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9章 波浪滚滚动人心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十九章 波浪滚滚动人心

哗~哗~’

一波波的潮水拍打在停驻在海中的船弦上,无数盏灯笼被挑起,伴着天空中的星星闪烁,海水正如白天与蔚蓝色的天相映那般,到了现在也换过夜的黑,让两者显得是那么的和谐。

‘呜~!’

几个人用海螺做成号角使劲的吹着,岸边那处也点燃了一些篝火的渔民真的是担心绿野仙踪上岸,或坐或蹲的一直守在那里,每当海中的船上有什么动静响过,他们就会警醒起来,这次也不例外,以为船要趁晚上黑的时候靠上来,不少人站起身紧张地等着。

“唉~!今天咱们算是让他们耽误了不不会有别的办法?这些灶户也不容易呀,我看他们这一天只有少数几个人回家取了些吃的,剩下的那些人都饿着呢,真想给他们送些东西吃,缓和一下气氛,可惜,东西送过去,绝对有他苏大当家安排的人在其中喊什么有毒等等的话。”

店霄和大小姐蹲在船上专门的那个厨房门口,借高高挑起的灯笼亮光看着摆在两个人中间的一个大木盆,里面的清水中是不少近一寸长的梅蛤,就是通常说的海瓜子,最好听的名字是虹彩明樱蛤,等待着它们把身体中的泥沙都吐出来,这些是放小船过去吓唬灶户的时候在海边淤泥中挖出来的。

可能觉得慢,大小姐伸出嫩嫩的小手在水盆中轻轻搅和着,不时眨巴两下嘴儿,想吃的有些等不急了,听到店霄的话,抬起头来说道:

“就是让他们吃也没什么可吃的。没听那个海盗说么,他家以前就在这边煮盐,一斤三个铜钱,本是不错地,一年到头赚的加上在海边自己捕些吃的也有不少节余,可就这三个钱还要被人家以各种税的名义摊到头上,结果剩下来的不足一个铜钱,一天到晚只够吃些粗食糊口,钱全被苏老大给贪了。”

“是呀,最主要的是这些盐的税却并没有交上去。官家那里得不到,这小黄门啊,有话不直接说,都到地方了才告诉实情,无非就是找些证据来给皇上,然后把人抓起来,最主要的是把那钱都找到。不然空壳子有什么用,那样的话皇上早就随便安排个理由给收拾了,还用派人来查?好了,差不多了,这换过的水没怎么变色,你想吃炒地还是煮的。”

店霄看到盆底下没有多少泥沙了,认为可以拿出来,问大小姐想怎么吃,那一个个海瓜子看着就漂亮。

“都要。这边煮着那边炒,一个鲜一个香,我去找小子和小钩子,炒的时候你尽量别把壳炒坏了。”

大小姐把手涮了涮站起身来去找人要子和钩子。店霄端起盆往厨房里进,觉得大小姐吃东西有些拖拉,这东西哪用工具呀,咬开后面轻轻一吸就可以了,想到这边的人都已经靠到岸边开始在那里挖沙子了,那些灶户也只是一个个挤到一起尽量阻挡着不让绿野仙踪的人再往前走,却没有人动手,真是善良而又朴实的一群人呀。

在黑夜的掩护下,一些小船于背着岸地那面悄悄放到水中,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轻轻划动着浆。向没有人守着的更远处岸边驶去,一个个的食盒整齐地码放在那船上,那依旧算不得明亮的新月。把波涛照地起伏中忽明忽暗,让岸上的人根本无法察觉这些船的离开。

约莫半个时辰后,这些小船终于来到岸边,分散开来向自己负责的地方继续前进,将将贴到海滩时,船上留下两个负责照应看船的人,其他地那些都快速捧起一罗食盒,背上一个包裹踩着水,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岸上走去,渐渐消失在夜幕下。

离海边五里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县,不少的房子都是由石木相配搭建而成,依旧闷热地感觉让许多这样的富户人家尽量去找些玩乐的事情,而今天他们应该有个共同的去处,那就是此地县令的家中。

县令姓刘,在此地已经连任七年之久,据说凭着他的政绩早就可以向上更进一层的,可不知为何,几次朝廷欲给他安排新的职务之时,他都会以各种理由推脱,并送上大量的钱财让人家给他留在这里。

今天此地那些专门盘剥灶户的富贵人家都派人过来,并准备了不少地礼物,原因就是刘县令从小就已经失散,并且多年未见过的爹出现了,正好在出现的第二天过寿,六十大寿,这可不得了了,近五十岁地孝顺县令终于找到了爹,哪能不好好操办一下,据说没找到爹的时候他就每天对着小时失散的方向磕上几个头,问上几声安,这孝心终于感动了老天,才让他们父子见面。

一份份的礼品送上,门口自然有人记下名字、数量,进得门来不管遇到哪个,也不论认识与否,当先要大声夸上一句县令大人孝感青天,这才寻找属于自己的***谈些盐上的事情,琢磨点能够更加盘剥灶户的方法。

待客人来得差不多后,过寿的刘老爷子终于是被请出来,接受众人的道贺,顶着一头花白的被梳理的整齐的头发,躬着个身子,穿的是一套苏竹的衣服,颤颤巍巍地走到主位置上,看着来贺寿的人激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还是孝顺的儿子代言的。

这样的一幕被赶到这边带食盒的绿野仙踪一个用其他身份混进来的人给看到了,端详了这父子片刻,发现除了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没有什么相象的地方,暗暗记在心中转身出去,

人汇合。

因是本地县令家有事,县里面做菜最好的‘望仙’酒楼已经不再对其他人营业,从别的地方又临时找来不少人帮忙,一起赶着工给做菜,因离得不是太远。就没有把厨房放到县令的家中,直接从酒楼往那边端,一队队的人连成一串,来来回回地更能显出气派。

两个望仙酒楼的伙计和另两个从外面找来帮忙的人一同抬着一个大大的方形食盒,紧张着脚下的路,尽量把食盒抬的平稳了,那上面一个大大的寿字让人知道,这些应该是上到主桌的,好在从酒楼到县令家的一路之上都有火把、灯笼照明,不用担心天黑看不到。

又拐过了一个墙角。再往前走上百十来步就到地方了,这时从后面墙角的地方追出来不少地人,一个个穿的衣服布料不错,却不彰显身份,当先一个领头的人对着四个抬食盒的人喊道:

“几位兄弟,等等,东家说了。先前这些菜不行,又新做了些让我们给送来,快,把这些食盒里的菜放进去,那里的都拿出来,不然刘县令吃得不高兴了,咱们可承担不起。”

四个人停下脚步,见后面这些人都没见过,可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毕竟有不少从别处借来的人,四个人之间就不认识,疑惑地打开一个食盒看去,当时就愣了。那精雕细琢地菜看着都不让人不忍心吃,不知道望仙酒楼什么时候找到如此厉害的师傅,那点疑惑马上就打消了,果然是比现在大盒子里装的好,点头同意开始互相换着菜,突然一个伙计看着一盘菜问道:

“这,这是什么菜?看着好象不能吃吧?”

“哦,你说这个呀,这道菜叫清水涮珍珠,有安神定惊、清热滋阴、明目解毒之效。东家说了,给县令送去他就明白如何吃的。”

后面的人指着装着半下水的盘子解释着,那水中足有二十多粒胡豆大小的珍珠。不时被灯光照到,发出含蓄动人的光芒。

“哦,看来咱们酒楼是真的来厉害地大师傅了,这种菜从来就没听说过,其他的菜也一样,闻着就香,真不想把盖子盖上,那行,回去跟东家说换过了。”

那伙计摇着头赞叹地合上了盖子,打过招呼抬起食盒离开,留下原地这些追过来换菜的人看着食盒中的菜纷纷摇头,领头地人一招手,众人消失在墙角阴暗之处。

这一边的机会好一些,其他的小组并不是都如此顺利,有的冒充某个新开张的小店,有的说自己家祖传做菜手艺,还有的直接放在门口,有的被吃了说好,有的非要把人也留下来,还有的觉得来路不正,直接拿去喂狗,当天明时,这些人早已回到了大船上,纷纷汇报着今夜地情况,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芦沥县那个刘县令是个可以利用的人。

早上几个已经出过一次海的渔夫合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后,合在一起装了些木头到船上,远远地划开,绕个***向着绿野仙踪派出远离岸边的几只专门收木头的船划去。

“好,这块木头不错,正好能用上,给五十个钱,咱们现在缺呀,还有盐也一样,你们有盐么?一斤十个钱,超过十斤一斤给十五个钱,五十斤一斤给二十个钱。”

店霄正在收木头的船上,用脚踢了踢糟得不成样子的木头说着好,让给五十个钱,并说盐也缺,不停按照收购量的多少提高着单斤的价格,听得那些渔民都不敢相信地张着嘴。

“给,一共是十二根木头,都比较不错,差一些的是五十个铜钱,好的给一百个,总共是八百个铜钱,按照你们这边一两银子换一千个钱来算,不到一两银子,我这次给你们一两,毕竟这些木头可以应急了,呐!收好了。”

大小姐摊开手,里面是一两银子,直接往一个渔民的手中抛去,那个人吓得好悬没接住,把银豆子攥到手中直哆嗦,其他几个人也都看向他那只手,目光中充满了吃惊的神色,一个年岁大的开口问道:

“你,你们真给呀?这木头不值那些钱的,用来烧火都费劲,我们几个也就是看到你们在旗上写的字,过来探探的。”

“给,写了给就保准给你们,怎么用你们不要管,只要拿来就给钱,我绿野仙踪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还有盐也是,一次你们若是能运个十石过来,每斤我们给五十个钱,说到做到。”

店霄用手指着飘扬在那里的绿野仙踪旗帜向这些渔民承诺着。

同一时刻,那岸边的一些灶户终于是连饿带惦记着没煮盐一点收入都没有的事实,纷纷返回去开始煮盐,随着一部分人的离开另一些人也呆不住了,都想着自己在这边挡着,那边却煮上了,谁也不愿意给别人做白工,也要往回去。

只是绿野仙踪却不想让他们走,再次开动船往岸边靠,把那些人吓得焦急地又派人回去找那些已经煮上盐的人,只是再次过来的人却不多。

“给钱,我给钱,分成两拨,一拨煮,一拨去挡,挡的人我每日给饭吃,还给十个钱。”

苏大当家的也发现情况不对了,及时调整着策略,并忍痛往外拿钱。

一时间两边再次显得平静下来,只是有那么几个渔民悄悄的把一些话对其他人说着,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