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5章 男儿当笑万重浪

第十五章 男儿当笑万重浪

“我来,八方接应我熟,赢了那一万两银子分我一半就成。”

店霄珥勇敢地站出来表态,他舍不得那钱啊,由拳镇都赢过呢,这次也照着上回来。

杨大小姐与杨管家两个人却都没有任何高兴的表情,杨管家是两眼看着天上来回飘动的云发呆,大小姐则用脚蹭着甲板上的漆色撅个嘴难过的样子。

江水啪啪拍在船帮上,被官船围住的那六艘船上终于摇出来一叶小舟,随着波浪起伏而忽高忽低隐没着,船上只有一人,双手握浆,神态自然,看上去好象长在船上一样,水上功夫可见一般。

“前方可是杭州杨家客船?长江苏家月梦阁船队有礼了,还望主事之人出来答话。”

那摇船过来之人是二十来岁一个大小伙子,上身光个膀子,下面罩了一条到膝盖的短裤,直直站在不停摆动的小船上,双手做拱,扬声喊话,光那份气势就比官船上这些人强。

“听说钱塘那边大潮来时都有人跳下去挥舞旗帜,名为弄潮儿,此人想来也不会逊色少许。”

店霄珥站到船边远远看着,不由叹息着说道,钱塘江他没工夫游览,想象一下那小舟上的人也能感觉出来那种气势。

“这就是你刚才要比八方接应我不赞成的原因,他们比的东西和由拳不一样,我们那个比法是岸上的,等万一他们有人上来,好压他们一头。”

杨大小姐伸手挥去沾到头发上的水珠,用‘看很远’瞄了那一人一舟后幽幽地说道。

周围那些官船之上的人都静静看着这个小伙子在那表演定舟的功夫,都认为一个人没什么危险,更多的是准备在一旁看热闹。

杨家可没这样的能耐,只好挑了一只稍微大些的船,召唤来一个杨家不错的船工,迎了过去,气势上就逊色不少。

“来人不知是苏家什么人啊?本人乃杨家此次西行船队总管,杨金主。”

杨管家看他这样子觉得身份不能太高,故此想借此压一压他。

“见过杨管事,小人乃是苏家一普通打杂之人,遇此小事才安排到小人身上,小人姓唐,贱名涫洱,不知贵方是要直接过去,还是要讨教一番?”

说着话有一浪花扑来,啪的一下子砸在他这个小船上,结果他那身子只轻轻一晃便纹丝不动,连杨家划船这个船工都不由暗暗叫了声好。

被人用这话挤兑后,杨管家习惯性搓着手指头想‘好名字啊,唐涫洱,堂倌儿,店霄珥,店小二,这都能人啊,看来起名字就要这么起,哎!以后我儿子就叫羊皮袄了’

“堂倌儿是吧,稍等一下,我家小姐今次同来,最后主意要由她定。”

给人家名字好一顿羡慕,杨金主回身用手指了指后面那条客船。

杨管家下去时,店霄珥就坐在船头,跟一脸不甘与无奈地大小姐商量。

“大小姐跟我说说吧,都有哪些项目,看看你的小店子我可否应付一二。”

“恩,小店子,其实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好的,这次要是拿到岸上比,他们加起来都比不过你,可水里的东西不一样的,第一项,划船,你那晕船刚练过来,怎么和人家比呀?”

杨大小姐来回拉伸着那个‘看很远’先夸了店霄珥一通,无奈地又把事实说出来。

店霄珥到是无所谓,不就是个划船么,这项大不了认输,以后练厉害了,天天来挑他们场子,晕船那么难挺过来的事情,自己不也是连着吐几次好了么?人家行,我就行!

想到这好象突然间,心中就充满了豪气。

“大小姐你接着说,这项不行不是还有别的么?他们不会是仗着在水中便利就比划船、摇浆、摆橹、撑蒿、推楫、打帆这些东西吧,那咱派黄大江上吧,一定能赢,那天跑的时候,你看他那三个棚的船,速度比我们乘的小船还快。”

“咯咯咯!小店子你一说我到是想起来了,那天你怎么就知道他们能跟着跑呢,那两个小家伙都卖力气呢,恩,他们比划船,比游泳,比踩水端菜,就是撑着托盘装上菜,从一只船踩水到另一只船上;比捕鱼,专门有杈子用来叉的。”

杨大小姐觉得有小店子在身边就开心,一边笑着回想那天的事情,一边数着手指头说比试项目。

店霄珥在旁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出言打断大小姐的话“这些不还是和水有关系么,派黄大江上吧。”

“不行的,黄大江未必都能赢,后面就不是了,和岸上的差不多,比作画,画的东西应是水中的,比唱词,唱的也必须和水有关系,比做菜,要选江中有的东西,最后是比一个船舱的装扮,看看谁家的船舱能让人最留恋,苏家月梦阁船队就是靠着一个月梦阁的船舱才出名的。”

看起来大小姐对这苏家也是非常重视,一个一个数着都说了出来。

“我想去比一下,可我不知道能不能输,或许赢的面不大,大小姐你觉得呢?”

店霄珥心中默默掐算着八个项目,不停的往自己身上安,想象着每一项比试时自己应该如何去做,最后终于是咬着牙征求大小姐的意见,若是不用钱,他早冲上去了。

杨大小姐把那个‘看很远’抽出来又往那个人身上瞄着说道:“和你比试之人就应该是前来搭言这个,长的到是挺壮实,可我知道你一个可以打他俩;年纪也轻,可惜他那样子一定没你心眼多;那手划船划的都起蒋子了,如何画画?刚才他喊那嗓子也不如你声音好听,还想唱词?去吧!小店子,我相信你。”

絮絮叨叨后,大小姐支持让店霄珥去比,其中的那种信任不言而喻。

“好,大小姐,先帮我准备些东西,告诉他们明天比,拼了!”

店霄珥心中盘算了一下后,带着阴阴的笑容,找其他人帮忙准备东西去了。

那边杨管家终于等到了比的信号,登时就觉得充满了豪气,别管怎么说,总比给人家一万两银子夹着尾巴跑强,输也输的象个爷们。

“堂倌儿是吧?我家小姐说了,比,日子定在明天。”

“好,如此贵船队就暂且靠岸歇息一日吧,需要什么一应物资可予我们苏家来拿,告辞!”

这唐涫洱又一拱手后,身子往下略矮,顺手操起船浆,一手前推一手后摇,那船刷的一下整个调过头,角度、力度,拿捏得分毫不差,顿时让杨家这边不少人失去了信心。

———

夜,杨家船队这边依然是灯火通明,远远看去人影憧憧,烛光摇曳,各种应对之声此起彼伏,这架势一摆出来,到真让苏家有些担心。

“查出来了么?杨家这次能派谁?以前他们若是来比拼时总能先听到些风声,这次为何没有人打招呼呢?难道他们真是路过?”

苏家最大那艘彩船上一个中年人端坐在最上面一层船舱中,边问着旁边去打听消息的人边思索着。

“查出来了,他们中间有一个由拳镇今年赢了酒楼博艺会的八方接应,名为店霄珥,如归酒楼中最特殊的一个店小二,由拳发生水灾时,据说因他的原因,不但没有谁家破人亡,反到是水过后,比以前更活泛了,不少发水前住茅屋的人家,现在都是砖瓦房,这人以前居住在由拳山上,户籍归杭州府。”

那人恭声背着资料,说道发水时脸上表情丰富。

不只是他,那中年人也是用手托个下巴眼中透着惊奇,由拳镇他知道,这个地方苏家的子孙必须要牢牢记住。

“这个人的出身说具体点。”

“具体点就这些,其他的查不出来,并且好几个势力都查过这个人,包括那三家联合。”

“哦?还有这事儿?呵呵!到有意思了,当年他三家联合,多大的阵仗啊!我苏家想回去比登天都难,没想到如今却查不出一个人来,好,告诉唐涫洱要赢的好看一些。”

这中年人咬着牙把最后几句话说出,闭上眼睛躺在靠椅上不再言语,那人悄声退下。

———

“啊!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向东流。”

店霄珥昨天摆弄道具至深夜,早上刚一起来,就跑到船头大声叫喊,抒发下情怀。

“小店子哥哥,你好象是念错了吧?你上次教我的时候说的是唯见长江天际流。”

杨紫煜睁个迷糊的眼睛,一脸认真的纠正着自己的小店子哥哥,旁边跟着的宇儿还在琢磨东西的问题呢,根本就没记住。

店霄珥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脑袋说道:“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先生,光记得教给你们诗词和算数,却忘了教给你们其他的东西,刚才呢,我这叫示敌以弱,来,看着小店子哥哥给你赢比试,学问只有用起来才知道如何。”

应店霄珥要求,第一项比游泳,这个他会一些,觉得不能被淹死,苏家无所谓,唐涫洱早早等在江中一只小船上,算好了距离做些简单的准备,好半天,店霄珥带着黄大江磨蹭着来到他旁边。

“我没在江水中游过,怕出事,这个人在我不行的时候负责给我救上来。”

店霄珥怕人家误会,指着黄大江跟周围所有人解释着,同时往前面目的地看去,好远啊,伸手掏出来两个一模一样红色的丝绸分别套在自己和黄大江头上。

好象都知道店霄珥不行似的,对这个黄大江没有人提出异议,比试开始。

随着一声令下,唐涫洱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黄大江稍微顿了顿跟着也下去了,一前一后较着劲的逆流而上。

“好,好,使劲!”

店霄珥嘴里面模糊着叫着好,伸手试了下水温,觉得不凉,这才沿着船边出溜下去,狗刨出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