的护卫一使眼色,那个护卫马上拿出来一个哨子使劲的吹着,刺耳地声音传出老远。

店霄珥也同时站到大小姐前面,摆起两个茶壶,左右一晃,对着那边的人说道:“我家小姐乃是杭州轩德楼杨家之人,你们是林家吧?你家小姐还在我家船上呢,你们先回去吧,啊!”

“大小姐,刚才您不是说要请这四个人到咱船上给您做东西么?现下天色渐晚,还是别做耽搁的好,哎~那个黄大江,想什么呢?来不急了,跟我们跑吧!我们掩护你,快,兄弟们,把武器收起来,撤!”

店霄珥已经猜到这个林家是谁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人弄到手,带到成都去,谁要也不给,边跟大小姐眨眼睛,边看着刚升起的太阳说瞎话,同时暗示那个黄大江跟着跑。

这下热闹了,两只船在前面跑,中间两只做掩护,后面两只追,然后不停地有船加入到追赶的行列中,追的人因不清楚店霄珥说的是不是真的,一时不敢动用武器,大家就这么耗着来到了杨家船队这,早有人听到哨子声,放出小船来接应,掩护着两条船躲了起来。

杨大小姐从来没经历过这样刺激地事情,这船都停下了,还涨红个小脸使劲喘着气。

把划船的人留下看着两条船,六个人来到客船上,杨管家已经接到消息迎过来,先看看大小姐,发现没有损伤这才松了口气。

“爹,娘,咱们怎么也跟来了?”

那个小姑娘抱着吓坏了的弟弟,一脸纳闷地问道。

黄大江跟媳妇对视一眼后,也纳闷了,揉着刚才跑时累得酸溜溜地胳膊说道:“谁知道呢?我正在哪想着林家冤枉我,我把房子都卖了赔人家,现在又要让我回去,就听到哨子声响起,把我吓一跳,然后好象是那个小子说什么他家小姐找我做东西,让我跟他们跑,还掩护我来着,喊了一声撤,就一起撤了,他和那个小姐还不停地对咱们喊‘快呀,要追上来啦,再快点啊’,就这么过来了,当时你们不也是一起使劲划么?怎么问我呢?这,这里应该是在谁家客船上吧?”

———

“荒唐,你们一群笨蛋,让你们送点钱你们半天送不来,找个人也让他跑了,不是都跟你们说了,找到那个黄什么江来着,要请么。”

林家小姐看着追到客船这边的自家人,嘴中不停的训斥着。

“小姐,您别生气,我们是去请去了,可还没说明白呢,那个杨家小姐身边的混小子就用话把那黄大江给套跑了,我这就找他问明白,把黄大江要回来。”

那个人在旁边解释着,现在知道了对方身份后,想去问一问清楚。

林家小姐看了眼这不争气的人,说道:“问什么?你能要回来什么?你知道那小子是谁么?你要是能弄明白了,还用得找我亲自跟着么?快点回去,给我准备点东西,上船坞找两个机灵好学的人让他们过来跟在黄师傅身边学,走一步看一步吧!”

是夜,星光灿烂,店霄珥房中隐隐传来了浓郁的本地小调‘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