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途中偶尔赚些钱

第二十一章 途中偶尔赚些钱

“伙计~伙计!”

午后的宁静被一阵粗暴的声音打断,拎着两个铜壶在那练习的小狗子,一个机灵就寻着声音的位置冲了过去。

剩下的几个人依然把手中的长嘴铜壶围着身子各个部位来回转动,不时听到一声‘咣噹’,不知谁的掉地上了,好在店霄珥早已吩咐,这一阶段先拿凉水练。

蹭蹭蹭!小狗子跑到船舱中对着那个喊了他不下三次的汉子问道:“这位客官,您需要点什么?”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喝酒喝热了,这屋子里面透不过来气,你这有敞亮的地方么?给我安排一个,赏钱少不了你的。”

这说话之人是一四十来岁的大汉,粗壮的腰板,六尺来的身高,脸上带着刮掉胡子的青茬,大嘴巴丫子,浓眉大眼,随便一瞪就够吓人的,一身廉价的青灰色粗布衣服,踢死牛的大洒鞋,不离手边的总有一个被布包着看起来沉甸甸不知是兵器还是工具的东西。

这人是杨家船队在江洲暂驻时,非要跟上船不可的,说是要去巴蜀之地正好顺路,杨家船哪能让一个不认识的外人随便上?正当大家要赶走他时,他却掏出来一锭足有十两的金子。

店霄珥马上拦下了所有要动手的人,陪着笑脸迎到了船上,那金子也顺便接过,塞到一旁看热闹的大小姐手中,给她玩去了。

结果第二天,杨家那个普通人呆的客船就被腾出不少地方,共十二个船舱能呆下五十人的空场,黄纸黑字地告示也随着贴了出去,上书‘长江川蜀豪华客船,暂停江洲一日,欲与同行者,速来交钱订位。’

别说,还真就有那么几个有钱人,见有这样的船加上手中还有不少银钱,便不愿去挤那,各种味道混杂的连个溜脚地儿都没有的船,想到自己家没有买船钱,坐船钱还可以,尤其是川蜀之地,更是少有大型客船经过,都纷纷报名。

而这个汉子,因天气炎热,已是到了大署时候,喝些酒后,浑身难受,方才喊这几个船舱的伙计前来,小狗子也正好负责他这个舱室,听得如此要求后,小狗子登时就精神不少,带着店小二独有的亲和而又谦逊的笑说道:

“客官是不是想要喝酒时不闷?”

“对~就是,喝酒一闷难受啊。”

那汉子本就是没想这伙计有什么办法,实在不行弄个蒲扇也凑合了,可听这话好象有招啊,便答对了一句,盼着可以找个好地方。

“客官是不是想找一透气还有荫凉的地方?”

“是,太是了。”

“客官是不是还想找的那地方视野开阔,往上能看浮云朵朵,往下能瞧滚滚碧波,近处庭台楼阁,远方群山巍峨?”

“停,你别说了,越说我越觉得假,刚才那点好心情全没了,我就是喝酒闷,你拿话忽悠我可不对,我没少给你赏钱吧?”

这汉子有些生气了,嘴花花有什么用?这舱里面多站个人反到更热了,听那话不象找喝酒的地方,象是去看神仙。

小狗子这么长时间终于是学了点玩意,可算遇到机会了,正想着发挥一下呢,却被人家突然打断,可并不觉得难受,目的已经达到了。

“客官您别急,这样的地方真有,可就是这价钱?”

‘啪!’的一声,又是一锭十来两的金子,墩在桌子上了,那独特的颜色与这汉子身上那廉价衣服形成强烈地反差。

“客官跟小的来”

把那金子往腰间一掖,铜壶一放,小狗子麻利地从肩膀上抽下搭巾,把桌旁那立着的托盘一甩后,两只手看不清影子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摆在托盘上,单手一擎,搭巾往门口方向一递,扬声唱念:“贵客移步喽~,遮天避日棚,迎风观水亭,召人侍侯嘞~”

在外面同样有人重复了一遍后,小狗子踩着莲花步当先走了出去,把这汉子给唬的不知如何是好了,感觉都不用再额外找什么地方,就听着人家一喊这东西,心里就舒服啊。

拎起那长条包裹随着一起出来,沿着船舱往另一边绕,少倾,两人来到了这只船的前甲板上,布头和胖墩正在那搭棚子呢,旁边已经有几个棚子下面坐着人了。

“就,就这?浮云朵朵?滚滚碧波?遮天避日?迎风观水?”

汉子瞪个眼睛用手指着地方问到。

“嗯呐,还是客官您聪明,刚来就明白了,小的可是琢磨半天才行。”

小狗子在一边陪笑,那棚子也搭好了。

“聪明个屁,聪明我就自己来了,是明白了,娘的,怪不得刚才你动作那么麻利!”

这汉子是个实在人啊!

“那位兄弟,既然到此那就好好体验一下吧,咱们这些人都一样,你那是遮天避日棚,迎风观水亭吧,比我强,我这是白鹭醉鸥地,云霞七彩堤,来了就好好感受呆着吧,那银子也没白花,他们还送一碟不要钱的冰和时令水果呢。”

另一个棚子下的人安慰着这汉子,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看来闲热跑出来喝酒的不只这汉子一个。

前面那客船船尾这里,杨大小姐举着‘看很远’兴奋地说道:“又一个,最少五十两银子到手了,小狗子他们真能干,早知道这样,从杭州出来多带一条船就好了,一路下来能赚两艘船钱,恩,到成都是不是也有不少带河流湖泊的地方?我们在水上弄个店吧。”

左近凉棚下,林家小姐、柳家小姐还有灵儿、大小姐丫鬟及原来月梦阁船队的茹儿,而几个小家伙则围在另一个棚子下面来回欢快地玩耍着。

店霄珥提着两个壶,稳稳站在大小姐身边,眯着眼睛看了眼那边的船说道:“小狗子几个人看来变了不少,再也不是以前躲在一楼怕这怕那的人了,等这一路学到地方,加上他们最近勤练的功夫真的可以独挡一面了,会成为最好的店小二,环境可以改变和造就不少人啊。”

“才不是呢,他们只能算比较不错的店小二,最好的是我的小店子,到哪都是最好的,是不是林姐姐、柳姐姐?”

杨大小姐收起‘看很远’跑到一堆女子那边帮店霄珥吹牛去了。

“对,你的,还一口一个姐姐呢,让你的小店子给弄几首那个没听过的歌你都不让。”

林家小姐故做不搭理她,往旁边闪了闪,嘴上却带着笑。

柳小姐却说道:“你的小店子这回可是出风头了,在由拳镇就弄的连杭州府那边都有人知道,现在这长江两岸还不得把你的小店子传的到处都是啊,在江洲停留那两天,已经开始有人弹唱滚滚长江东逝水呐,可惜唐涫洱这么个不错的人了,若是遇到别人可能轻松就能取胜,偏偏是你那小店子。”

说着话突然反应过来,人家相好的还在旁边站着呢,隔着面纱往那边瞧了一眼。

茹儿到是不觉得如何,毕竟比不上店霄珥是真的,尤其是那最后一幅画,唐涫洱再练也未必能有那个手段。

想到这出声说道:“涫洱是不行的,游泳还有点傻劲儿,其他就笨笨地。”

她是被杨大小姐从苏管家那买过来的,苏管家当时想不要钱,欲给唐涫洱留个念想好日后相见,大小姐却最怕这个,愣是塞了不少银子,而唐涫洱也当场离开了苏家,拿着杨大小姐给的一百两纹银先回家安置老母和弟弟,说随后就追来。

林家小姐对这个茹儿说的话却不赞同,反驳道:“你那唐涫洱才不笨呢,是苏家没照看好,刚才小店子说的对,环境可以改变和造就不少人,你看看杨家是什么样的?别说苏家那么对待唐涫洱了,我林家都赔不是,给银子了,还没把黄师傅给留下,这回派来的两个人要是不把本事学到,就别想回去见他们的家人。”

捏着袖子中那块碎银子,茹儿没再烟雨,她也赞同这话,杨家真的不一样,花了不少钱,把自己买过来,马上就给自己分钱,并把那不少铜钱和银子倒在甲板上,每个杨家的人都有,哎!若是涫洱哥是在杨家呆的两年,想来一定比现在强很多。

———

第二日,杨家船队终于是来到了洞庭湖入长江口这,准备稍做补给后继续前行,却没想到岳洲洲府派人送来帖子,邀请杨家众人到岳阳楼处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