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轻风白云不一时

第十章 轻风白云不一时

风依旧是缓缓地吹着,带起水上的潮气压下烈日那酷热,天上的云还是那样悠悠飘着,在阳光下显得自由自在,从船舱中断断续续传来了丝竹之声,想来应该是那林、柳二位小姐闲来无事所奏,和着那乐器声还有唱词。

“璧月挂银汉,冷浸一江秋。天公付我清赏,仙籍桂香浮…….摆脱利名休。”

店霄珥站在船帮这,静静地与那个杨金主对视。

“怎么办?你怎么不阻止一下大小姐呢?”

杨管家有些受不了店霄珥那淡淡地目光了,本着恶人先告状的想法,对店霄珥质问起来,可那眼神更多的是躲避。

“好一曲水调歌头,让人听了后可以对着清风明月,前人今事举杯而熏,寄情于别处,若没猜错的话,这曲当是那林小姐所唱,有这曲子,我都不想去成都了,杨管家,我没见过你那令堂和家祖,可我觉得无论他们谁遇到今天的事情,都不会说出你方才这句话。”

店霄珥没跟这个杨管家做任何解释,到是对那边唱的曲比较有兴趣,跟着哼了两句后,最后把杨管家那点心思直接说了出来。

“你…”

杨金主用手指着店霄珥说了一个你字后再也想不出什么词来摆脱这种尴尬,脸色瞬间变了又变。

店霄珥轻轻一笑,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去帮着把那两个人藏好了,这边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大小姐只想达到目的,谁担责任她不关心,对了,抽空你跟那林小姐说一声,词唱的不错,可惜我还年轻,而我们如归酒楼的店小二已经听惯了‘行路难’。”

———

杨金主垂着头一边往小姐那边走,安排藏人的事情,一边心中不断给那个店霄珥定位,以前总认为他是大小姐找来陪着玩的,一个孩子而已,今天却头一次从他身上体会到了压迫感,自己真的不应该说那句话,杨家从来都是讨厌这种窝里斗的,哎~!可这个小子真的比自己强?不知父亲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

店霄珥现在也不舒服,大小姐事先也不打个招呼,知府啊,那么大个官她也敢插手,算了,抱怨解决不了问题,赶紧想办法才是。

看了看手中还拎着的两个铜壶,店霄珥晃荡着奔船上的厨房走去,这边厨子已经按照吩咐开始做菜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大小姐想吃红油鸡丝和麻婆豆腐,也不想去关心,做好本职事情既可,炒辣椒,淋油,滚滚地浓烟夹杂着刺鼻的气味祢散开来。

看到这种情况,店霄珥比较满意,不知从哪找来条浸过水的手巾蒙住了口鼻,两个壶盖打开,抓起厨房这边的花椒粉、辣椒面一把又一把的往里装,觉得差不多了,这才盖严实,一溜烟跑出去,临走时还摸了块酱牛肉和一头蒜,塞到怀中。

马有成今天心情很好,那两个人又跑了,这是少爷吩咐的,不要看的太紧,等没了踪影后大家再出去抓,看着那对儿可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就觉得有趣,尤其是上次,两个人居然跑到了别人船上,躲到杂货仓中,认为安全了,殊不知少爷养的那条狗,直接过去就把人给叼了出来,当时那两个人又惊又恐的表情,真是太有意思了,恩,先跟少爷汇报去。

如果那两个被杨大小姐收容的男女看到这个人的话,一定能够马上认出来,这人正是那个抓了两人不少遍的知府大少爷身边的打手,那男子脸上的伤,有一多半都是拜他所赐。

这人手里拿着一条已经被钝器磨坏的绳子,一脸得意地进到一个宽大地院子当中,他家的大少爷就在此处落脚,到一栋屋子门前轻轻敲了两声后,恭敬地说道:“少爷,那个女的又被她那男的救跑了,用石头片磨断的绳子,您看是不是该出去抓了?”

等了好一会时间,房门才咯吱一声拉开,一个十六,七岁模样脸色苍白的少年出现在门口,一身乳白色丝制长衫松松垮垮地罩在他那瘦弱的躯干上,目光散而不聚,眼圈青而无神,唇红而无光,脚下虚而不稳。

一出门被外面阳光射到,恍惚间一手扶住门框,陷些没倒了,晃了下脑袋强打精神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跑了?好呀,就怕她放弃逃跑认命了,那样少爷我可就没玩的东西了,不急,这次等他们跑远些再去抓也不迟,这回打那小子时候轻些,别打出毛病不能来救人了,把那‘泥巴’叫来吧,没想到这小子一个孤儿还能养出条好狗。”

这少爷说着话又转身进去,同时里面传来了女子呻吟的娇笑声。

马有成点头答应道:“是,少爷,小的马上就去把泥巴带来,您稍等!”

说完了话又侧着耳朵听了几声那勾人的动静,压下心中的火气大步向别处走去。

等泥巴带着自己这条相依为命地狗跟着马有成过来时,那大少爷脸色明显又苍白了几分,旁边还站着个眉眼如春地柔弱、娇俏女子,流波的明眸来回闪动着,把集合到此处的这些家丁护院看得是气血上涌,一个个都尽量躲避着那目光,又不甘心一般偷眼观瞧。

“泥巴,头前带路。”

大少爷伸手往前一指,开口吩咐后,就搂着那女子一同钻到软轿之上,跟随人潮向外行去。

泥巴把那条绳子在自己面前这条狗鼻子下让它闻了后,就放开它在前面领路,而他的心里面却是矛盾的,既希望这小黑能再一次找到那两个人,又希望这条线索别再延续下去。

从小就是孤儿的他是因为小黑才能吃上饭,小黑那寻人的本事是独特地,这个马知府的大少爷马官烨也愿意养着自己和小黑。

可那两个人真是太可怜了,不停的被抓,又故意放他们逃跑,然后再抓,大少爷把这事情当成一个和乐,自己就是帮凶。

一行人嘻嘻哈哈跟着狗朝前而去,那马有成凑到轿子旁边献媚地说道:“大少爷,这方向是奔着码头的,看样子那两个人又跑到谁家船上了吧?只是不知这次又在哪个仓中找到,若是某个姑娘的闺房,少爷还可以歇息一下呢。”

他这话一说完,轿子中传来了那公子没有丝毫底气的笑声,和那女子诱人的喘息声。

二十来个人正走到离码头还有一里路时,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拎着两只水壶往地上洒水,好象是看到了他们,闪身到一边让出主路,正在这些人觉得他识趣的时候,却发现那狗停在那不住的晃着脑袋好象躲避什么一样。

事情有些不对,平时这条叫小黑的狗都是直接就能找到目标,这停了怎么算呢?埋地下了?

泥巴担心地跑上前来,摸着小黑的脑袋又把那绳子在它鼻子下让它闻,指了指前面后,小黑再次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了,看样子好象鼻子不舒服。

“怎么停了?”

轿帘掀开一角,马大少爷探出头问道。

马有成立即小跑来到近前恭敬答道:

“回大少爷,泥巴那条小黑好象找不到地方了?”

他说着话的时候皱个眉头看着小黑所停之处正是刚才那个人洒水的地方,见那个人拎着壶转身往回走,马上喊了一声:“那小子,站住。”

店霄珥这小子没站住,他正憋着笑往回走呢,连头都没回,他怕一回头笑出声来,有条能闻味的狗就厉害了不成?我让你闻?

“站住,围上去!”

哗啦,那帮人一下子就给店霄珥围了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看着店霄珥。

“说,你干什么的?拎壶洒什么水?”

马有成看着那地上快要干了的水迹,越琢磨越不对劲,平白无故地谁闲的跑这洒水?这小子有问题。

“啊,啊,啊~~啊!”

店霄珥睁着一双茫然地眼睛看着这些人,张个嘴啊啊直叫唤,还不时的用两个铜壶比画下。

“哑巴?你能听明白我说话不?”

马有成看这个小子那样子不死心的问道。

“啊,啊~”

回答他的依然是单调的声音。

正这时候,那叫小黑的狗‘汪汪’对着店霄珥叫上了,明显是一种敌意,店霄珥也装做害怕的样子往后躲。

结果谁也没想到,小黑就这么扑了上去,眼见那个拎着壶的小子吓得倒在地上,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等着看这小子能被咬成什么样,可谁知那小黑刚一接触上,就不知道为何又嗷嗷叫着跑出老远,不停的用爪子往脸上扒拉,看向这小子的目光中透着恐惧。

店霄珥把怀中的酱牛肉往里面塞了塞,另一只手使劲在裤子上蹭了蹭,把那一手大蒜汁擦干净了,这才怯怯地重新拎起壶,嘴中啊啊叫着,蹬蹬蹬跑了,速度那叫一个快呀。

这些人愣是没反应过来。

“少爷,现在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去,抓不到人就要你好看!”

轿子中传来阴狠地声音。

马有成咬咬牙,看着前面码头上那停泊的船,一挥手。

“走,跟我到船上问去,把小黑带上,见到什么好的自己想着拿,要是有姑娘,漂亮的留给少爷,其他的自己乐去吧,哈哈!”

大家也是明白指的是什么,兴奋中也跟着哈哈大笑。

可到了近前看清楚那是打着相同旗号一个船队停着的时候,这二十来人刚才那豪气一下子就小了很多。

看着那船上不少人在忙碌着。

马有成就觉得那带着潮气缓缓吹来的风粘得身上难受,烈日下天上悠悠地白云也恍得眼睛不舒服,不知从何处传来了‘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的唱曲,那清脆地声音却额外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