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章 暂留芜湖揽冗事

第九章 暂留芜湖揽冗事

黄大江在船头找了一个位置静静地坐在那里,心中总是想着前天的事情,盗窃的罪名经过林家小姐的授意,已经被抹去了,同时为了补偿他受到的损失,还特意给了他整整一百两银子,按说这样的待遇和态度自己应该满意才对,应该回到林家才对,可事情却总是让自己在选择上更倾向于这个结识才几个时辰的店小二,对,他就是如此介绍的。

‘自己做的还不够多么?恩,是的,比起那个该死的店小二自己说的那些条件实在是太差了,发大水那个时候他的表现自己还表扬过呢,可当这个人和自己处的位置对立时,那么一切的一切都要反过来了,哎!终于能理解当时那个员外被迫拿出一千两银子时的感受了。’

大小姐的那个林表姐正双手捧着一杯茶,眼光木然的盯着某一处想着心事。

原来那天黄大江跟船行进时林小姐为了能够让他重新回到林家,提出了给他正名及钱财的补偿,黄大江本人也接受了,可这个时候所有杨家的船只上面都被人挂上了幌子,上面写满了赞扬黄大江本人的话,并把他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隐晦地提了一下。

至于那钱财?黄家那一双儿女来到船上后就被安排到了两个小家伙那里,经过大小姐的暗示,新衣服,新发型,让这两个孩子整个换了一副相貌般的出色,那带在脖子上的项链,手腕子上的金镯子,彻底地让大家看明白了谁才是真正的关心黄大江,这一切的算计都被大家归在店霄珥身上,事实上也是如此。

从前天开始到现在店霄珥像是躲避大家目光一样,整天都看不到人影,不但是他,包括他在内的小狗子三人也是如此。

“对,就是这样,把那壶再举高一些,你哆嗦什么,那壶里面放的都是凉水,别怕,记得以后可是要放开水的,来,再试一次,我说开始,你就把壶举起来。”

听这声音正是店霄珥的,从一个客船比较偏僻的船舱中飘出,其中还夹杂着物体倒地的声音。

“小二哥,我是真不行了,成都府那边真的有您说的这么厉害地人?开水到是没什么,我垫个东西练练就成,可您确定他们都是一条腿的来回蹦着给人倒茶?”

这个偏僻的屋子当中,一条腿被用绳子吊起来,另一条腿着地,行成一个上下分腿姿势的小狗子,正努力的把那十来斤重的铜壶放到那朝天的脚上。

店霄珥看着他这个样子深思了一下后,觉得确实没有这样倒茶的,脚抬这么高人家喝茶之人一定不干,走过去把绳子解开说道:“我就是这么一琢磨,听说挺厉害的,那你试下金鸡独立看看,这个总不算费劲吧?”

店霄珥一边给他布置动作,一边思考着所有能够被正常应用姿势,包括以前曾经看到过的,都用细细地毛笔描绘出来,形成一幅直观图画。

“小店子,小店子,快出来,哪去了呢?”

杨大小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店霄珥放下手中的东西,无奈的叹了口气后起身准备出去,同时对小狗子三人说道:“记得我说的话,一定要把这几个简单动作弄明白了,那装满水的茶壶,一手一个的情况,不允许有丝毫颤抖,至于再难一些的动作,恩,等我先练出样子再告诉你们吧。”

说完这话后,店霄珥随手拎起两只茶壶来到了外面,只见大小姐沿着船舱外面来回奔跑喊着,看来前天那激动心情还没有平复。

“小店子,终于找到你了,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都喜欢赛龙舟,被人追着真好玩,咯咯!小店子,你说的那个叫黄大江的人真能帮着咱们把船弄快么?恩,应该是没错了,怪不得林姐姐这两天都在打听有没有安排那个人做事。”

杨大小姐就是喜欢玩一些,说起正事来也不含糊,这两天她那个林表姐不停从她这打听事情,都被她用各种游玩方面的话语打岔打过去了。

“当然能了,记得那天让你留下你表姐的船没有,就那个船一般情况下,没有顺风时的满帆,别的船休想追上,可惜我不会做船,不然还能改进不少,那个黄大江说什么都不能让他跑了。”

想着那快船独特地设计,店霄珥就已经把这个人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抬高了不少,可惜那林家却让这么个人流失了。

杨大小姐在这方面到是信任店霄珥,船的事情有些遥远,可那些用竹子和草编制成的东西却是真实的,从这一点上完全体现出了黄大江的价值。

“小店子,那为什么现在不让他帮着弄新船呢?我见他今天一天都没有事情做,跑到船头那呆呆看着水呢。”

看来杨大小姐在玩的时候也会关心下小店子看重的人。

把两个茶壶换了个姿势提好后,店霄珥这才耐心地对大小姐说道:“现在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让他做,等到成都后,自然有办法安置好他一家人,不知道煜儿和宇儿那边进行的如何了?我们要在所有细节方面让那个黄大江满意,让他不好意思离开,哎!谁让你那个林表姐在一旁虎视眈眈呢!”

另一艘客船上,煜儿和宇儿正在完成一个伟大的使命,给新来的小姐姐和小哥哥讲故事听。

两个人由煜儿主讲,宇儿配合做动作,把一个个故事尽量用肢体语言表达出来,那个前天卖东西的八、九岁小姑娘和她的弟弟,一起聚精会神地听着那生动地故事,看着两个小家伙滑稽地表演,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生活的两个人这一刻好象得到了所有的补偿。

黄大江的妻子黄氏正隔着船舱那薄薄纸窗听着里面自己儿女那开心的笑声,惊叹人家那两个孩子能记住这么多故事的同时,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过得好一些,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着的整齐漂亮地衣服,不觉中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

这一日船队暂时停泊在芜湖,补充一些物资的同时也让杨大小姐到陆地上游玩一番,此次店霄珥没有跟随,是由一些护卫负责大小姐安全,还有杨管家陪同,想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店霄珥留在船上继续练习他那两个铜壶,由于是短嘴的,还无法做出一些华丽地动作,只是片面加强对壶中水的控制和手感,和以前差不多,无非是加入些花样。

和小狗子三个人一起站在甲板一个角落上,摆开姿势,边保持身体平衡性,边用他前些日子写的东西唠嗑。

正说到高兴处,那边喊声就已传来。

“小店子,小店子,快,过来帮忙。”

不用说也知道,能这么叫店霄珥的只有大小姐,让店霄珥觉得纳闷的是,早上才刚刚出去不长时间怎么就回来了呢?

跑过去一瞧,好么,大小姐身边多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鼻青脸肿,女的面容憔悴,旁边还有尽职地护卫跟无奈地杨管家。

店霄珥的出现,让大小姐开心起来,跑到跟前悄声说道:“小店子,看到没?他们两个是从池洲跑过来的,知道不?”

店霄珥同样压低声音“你这一说我就知道了,池洲跑来的,挺远。”

“知道为什么跑来么?这两个人呀,是青梅竹马,可当地有一个公子,他看上了……”

“大小姐,不用说了,我懂,可这种事多去了,管得过来么?”

店霄珥满脸无奈,自己事儿都弄不过来要跑成都去呢,还管人家?

见小店子对这事情好象是站在反对一面,杨大小姐急了,连忙说道:“那个男的家中世代打铁,听他自己说会一手好活呢,那女的也能干不少女红。”

“大小姐,你杨家不缺一个打铁的吧?能干女红的多去了,这边不比杭州,不是由拳镇…。”

店霄珥在一边耐心劝导,到不是他心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小店子~~”

大小姐生气了。

“留下,说什么都要留下。”

店霄珥妥协了。

说后面这句话时故意把声音弄大些,让别人听到,好知道他的立场,那一对儿苦命鸳鸯一听这话,脸上都露出了放松的神色,旁边那个杨管家则用埋怨的目光看向店霄珥,那意思好象是说,为什么他没能阻止这个事情,店霄珥回给他一个苦笑。

“小店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可,听他们说那个公子抓住他们好几次了,你看那男的被他们打的,这次又是被抓后,从芜湖县跑出来的,万一再被抓住怎么办?恩,他们说那公子好象有一条狗,可厉害啦,每次都是那狗找到的他们,有一次他们在池洲就是躲到人家船上,结果那公子强行到船上用狗把他们找出来了。”

杨大小姐不无担心地说道。

“对了,他们说那公子是池洲府知府的长子。”

大小姐又补充一句。

店霄珥认命般地点点头

“没问题,别人不是没有看到么?告诉手下口风严些,带他们休息去吧,告诉船上厨子,马上做饭,主菜红油鸡丝、麻婆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