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6章 斗力不成就斗智

第十六章 斗力不成就斗智

滚滚江水中,两个身影紧紧咬着一前一后穿波破浪,店霄珥左手扶着船,右手无聊的拍着水花,尽量把身子撑直了望前看,使劲咳嗽两声把刚才不小心狗刨时呛进嘴里的水吐出来,用发紧地嗓子赞叹着:“高手啊,这就是高手啊,多亏我没跟着冲上去,不行了,头疼,我需要休息一下。”

杨家船上,杨大小姐举着‘看很远’,脸上带着笑容对站在身侧的管家说道:“看到没有?那个扶着船的小店子能把水花拍那么高,我就知道他是最厉害的。”

“看到了,确实,刚才他那两下狗刨也与众不同,大小姐果然慧眼识珠啊。”

杨金主跟在一旁认真地附和着,眼中一片木然。

比起这两个人来其他人明显没有发现店霄珥这个优点。

“自己不行还非要上,他当这八方接应和由拳镇一样呐?平时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开始犯糊涂了呢?柳姐姐你看那个店霄珥干什么呢?哎!?他居然上船上躺着去了,那还比什么?”

林家小姐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指着刚刚爬到船上去的店霄珥,跟旁边的柳碧旋气愤地说道。

柳碧旋只是轻轻抬首,看了看远处那两个较劲的人,不温不火说道:“这个人身上一直就充满了秘密,别说他跑到船上去,就算他回来睡觉,我都不觉得希奇,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用意,从管家答应我留在由拳镇的时候,我就开始相信这个人。”

“是呀,是呀,一向都不好说话的管家那次居然主动说要留下,咯咯咯!”

灵儿也跟在一边打着证明,又突然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轻笑出声。

“或许吧,我只听到过他唱的那首歌,还不错…”

林家小姐见两个人都看好这个表妹的小店子,也说了句实话。

拍水、伸腿、挺腰、唤气、扎头,一连串的动作被唐涫洱稳健、流畅地重复使了出来,把一个个浪花丢在身后,可现在的他却没有哪怕一丝的轻松感觉,若不是这些动作几乎成为生命中的本能,他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进行下去。

从来没有过的紧迫感,不经意间隐约看到的那点红色,跟着同样地拍水声,压得心中难受。

黄大江这个时候要比唐涫洱好不少,他心中一直记得给他一家带来幸福的那个人在下水之前的嘱咐‘和他一样的动作,跟着他,不用超过他,跟上就行’。于是他现在也拍水、伸腿……。

看到两个人的距离相差如此微小,那些在其他船上观看的人早已经忘了谁才是这次比试的主角,尤其是苏家月梦阁这边的人,他们很久没有看到过在水中能跟上唐涫洱的人了,看来杨家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快呀,快呀,爹怎么追不上呢,哎呀!”

随着黄大江一双儿女遗憾地声音传来,那边比试已经结束,唐涫洱终于是以一个头的优势赢了这次,哆嗦个身子回头一看,发现只有那个说是保护对手的人在水中慢慢调节着。

“那个和我比试的店霄珥呢?”

唐涫洱问话的时候心中很难受,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从里到外的疲惫。

“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他跟在后面呢,看来不是。”

黄大江舒缓了不少,他觉得如果再有几丈远的距离,他可以超过去,或是同时入水也能赢,可惜自己只能跟着。

游泳比试苏家赢了,杨家这边的那些人员反到是觉得挺高兴,不少人都知道这个黄大江是做船的,还有一手据说是达到了颠峰的木匠活,这样的人能游的如此快,还有什么不知足?

“比完了?”

店霄珥从他躺着的这条小船上直起身,打着哈欠问旁边人。

那个负责看船的人表情变幻着点了点头。

“你们苏家赢了吧?”

店霄珥再次询问。

那人又点了点头,心说这不废话么,你躺这睡觉可不我苏家赢么!

“哦,那恭喜了,举行下一场划船吧?我这准备好了。”

那边杨管家也早已接到店霄珥的授意,游泳快完事之前,就跑道人家月梦阁边等着,直接提出划船。

“杨家此事是否急了些?总要让人休息一下吧?”

那个负责苏家船队的中年人盯着杨金主说道。

“此言差矣,苏二当家的没看到我们杨家那八方接应准备妥当了么?有什么可休息的呢?如果贵方真要休息的话,那这样,杨家时间紧,先行一步,八项比试三万两银子,这一项给你四千两,等你苏家休息好了,再派人赶上来如何?哎!苏家什么时候需要靠拖时间才能赢比赛了?一代不如一代喽!”

杨管家说着店霄珥教给的话,心中这个舒坦啊。

“好,就和你比划船,还是以前输过的那方说规矩。”

这个被称为苏二当家的人听了杨管家的话脸色有些挂不住了,使劲一甩袖子后,搁下话进仓去,到是那以前输过四字咬得很重。

杨金主对着人家背影带着笑容拱手作礼“如此,杨家就安排去了,二当家好走。”

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进步了不少,看来那个店霄珥说的没错,当个好管家,就要牢记一句话‘人的忍耐是有限的,而管家的忍耐是无限的。’

江面放出几只小船,一只上摆着一面大鼓,专门有鼓手站在旁边,握着鼓槌等待着。

店霄珥和唐涫洱二人各站到另两条小船上。

“唐八方请吧!”

店霄珥对着唐涫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让对方先划,这是新的规则,两边的船不一起比,而是分开来记时间,用稳定的鼓声作数,正如那苏二掌柜所说,上次输了的一方指定方式。

唐涫洱都没搭理这个游泳时躲在一旁的对手,直接伸手抓住船浆,对另一个边示意可以开始,稍微有些颤抖的身体说明他还没有在刚才的游泳中恢复过来。

一声令下,鼓声响起的同时,他坐下这只小船在经过连续几个小幅度蹿动后,终于达到了起步动力的要求,摆出一条水线越来越快。

“真爷们!哎呀!了不得啊!刚才都累成那样了,还能划这么快,平时怎么练的呢?佩服佩服!”

店霄珥对着站在旁边苏家的人表示着赞叹,同时也打开一个包裹往身上穿衣服,光着膀子不利于下一项比试。

“哇!这人天生就是划船的吧?多亏了那天追咱们的人不是他,不然一定被追上,是不是小豆?”

杨大小姐不知什么时候溜达到人家黄大江子女这边,指着那个唐涫洱的船问黄大江儿子黄小豆。

黄小豆这个时候用着大小姐借他的‘看很远’,认真点着头说道:“我看悬,这人划的快呀,我、我姐、我爹、我娘一起划那棚船也不如他这个快法,可我家那船是住人用的啊!”

人都是有潜力可以挖掘的,唐涫洱现在就似乎如此,划着已经不觉得累了,身体好象突然有了一股力量一样,刚才游泳时紧张地心情也没有了。

逆流六百丈,鼓声阵阵,约莫有个一刻钟多一些,那船已经到地方了,店霄珥心中不停盘算着记忆中的各项划船比赛成绩,最后认定,唐涫洱应该是可以站在领奖台上唱国歌的选手。

那边完事一个,大家目光都聚集到了店霄珥身上,等着看他划的如何。

“可以开始下一项了,这项我认输,管家,快,安排去。”

店霄珥向四下挥手示意,迎来了一片咒骂之声,那些来护卫柳小姐的厢军一个个都要控制不住想揍他了,都是铁血男儿啊,别人拼完两项后,他居然动都没怎么动,不少人大声骂着‘懦弱、无能’。

店霄珥不作理会,心说等有机会给你们比比骑马射箭,让你们看看谁懦弱?谁无能?你们知道我这十来年怎么过的么?

杨管家再次跑到人家地方要求比下一场。

那苏二当家的盯着他问道“你觉得这样做真的合适么?”

“你们要是同样认输两场,我们也不休息!”

这是杨管家的回答。

此处有一缓冲地带,水流比较平静,靠近岸边水浅之地可以清晰看到下面的游鱼,故此指定为叉鱼的地方。

唐涫洱、店霄珥相隔三十丈站在小船上,人手一柄叉子,等着开始令。

“等一下,我觉得他那边的鱼有问题,我要看一下。”

说着话店霄珥命人划着船来到人家这边,仔细往水中观看,突然一下没站稳扑通掉了下去,好半天才爬回自己船。

“没问题,没问题!回吧,回吧!呵呵!”

不好意思陪着笑,又回去了,船一停,扑通一声,店霄珥再次掉到水中,得到的是一片嘲笑声。

在大家看小丑一般看待店霄珥时,比赛开始了。

唐涫洱举着叉子濡染发现刚才这边上的鱼没了,店霄珥则看着围过来的鱼考虑着叉哪条,同时用眼睛往那边看,若是他那边还能叉到鱼,那就把兜里面剩下的辣椒粉也弄过去,自己这边再撒些料。

一柱香时间匆匆而过,唐涫洱仗着身手好,终于是叉到了几条鱼,连续的比试已经把他累得快要失去知觉了。

店霄珥轻松提着一桶的鱼,四下比画着别人看不懂的胜利手势。

“智慧,这就是小店子哥哥说的智慧,知道么,烟熏的。”

煜儿对旁边的宇儿强调着。

“这叫算计,你个不识数的。”

“我就知道小店子是最厉害的!”

杨大小姐开心地跟周围人一同庆祝着,突然又好象想起了事情说道:

“快,下一项,别等那小子歇过来,下面是踩水端菜,把做好的衣服给小店子送去,铁托盘,烤乳猪准备!我让你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