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章 快马奔驰到京城

第三章 快马奔驰到京城

色茫茫照四周,天天新月如钩。

‘嘿呦!嘿呦!’

一声声劳动的号子回荡在金山县中绿野仙踪的工地之上,晒盐的兴起使得曾经煮盐的人有许多已经不再适应,为了安置这些人,绿野仙踪先是从各地找能教书的先生把孩子给聚拢到一起,闲暇时让他们到海边去拣贝壳,由绿野仙踪收购了,赚的钱就是用来请先生。

对于那些跟不上强劳动力的妇女则招到绿野仙踪临时的鱼类加工厂,经过几道工序把鱼给制作成鱼片、咸鱼等一系列的鱼类食品,用大船或是马车成规模的运到其他地方贩卖。

再有连这个都不能做的,就把收来的贝壳给他们按照几个专门设计人员弄出的图案给制作成各种饰物,交给一直在各个地方探地形、做导游的唐洱,为了配合他们能卖得更好,会讲故事的沈诗书需要在给每一种形状饰物给编出独有的故事。

梦馨画舫的宋雨萌待这边差不多后就会带着一批姑娘过来组成歌舞团,和与官家要来的那些艺伎配合着到处给绿野仙踪做宣传,为了能够先把海边的东西弄出去,都要带上这边的饰物。

“这边的房子一定要都盖的整齐些,中间这个位置留出来,什么都不用盖,到时候用来做一个广场,就是大家高兴来玩的地方,还可以用来做夜市,恩,到冬天了让那些投降的海盗多打些鱼,把他们有家人地都给迁到此处。以防他们恶习不改,把那鱼全部做成鱼干,给东吴鱼行送去,本钱就可以。长江那边让林家也多收鱼,送活的到京城,也是本钱,损失的由绿野仙踪补,挤占黄河鱼行在京城的份额。”

原金山县县令地豪宅之中,店霄在书房里借着明亮的灯光,拿着各种尺子和笔往铺开的纸上勾画,对守在旁边的大小姐安排着这边的事情。

“哦,弄鱼到是好说。咱们在京城里也养了不少,只是黄河鱼行那边毕竟离的近。他们要是也降价怎么办?你先停停,这个燕窝粥能喝了,先喝了它,来。张嘴哦!”

大小姐用托盘擎着碗专门给店霄熬的燕窝粥用匙子舀着喂,觉得鱼的事情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恩,恩,好,我自己来就行,不用等他们降价再想办法。可以安排人用别地名义直接到黄河去收。给的价钱要高。运到京城再低价卖,这部分钱算在绿野仙踪身上。一个月后提高他们鱼地要求,大小和重量都要卡住,这样的鱼用来给绿野仙踪做水煮鱼,让客人自己选鱼来煮,等京城中的人都已经不再从他们那买鱼后,就可以压低价格,提更高的要求了,等他们承受不住时,扶植一个其他鱼行起来,到时我可能早就回来了。”

店霄时间紧,不愿意耗费在吃东西上,接过碗一口喝掉,捏捏没能喂他喝粥地大小姐那气鼓鼓的俏脸,给出针对黄河鱼行的馊主意,转回头继续画着,明天早上他就要走了,这时候尽量把一些事情交代明白,以免负责这边的人太保守,耽搁发展速度。

“小店子,你让我也跟着你一起去吧,我还没去过辽国呢,正好到那边看看,然后开个绿野仙踪的分店,听说那边的马匹和皮毛也不少,贩过来些就不用都指望茶马道那边了,我可以按照他们那边地样子装扮,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呆着没意思,你爷爷也真是地,好好地日子不过,非跑到那边打探什么情报。”

大小姐和店霄商量着也要跟去,埋怨他爷爷瞎跑。

“不行,那边又不是玩去了,我是过去找爷爷,找到他以后就想办法给带回来,带你一个女的去有危险还得分心照顾你,有些苦你也吃不了,你就先在这边呆着,或者京城、杭州来回溜达,成都府就不用去了,太远,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回来,我会拌成商人带些盐、铁过去,这边有什么麻烦地话多找些人来商量,尽量稳妥,恩,我这个大概的东西都画上了,到时就按照这图纸来盖房子,以后再有人进来也好安置。”

店霄当然不能让大小姐跟着了,到了别人的地方,两边交战的时候,哪里有精力保护她,严词拒绝,说着宽心的话,把画好的纸卷起来交给大小姐,铺上新的纸张开始琢磨着画别的东西,看样子是绝对要把此处海边的地方给弄满意了才行。

大小姐也早就知道自己不能被带着的,就是存在侥幸心理那么一问,听到店霄的话也不再多纠缠,担心地说道:

“那,那你多带些人去吧,把以前的绿野仙踪护卫都给你带着,你别从两军交战的地方直穿,你绕着走,你爷爷既然能把那边的情报让过路的商人传回来,就说明他商人走的路没有问题。”

“也不行,那个时候与现在不一样,情报传回来了,炎华的军队必定也会跟着改变线路的,我这回只带几个人,赶两辆骡车,装上些被褥等东西,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为了发战争财冒险进去的人,不然,这都打着仗呢,炎华能放那么多人过来卖盐?”

店霄否定了这个提议,满脸的刚毅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忧愁,强压下心中的烦躁,一比一画的设计着一些用贝壳可以制作的艺术品,把自己曾经看到过的都画出来。

大小姐困的直打哈欠了,可依旧不回去,想陪着店霄多呆一会,一夜未熄的灯光下,两个人不停说着,直到天亮。

‘驾~驾~’

着日出,一队二十多匹马组成的队伍向着京城的方向霄被护在中间催着马尽量快一些。整个队伍风一般地沿着大路急弛而行。

待这些身影从看很远中也消失后,站在高处的大小姐这才抹去眼角的泪水,对旁边的林皛瑶说道:

“表姐,小店子走了。你说他会有危险吗?皇上也是地,这样的事情跟他说干什么?他知道爷爷在那边一定会过去的,万一出了事,我可怎么办呀。”

林皛瑶也同样眼圈红红的一脸担心,可这时候还要安慰自己的表妹,故做轻松地劝道:

“没事儿的,小店子什么人呀,那是文武双全的人,还那么聪明。一天鬼主意比谁都多,只有他算计别人的份。哪能有什么事情,况且你没听他走之前说的那些话么,好象对辽国地一些地方很熟悉的样子,再说他又不是打仗。是去贩私盐,只要炎华这边无事,到了那边辽国地人或许还能高兴呢。”

“恩,表姐说的对,我的小店子是最厉害的,我会把这边弄好地。等他回来时一看整个变了样子一定会吃惊的。表姐你那船也要好好造。到时让他带着我们到大海中抓那个好大好大脑袋上可以喷水的‘京’鱼,一个可以吃很长时间。运到京城他们一定会争相购买的。”

大小姐不愿去想不好的事情,尽量说着以后这边如何。

林皛瑶一时也听得入迷了,向往着说道:

“是呀,要造大船,你还说过他告诉你海的那边还有更好地地方么?有漂亮地石头,有好玩地小熊,还有美味的食物,把黄师傅找来吧,在这边也弄一个船厂,到时候造最大地船,带上能用的东西一起去游玩。”

两个人互相安慰、鼓励中,大小姐的目光渐渐的坚定了起来,挥舞了一下紧攥着的小拳头吩咐道:

“告诉大家,快些干,不要怕累,这些天的伙食全部由绿野仙踪来负责,每天都有肉的。”

“驾!驾!小二哥,到前面歇歇吧,这都跑了半天了,一直没换过的马有些受不住了,前面有个军驿,到那里跟他们说说,换他们的马走吧。”

一个跟着的护卫明显感到身子下的马有些受不了了,赶到店霄旁边提议休息。

一夜没睡又担心不已的店霄凭着一股冲劲只顾着赶路了,听到护卫的话这才想起来人可能没事,马却不行,点点头放缓了速度说道:

“好,到前面军驿休息,我是怕他们没有这些马来换,再说他们那马也赶不上咱们骑的这些,换就不用了,让马休息一下吧,那边也不急着这一会儿。”

不到半个时辰,前面果然出现了一处驿站,掏出皇上给送来的金牌,驿卒看过后牵着马去休息,店霄这些人也进到里面歇歇。

“小二哥,您爷爷店大人真厉害,辽国那边的情报这时候还能给传回来,别的探子不是被抓就是暂时躲了起来,多亏了店大人呢。”

一个知道情况的护卫尝过驿卒给送上来的酒菜,撇撇嘴觉得比起绿野仙踪来差远了,想起这次回去的目的,说着店霄的爷爷,语气恭敬无比。

店霄现在对于酒菜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吃到嘴中都是一个味道,听过护卫的话,摇摇头说道:

“别的探子探不到消息是因为他们都跑到前面去了,中京道那边是派兵压境让其不能妄动,南京道也同样有二十万杂兵打着贪狼卫和禁军的旗号骗着他们析津府,朝廷是想在宁边州以大兵压境之势,迫使黄河西边的辽国军队严防,然后重点打下武州、朔州、应州,进而挺进大同府,别的人都是在三个州探察,爷爷却跑到大同府里面,听说原来他带着文臣叔叔在夏国呢,非跑哪去干什么呢,那大同府的探子为何没动?那是因为他们怕提前暴露了这条线,爷爷胆子大,他是不怕,就他一个人,可他也不为别人想想。”

话里面充满了无奈,连着喝下三碗黄澄澄的米酒有些疲劳的身体带上了些困倦,微闭着眼睛调整呼吸尽量放松身体,好等休息差不多了上路。

三日后京城南门大街上一队快马急驰而过,‘踏踏’的马蹄声震在人们心中,纷纷猜测着那边来的快马能是什么事情,马队径直穿内城而过,终于是在外城西大街旁的绿野仙踪府邸停了下来,门口站岗的守卫盯睛一看,居然是小二哥,与那些护卫一身风尘仆仆的,在马上垂垂欲坠,连忙招呼着里面的人上前来掺扶。

“诶呦!小二哥你这是怎么了,快,快去准备热水,把那些个按摩的大夫都给找来,这得怎么个赶路法儿呦,告诉厨房快些给做点肉粥,别太干了,稀一些。”

杨金主这个留在京城打理的管家一看到店霄这副模样可给心疼坏了,再看看那些护卫没一好的,能把他们这些人给累成如此模样,可以想象是怎么个赶的路了,吩咐着一系列的事情,守在旁边不敢动地方。

店霄这些人见有人过来了,纷纷放松身体,等进到洗澡的桶中,店霄呼出口气喊着舒服,略微泡过,被大夫从头到尾的一番按摩,恢复不少精神,对杨管家说道:

“去把小狗子他们三个人叫来,我找他们商量些事情,此次前去大同府还是带着他们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