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8章 心态不同对赢输

第十八章 心态不同对赢输

“诶呦~轻点,酸,疼,诶呦,我不行了。”

已经被人抬回到客船上的店霄珥,被众星捧月地围着,小狗子、布头和胖墩三人不停给他做着全身按摩,杨大小姐咬着手指头,眨巴着大眼睛紧张地守在一边,每当店霄珥一哼哼她就跟着皱下眉头。

那些刚才还被店霄珥那顽强精神所打动的人,现在看着躺在那没有一点骨气哼哼唧唧地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象吃着绝世美味时遇到一只苍蝇,两种想法糅合到了一起。

“小店子,你究竟是哪不舒服?要不我派人回扬州急调几个镇园子的坐堂先生过来给你看?实在不行,咱不比了,赔点银子也没什么!”

杨大小姐心中衡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人重要。

店霄珥扑棱一下就坐了起来,拍拍胸脯。

“没事儿,不用回去叫人,我就是心里不舒服,凭什么咱过去要给一万两银子,输了给三万,赢了就什么都没有?长江又不是运河,他苏家挖的啊?一个铜钱少不少,他不是那么个事儿,把我抬回船舱去,别打扰我,让我好好想想,诶呦!这个难受啊!轻点~”

几个人把店霄珥挪动着向船舱而去,不相干这些护卫和打杂的也都各忙各的,惟独做衣服和做猪的那两个负责人,自觉留了下来,等着让大小姐惩罚,刚才店霄珥沉浮时,看得两个人直揪心。

“行啦、行啦,都回去吧,不扣钱了,没听小店子刚被背回来说么,那种感觉挺好,以后咱杨家一些负责紧要处之人,都要到水里面尝试一下,坚持不下来的,一概不用,哦,还有,你们两个下去领些钱,算是给参与做菜和做衣服的人打赏,小店子说,因为那猪够分量,唐涫洱才托不起来,因为衣服正合身,所以才不显得那么假。”

大小姐说完,挥挥手,那担心着的两个人感激地道谢后退走了。

转过身大小姐又对杨金主吩咐道:“小店子刚才留话了,一会儿安排厨房加菜,给每一个杨家的人都加菜,给那些护卫柳姐姐的人也送去些,输赢都加菜。”

———

苏家一个装饰华丽船舱中,地面布满各种破碎的家什、器物,一片狼籍中站着苏二当家的,几个丫鬟模样的姑娘躲到旁边角落不敢出声,眼睛中包含着惊恐、无奈、委屈,更有管家、厨子、船工头恭立在门口

“看看,看看,你们一个个地,平时都想着什么了?那猪,哪个沉你们看不出来么?厨子怎么当的?那个小子若是托着沉的一定浮不起来;还有那鱼群,不是总吹嘘自己看得准么?要叉的时候鱼呢?扣工钱,扣一个月,不,扣两个月,没有用的人还要什么工钱?”

二当家的发了一通脾气后,这才背个手向别的船舱走去,同时留话道:“后面比试输一场扣一个月工钱,领头之人家法侍侯。”

几个吓坏的丫鬟看到他离去的身影,这才跑出来开始收拾被砸乱的船舱,脸上满是担忧。

“哎~都下去干活吧,好好准备一下,剩下四项比试要赢三场才行,找两个大夫去看看唐涫洱如何了?八方接应不能换人啊,都指望他呢。”

那个管家模样的人一手平端在要间,一手轻拍着腿对周围几个管事人说道。

其他人默默散去中,那个厨子摇头叹了口气自语着:“若是大当家没有因事离开,哪会成这般景象,月梦阁这两年,哎~”

最大这艘彩船中,一个狭窄地船舱里面,唐涫洱独自一人坐靠在贴着仓避的地方,身上裹着一张薄毯,湿漉漉地衣服已经脱下扔在门旁木盆中,一碗冒着热气的姜汤端在手上,这是他那个关系不错的丫鬟茹儿怕他凉到特意送来的。

“他怎么就沉不下去呢?怎么就能上来呢?说什么杨家没有敢和咱们较量的人?骗谁啊?还有四项呢,万一输了怎么办?刚才二当家已经吩咐了,输了就要撵走我,这个月工钱也没有了,可弟弟在学院的费用,瞎眼娘亲的生活都指望我呢,还有要迎娶茹儿的财礼钱,茹儿是个好姑娘啊,我不能输,不能输……。”

默默念叨着,唐涫洱把那一碗姜汤趁着热灌了下去,顿时觉得浑身都舒服了不少,还空着的肚子里也有了东西,微闭着眼睛,尽量放松自己,希望能在晚上时养足体力,一会去厨房问胖叔叔要点东西吃,二当家是不会让人给连输两场的自己送饭了。

———

“小店子,你好些了么?这是后厨刚刚送来的银耳燕窝粥,你先垫垫底儿,一会儿其他菜做好了,咱们一起吃,剩下这几项咱们就不怕他们了,就是江里面的鱼你会做么?”

杨大小姐带着那个丫鬟、煜儿、宇儿、小豆姐弟两个加上杨管家,一起围在店霄珥旁边,大开着的仓门外,林家小姐和柳小姐及灵儿各自寻了一把椅子边吹着风晒太阳,边倾听着仓内的声音。

店霄珥则躺在雕床锦褥上,被小狗子三个人轮番按摩侍侯着,嘴中哼唧着说道:“不急,不急,我喝了不少江水,现在肚子还饱着呢,嘶~就那,对,哎呀~舒服,大小姐咱不怕他们,赢的机会现在越来越大,我正想着赢了以后怎么捞点好处,呦~呦~轻点,诶~好多了,不能白赢,大小姐你说要是平了怎么办?”

瞪了一眼这没正形的小店子,大小姐这才悠悠说道:“平了,就要加一项,具体由他苏家说的算,这样,和输了没什么区别,好处我到是不想,只要能赢,就出了口恶气,杨家也一定会奖赏你的,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总要有争斗呢?”

“因为我们想开心地活着,只有争斗赢得更多的东西,我们才能用来开心,故此,大小姐你现在应该想的就是怎么处理眼下的事情,怎么开心,太远的那些让别人操心吧,想拥有一片森林,只要每天埋下一颗种子。”

店霄珥一听大小姐这个话就认真不少,心中想着可千万要把握好她的人生观、世界观及价值观等等。

“那要是遇到困难了呢?”

大小姐问道。

“那也要坚持,去往天边的尽头,如果没有翅膀,那么我愿意倒在前进的路上。”

店霄珥回道。

“这就是我们要具备的么?”

大小姐再问。

“不,这是跟别人说的,而我们应该是这样,去往天边的尽头,如果没有翅膀,我会想办法抓只鸟,懂没?”

“懂了,应该多抓几只,万一哪个飞累了呢!还是我的小店子最聪明。”

“那好,粥给我,你们再去准备一下吧,把苏家当成那只鸟,别让他跑了,咱们还得去天边呢。”

———

夕阳映红水云相接的那方,点点帆影出现又消失在绚丽边际,飞累了的鸥鹤划过波涛上方,向远处栖落。

杨家客船上,又换过一身衣服的店霄珥精神抖擞地准备着各种材料,现在那些等着品尝菜肴的,苏家不知从哪找来的评判人员,还都饿着肚子呢,先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大家在画画唱歌。

做菜,店霄珥一点都不着急,长江中能吃的东西多去了,随便捞上来点就能做,着急的反到是提出这项比试的苏家,唐涫洱只跟胖叔叔学过几道普通菜,苏家从来没想过要用这个来赢,光是前面那四项,以前就都是苏家的天下了,加最后一个月梦阁,正好轻易就能赢五项。

店霄珥打发别人撒了几网,看着捞上来的鱼,稍微核计一下,便开始制作,选草鱼、青鱼分别做两道菜‘草鱼豆腐’和‘红烧青鱼’,都是常见的家常菜,唯一不同的是,店霄珥多放了一倍的那个河豚粉。

唐涫洱也硬着头皮把学来的两道菜做好,光看刀功,和人家店霄珥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只希望味道上能强一些。

应杨家要求,那些评判人员先吃杨家的,这一下效果出来了,两倍的河豚粉,并不能把味道弄的更好,反而不如少放一些,可吃完这两道菜后,评判的人嘴里面都没什么知觉了,脑袋说不上是兴奋还是迷糊,又随便尝了下唐涫洱做的两个菜,不理会苏二当家那暗示的眼神,直接判杨家获胜。

欢呼声在杨家这边船上响起,苏家那边沉寂中只听到一个人的咆哮“又输了,你们厨子怎么教的?平时养你们都白养了,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比下一项,唱那个大家都说好的那个什么词,别让他们抢先了。”

苏家只给杨家打了声招呼,那边马上就传出了丝竹之声,唐涫洱站在几个演奏之人头前扬声唱到:“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liu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

“太不要脸了,这不是我昨天念的么?”

已经被证明没有危害,放出来的宋公子站在林、柳二位小姐这大声咒骂人家学他。

“太不要脸了,我还想唱这个呢,咋办啊?”

店霄珥数着指头算还有多少是和长江有关系的词,选哪一首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