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月半过后知危情

第八部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二章 月半过后知危情

店大人?哪个店大人?”

烤着串的店霄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急急到此报告的人问。

那个传消息的人也是一愣,看着店霄说道:

“小二哥,店大人就是店太师,就是您爷爷呀。”

“啊?他有消息了?啊!有消息就有消息吧,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京城那边还至于特意过来告诉一声,过些日子我就回去,到时候正好问问,那个无忧酒馆在哪,弄的我整天揣着块玉佩怕给丢了,还有别的事情吗?那些金牌的用户把粮食什么的都筹集的如何了?”

店霄听到爷爷的事情眼睛一亮,随后又若无其事地说知道了,顺便问问京城中的情况。

那个传消息的人没明白为什么这个小二哥不急了,想了想回道:

“京中没什么事情,绿野仙踪的幼儿园又招了不少人,十天前皇孙殿下和其他几个人于京城中四十个年纪差不多的小孩比了一次,柳小姐给找的题,结果全是得了状元呢,把那些个孩子都比下去了,别的事情没有了。”

“哦,这样,好,幼儿园有人好啊,把孩子都给归拢到一起,利益就绑到了一起,以后有事情帮的人就多了,那个,你怎么来的?”

店霄问着话把一条烤好的鱼又刷上一层辣椒递过去。

“谢小二哥,我是走的八百里快马传报,六十里一换马换过来的。小二哥,官家说了,您要是想知道店大人地事情,就把这边的应该给他带回去的东西带回去。”

这人刚才就闻到味了。见店霄给他,马上伸手接过,嘴上回着话。

店霄又把这个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点点头道:

“不错,跑了这么远还如此有精神,说明你这人身体好呀,困吗?哦,不困,那就先歇歇,这鱼吃着。等会儿我让人给你送去些海瓜子,还有米酒。不忙回去,啊!”

店霄吩咐完,那个人高高兴兴拿着鱼跟着绿野仙踪的护卫找地方吃喝去了。

“小店子,你怎么不急呢?爷爷有消息了。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大小姐等那人走了问店霄,把已经烤好地一片墨斗鱼用筷子夹着送过去。

“不急,你别听刚才那个传消息的人瞎说,八百里快马从京城跑到这还能如此精神?你看他走路,腿一点事情都没有,怎么可能啊。说明没有什么事情。皇上就是闲的想让他过来看看。最好是带些东西回去,看着吧。那个人一定是喝着酒跟别人打听这边的事情。”

店霄蹲下身张嘴咬住,边嚼边说,手中把那几串鸡头又刷上些醋,被下面的碳热一烤,‘哧’的腾起一团水气,凑到鼻子下闻闻,觉得可以了,分别撸下来放到盘子里,不知从哪摸出把小刀,同样抹上些醋在火上烤烤,对着整个的鸡头几下便给削成四掰,放到大小姐和林皛瑶旁边。

“也对,他刚才的样子哪象是来传重要消息?分明就是游玩来了,这个机会或许都是和别人争来的,知道我绿野仙踪不愁吃喝,还有额外地银子能拿,我觉得他说的那个幼儿园地消息都比你爷爷的事情有用,儿一定是背了不少文章,还有宇儿的计算也一样厉害。”

大小姐经店霄一提醒也发现那个人的不合理情况了,轻轻把白色地鸡脑子挑出来,抿到嘴中,露出满足地笑容表示好吃。

这边吃着那边还在继续打扫战场,那一千私兵最后见大人已经跑了,发命令的人和一半的兄弟都已战死,稍微阻挡了一下继续追击的人也都纷纷投降,海盗们现在也都被分割开来围上,除了跳下水找不到踪影的,其他的都失去斗志,扔下武器投降了。

“吃饭了,吃饭了,排队过来吃,都别挤,孩子、老人和女人先来。”

绿野仙踪地厨子得到店霄地命令开始全力开动起来,来不及做什么好吃地菜,按照不能油腻太大的要求,剔出精肉给做地瘦肉粥,这东西做起来快,一锅锅熬好,装在桶里给抬到下面去,配上些各种的小菜,就那么对付一下了。

灶民们一部分身体较好的先留下看着那些收盐的人,还指望从他们身上多弄出些钱来呢,其他的人听话地排着队去吃。

“娘,你那碗里有肉吗?我这里多,给你夹一些。”

一个打了满满一碗肉粥的半大孩子,端起一盘子拼起来的小菜来到他刚刚打过粥的娘旁边问着,用筷子小心地把一丝丝一块块瘦肉拨到一边,递给他娘,同时往那只碗里看。

“娘这里有,看看,还以为你那少呢,都给你挑了出来,来,把这块肉吃了,娘吃不了多少。”

当娘的也把碗中的肉挑出来放到一起,见孩子的碗中也有,从自己碗中夹出一块非塞到了孩子嘴里,这才就着小菜开吃。

“娘,你尝尝这个辣鱼,真好吃,我在海边吃了那么多鱼都没有这个好,娘,你听说了吗?绿野仙踪都跟文叔他们说啦,上岸把店开起来,给我们所有的灶民摆流水席呢,一定好吃,比起村西头张大缸家开的那个馆子能好吃不少。”

孩子喝口粥,觉得盘子中哪个小菜都不错,把他听来的消息对娘说着。

当娘的却突然紧张地往左右看看,见无人注意教训孩子道:

“可别瞎说,你用那破店和绿野仙踪比,小心人家

你爹都打听好了,绿野仙踪在京城开的店,皇上都去们这次要在咱们这找伙计,到时你去试试,能留下的话要本分些。”

类似地一幕在各个角落处上演着。谁也没想到一个承诺,一顿简单的早饭就能得到灶民们的如此信任。

傍晚时,又圆又大的太阳缓缓沉到了海天连接地地方,映红了天边也映红了孕育了无数生命的大海。

岸上的灶民早已得了绿野仙踪额外给银钱回去买货。一队队的护卫押着收盐的那些富户开始挨家的去搜,知府因是贩卖私盐,他们这些人也就都跟着占了光,按律来说这是杀头的罪,好心的店霄给他们指明了一条出路。

“五千两,行吗?”

一个人捂着脸指着院子里抬出来的银子问跟随他回来地几个护卫。

“行,用不了这些,两千两就可以,剩下的给你留着买块好地。打口棺材。”

“啊?那我还有,几位别走。有,不少呢。”

这人见护卫扔下话要离开,连忙拉着一个说死不松手。

这些收盐地基本上都是存在这样的侥幸心理,已被店霄临时培训过的护卫们就发挥出所有的本事来恐吓他们。

热闹地夜晚。一辆从芦沥县过来的马车向着海边飞奔而去,与车夫坐在一起的一个人好象还嫌不够快一样不停地催促着:

“快,再快些,不要管马,到了地方老爷我赏你,让你买十匹马都够了。”

夜色浓郁的时候坐在马车上的人终于是看到那些挑起了灯笼的船只。一艘艘排列在那里象要把整个海滩都给照成白昼一般。

“什么人?停车。”

给那些回去购买了食物来到海滩上欢庆地灶民巡逻地护卫远远见到一辆马车跑来连忙上前阻止。马车好象没有看到他一般。径直地冲了过去,护卫好悬被撞到。一声呼哨那边弓弩马上就对准了马车。

“停下,还冲?快停下,别放箭,我找你们小二哥来地。”

受到鼓励的车夫真地就玩命的往前冲,坐在旁边颠得屁股直疼的刘县令看清了形式,使劲喊着让他停下来,用手扶着车厢对外面的护卫解释。

‘吁~’

同样发现事情不妙的车夫也及时拉住了马,看着周围上万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芦沥县县令,我找你们的大小姐和小二哥。”

刘县令扶着车辕一点点蹭到了地上,捂着屁股两条腿哆嗦着想要站稳,旁边的车夫比起他来就强多了,好象没什么事情一般。

正在沙滩上与大家一起热闹的店霄和大小姐此刻已经走到了这边,打量着狼狈模样的刘县令。

“是我,我给你们送大礼来了,听,听到没有?车里。”

刘县令看到店霄和大小姐两个人也顾不得屁股疼了,指着车厢让两个人听。

‘呼~呼~!’

周围的人也都安静下来,一阵打呼噜的声音从车中传来,仔细听好象是两个人的声音。

“这是?”

店霄已经猜出个大概了,可还是想从刘县令嘴中得到证明,脸上已经出现了放心的表情。

刘县令两步来到车厢这,拉开门拖死猪般地拖出来两个人,正是跑了的知府和苏老大,俱都是一身的酒气,许是被拖下来惊动了,知府停住了呼噜声,嘴里说道:

“喝,还是青云你好,别人都信不过呀。”

“那个,他们两个跑到我那去了,为了皇上,为了炎华,也为了这地方的黎民百姓,我使出浑身解数才骗得他两个人暂时相信了我,被我灌醉了拉到这里,还百姓一个公道,还一片朗朗青天。”

刘县令知道这话被别人听去,明显就是不讲义气,连忙以大义出发,把自己抬高一些,这样就好多了。

店霄不在乎这些,拍拍他肩膀让他别多想,高声给证明道:

“各位父老乡亲,这位就芦沥县县令刘青云刘大人,三年前正准备升迁的他接到当今圣上的密令,欲调查这边的事情,故此才又留了下来,多方打探,并且忍辱负重,与程知府等虚与违蛇,现在狗官已经授首,刘县令愿把这些年来做样子收刮的不义之财全部拿出来周济贫苦乡亲。”

“好,好县令呀,咱们金山县的县令是完了,看看人家芦沥县的。”

下面不少人开始叫好,刘青云听到这些赞扬的话有些欣喜,知道钱是省不下了又有些心疼,脸上的表情来回变幻,从怀中摸出一罗纸递给店霄说道:

“这是他们收钱用的凭据,都在这里了,我一张都没敢私留,那这些年得的钱,总要给我剩些吧?”

“剩什么?都拿出来,最好是把除了县衙以外你的房子和地都给卖了,让百姓知道你是真往出拿,到时候赚钱的地方多了,亏不了你,不然…。”

店霄觉得他有点死心眼,再一旁劝道。

半个月后,这边开始盖新酒楼,晒盐的池子也在建,晒盐的方法连同程知府和苏大当家的押往了京城,正筹划着如何把这个地方弄好的店霄终于迎来了一个真正的急信,‘店大人为获情报,只身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