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何惧茫茫登天路

第二十章 何惧茫茫登天路

明媚的阳光直接照射下,杨家一艘客船甲板上,红木的圆桌被一把特制的大伞遮住,四周几个椅子上早被人占满,随着哗哗的声音,店霄珥一个人奋力地把一块冰用刨子一样的东西来回刨着,纷飞起来的冰削打到前方遮挡的木板上,落到一角,渐渐聚集起来。

以杨家大小姐为首的一众小家伙,每人手中都捧着一个碗,里面放着长江两岸买到的水果,做成的碎沫,咽着口水等待着那冰沫快些聚集起来。

再有几日就是大署的节气了,天也越来越热,只呆着不动,汗也会出来,还好,有这么个经常能想出办法的小店子哥哥,才让孩子们在酷热之中找到一份欢娱。

远远的黄大江那个婆娘,帮着晾晒衣物时总是会往这边看两眼,感叹有钱人家可以夏天吃冰时,也为自己孩子能够被允许和那少爷一起玩而高兴。

偶尔一条鱼从江面上高高跃起,溅出闪亮晶莹的水花,白云或散或合的悠悠飘过,在水面及船上映出那清凉的影子,使得夏天晌午的船上,并不是那么闷热、无趣儿,水声、欢笑声、船工间吆喝声,还有鸥鹭的鸣叫声相谐而来。

杭州轩德楼旁边一处宅院当中,杨父正陪着自己的爱妻一同给池子中的鱼喂食,不远处的鸳鸯也是结着伴儿的漫步在水中。

“老爷,你把萱儿和煜儿都扔到外面就不怕出什么事故么,那蜀地哪里比得上江南的繁华富庶,一路上说不定要吃多少苦呢,煜儿还那么小,萱儿这丫头一天总是让人担心,也不知道多算计下,早晚要吃亏的,那杨金主也是还没见过什么阵仗,未必就能照顾好他们啊。”

杨母依偎在杨父旁边,一边把吃食捏散撒到池子中,一边抱怨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

杨父看着远处水波粼粼中那云和树的倒影,略带着些期盼和忧愁的说道:“杨家不能在这样安稳地熬日子了,祖上苏家的教训就摆在那里,去吧,去见识一下也好,至于金主这孩子,压根我就没指望他干什么,他也是去长见识中的一个。”

“那你还让他去?真要有个差池,可让我这当娘的怎么活呀?”

“急什么?女人家就知道瞎操心,真正让我放心的是那个查不出身份,为如归赢了博艺会的店霄珥,不过是个稍微大点的孩子,却领着一帮小孩子,赢了比试不说,还研究出来那种吃了让人回味的调料,能在晚上让由拳镇那偏僻地方形成夜市,还能在发大水时领着人度过难关,给我的感觉他是那种越是遇到苦难越能有办法的人,对,就是那样,愈强则强!”

杨父评价着店霄珥时流露出来的信任和自豪,好象说自己儿子一样。

“我到是没发现他有老爷你说的那么好,萱儿没走时,他在轩悦楼呆的那天,我还偷偷去看过,松松垮垮地,站没个站样,吃没个吃样的,指望他?哼!”

夫妻俩正聊着家常时,那个角门处噔噔噔传来声响,一干练的中年人随后出现,正是扬金主他爹,这一代人的管家,那平时稳重不露丝毫感情的双眼中,此刻却充满了欢喜和惊奇,连礼都顾不上施,几步跑到池子边上,带着欣慰而又开心的笑容说道:

“老爷、夫人,小姐和少爷那边传回来消息了,是前些日子的,在池洲停泊时才传出的,现在估摸着他们可能都过了江洲地界了。”

一听有儿女消息了,两个人马上就来了精神,看向水中的鱼都觉得亲切了不少,杨夫人更是追问道:“快说,他们过的如何了?有没有生病,煜儿还小,这大热天的可别中暑才是。”

“夫人,您别急,正要说呢,消息中说一切都好,只是,只是他们在从芜湖那出发到繁昌时遇到了苏家月梦阁船队,被堵在那,连江洲派去保护柳家小姐的厢军都没放在眼里…”

“啊?怎么能这样?哦,这消息是从池洲发的?那现在应该是平安了,给钱消灾就好,他苏家仗着朝中有人居然敢如此嚣张,早晚收拾了。”

没等着管家说完,杨夫人再次出声打断,旁边的杨父也觉得能平安就好。

管家却表情丰富地说道:“没给钱,比了,停了两晚上才从新起程,八方接应赢了苏家五场,在苏二当家手中骗来三万两银子以后起程的,我家那不争气的小子还平分到五百两。”

“什么?赢了,还得了三万两银子?我杭州三家合起来专门训练人去比都比不赢,他们一帮小孩子怎么赢的?”

杨父瞪大个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管家,想分辨一下他是不是在说谎。

管家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故此才有那种表情和眼神,苏家月梦阁呀,那是被赶出杭州后就成立的专门用来对抗压制三家实力和面子的船队,结果让大小姐路过一趟就给赢了?

“就是那么赢的,消息中说,说什么战术、道具的合理应用,加上对人性及心理的揣摩,最后成功赢了比试,骗来三万两银子,给杨家船队的人分了,据说都挺高兴。”

有些词管家也不知道,照着搬过来,大概意思还是能明白的。

“这么厉害?我杨家有这样的人?谁比的?”

杨夫人暂时算接受了这个消息,好奇的问道。

“店霄珥!”

杨父和管家一同出声。

两浙路,离杭州东北不远处的秀洲城里,一个离东城门较近的宅院中,一个和苏二当家长相相似之人正端坐在石头雕制而成的桌子边,不急不缓的陪着另一个人下着棋。

“苏贤弟这次若是安排妥当,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苏家就可以在你手中重现当年的景象了,那杭州三家也不足为惧,到时,月梦阁船队就可以堂而皇之入主西湖喽!”

对面那人按下手中一白子后,笑着对这被其称为苏贤弟的人说道。

“是呀,这样的时刻我们苏家已经等了太多年,只是现在月梦阁在二弟手中我有些担心啊,他那个性子使起脾气来,那些下人们可就遭殃了,希望管家能够在旁边帮衬些吧,说起那边,前年我出来时到是遇到一个叫唐涫洱的小子不错,有孝心,有当哥哥的样儿,已经吩咐尽最大力气好好培养了,想来再见面时就是一个能独掌一方的人物了。”

这人正是苏二当家他哥,苏大当家,不知为何跑到了此地,在说起月梦阁和唐涫洱时嘴角不经意间露出来欣慰地微笑。

“如此,那就提前恭喜苏贤弟了。”

“报~苏家月梦阁有消息传来,五月二十八日未时末,苏家月梦阁船队成功堵截住杨家三艘货船和两艘客船,还有江洲厢军的船只,与其第二日比试八方接应,唐涫洱旗开得胜连赢两场后,不知因何变故,又连续输了五场,并苏二当家也输掉了,在最后一场时被激怒拿出来作赌的纹银三万两,翌日,杨家船队起程,奔池洲而去。”

这个下人报告说出的这些话,犹如晴天霹雳般,把桌子上对坐的二人都给炸懵了。

“你说什么?输了?输给杨家了,还让人连续赢五场?那最后一场呢,月梦阁赢了?”

苏大当家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颤抖着手指着来人让其回答。

“杨家大小姐说已经赢了五场,最后一个就不用比了。”

听这话后苏大当家终于是松了口气,如果月梦阁这一项也比输,那他就完了,好不容易缓过来些说道:“唐涫洱怎么输了这么多呢,他至少应该能轻易赢四项才对,还有那唱词画画,我不是都吩咐好找名家不遗余力的培养他了么?他现在心情一定很不好啊,呵呵!这小子非常要强啊,等一会儿回消息时鼓励一下。”

那个人小心的抬起头,看了眼自己的东家后,叹了口气道:“大当家的,唐涫洱已经离开月梦阁船队了,他最后跟管家说他对不住您。”

———

“小店子,你不是说你以前吃过这东西么?说人家弄的很快,你怎么到现在才刨出来这一点啊?”

杨大小姐把店霄珥弄好的冰沫仔细分给四个小家伙,自己都没舍得吃就没了,看着小店子在那挥汗如雨的模样,好奇的问着他以前的事情。

‘嘎吱~嘎吱~’

店霄珥埋个头奋力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心中不断回忆当初自己吃刨冰的时候,人家拿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样子的?好象一摇就行,开始时一毛钱一碟,后来两毛,再后来五毛,一块钱的时候就去买冰淇淋吃了。

“别急,大小姐你这份快好了,以前,我吃的时候都是别人在干,我哪知道他们怎么那么快?要不你把船上的那些木匠都找来,咱们就拿这冰,看一看他们对刨工的熟练程度?哦!小豆你放心,不找你爹,别那么瞅我。”

“也是个好办法,至少他们比你能熟练些,你这还有冰块呢,哎?小店子,以前就听人说洞庭湖好,咱们在大署的时候能到么?还有那成都府,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青天哦,怎么上呢?”

大小姐想起前途来不觉就有些忧愁,听得多了心中就怕了,总认为这地方充满了危险。

店霄珥却不在乎这个,依然一下一下刨着,眼睛中反到是有一种兴奋,抬头对大小姐说道:“我也没去过洞庭湖,想来应该不差,至于蜀道?没什么的,只不过慢一些而已,上青天其实不难,难的是人心。”

好象感受到了店霄珥豪迈的气势,骄阳偷偷躲在了云彩之后,水中一条鱼洗鳃而起,摆动着尾巴,落下后奋力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