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江水悠悠话旧时

第十四章 江水悠悠话旧时

波涛滚滚而过,江水逐流,小一些的船只都是贴着岸边来往穿梭,此处乃是一个开阔之地,逆流向上左面笔直峭立,右岸曲水徘徊,愣是被滔滔激水给冲出一大块弧形的缓冲浅滩。

此刻正有几只相携而来的彩船停泊离岸不远处水面之上,丝带飘飘,笙竺隐隐,把个包含着凶猛与平静地江面烘托出欢闹喜庆的样子。

店霄珥知道杭州西湖上有花船,听说同样是打扮的比人都漂亮,可惜,大小姐没给时间去逛,到长江之前,唯一熟悉的水就是由拳山山沟中那练习游泳的水洼子,及由拳镇受灾时让人忧愁的大水。

“快,去把你们那个杨管家叫来,就说少爷我要带着诸位小姐到那边船上感受文风墨香。”

宋公子这个时候非常想离开这船,从刚才那个杨家大小姐气鼓鼓走了,这三位一起的姑娘反常的没有出声劝阻时,自己就有些心悸,等另一个店小二被自己羞辱走后露出那嘲笑的脸孔,心悸感又强烈不少,而面前这个傻了吧唧什么都问,什么都不明白的小子来到这刻,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快让人忍受不住了,总觉得这艘船都透着股邪乎气儿。

“你听到我说话没?去,把管家找来,放船,我们过去。”

看着提着壶的傻小二还在那发呆后,宋公子又掏出来五两银子,嘴中催促起来。

店霄珥裂着嘴嘿嘿笑着收好银子,一脸茫然问道:“公子,您要是想闻带着香气的墨,往普通墨里面加些香料既成,还便宜,我们杨家那货船上就有,您在给我二两银子,小的去给您弄,要多香有多香。”

“咯咯咯咯!”

那边三个姑娘已经忍不住了,灵儿躲到小姐身后,蹲地上直喊肚子疼。

“看你这傻玩意,把人家二位小姐给乐的?”宋公子觉得这个傻小二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两个小姐开心,又对着林、柳二人说道:“这小子就这么傻,让小姐见笑了,呵呵!”

他这一说话,人家笑得更厉害了,给宋公子的感觉她们好象在笑自己,这船真不对劲啊!

许是这边笑声大了,也可能他喊那两嗓子起了作用,杨金主杨管家从左侧一个船舱中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护卫,往这边看了一眼后见店霄珥拎着两个茶壶陪着,放下心来要去别处转悠。

这下宋公子急了,使劲招呼着。

“杨管家,杨管家,快过来,有重要事情,快,快呀!”

紧怕人家听不到,他一边喊还一边跳着招手,连身上掉下来的一小块碎银子都没发现,滚到一边被店霄珥上前一步踩在脚下面,接着就听到那边扑通一声,灵儿趴在那用手使劲地锤船板。

杨金主小心的往这边走,眼睛却看着店霄珥,到近前时才对着宋公子一笑,问店霄珥道:“小店子,你跑这做什么来了?大小姐呢?”

有外人在,店霄珥本分的放下壶,对杨管家施礼答复:“杨管家好,回您话,大小姐刚才和这位宋公子有些误会,怕影响林小姐和柳小姐兴致,已经回仓了,小的这是来给打个下手,添茶倒水。”

说着话,把两个壶重新拎起来比画比画。

杨管家一听这话,明白了,怪不得这个宋公子如此着急,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吃亏了,该!大小姐那么开朗个丫头若不是给气急了能派店霄珥出来?

心中有了计较后依旧是那副笑脸对宋公子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吩咐?”

“公子我是看到那边有彩船停驻,想与几位小姐前去观赏一番,需要管家应允并抽出船来摆渡。”

宋公子又恢复到翩翩美少年模样,不温不火指着那几条越来越近的船说道。

可就在这时候大家却突然发现那几条船往开始移动了,从方向判断正好是斜着碰到这边船队。

“杨管家速去告知陈大人,让他使官船拦上去,无论什么理由都不准靠近,咱们这边船工各就各位,护卫准备远程武器,减速,躲到货船中间去,找人看住这个宋公子,我先去寻大小姐了,其他事情你问那个陈大人吧,我不懂。”

店霄珥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宋公子一眼后随口说出一连串命令,握着水壶,噔噔噔!跑了!

———

一时之间船与船相互号令不断,比起店霄珥不专业的指挥来,陈大人到是显得游刃有余,看着那几只靠过来的彩船应对自如,这彩船一共有六艘,一艘略微大些,其他五艘都是中型船只,浩荡着挡在了江水中间,被江洲官船围上后,就那么静静地泊着,看样子是等待这边人过去。

“小店子,没有事情了,他们不是来打劫的,爹跟我说过这家,他们拦的就是我们这边的两艘客船,一会儿我们赔些银子过去就行,把鞭子收起来,别一副拼命的样子。”

杨大小姐站在一个有遮挡的地方,用手中的‘看很远’向那边停着的船队看了眼后,回头安慰着已经把九截鞭抽出来的店霄珥。

水上的风轻拂过来,带动起大小姐两鬓的青丝,店霄珥发现,这个小姑娘又恢复到了那时教训二掌柜的模样,声音坚定沉稳,透明清澈地眼睛中有一丝淡然。

店霄珥不由松了口气,把那九截鞭重新慢慢围上,同时嘴角带起欣慰的笑容,这才是当初遇到自己的那个大小姐,那个可以随便决定如归事情的大小姐。

“大小姐,对方确认已经是苏家,我们是赔下一万两银子走,还是,还是和他们比一场?”

杨金主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恭敬的对大小姐说着情况,脸上并没有任何波动,好象同样熟知此事一般。

“多少钱?一万两?一万个铜钱还差不多。”

店霄珥听着那张口一万两的坦然,自己有些难以接受,以前每天三十个铜钱的待遇都能让一等店小二嫉妒、陷害呢,小狗子他爹就因不到一两银子的药钱,愣是拖了几个月,好在由拳镇水灾时经手过银子,稍微有些免疫力。

“杨管家为什么?这苏家是干什么的?凭什么给银子?”

店霄珥手攥成了拳头,看着杨管家等他给一个答复。

“哦,你问苏家啊,听我爷爷说,太爷爷象我这么大的时候,就跟着大小姐的太爷爷出来闯荡,是京中没落的家族,那时苏家盘踞在杭州,没有人可以撼动他们的地位,我太爷爷跟着大小姐太爷爷在由拳镇遇到了另外两伙人,都是京中没落家族的一员,于是呼有着相同志气的人聚到了一起,有了由拳镇几间茅屋的三个小店,一个叫迎鸿,一个叫泰来,还有一个叫如归。

后来三个小店因为互相攀比着做买卖,慢慢发展变大了,一些其他地方的人也都过来吃饭,再后来苏家因为独霸杭州惯了,已经忘了如何好好经营,被渐渐壮大了的三家店在杭州挤了进去,多少年下来,苏家被挤退到长江这边,好在还有些底子,从新又站稳了脚跟。

新皇登基时,当时那三家在杭州已经快要没有对手了,为了不再出现苏家的情况,大着胆子邀请进来不少小的势力和家族一同在杭州竞争,同时由拳镇开始了每年一次的酒楼博艺会,只要不出人命,可以使用任何手段来打压别家的博艺会。”

缓缓的语气中,一段陈年往事被杨金主轻轻道来。

“那现在这是怎么个情况,他苏家还收买路钱不成?”

听到这段真实的故事,店霄珥突然觉得生命中某些东西被触动了,不再想那一万两银子,而是想知道一个真相。

“小店子,这个我告诉你,我爹在我出来时候跟我说的,苏家呀,他们笨笨的被赶出了杭州后,在长江站住了脚就还想着回来,可那是不行地,怎么办呢?我们杨家和另两家商量好了,如果苏家能够在每年一次的西湖歌妓比试中争得头牌,那么就给他们腾出一个地方,可这些年他们一次都没赢过,嘻嘻!

哦!听说今年他们找到一个好的姑娘,有希望赢呢,我爹也有些担心,不过,你那首彩云追月一出来,我们就不怕了,还有,还有你给宋雨萌那首梁祝,她可是一直在努力偷偷练着呢,你明白没?”

杨大小姐拦住了还要说话的管家,抢先跟店霄珥把她知道的说出来。

店霄珥点点头“我明白了,你们其实一直都明白,就我一个人不明白,我不干了。”

说着话他装做要走。

大小姐以为店霄珥真生气了,连忙拉住他“小店子,你别走,不是不让你明白,其实我也不明白,要不这样,以后我明白什么了就也让你同样明白,不会在有不明白的人了,这么说你明白不?”

———

“比试和不比试有什么不同?”

店霄珥陪着大小姐胡闹了一阵后心情好了不少,郑重地问道。

“从十五年前开始,我们杭州三家在长江上只能跑货船,若有客船那就必须要给苏家一万两银子,一次一给,不想给钱就要在比试中赢他们,可以免费过去,输了就要给三万两银子,以前比过几次,都输掉了,陪了不少钱,这两年就都没有客船了,至于今年,我是杨家大小姐,是不可以坐货船过的。”

大小姐又解释了一下。

“硬过呢?”

“硬过他们就到处宣扬,别人就都知道我们怕他苏家,没有愿意人选懦弱的酒楼吃饭吧?”

“他们具体比什么?”

“八方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