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操心劳累与谁知

第十二章 操心劳累与谁知

池洲众人撤去,江洲官船越界而来。

杨金主作为杨家此次随行管家,没想到刚离开杭州不长时间就遇到如此阵仗,知道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硬个头皮顶了上去,不管人家是来找谁的,只要还是杨家船上,就应由杨家说话。

本应起领头作用的大小姐根本就不关心如何应对,向四周看了一圈发现小店子不见了后,领着自己那个爹爹塞过来的丫鬟看藏起来的两个人去了。

船下,店霄珥这边蹲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跟抱着小黑的泥巴吹牛。

“真有这样的狗么?我家小黑看来是不行了,让他寻个人还觉得不错呢,现在听你一说才知道,这点本事真不算什么。”

泥巴从来没听过还有能送信的狗,这是听店霄珥说出来的,又不得不信,毕竟小黑已经在这个人手底下吃了不少亏,一直好用的鼻子现在还打喷嚏呢。

为了能把他唬住,店霄珥开动脑筋从各个方面让他信服。

“真的,你看我象骗你的人么?跟你说,用狗送个信在我们那不算什么,大虫知道不?三条这么大的狗,撵得它满山跑。”

店霄珥用手比画出一抱的距离,盯着泥巴继续灌输狗的厉害。

泥巴看到他比画那个大小皱着眉头眼中充满了疑惑,不确定地问道:“你比画那狗还没我家小黑大呢,三十条也打不过一条大虫啊,不会是你看错了,被撵的是一条猫吧?那玩意天生就怕狗。”

看着自己比画的大小,再一想老虎的样子,店霄珥也觉得吹顺嘴了。

“没见识吧?看清楚了,我说的是那狗这么大~个脑袋,哎!对,就是脑袋这么大,这回能打过大虫了不?那大虫也是没长大的,信了吧?这也不算啥!见过会飞的狗么没?没吧?来,随我上船我细细地跟你唠叨,这事他要从明月当空叫,黄犬卧花心说起……。”

———

两个船队缓缓贴近,各放出一条小舟下来。

杨管家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站在船头随着摇浆上下起伏,心中比较紧张,那对方过来的船到是显得很随意,船头站着两人,看装扮好象一文一武。

“我等乃是江洲地方官军,你这可是杭州杨家轩德楼船队?”

那身着轻甲,腰挂配刀的武人模样汉子,当先对杨金主这边报出了身份。

“是,是,我们是杭州杨家的,不知军爷您这是?”

杨管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听人家一问,赶紧答对,好在杨家在杭州还有些名望,轩德楼更是数一数二地招牌。

“这位是陈军陈大人,任云骑尉、翊麾校尉、知江洲厢兵团练副使,此次前来是为了一路护送贵船队平安过江洲的。”

在那个武人又要开口之前,旁边这个书生摸样的人当先介绍上了,同时也打断了那陈军要说的话。

杨金主看出来这两个人应该是这个书生身份高一些,连忙拱手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久仰、久仰,原来是陈团练使,可我们杨家好象没有接到这个,这个官兵,这个……”

他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了,很明显自己家的船队还没有这个能耐让一个地方官府越界派出人来护送,可人家却说是来护送你的,这理由有点…?

“敢问柳家小姐可是在你这船上?若是的话就对了,不用这个那个的。”

还是人家武人痛快,见两个人来回试探打哑谜有些等不急了,直爽地问了出来。

‘这就对了,刚才那柳家小姐不是已经表明来找她的么?自己一害怕把这事儿给忘了,遇事还是不够老练啊,不知道换成那个大小姐身边的店小二,他能如何应对?’

杨金主一边暗自责备一边还有闲心想着那个店小二。

话说开了那就好办了,杨管家直接领着两个人回到自己船上,把一些琐事安排给二管事儿的,他自己则跟在一边,若柳小姐有事情还需要经过他这个杨管家才行,不然可就真的喧宾夺主了,除非柳小姐上到官船上去。

至于应该主事的杨大小姐,此刻正拿着店霄珥给她做的小镜片简易竹筒伸缩单目‘看很远’,偷偷往这边船上看呢,身旁除了刚把泥巴骗上的店霄珥,其他人都撵到远处。

“小店子,你说我们都躲到这边来,杨管家他一个人能成么?爹也是的,派这么个人来还要给他机会锻炼,让你尽量别管事儿,你说我爹怎么就知道你比他厉害呢?恩,这东西不错,小店子,你想想办法把这个‘看很远’弄成‘看最远’行么?还是有点模糊。”

听大小姐提到她那个爹,店霄珥就一阵不舒服,总觉得这一阵子好象被谁算计了一样,有些吃亏,具体还说不上来什么地方不对,凭直觉应该和她爹有关。

“能,等咱多赚些钱买大块水晶,我给你做个‘看更远’,那边事就交给管家吧,有柳小姐在,不能出什么岔子,大小姐你抽空问问你表姐和柳姐姐,对河豚粉调料什么看法,若是为这个跟着咱们的话,就答应低价卖给她们一些成品吧,赶紧给她们送走。“

店霄珥觉得到成都以后,一定会有不少事情,其中包括风险和机遇,总有两个外人跟在身边太难受了。

“好的,我晚上就去问,小店子,你那个配方在我家杭州酒楼已经使用了,可我爹还没说给你多少分成呢,你不会怪我吧?”

一说起那河豚粉,大小姐就想起来自己家别的店也在用,当初如归菜肴可是和小店子说好的给两成纯利,这别的酒楼还没说呢,就用上了。

“用吧,用吧,能赚钱的事物多了,不差这一个,换成谁都会用的,走,去看看救下来那两个人,连池洲知府公子都得罪了,总不能白救吧?”

店霄珥对这事没有办法,只希望用了以后杨父记得欠他一份人情。

———

‘吱嘎吱嘎’地锯木头声音由一间船舱中传出,里面那不算宽敞的地方有八个人聚在一堆。

杨紫煜、杨汶宇、黄大江和他那两个儿女,加上被杨大小姐救回来的那对苦命鸳鸯,还有被他们两个瞪着的泥巴。

几个人中间一个桌子上摆放着不少木头块和工具,黄大江挽个袖子一手持锯,一手扶着一块菱形木块继续加工着,神态轻松,动作自然,那让别人一看就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地方,在他手上象玩一样。

现在他正在给杨紫煜、杨汶宇这两个少爷做小船,他那婆娘则去帮着船上干些杂活,虽然店霄珥在看到他那个双儿女胸前挂着一个,由檀香木做成的小木梳时,已经替大小姐承诺每月工钱五十两银子了,可那个女子还是勤劳的帮着忙着忙那。

因为这事儿杨管家还找大小姐告过状,大小姐一脸迷糊地说要找柳姐姐和林姐姐玩,结果跑了,不死心的杨管家再次找到店霄珥质问,店霄珥带他来到那两个孩子不远处指着那木梳说了个榫字后,径直离去。

杨管家瞪着眼睛咽了口唾沫后,也庆幸地离去,再不提钱的事情。

而这几天月工钱五十两的黄大江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给两个少爷做东西玩。

“黄叔叔,你会做能在天上划的船么?小店子哥哥说船可以在天上划的。”

杨紫煜看着一个个不同形状的木头一脸向往地问着这个会做不少好玩东西的大叔。

“应该能吧?狗都可以在天上飞呢。”

出人意料下,那个泥巴到是先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刚才他已经被店霄珥的各种狗给弄迷糊了,在他心中这个给他介绍狗的店霄珥是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他说有船能在天上划,那就一定有。

那对男女一听他说话马上就反驳上了。

“你一个跟在祸害旁边的东西说的话还能信?你怎么不随你那个少爷回去呢?你那狗怎么不灵了?”

因为被这条狗找到不少次,遭的那些罪让两个人把这个泥巴跟那条狗都恨到骨头里了,若不是知道他也是那个救他们回来的大小姐需要的人,那个男的都能过来撕了他。

泥巴被二人一说,眼圈都红了,理亏而又委屈的尽量往墙角缩了缩,不再出声,小黑许是理解他的心情,或是被船上还没有完全散去的辣椒味熏的难受,同样呜呜躲在那里。

“王小石,赵玉花原来你两个跑到黄大叔这了?害得我好找,我家小店子有些事情要和你两个商量。”

大小姐把门拉开个缝,探脑袋进来看了一眼后对那两个人说道。

“大小姐好!”

除了原来那两个弟弟以外,其他人都是连忙问好,他们心中都清楚,别看这个岁数也不大的女孩整天不管事儿,可却是这船队的主人。

那两个人听了这话,都觉得有些害怕,早上上船的时候他们就发现,若是那个叫小店子的人真的坚持不让自己上来,那自己一定上不来,还得被抓回去。

好象知道两个人的想法一样,大小姐对他们安慰着:“其实没什么,小店子说了,做不出在天上划的木船,可以试试在水上漂的铁船,王小石不是打铁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