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3章 平安无事到此程

第十三章 平安无事到此程

经过一日休整,翌日,水上雾气散去,加入官船的船队再次浩荡着逆流而上,扬起的帆撑起一个个弧形在桅杆上较着劲,放松过后的船工同样跑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加速或是转向的命令。

“造船说难也难,说简单就象喝水吃饭一般,看我给你说,这船啊,无非就是浮在水面上,不说什么形状好看,就是一块够大的木头,扔到水里,人站上去他也沉不了。”

黄大江坐在桌子旁边,边吃着早饭,边对过来讨教做船方法的王小石从头开讲,这手艺上的事情,一般人都不会轻易说与外人听的,可那每月五十两银子的工钱,加上两个孩子跟着人家少爷一起识文断字,让黄大江觉得自己哪怕藏一点私,都是畜生不如。

王小石端个碗,里面装着稀粥,轻轻用嘴吹着,心里面仔细琢磨这位据说是最了不起的木工兼船坞师傅的话,听到说那一块木头扔水中时,终于忍不住问道:“黄师傅,那一块铁扔水里还能浮上来么?大小姐身边那个人是想让我做铁船啊!”

“小伙子莫急,我这话还没说完呢,要真就只有这两下子,人家能每月给出五十两银子,用薄铁打制的碗你总知道吧?你想想……。”

正象是一个木匠和一个铁匠讨论做船的问题一样,其他人也都在忙着打理自己的事情。

柳碧旋一早起来在灵儿的服侍下穿戴梳洗完毕,稳稳当当地准备去和另两个人一同用餐,不想,刚一出门就见两个护卫模样的人恭敬地站在那里,一身华丽地衣服,笔直地身体,炯炯有神地眼睛,俊朗地相貌。

“做什么的?”

柳碧旋轻启朱唇问道。

“柳小姐,我们是奉命前来保护您安全的,以免遭受危险。”

两个人其中一个上前一步恭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柳碧旋看着这两个人的样子就觉得不舒服,却说不出具体原因,不耐烦的挥了下手,当先往杨大小姐准备出来的饭仓走去。

灵儿心领神会地说道:“我家小姐在这艘船上不需要别人来保护,你们做自己的事情去吧。”

说着话,灵儿也踩着漂亮的步伐晃了几下跟小姐走了,平时那种随意一点都看不到。

一个单独用来做吃饭地方的船舱,除了正门这个方向是窗户外,其他三面墙上都挂满了画着各种食物的彩图,有红红地沾着雨露的苹果,有冒着热气烤得通红地烧鸡,有水晶杯中晶莹的葡萄酒,这些东西多是店霄珥画的,用碳笔打下稿子,然后用各种颜色往上涂,画法和水墨及工笔截然不同。

大小姐面带着微笑,美美地等在那,坐的位置正好对着那个烧鸡,看着就有食欲,这可不是瞎画的,是有原型的,那鸡都是大小姐亲自选来的。

“林姐姐,今天这些东西怎么样?以后我让小店子多画些,经常换一下,可惜他这两天忙,没空给我画粥,上次熬的八宝粥都吃没了,哎呀!才想起来,还有东西忘了呢,林姐姐你先慢点吃,我去拿去,不急,还有柳姐姐没来呢。”

说着话,大小姐风风火火跑出去了,留下桌子上冒着热气的包子、粥、还有各种小菜和点心,静静等待着。

林小姐看到这个表妹跑出去后,仔细地挨个图画都好好瞧了一番,不无嫉妒地呢喃着:“小店子,小店子,该死的小店子,这么个人居然陪着这傻丫头疯,气死我了,几张画有什么了不起的,赶明儿我把真东西弄屋子里面,哼!”

谁知她这最后哼完了鼓着嘴的样子,正好被刚进来的柳碧旋看见,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戳了戳。

“林妹妹这是准备把一嘴的气咽肚子当饭吃不成?咱们那个杨妹妹哪去了?”

“她一天就想着那个小店子了,哪还顾得上吃饭?不知道犯什么病,呆着好好的,非说还有什么东西没拿来,柳姐姐咱们先吃吧,不管她。”

林小姐说着把旁边两份东西推到了柳碧旋和灵儿这边,灵儿则先帮着自家小姐摆好,这才高兴的把属于自己这份东西拿过来,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可以跟小姐一起吃,最主要的是这早饭是那个小店子特意做的。

‘嘭、嘭’屋子里突然多出两个人,一人拿一只银制的探针同时插到柳碧旋面前的食物当中。

“干什么?”

两人的动作把三位女士同时吓了一跳,柳碧旋定睛一看,正是刚才门口遇到的那两个。

刷,两个人同时又把那银针取了出来,看了眼说道:“没毒。”

———

“我受不了了,小店子,想想办法,这些人总跟着柳姐姐,连吃个饭都要验毒,拿个破银针来回比画,还象模象样说没毒,有毒他也验不出来啊,我真想用加量的河豚粉毒死他们,还有那个无赖,总是跟在我们后面象尾巴一样。”

杨大小姐和后来这些人经过一天磨合,最后以要毒死人家的心态收尾。

店霄珥也正在苦恼当中,心中盘算着到江洲的日子。

“小二哥,那个宋公子没完了,非让我陪着他吟诗,可我学那点还都是你教的,怎么办啊?”

小狗子不知从哪个角落蹿了出来,一手拎着一个冒着热气的铜壶,跑到店霄珥面前喘着粗气在那抱怨,然后才发现杨紫萱也气鼓鼓站在旁边,连忙问候道:“大小姐好,小的刚才没看到您,您别生小的气。”

别看这杨大小姐和他们几个店小二卖了不少次东西,可他们依然害怕大小姐。

这宋公子正是昨天一起跟着那个陈军陈团练副使来到这边的那个文人,没有任何官职,是江洲刺史、游击将军、上骑都尉高云智的亲外甥。

本是要在江洲这地方考洲试,冀望有熟人能说上话,没想到今年的洲试被取消了,他便留在当地静等明年,正巧遇到保护柳小姐这个事情,随着人家就过来了,因其舅舅的身份,大家也不好说什么。

来到这船上后,他就发现那个林小姐长的不错,这个要保护的柳小姐虽说蒙个面纱,可看起来也挺好,只有那一天咋呼来咋呼去的杨大小姐还是个丫头,于是这今天早上开始,他便跟着人家三个姑娘到处转悠,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发表一番见解,直到把大小姐气到店霄珥这。

“小狗子你练你的壶,大小姐你先陪煜儿他们玩去,让那个王小石或是黄大江谁做几个九玉连环给孩子玩,对他们有好处,我去会会那个宋公子,想办法拖住他。”

店霄珥见这个宋公子已经影响到周边人的身心健康了,不得不出去骗一骗他,安慰了大小姐和小狗子后,向两个小姐那边寻去。

“林姑娘,柳姑娘,小生看到这滚滚而来的江水不由想起了一首好词,不知二位能猜出是哪首否?”

这宋公子把杨大小姐气走后,可算是逮到机会了,刚才为了在两个小姐面前显示才华,拉着路过灌开水的小狗子非要人家陪他吟诗,他都打听好了,拿两个壶的都是店小二。

林、柳两个小姐加上灵儿这个丫头对这个宋公子那点学问真不敢恭维,可能是遇到这样的情况多了,到也不在乎,让他一个人说吧,故此都没接他的话。

宋公子见无人接茬有些下不来台,刚要自圆其说时,突然看到一个人手里拎着两个茶壶路过,赶紧往旁让了一步堵住这个人的去路问道:“嘿嘿!店小二?”

“是!我是店小二,可你嘿嘿什么啊?”

店霄珥承认的说道。

这话一点面子都没给,宋公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那边林、柳两个小姐跟灵儿却噗嗤轻笑出声,心想,这宋公子算完了,刚才你把人家杨大小姐挤兑跑了,还敢当没事儿人似的在这絮叨?

宋公子想了下,掏出一锭五两上下的银子,递给店霄珥说道:“在这遇到店小二我是高兴,听闻杨家的店小二都是能文善武的,你若是有空闲,与公子我谈谈诗词如何?”

当着人家小姐面宋公子只能如此来找一个人衬托自己。

店霄珥把两个壶放下,搓着手不好意思接过银子,嘿嘿傻笑着。

“公子您说谈什么,小的就陪你谈,嘿嘿!”

“恩,刚才本公子看着长江水,心有所感,想起了一首词,你猜猜是哪首啊?”

宋公子说这话的时候,那目光不经意间往人家三个姑娘那瞟了一下。

“您说的不会是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吧?”

“当然不是,本公子想的是大江东去,浪涛尽,千古…”

“等等,这位公子,小的有些不懂,那个大江为啥要东去呢?”

店霄珥满脸疑惑,迷茫地看着这宋公子。

“啊?”宋公子一愣,心想我哪知道它为什么东去啊,可不说人家姑娘看着呢,于是眼珠一转,机智地说道:“因为它是从西边来的。”

“哦!小的知道了,您继续。”

“恩,大江东去浪涛尽,千古风liu人物,故垒…”

“等等,小的有些不懂,那个为啥是千古风liu呢?再远一点的不行么?”

“啊?这个千古风liu他顺口,故此大家都是这么念的。”

“哦~小的知道了,您继续。”

“恩,千古风liu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

“等等,小的想问一下,谁道是啊?那人和周郎什么关系?”

宋公子这时已经后悔找这个么傻玩意留这了,什么都问啊?正不知如何是好,掂对着如何答复,突然抬眼看到岸边停留着几只彩船,计上心来,对着这个店小二说道:“你真想知道?不若咱们邀请几位小姐前去那岸边的船上问问可好?”

店霄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突然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