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2章 一问一唱释远途

第二十二章 一问一唱释远途

“去么?”

大小姐手中拿着人家送来的请柬,犹豫着不知如何处理。

“去,为什么不去,我从小到大这些年了,还没看见过那楼长啥模样呢?”

看着那根本就没有写上官职而是以私人名义签署的帖子,店霄珥就决定让大小姐去,做买卖的人多和一些当官的接触还是有好处的。

大小姐慢悠悠起身,往舱外走去说道:“那就去,我也没见过,这都是借了柳姐姐的光,不然人家能邀请我一个小丫头才怪呢?”

管家也随着一同送到门外后,转身回来看着店霄珥问:“你怎么能撺掇着大小姐去呢?想玩等有时间单独出来就成,人家那是找柳小姐的,大小姐去了万一被冷落、挤兑,让我回去怎么跟老爷交代?”

看着这个稍微有些傻,还有些忠主的杨管家,店霄珥心中暗恨,那个杨父为何把他弄到船上搅和?什么照顾大小姐啊,这分明是让经历磨练他呢,大家一起糊弄吧。

起身欲到外面去安排,同时跟管家说道:“自己去?自己去不得自己花钱?五艘船多少口子人你不知道么?多亏那个宋公子到江洲就回去了,不然那些厢军还得到咱们船上蹭饭吃,怕大小姐被冷落和挤兑,那要你干什么?你还想回去交代?”

摇着浆,打着侧帆,五只船缓缓变队,朝岳阳城方向使来,客船上打杂之人,换上干净利索的衣服,揣着前几天额外打赏的银钱,准备等船靠岸后,买些东西,然后再到人家官府安排的地方吃饭。

货船上有一些货也开始卸下贩卖,这是店霄珥出行时安排的,一路走,一路做买卖,除开特殊因数量限制的高昂价格物品外,其他都是依着沿岸各地物价差来进出,虽是有些烦琐,可赚的钱真比直接那么贩运多出一些,拿出来一部分给船工做奖金,大家都高兴。

“伙计,伙计,你这船怎么不对呀?伙计~”

那在后面做移动客栈的船中传出不少这样的声音。

小狗子三个人知道要去岳阳楼吃饭,听到客人传唤马上按照声音先后跑过去,那两只水壶在身上来回翻转就是不落地,可见这段时间练习的有多卖力气。

这边小狗子到地方缓冲两步,人停、壶停,‘噹’的一声掉下去一只后,带着笑容问道:“这位客官,您唤小的?”

这喊话人的声音比较小,一副书生模样打扮,文绉绉地气质,手中摆着一把山水折扇,见小二过来了,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地上还再冒水的壶开口道:

“恩,是叫你,先把壶扶起来,这船上本就潮湿,还倒水。”

“好嘞!这回您吩咐吧。”

小狗子暗怪自己还不够熟练把壶拎起来后,挎到胳膊上再次问道。

“上船时你们说是去成都府?看现在这样子是要进洞庭湖啊,总有个说法吧?”

文人这点好,无大事的时候他可以等待你给他个理由。

“那个,他吧,他是这样的,有人在岳阳楼那也想去成都府,咱们过去接他一下。”

小狗子说完都想给自己两巴掌了,这破借口,太烂了,要是小二哥在能怎么说呢?

果然,人家跟本就不信,啪的扇子一合,轻哼了一声:“当公子我好骗不成,把我那船钱给我拿回来,我找别的船去,哼!”

小狗子这下怕了,那可是不少钱呢,自己还有分红在里面,张个嘴不知如何作答“这,这,小的,其实…”

“小狗子,平时大小姐怎么告诉咱们的?贵客若问话就要如实回答,看来你这个月的奖钱是不想要了,还不退下。”

天籁一般的声音在小狗子耳边传来,小狗子马上堆起满脸轻松地笑容,哈个腰退到一边看小二哥怎么应付。

“这位客官,您别见外,这小子总想耍点小聪明好得到客人的赏钱,有话也不知道照实了说,回头小的就让人收拾他,象您这样的贵人,哪用的着如此要赏钱?是吧?”

店霄珥就是怕这边出事,才从那条船上过来的,刚一到这边船舱口就听到里面形式不怎么好,紧走几步进来,换过小狗子的位置,同样带着笑脸解释着。

那人一见店霄珥发现这个小二精神不少,心中想着以前怎么没见过呢,嘴上却说道:“是,公子我就烦这样的,有话不直接说,不就一个赏钱么?公子我差这个?拿着,说,为什么要去洞庭湖?”

接过足有五两的银子,店霄珥想着这人真是出手大方时,嘴上也没闲着“想知道为什么去洞庭湖,公子切听我一一道来,这潇湘名八景,洞庭属秋月。秋来空幽影,月照连碧波。风息水如镜,浪起星满河。迩来寻此处,不忍徒错过。公子,您说是不是应该去?”

那公子摇着扇子不停琢磨着这景色能多优美,听店霄珥一问自是点头承认“这秋天洞庭湖景色是不错,应该去呀,再弄几个酒菜,呼朋唤友当真是人生一大享受,诶?可现在是夏天吧?和你方才说的洞庭秋月没关系呀?”

没唬住?再来,还不信这个邪了。

“这位公子,跟您说实话吧,这事儿啊,是人家官府的事情,您别看我家小姐平时不管事儿,其实呀,在一路行来,她~她~那个有些话小的是不敢说的,说多了这月工钱就没了,您看您…?”

“你一个月工钱才能有多少?拿着,说。”

又一锭十两银子扔了过来。

“谢您嘞!一路上啊,各地官府都想请我家小姐吃顿饭啥的,前一段日子您上船时,没看到江洲的官船护着咱这个船队一起靠的岸么?这次是岳洲府的,在岳阳楼三楼那宴请我家小姐,一般人可是不能在那上面吃饭的,我家小姐的意思是让诸位船客在此地等着,回来时再让搭乘。”

“那哪成?你家小姐不能这么干。”

这公子着急了。

“是,小的也这么说来着,结果就让你们一同跟着,可不能下船,除非诸位愿意额外拿出些钱财,这样我们就可以用其他的理由,给您安排到左近,您看?”

店霄珥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违心,可银子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恩,给了,多少你说个数,来一次若不看看这岳阳楼也说不过去。”

“那您稍等,一会儿有人过来专门和您说这个事儿,如此小的就退下了。”

和小狗子一同来到外面后,店霄珥直接把那五两银子塞到他手中说道:

“去,按照我刚才那个说法挨个去说,能骗来多少赏钱,就看你本事了,那壶你先用一个练,嘴儿都摔瘪约了,我先回去找杨管家过来收钱。”

小狗子抓着手中的银子用仰视的目光看着小二哥离开,本以为自己已经练的不错了呢,原来还是不行啊,关键时刻才明白。

———

岳阳楼上,一众知府、知军、知事、通判、大夫具都环绕着一个青衣老者不停说些奉承、瞻仰之类的话语,很少有人真去欣赏这夺目的风景。

柳碧旋跟杨家大小姐并排来到楼上,那被围着的老者几步来到近前,打量着柳碧旋感慨地说道:“这一晃都这些年了,侄孙女怕是已经忘了我这个老头子了吧?哦,这个是杭州杨家的那个大丫头,诈一看还真能看到你爷爷那个倔老头的影儿,来,来都坐,诶?后面那个是林家的吧?呵呵!今天老头子我到是碰到不少熟人子女哦!也过来,别躲后面。”

看来这个老头交际够广啊,这三家人爷爷辈的全认识。

“您一定是那个最谗酒喝的白爷爷吧?前些日子还听爷爷说起过,您当初骗了他一坛子挂花酒呢,看你老现在这身体,酒量应该比以前还厉害吧?”

柳碧旋持着晚辈礼嘴中说着奉承话。

杨大小姐不知道这个人,也没听自己爷爷说过,在一边同样学着行了个礼,轻轻咬着手指头不再言语,林家小姐也是上前施礼后恭退一旁。

这正主一到,酒宴就已在这楼上摆开,重要的人聚到一张靠外面的桌子上,其他人各自按身份寻位置坐了,目光却都在那独特地一桌徘徊。

杨大小姐被领着来到老者旁边,紧贴着柳碧旋坐下,林家小姐也是挨着入席,大小姐有些紧张的向周围看了一眼,见店霄珥抱这两个少爷在右边下手位紧临着这边坐下后,这才放心,她也不清楚小店子是用什么办法挤到那里的?杨管家都没位置呢!还是小店子厉害呀!

众人推杯换盏间不时说些各种趣事及见闻,大多都是看着白老头和柳碧旋来组织语言,气氛热闹,人也显得轻松,大小姐浅斟了一盏米酒后,也高兴起来,不在那么紧张,听得别人说的有趣,于是开言问道:

“听说这洞庭湖里面有不少好玩的地方,你们都谁知道啊,给我说说,我抽时间带小店子去看看?”

这话一出,大家都看向了她,一是因为没有人能说得全洞庭湖有什么景色,另一个都认为她是陪同之人,没把他放在眼里,这时候她一问话,谁若是答了好象身份都会降下来一样。

看着大家看向自己,杨大小姐有些不好意思了,轻声地说道:“没有人知道啊?那就算了,我让小店子来帮我去查。”

“呵呵!这位是杭州杨家的大小姐,诸位谁若是知道,就与她说一说。”

白老头出来给打圆场,顺便给大小姐夹了一块鱼肉放到碟子里。

这样一来大家都给面子介绍起来,气氛再次热闹,不少人心中想着杭州杨家是哪一个,有知道的马上反应过来,凑到近前亲切说上两句,谁都不敢保证以后用不到杭州杨家,不说别的,就是去西湖游玩,若有杨家单独安置,面子上都不一样,这时给人家女孩一个好印象,也方便今后见面。

大家都高兴时候,坐右下首一张桌子上站起来一个人,端着酒杯过来敬了一圈后问大小姐:“不知杨家的大小姐,次此是欲往何处啊?”

“去成都府那。”

杨紫萱笑着说到。

“那去那里做什么去啊?不知大小姐可告知一二?”

杨紫萱想说是去做买卖又觉得不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给外人说的好,于是随意说道:“听说那边深秋的景色不错,我想去看看。”

“哈哈!杨家做事真是与众不同啊,这才是夏天,就想着深秋了,难道你父亲就没跟你说这早晚的问题?”

话一说出其他人都明白这是找茬来了,这一桌之人见白老头那脸色阴沉下来后,都瞪了眼这个不知好赖的人。

岳洲知洲刚想训斥,却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传来。

“这位大叔,我给你唱首歌听好么?”

说话的正是杨紫煜,没等人家答应呢,就开口唱道:“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蜗牛背著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阿嘻阿嘻哈哈在笑它,葡萄成熟还早地很哪,现在上来干什么,阿黄阿黄鹂儿不要笑,等我爬上它就成熟了…。”

唱完了后也不管其他人那吃惊的表情,接着说道:“叔叔,你家的孩子一定不会唱这首歌的,不然,你怎么能问出如此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