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7章 大猪小猪潜水服

第十七章 大猪小猪潜水服

游鱼戏水、风拂波浪、细沙卵石、见证了潮起又潮落,多少年后的今天,碧空有白鹭飞过。

从白鹭这个角度可以发现,江面有一些船,船上有一些人,聚精会神地看着离岸边还有一定距离的两只小舟。

小舟上各有一个人,左边这个长发盘起,与头顶处紧紧扎牢,**着上身,一块块肉疙瘩显示出此人的力气,齐膝的短裤被水打湿后贴在长满浓毛的腿上,光个大脚丫子,分步而立。

右边这位看不见头发,脑袋上面齐着眉毛沿着耳根有一个绸布牢牢把以上部分裹住,上身穿一个到处都是方格的小褂,腰上是一个鼓囔囔地腰带,下面套着条略微肥大的裤子,同样是到小腿这掐断,光着的脚丫子那十个指头上不知道贴着什么东西,正坐在船梆这玩水。

杨管家听从大小姐的吩咐,命人把用铁托盘盛着一大一小两只烤猪送到了苏家二当家面前,用手指着两道菜说道:“菜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他们是不是可以开始第四项较量了?”

说着话,就准备让人把猪拿走,明显的可以看到大的那个猪要往唐涫洱站的船上送。

“杨管家,稍等一下,为何两只猪大小不一样啊?”

苏二当家阴沉个脸看着杨金主,那意思很明显,你们杨家故意弄头大的来算计我们不成?

杨管家作恍然大悟状“哦!您是说这猪啊,两只一边大的它不好找啊,就这俩还废不少劲呢,其实您一看就可以发觉,大猪比小猪大不了多少,那肉都长到屁股和长短上了,小猪的长到了肚子上。”

“那我们苏家要那个小一些的如何?大的给你杨家吧!”

苏二当家再次张嘴用逼迫地口气对杨管家说道。

杨金主面露难色,看了看两只猪,又看看二当家,许久才点点头,做了一个手势,那两个端着托盘的人互相换了一个位子,在苏家这边人满意地笑容中走了出去。

右边舟上的店霄珥看着端过来的这个铁托盘及上面那头大猪,满意地点点头,伸手接过,跨出一条腿往水中探去,一点一点挪腾着差不多了,这才深吸口气,心中祈祷着衣服能有用,整个人浸到了水中,先是往下忽悠一沉,连带着脑袋一同都没到水面下,离近处可以看到他闭着眼睛,抿个嘴憋着口气,两个直举的手还剩一截和托盘露在上面。

过了十来息时间后,才慢慢升起,两个腿轻轻摆动,同时也腾出来一条手帮着划水,脑袋终于是露出到下巴处,吐出肺中的浊气,使劲又抽回来一口,往前移动了一段距离,没想到浮力不够,托盘加上猪还是沉,脑袋又下去了,过一会儿又出来,唤气,移动,下沉,上浮……。

遇到这个情况店霄珥心中默默念叨着‘下去时千万别吐气,千万要放松,千万别急,别紧张,控制节奏,别做大动作,减少供氧……吗的,谁做的衣服啊,多放一个猪吹泡就不行啊?’

另一边唐涫洱看到自己的对手那艰难地移动,心中也是不舒服,他知道那种沉浮时人有多难受,上不上下不下全靠一口气撑着,他期待着对手挺不住松手。

这个托盘他已经掂量出来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下去,一点底都没有啊,可人家也是一个铁托盘,一只烤乳猪,恩,比自己这只还大。

看着两船之间那二十来丈的距离,又看看那个叫店霄珥往这边来还不到一丈的地方,又沉了下去后,唐涫洱觉得还能有不少时间,可以歇一会,这项比试规则简单,两个人举着托盘相对移动,谁先把东西送到对面船上谁就赢,他觉得他水性要比对方强不少,只是连续比试太累了而已。

“怎么又下去了?哎呀!谁做的衣服?这个月工钱扣了,恩,那个叫奖金的东西也扣了。”

杨大小姐站在船头,用‘看很远’瞄着店霄珥,随着他下沉的时候跟着深吸口气,随着上浮又跟着吐出来,就好象她也在水中一样,其实不单是她,别人也有这种感觉。

‘扑通,咕噜噜~’

伴随着落水声及一阵气泡声,唐涫洱举着那个铁托盘和上面的烤乳猪下去了,连人带猪的下去了,好半天他才冒个脑袋出来,一手拎着铁托盘,使劲喘两口气,双目茫然的看着同样在身旁冒出来的乳猪,不服气地抓住后,扶着舟,重新放到托盘上,准备再次踩水。

其实只要等店霄珥过来,他就算输,菜掉水中了那是必输的,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别人行,他就不行,同时他更盼望店霄珥坚持不住。

‘扑通,咕噜噜~’

‘扑通,咕噜噜~’

‘扑通,……。’

看着他一遍遍的试,大家开始是笑,后来大笑,再后来,看向那还在沉浮中顽强移动着的店霄珥的目光不同了。

‘我行的,我会游泳,我要象水上芭蕾舞演员那样,我的肺活量很大,我只需要很少的氧气用来支撑大脑和心脏就成,水是有浮力的,我不能紧张,紧张会让肌肉密度增加,放松,水既是我,我既是水,还有不远了,我可以坚持到最后,我行的……。’

店霄珥已经忘却了周围所有的一切,只知道不停给自己心理暗示,借着露出水面的时候模糊中感觉一下方向。

又一次爬到舟上的唐涫洱看着他的这个对手也愣了,已经移动过一半多的距离了,沉浮了多少次他早都记不清,头一次,他觉得自己应该正视这个对手,头一次,他对后面几项比试产生了担忧,那颗无所谓地心,动摇了。

“这个笨蛋,人家都能游呢,他怎么就总往水中沉呢?”

苏二当家的在船边大声叫骂着,眼睛更是紧盯着还在水中挣扎的店霄珥,盼望着沉下去就别上来了。

“二当家的,您别生气,其实这事儿不怨那个唐涫洱。”

还没离去的杨管家出声安慰到,接着马上又说:“他吧,这个烤乳猪是这样的,大小都一个价格,吃到小的有些人就觉得亏,为了祢补这个事情,咱们如归的厨子啊,自己想出来一个办法,就是在猪肚子里面加上些什么鸭子了、鸡了最实成部位的肉,这样一来人家就愿意花这个钱了,您别看刚才那猪小,肚子里面一只鸭子两只鸡绝对有了,诶?二当家你怎么了?来人啊,二当家你坚持下。”

‘挺住,挺住!’

无数人的喊声在江面上荡开,都在为店霄珥鼓劲,先前还骂店霄珥是懦夫的人,现在看着他离这个舟越来越近又一次沉下去后,再也不说他无能了。

“小姐,这还是平时嘻嘻哈哈地那个小店子么?我怎么觉得他象换了个人一样呢?”

灵儿眼圈红红地问着自己的小姐,又好象是自言自语。

柳碧旋带着面纱的脸微微转到了杨大小姐这,看着那个正一手拿着‘看很远’,一手紧紧攥成拳头,嘴中还念叨着:“小店子是最厉害的,小店子要挺住,哎!实在不行就扔了吧,恩,他不能扔,我的小店子绝对不会扔的,哎呀!又下去了。”的杨紫萱轻轻说道:

“你应该去问她才对,那是她的小店子。”

———

终于,脸色发青的店霄珥把那只猪弄到了对面这只舟上,为了掩饰身上特殊的东西,只好腾出来一只手扶着舟,嘴里念叨着:“吗的,厨子和做衣服的人应该认识吧?人才呀,悬浮,给他俩按到黄大江和王小石那,是不是可以做出潜水艇呢?”

这一刻,周围叫好声响起,唐涫洱也来到这边,把店霄珥托盘拿起来后,刚要说些赞扬的话,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

“你这个好象比我那个轻吧?”

“谁知道呢?这东西应该经过你家那二当家允许了吧?要不你试试?”

说着话店霄珥指了指那个托盘和唐涫洱又指了指水面。

“好,我就试试。”

‘扑通,咕噜噜~’

看到他又没影后,店霄珥对旁边杨家小船招手,等船过来换上杨家带来的干衣服后,浑身无力地靠在一边,对着刚爬上来同样也没有力气的唐涫洱说道:“看你累这样,再接着比,别人该说我杨家欺负人了,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一下,那四项比试,安排至晚上吧,如何?”

店霄珥其实怕他不答应,玩命再要比,那可就麻烦了,有一项安排是需要夜色才能发挥出来的。

唐涫洱也不傻,他看出来了,这个对手经过刚才那一阵子已经没有力气了,正是反击的好时候,可自己也不行了,憋屈而又无奈地点点头,都没精神再说上一句话。

“苏家唐涫洱无力支撑,杨家店霄珥发善心,允其休息后晚间再比。”

那个过来送衣服的人在店霄珥暗示下,大声喊出来这句话,然后背着快要虚脱店霄珥的回到他那舟上,向客船划去。

杨管家听到这声音,再看到店霄珥那狼狈的模样,乐了,回头一瞧刚刚缓过来,同样听到看到的二当家往后倒去,心说不好,连忙上前:“二当家你怎么了,来人啊,二当家你坚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