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9章 万金作赌论雌雄

第十九章 万金作赌论雌雄

太阳落山这时,天色变化相对较快,这一唱一思索当中,不觉中暗了下来,各船挑起了灯笼。

店霄珥数着手指头都过了半刻钟了。

‘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这个不行,一共四句,不好编曲,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这个也不行,那么多诗怎么关键时刻想不起来了呢?’

哭丧个脸,店霄珥想再回去一次,学些东西过来。

“这不是那个一堆问题的店小二么?怎么不说话了?昨天你是怎么问我来着?为何东去啊?千古啊,谁道是啊?和周郎什么关系啊?”

宋公子一行人不知何时来到了店霄珥身旁,看到店霄珥现在这个样子在一边嘲笑,还不停给林、柳二女递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结果人家理都不理他。

店霄珥压住心中那冒出来的火气,放开绞在一起的手指头,转过身看着宋公子说道:“莫非宋公子想到答案了?还是有关于长江的佳作出来?”

大小姐也用仇恨的目光看向了宋公子。

“哈哈!怎么?你想求我帮你?哈哈!我要是你,我就跳到这滚滚江水之中,你还有多少时间了?”

宋公子也不受激,反而不停给店霄珥增加压力。

店霄珥却是眼睛一亮,回头跟杨管家说道:“拿把古琴过来,借宋公子吉言,我就滚滚一回这长江~东逝水!”

那各种乐器早已准备妥当,就等着店霄珥选呢,话音一落已有人抱着古琴小跑过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曲临江仙被店霄珥缓缓唱出,合着曾经学过的声乐方法,把喉头尽量下压,放松声带,一改平时说话中还带着的童声,沧桑般地气势透了出去,可比唐涫洱在那扯着嗓子喊的强多了。

登时,整个江面除了流水风声外,再无一丝动静,这时候熟悉店霄珥的人才想起来,他还有一首彩云追月呢,也是没有听过的东西,也是那么撼动人心。

“小店子,你别动,张嘴,让我看看,谁跑你肚子里面去了,声音怎么变了呢?”

杨大小姐最先反应过来,她只是听着好听,至于歌中唱的东西她却理解不了,跑到店霄珥跟前,一手捏住店霄珥下巴,一手要往里面伸,想看看声音为什么会突然改变。

“你这个不算,这首词我们没听到过,你一个孩子不可能作出来。”

苏家二当家见形势不妙,可着大嗓门喊上了,在这刚入夜的江面上来回嗡嗡着传出老远,让人觉得就算站到江对面都能听到。

刷,杨家客船上所有人看向店霄珥,看他如何应对。

店霄珥把大小姐两只想要伸到他喉咙里的手抓住了后,看杨管家也在征询自己意思,直接对他说道:“你傻呀,看我干什么?管他是不是我作的词,他唱的那个念奴娇就是他作的啊?”

杨金主恍然大悟,对啊!这项是比唱词,又不是比作词,那二当家瞎喊个屁呀?

其他人也是纷纷反应过来,人家杨家那个店霄珥唱的确实是比苏家好,依然是那几个尝了菜肴客串的评判,再一次把胜利指向了杨家。

杨家这时可是真的疯狂了,六项比试,连蒙带唬,一路杀下来,赢了四项,剩下的两项中还有一个是画画,店霄珥谁呀?由拳镇酒楼博艺会拼出来的八方接应啊,其中就有那画画在里面,总比那个看着就不象文人的唐涫洱强吧?

“这个,你唱的这个滚滚长江东逝水,是不是应该感、感谢我一下,刚才是我让你跳滚滚长江的吧?”

宋公子也借着大家的喜庆劲探过来个脑袋问道。

———

“月梦阁,去,把月梦阁准备好,现在没工夫跟你们算帐,等赢完了比试的,看我不收拾你们,唐涫洱,那几笔画,练了两年了,你练熟悉了吗?这次再输,你就不用给你那瞎眼睛的娘买米了,也不用给你那穷馊馊不长进的弟弟支书院钱了,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

苏二当家这次更火了,几乎是看谁都不顺眼,喘着粗气,瞪个牛眼,不停比画指挥着下人来回跑动,把苏家这些人吓的一个个噤若寒蝉!紧怕被寻了晦气挨打遭罚。

唐涫洱怀抱着文房四宝,满闹门汗连着滴落下来,听得二当家教训,不停点头,心中默默想着已经练习了两年的唯一一幅画,可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底儿。

那个店霄珥给他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那鱼都自己跑到他身边,那神秘的在水中不沉,做菜时华丽地刀功,唱词中变幻的嗓音,在古琴上跳跃地双手,还有,还有他那个无论胜败都挂在嘴角的笑容,难道这个人就是为了这些而生的吗?

琢磨这些问题的时候,唐涫洱已经不觉的跟着给他划船的人来到外面水中的小舟上,听着船浆拍打在江面的声音,这才恢复过来。

杨家客船之上,店霄珥同样抱着文房四宝,眼神有些空洞看着江面那独立出来的一只稍微大些的小船,好象是想着什么心事。

“小店子哥哥,你是不是怕输啊?没关系的,我们都不怨你的,还有一项能比呢。”

黄小豆头一次敢主动的跟店霄珥说话,那明亮地眼睛中让人看到了真诚。

“小豆,你瞎说什么呢?小店子哥哥是最厉害的,他刚才都说这次能赢,那就一定能赢,你这个想法可不好,以后若还这样,我可不讲故事给你听了。”

煜儿在一旁纠正着小豆的错误思想。

“对,我也不教你数数了。”

宇儿难得地与煜儿达成共识。

“我,我打你屁股。”

这是他亲姐姐。

店霄珥听着几个孩子的话,微微一笑,对周围看过来关心他的人说道:“我到不是赢不了,那小子,画画也就是单调地临摹别人的,用的东西也应该是最差那种,看二当家那抠门的样子,舍得给他下本钱培养么?可惜这么个人了,哎!我现在是想怎么能赚点零花钱。”

同样是乘着一条小舟,店霄珥和唐涫洱都来到了江中稍微大些的船上,上面早已有人给固定好了桌子,微风吹动凉爽宜人。

唐涫洱规规矩矩按照正常方式把东西摆放到桌子上,最后感觉下风向,用镇纸把宣纸压好,静静站立一旁等着比试开始。

店霄珥则随意多了,一叠印着暗纹特制的宣纸,往桌子上一摔,同样特制刻着龙文金字的墨,吐了口唾沫把一端最外面包的颜色弄掉,往砚台中使劲一按,唐涫洱在对面心疼地一哆嗦。

风一吹宣纸啪啪作响,店霄珥摸索了半天才想起来镇纸忘带了,从怀中掏出几块碎银子一个角压上一块,接着又掏出一个油纸包,捏出块酱牛肉扔嘴中嚼着说道:“吃晚饭没?我这不少呢!尝尝?据说是从辽东过来的牛。”

又过了不到一刻钟,那请来的评判人员终于到了,安置在同样一个独立漂浮在江面的船上,等待这边把画作好后,拿去评定。

这局比试对两家来说都无比重要,大小姐和杨管家乘着小船过来,支持、监督,对面那二东家和管家也是到了,双方都不愿浪费心力,随意打个招呼便等在旁边。

令声一下,比试开始。

唐涫洱把刚才那段时间磨好的墨用笔沾了后,在宣纸上开始游龙而动,两年来只这一幅画,都已经成为本能了。

店霄珥也同样操起笔,张嘴咬着笔头子,另一只手在宣纸上来回比画,觉得满意了才开始动笔,刷刷刷,几下子,画的看不出来是什么,摇了摇头,在那一叠纸下重新抽出来一张铺到上面再画,刷刷刷,还不是不行,又抽,又画……。

嘴上也开始不闲着:“小河流水哗啦啦,流呀流呀到谁家……。”

一边哼哼还一边给二东家抛眉眼,脚上踩着节奏,扭个屁股在那晃。

“店霄珥你还有完没完了,画画就画画,你抽什么风?”

二当家终于是忍不住了,欺人太甚。

“诶?二当家的,这你可就不对了,我这边画着画你喊我名字打扰我做甚?怕是输不起了,耍无赖吧?”

店霄珥把一张宣纸最顶头,画出来两寸长象长江源头起笔时一样的东西后,就停了下来,看着二当家,让他给个说法,而这个时候唐涫洱也眼看要画完了。

“我耍无赖?你看看,就你画那个东西,还用我耍无赖?赢你我苏家都觉得丢人。”

二当家看店霄珥画半天好不容易画出个河流的起笔,不削的讽刺道。

“哦?二当家可是认为我杨家输定了?这画我不画了,就靠现在这些个赢你苏家,你信也不信?”

店霄珥颠着一条腿儿,两手抱胸,呲牙咧嘴,斜个眼睛瞄着苏二当家叫嚣着。

那苏二当家那受过这气啊,指着店霄珥骂道:“放屁,就凭你这么个玩意还想赢?你做梦吧你。”

“不信?不信咱赌三万两银子如何?谁输谁拿,若最后我杨家输了加过路钱给你六万两,敢不敢?”

店霄珥再次挑衅。

“这~?”

二当家犹豫上了。

“哎呀~我爹也真是的,让我一个女孩子家做主,说若遇到长江上苏大当家的要好好学一学才行,可惜,遇到个二当家的,呵~,没什么意思,早就听说苏家真正能做主的是大当家,看来传闻并非有假呀,若知道这样,我杨家都不比,直接过去,一个说不上话的人还能管我杨家要钱不成?我猜身后站着的管家都比某人能做的了主。”

杨大小姐这时候插言说道,然后还撅着嘴,做出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苏二当家听得这话,觉得脑袋嗡的一下,眼前就开始恍惚,强挺着瞪向这个孩子模样的大小姐说道:“我就和你赌,三万两我苏家月梦阁船队还出的起。”

旁边那个管家一看就明白了,人家这是激将呢,赶紧上前扶住二当家劝道:“二当家,三思啊,他们这是用的激将法,我觉得…”

“你觉得个屁,你真能比我做主?你给我滚一边去,来人啊,给我准备好印信,我与杨家做赌三万两银子,赌这场画我苏家赢。”

二当家说完话,咬个牙等杨家这边同样压印呢。

一番交换签押后,两个人的画送到了那边,店霄珥果真没再动笔。

苏二当家在管家陪同下一同过到那边,店霄珥邀请唐涫洱随着大小姐及管家也跟了去。

等到地方后,那些人已经看完了唐涫洱的画,没有说什么,这画太熟悉了,毕竟是临摹过来的,还行,临摹的有些功底。

他们此时正皱着眉头看店霄珥的画,就那么几笔,若说那笔锋确实不错,堪称大家,可这画也太少了些,最后都疑惑地看向赶过来的作画之人。

“诸位是不是看不明白?让小的来给诸位演示一番。”

店霄珥说着话,接过杨管家递过的一个酒葫芦,拧开盖子,往嘴中喝了一口,对着那一叠纸使劲一喷,噗的一下,就把那纸弄湿了,随着一张张纸逐渐湿透,下面纸上的墨迹便印了出来,那江水从源头开始,就仿佛真的流过来一般,一张张纸被透,一段段河显露,等最后一张纸印出来,江水已经流到了纸的尽头,意犹未尽般停住。

“怎么停了?怎么停了?它怎么就停了?”

一个做为评判的人已经忘了场合,拉着店霄珥的手指着画问道,看那表情,停的好象不是江水,是他的心跳一样。

“到头了,就停了呗!”

店霄珥答道。

“是呀,到头它就停了,停了,好画呀!停了才对呀!”

说着话,那个人拿起唐涫洱的画,刷刷两下就给撕了。

其他人也觉得应该这样,那幅画根本就没有资格和这画一同摆在这。

“你,你骗我?我不干,你早就算计好了。”

二当家现在明白了,刚才那哪是不满意画的东西啊,分明就是做这样的打算的,有些不甘心,想赖帐。

杨大小姐不干了,上前一步傲然说道:

“二当家的,愿赌服输,文书可在我那呢,你想赖也不成,我杨家这次八方接应,已经赢了五场了,下一场我们不比了,拿钱来,我们好起程。”

说完话,不在搭理失了魂般的二当家,小心地收起店霄珥那一叠画,带着两个人往回使去。

身后传来那几个评判及唐涫洱的喊声。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