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云遮月后雪打灯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四章 云遮月后雪打灯

小狗子、胖墩儿、布头,这次去咱们有可能就回不来好了,我是去找我爷爷的,愿意去的跟我去,不愿意的留在这里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好好学学将来还能负责一个地方,尤其是小狗子你那个百货店,以后真或许就让你管呢。”

等小狗子三个人到了这边,店霄已经舒服多了,坐在逍遥椅上来回晃着,跟三个人说了一番事情的经过最后开始表决。

“我跟你去,当初我爹的病就是你给钱治好的,现在你爷爷有事情了,那就是我爷爷的事情,不就是去趟辽国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还是去大同府,听说那边不错呢,终于能见识一下了。”

小狗子想都没想就说要去,明知道危险,却尽量把话说的轻松。

“我,我觉得我也得去,说实话,从小到大我就没走过这么多地方,这回跟着小二哥可过足了瘾,其实我是听说那边有什么一尺来长的人参,那可是好东西,得到一个回来以后都不用在干活了,献给皇上,说不定还能赏我个一官半职,要是县令的话,到时候绿野仙踪到我那开店,我照应着。”

布头在旁边也连忙同意去。

胖墩儿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个小二哥,本来我不想去的,可你看我这么胖,做什么事情都费劲不说,和小狗子他们上街溜达,那些好看的姑娘都不看我一眼,听说经常吃不好。睡不好,人就能变瘦,我这人胆小,要是到了辽国地地方一定是害怕吃不好。睡不好的,小二哥你就带我去吧,瘦下来好找媳妇儿。”

店霄看了三个人一遍又一遍,最后脸上露出了笑容,点点头说道:

“好兄弟,那咱们就去,给家里的书信什么的就不用写了,咱们都要活着回来,带上些年头多地烈酒。还有茶叶和盐,咱们装上车就去。明天早上走,现在都回去准备自己的东西,好好睡一觉,睡足足的。我们连着多赶两天。”

店霄觉得这个时候再说什么谢谢的话就有些做作,直接

把要做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都回去休息,待三个人走后,他才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三棱刺是绝对不能带了。换上把砍刀。这东西到什么地方都是差不多。不会让人怀疑到绿野仙踪身上。

把一件圆领、窄袖的长衫拿出来比画一下,摇摇头又放了回去。穿这种带有辽国特色的衣服或许开始能好一些,后来人家发现你装的不象反到不妙,不如就是炎华地打扮。

一番整理,疲惫的感觉再次袭来,衣服也不脱地躺到**闭上眼睛想着心事渐渐进入了梦乡。

“小二哥,咱们怎么不用马拉车呢,遇到危险事情地时候骑上就能跑,这骡子可跑不快。”

强迫自己睡的迷迷糊糊的几个人终于是熬到了第二天的早上,绿野仙踪早已给准备好地两辆车稳稳地停在一处院子里,几个备用的轱辘和简单的修理工具也都放好,每辆车都是由三匹骡子来拉的,小狗子看到了有些疑惑地问。

“你还是以前那个如归酒楼的小二,你会用马来拉车么?骡子才是最有力气和持久的,用马拉一下就让人给看出来了,真遇到辽国地骑兵,给你一匹马你能跑得了吗?该带地东西都要带好了,那边可是什么都有。”

店霄来到骡子旁边摸了摸,觉得一个个都不错,最后问了一声,见都没有事情了,当先跳上车,扬起鞭子学着车把势地样子甩了两下,赶着车缓缓出了绿野仙踪,旁边坐着的是布头,后面那辆车是小狗子与胖墩儿。

“小二哥你可得活着回来啊,不然这绿野仙踪就没法再开了。”

杨金主站在大门口对着车上地店霄喊着,直到两辆车拐过了弯消失在视野当中后才担忧地转身回去。

“小二哥,咱们为何就带两床被褥呢?还都是这么旧的,听说那边天比这面冷。”

车子已经出了京城的固子门,沿着路一直向上奔黄河而去,准备在白马津渡河,离那还得走些时候呢,闲着无事布头想起来只带了两床旧的铺盖,有些不解地问店霄。

“你们是不是好日子过惯了把别的都给忘记了?我们是什么?是商人,做买卖的,我们得惟利是图,我想带八床被褥了,还能有一套留下来换洗,可那样的话装的其他货不就少了么?看着就不象为了赚钱连命都不要的人,记住了,任何一点蝇头小利在我们眼中都是重要的,不能放过的。”

店霄觉得可能是绿野仙踪买卖做的大了,这些人都开始不那么注重算计,连忙纠正着他们的错误思想,声音较大,后面跟着的车上也能听到。

小狗子和胖墩儿在后面一想也是,确实应该多算计些,两个人在一起交头接耳嘀咕了一阵子,由小狗子问道:

“小二哥,那你看咱们的这些骡子是不是有些太壮实了,是不是饿它们几顿,变瘦了好先出咱们的吝啬?”

“好,听你的,连着咱们的饭也省下几顿,正好给胖墩儿‘减肥’了。”

店霄说着见前面没有岔路,就任由骡子自己走了下去,他则靠在了慢慢一车的货上,哼哼着小曲,这车是专门用来拉货的,大平板上面堆得高高的,尽量多放些东西在顶上,周围用绳子给绑紧了,还往外搭出来一些。

“文臣啊,上次的消息传回去了

那边也无法给回给信儿,现在还不知道京城中是否稳官家有些急了。早早的就发动了战争,那马够么?粮草齐全么?还有京城中地各个势力相互间都如何了?哎!这一年多竟在夏国了,听来的消息都是越传越假,这一次都打上了。咱们才知道朝廷出兵,希望咱们送的消息能平安传回去。”

西京道大同府中,街道上也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两边的酒楼店铺林立,一派繁荣地景象,一座有三层结构的酒楼建在了显眼的位置,此刻楼上一个挨着窗户临着横街的雅间里,正有一花甲老者对一中年人说着话。富态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

“老爷您别急,那队商人在京中可是有名号的。虽说这次也是偷着过来买卖东西,可让他们帮着给炎华传些消息还是能办到的,至于京中的事情或许还是那个样子,相互牵扯着。几个暗地地明处的勾结起来想要闹些事端,最后又都觉得不是出手地时候而偃旗息鼓。”

叫文臣的中年人想了一下,分析着商队的可靠性,又把京城中的各方势力形式说了说。

老者用筷子夹起了一条青菜叶送到嘴中慢慢嚼着,眼睛看着楼下热闹街道上地人说道:

“早知道官家出兵这么早我就回京了,帮着把里面的事情收拾收拾。那白老头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掌控着贪狼卫也没见他把暗夜帮给如何了。还有成都府那边的于正袁,文武百官许是大部分都被他给贿赂了。万一他在那边反起来,可就麻烦喽,这两天多注意些,找到从炎华来的人好好问问,那个商队走的急,情报怕耽搁,没来得急问,哎!失算!”

文臣把几样青菜往老头近前摆了摆,劝道:

“老爷无需担心,朝中一定安稳,不然哪能出兵呢,咱们去夏国还不都是为了给小少爷找些能够用到地帮手,可惜,找地几个人比起小少爷来都是多有不如,这边过来生活地炎华人也不在少数,希望能遇到几个吧,等到时候好安排到小少爷身边,让他哪个地方的事情都可以知道些。”

“恩,也只好如此了,你也吃些青菜,在夏国那边吃牛羊肉吃地我直腻味,到了这边总算有可以好好吃一顿,霄还是太小,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可别真把那点钱花没了还找不到一个吃饭的地方,真要是这样,饿死也罢。”

老者抱怨吃的东西不好,想到了带着不多钱下山的店霄,脸上尽是慈祥的模样。

文臣依言夹了口青菜吃着,目光继续注视着下面街道上的情况说道:

“小少爷一定能过得不错,搞不好还能找几个姑娘陪着也说不定,或是整天与一帮公子哥在一起谈论些诗词字画什么的,哪里能饿到,这大同城中最好的酒楼鹏程楼做的菜也不过如此,比不上京中的会仙楼不说,连杭州的轩德楼也能比这边强一筹,诶?老爷,您看那些人,看穿着好象是从炎华来的,不如,我下去打听一下?”

闲聊中,文臣一眼看到了一个商队,那穿着和表情让人轻易的就能猜出他们是从炎华来的,佩服他们胆子大的同时也觉得他们能知道些什么,跟老者问着得到同意后‘噔噔噔’快步下楼追去。

“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看来今年过年元夕之夜要下雪了,小二哥,你说的还真对,这好日子过惯了,再吃些苦就总觉得受不住,以前在由拳镇的时候,晚上躺在席子上连个遮挡都没有,也没觉得如何难受,这住惯了床,盖惯了厚薄可以换的被褥,再躺在这里就觉得浑身都难受。”

八月十五的夜晚,乌云把天上的月给遮了个严实,两辆车并排地靠在一起,走在通向真定府的路上,刚刚休息过一会儿吃了些草料的骡子依旧是那么的有力,布头躺在额外搭起的一块板子上,看着天感受着略微带着潮湿的被褥,说起以前的事情,与现在做比。

刚被换起来赶车的店霄睡的到是不错,揉了揉眼睛精神不少,抬头看看天,知道这个时候是没有月饼吃了,从一个口袋里掏出几条牛肉干,喝上一口水润润嘴开始无聊地吃着,并对布头说道:

“习惯就好了,大家都不是吃不了苦的人,等到了真定府,找个客栈好好休息下,养好了身体,再出发就是直奔大同府了,那个时候可没有工夫抱怨,现在就当是提前恢复下当初的感觉。”

旁边车上的小狗子也是掏出些东西吃着,听到店霄的话,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小二哥,咱们就四个人赶着两辆车过去,人家一看都是小孩子能信么?我看别的商队都是一大群人的,还有专门负责保护的。”

“对呀,我们是都不大,那这样,咱们快到那边的时候停在边界处等着,有和我们一样不要命的商队过去时与他们搭个伴,或是到真定府找一个也行。”

店霄决策惯了,听到小狗子说这个事情才想到自己还不算大,想要和别人在一起做掩护。

“也好,那小二哥,咱们是不是接到店大人就要回来?”

小狗子再次问道。

“那就要看老头子怎么想的了,若是不能马上回来,咱们就在那边开个店,赚些零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