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章 原来此行不简单

第十一章 原来此行不简单

“怎么停了?不是说有船么,少爷我要进人家闺房看看,让小黑去。”

轿子的突然停下让里面跟着惯性运行的马官烨察觉出来,开口吩咐着。

马有成也想着象在池洲时那样,直接冲上船,把那船家使劲吓唬吓唬弄些孝敬,然后用狗叼出人来,炫耀一番。

可这是船队,就算真停在池洲,知府要亲自上去,那也需要找个理由。

他回头看了看身边这二十来个人,又与那船上人对比了一下,明显不一样么,这边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地模样,手中拿的是木头棒子,再看看人家船上,脸上跟本就没有表情,象木头桩子一样牢牢钉在那,手上握着的短刀反射地光都是朝着一个方向。

“说话呀,怎么不上去?”

轿帘子再次被掀开,马大少爷露个脸出来,看样子是不耐烦了。

马有成摆出一副不知是哭还是笑的面容,指着那些船“少爷,今天这事儿有些不好办啊,船队,人家能让咱上去么?”

说着话马有成心中也明白,今天这算栽了,那小黑现在还哭呢,一个狗都能让人家给弄哭,那说明什么?早算计好了吧,对,没错,那刚才倒水的哑巴现在不是好好站在那了么?旁边还有几个姑娘。

他们站的这个地方离那船也就二十来丈远,清清楚楚能看到双方的样子。

管家已经把人藏起来了,毕竟是属于主动惹事的一方,不能让人抓住把柄,杨大小姐站在甲板上,看看自己身边这些人,再看看那二十来个地痞。

“不过如此么,早知道这样本小姐我就直接杀到他们住的地方,林姐姐、柳姐姐你们说是不?”

杨大小姐觉得自己有些仁慈了,有些懦弱了,压根就不应该跑回来。

那柳碧旋隔着面纱轻轻说道:“杨妹妹觉得如何那就如何,这知府的公子也确实不象话了,哎!做女子的命苦啊!”

那个林小姐则是把目光看向店霄珥悠悠地说道:“表妹若是觉得行,那就试试吧,反正你有一个小店子帮着你撑着,估计天塌下来都砸不到你。”

店霄珥一听吓坏了,一个是身份不名的小姐,不怕,一个是家中好象也有官府的表姐,还有自己船坞,也不怕,大小姐迷迷糊糊若真是把人家给怎么地了,那成都不用去了,早知道这两位都是煽风的主,当初说什么也要拦着些啊。

“大小姐,别急,等咱赚多些钱的,拿钱砸死他们,毕竟咱们还要路过人家的地方呢,把事情交给我,我来给你弄,成不?大小姐!甭跟他们一般见识,您精贵着呢。”

看着大小姐那兴奋地眼神,店霄珥就怕她带着人冲下去,把那个知府公子给咔嚓了。

“恩,对,小店子说的对,我不和他们一般见识,你看他们那穷酸样,连匹马都没有,坐轿子。”

〈笮〗阋怖渚擦瞬簧伲肫鹄醋约赫獗呷耸嵌啵杉易宥际蔷讨耍诤贾菽潜哂们坛隼吹穆罚蛐砣思抑⒅薜幕鼓芨雒孀樱劣谡獗撸坎槐黄鄹壕秃昧耍ィ〉让髂曛奘允币欢ㄈ眯〉曜尤タ几龉γ贝蠊伲此垢移鄹鹤约骸?

那边知府公子已经两腿打颤地从轿子上‘飘’了下来,眯眯着眼睛往船上看,当扫到三个女孩子时,那目光登时变得不一样了,伸手捅了捅马有成说道:

“去,上船把人抓下来,还有那三个姑娘一并拿下,就说她们私藏囚犯,回头我让我爹给那小子随便定个罪名便可。”

马有成压下给自己这个大少爷一巴掌的想法,硬个头皮,一步一步挪到近前,使劲挤出来一个笑脸。

“我们是池洲府知府直属衙役,来芜湖这抓捕在逃罪犯,刚才见他们好象往这个方向过来,怕他们躲藏起来,伤了诸位,所以我们想帮着你们好好查找一下,如何?”

对着那三个姑娘大概方向,他委婉地把要搜查的意思说了出来,至于直接抓人?池洲府所有衙役都过来,或许可以试一下。

船上人的目光都看向店霄珥,刚才他说归他管来着,那就他出头,杨金主还故意后撤了半步,紧怕把他给带上,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事情,经验还是少啊。

店霄珥拎着两个茶壶,嘡嘡嘡,迈着大步就沿着跳板走了下去,把那个马有成吓的连着后退了一丈远,店霄珥把两只铜壶往中间一合做抱拳状,噹~一声传出后说道:

“原来是池洲府官差办事,我们这一界小民应当配合,只不知这为差爷要如何帮我们搜查啊?”

这不是刚才那哑巴么?怎么会说话了呢?

“你会说话?”

“回差爷,会的。”

哦,原来会,这就好办了,可以交流,马有成如是想到。

“你不是哑巴?”

“回差爷,不是。”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话。”

“回差爷,吓的。”

原来如此,这小子胆儿不大,吓都能给吓那样,好好吓一次或许能得点孝敬。

“那你知道你刚才得罪谁了么?”

“回差爷,不知。”

“那我告诉你,刚才你让我家少爷不满意了,懂没?”

“回差爷,懂了。”

“你就会用两个字崩啊?告诉你,你这罪可大了,用不用我帮你说两句好话啊?”

马有成问着的同时伸出手来往回勾勾,那意思不言而喻。

“回差爷,不用。”

店霄珥答着的时候把壶里面刚灌的开水就往那伸出来的手上倒。

躲的稍微慢了些,两个长的手指头被淋上了,马有成叫唤一声后,使劲吹着,嘴中喝问:“你干什么?”

“回差爷,倒水。”

马有成这时心里也明白自己被耍了,这小子给人感觉傻傻地,其实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那狗就是被他给弄哭的。

“林姐姐,你看我家小店子多厉害,那个人真傻。”

杨大小姐拉着她这个表姐一脸开心地模样夸着店霄珥。

她这个林姐姐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心中却想着‘你的小店子可不厉害么,谁想要从你这占点便宜,他马上就能帮你加倍讨回来,唉~从小就总吃亏的丫头,怎么就找了个如此精明神秘地跟班呢?爷爷居然都查不出来他的身份,或许柳家能知道点什么吧?’

想到这她不经意地看了柳碧旋这边一眼,好象有所感应一般,柳碧旋微微转了一下头,不知面纱之下是什么表情。

船下,店霄珥拎着壶傻傻地站在原地,那个马有成已经跑回队伍当中。

“少爷,咱回吧,等他们到池洲时再想办法对付他们,那两个人一定是在他们船中,可我们上不去。”

马官烨看着这个手下怕成这样,无奈地摇了摇头。

“回?我们是官,他们是商,泥巴呢,去,带着小黑把人给我揪出来,本少爷到要看看他们如何解释?”

泥巴听到吩咐,带着还在不停打喷嚏的小黑往前凑了凑,可空气中祢散的辣椒味道,让小黑说什么都不肯动弹,眼泪汪汪看着自己的主人。

那马官烨一看连狗都不行了,一咬牙,自己朝着船这边走来,到是有几分胆量。

店霄珥猜测这个公子是自尊心作祟,考虑了下,也一咬牙,迎了上去。

“不知这位公子要去往何处啊?”

“上船,找人。”

从没吃过这么大亏的马官烨红着眼睛瞪向这个碍事的小子。

“可我家船上没有你要的人,并且还有女眷,不方便啊!”

“那我也要上。”

“哦!”

店霄珥不再多说话往旁边让了一步,同时一挥手,船上的悬梯和跳板都收了上去。

“你?我,这?”

马官烨和后面怕他有危险跟上来的人不知道怎么办了,没带工具上不去,想要离开又放不下面子,一双双眼睛愤恨地看着店霄珥,店霄珥则自己玩着茶壶。

正在这双方僵持的时候,水面上传来整齐地拍浆声,远远看到另一个由十来只船组成的队伍从上游向这边靠拢,做出停泊的样子。

店霄珥看到这突然出现的船当先不安起来,再顾不得这个大少爷径直跑到船下把上面扔过来的绳索套在身上让人拉起来。

“杨管家,知道来的是谁么?”

刚一踩到甲板上,店霄珥就先找到了杨金主,看着那些船问道。

杨管家盯着那边船上的旗帜仔细看了下担忧地说道:“是江洲府的官船,不知道为何而来,他们已经越界了。”

“不用担心,最近从芜湖到江洲水路有些不太平而已。”

清脆地声音从柳碧旋那面纱下传出,那灵儿也进入到丫鬟角色镇定地站在小姐身边,看样子这船队和她们有关。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是来抓那两个人的呢?不知道他们吃不吃红油鸡丝和麻婆豆腐?我们做多了。”

杨大小姐好象从来就没在乎过这个柳姐姐到底什么身份,只要能作朋友,一起玩就行,操心的事有小店子呢。

而那边一直较劲的马少爷不知为何看到这个船队以后愤恨地盯着店霄珥一眼,带着人快速离开,连抱着小黑跑到水边洗鼻子的泥巴都给忘了。

泥巴直到小黑不再淌眼泪后,才发现少爷走了,正要前去追赶,就听到身后有人说道:“别回去了,跟着我们吧,你可以多养几条狗,由我们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