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章 晚到消息告欣慰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五章 晚到消息告欣慰

小二哥,这过了河以后真是比那边冷多了,要是在当镇,这时候一件单衣就行,现在都套了一件衣服了,这冷风飕飕一吹,从里到外透着寒,不知这边的人如何过的,去年在成都府遇到百年不见一次的大雪都没现在这么难受。”

早上的太阳刚刚升起,从潮湿的被中钻出的布头就对依旧任由骡车自己走的店霄唠叨着。

一片平地就是好,那路都是直的,晃晃悠悠地让骡子自己沿着路走,省心省力,中秋过后的天气确实显得更加冷了些,越往北边越是如此,店霄知道这才刚刚开始还不算什么,等到了大同府那边早中晚来回变换才让人不好适应呢,甩了甩胳膊,揉揉有些发麻的脸,把装着烈酒的葫芦递给布头说道:

“喝点酒吧,现在要是舒服了,到了那边你会更难受,挺一挺适应了就好,你下来跟着车跑一会,进到真定府后找家客栈休息,顺便打听下哪有去那边的商队,找一个大些的跟着一同走,给些钱也行。”

“好,我喝,总比冻死强,我是最不能喝酒的,看来这次回去后我的酒量也能涨不少,以后有贵客让陪着喝就不怕了。”

布头听话地接过葫芦闭着眼睛屏住气喝下一口,合上嘴等了好一会儿觉得酒都下到了肚子里,这才使劲呼出一口气,眨着眼睛体验烈酒划过食道的感觉,跳下车来跟着开跑。看上去比刚才强多了。

“我也喝一口,诶呀,真是小二哥说地,这烈酒够劲。一条线就下到肚子里,然后‘呼’的一下散开,全身都热热的,看来我以后也能陪酒了,说起陪酒,我在蔡河店的自助餐那还有人让我陪着吃呢,一个老头,给我十两银子赏钱,又拿个托盘给我夹了几种菜。非让我陪在他身边一起吃,后来我才知道。那些菜都是他孙子爱吃地,可惜他家是广南东路那边的,见不到面,说我和他孙子差不多。看着我吃,就象看着他孙子在吃。”

另一边胖墩儿也喝过一口酒,蹦下车来跟着跑,别看长的胖体力却一点都不差,浑身肉墩墩的,说起话来根本就不气喘。许多人都被他这个外表迷惑了。

店霄也使劲灌下一大口酒。拍拍有些僵直的脖颈。琢磨着胖墩儿的话灵光一闪说道:

“是呀,有不少外地的人在京城。也有京城的人在外地,各个地方相互间都是有其他地方的人,有思念子孙地老人,有奔波出来的年轻人,这些人都是影响每个地方‘经济’发展地重要力量,快点赶两步,进到城中用朝廷的八百里快信给大小姐送个消息。”

“啊?小二哥你终于愿意动用朝廷的东西了,其实我早就想着呢,凭什么能用我们还不用?八百里呀,要是给我爹送个家信,别人还不羡慕死,小二哥,你是不是想大小姐了,我觉得你应该写首诗才好,现在都这样弄。”

小狗子听要动用最快的方法传递消息了,觉得有一种成就感,想象着某天他爹也能如此,给店霄出主意写诗。

“写什么诗?我是让她给所有绿野仙踪地地方下个命令,逢年过节专门组织人,让那些外来的人凭借户籍给些减价的对待或是白送些便宜的东西,以各种亲人的心情和感受为准,这样他们觉得好了以后他们无论到什么地方,最先想到的就是当地有没有绿野仙踪,尤其是过节地时候。”

店霄纠正了小狗子无聊地想法,考虑着如何给绿野仙踪打出名号。

“恩,我也觉得这样好,要是我到了别地地方,当地有人这么对我的话,我一定会记住他们地,到了另外的地方,同样有酒店可以吃饭的情况下,有绿野仙踪就能直接过去吃,还会跟别人说的,小二哥总是能想到这些东西,我就笨笨的。”

胖墩儿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话店霄才想到的这个事情,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想到,少得了一个‘好点子’奖金。

离的城门越近,出入的人也就越多,本是各家各户之人上工的时候,现在却有不少士兵来回地巡视着,门口处盘查的人也多了不少,一些城外村庄中的人带着家中攒下的鸡蛋等东西排着队等检查,超过一定数量了就要交税的,故此一些妇人都是带上两个孩子,分开来进城,把土产的数量控制在交税的数量之下。

“咱们这有两辆车,他们会不会为难我们,又要一次税?”

布头觉得人多了,自己还在地上跟着跑有些傻,跳上车又喝下一口酒看城门处担忧地问道,充分领会了店霄告诉的商人心理,关心任何一个和利益有关的事情。

看着那些门卫认真检查的样子,店霄摇摇头说道:

“不能,这些人不是平时那些城门卫,不会干那种事情,给他们看过京城开的税据就行。”

正当这边安心的时候,旁边另外从别处过来的十来辆车中却传出的担忧的声音:

“赵伯伯,这次的城门卫换了,咱们这些货还能进去吗?要不?现在就绕过真定吧,别在里面歇脚了,咱们这些东西可都是要运往大同府那边的。”

说话的人声音清脆,应该是个年轻人,听话中的意思,他问的人应该是个年岁稍大的人,果然,他的话说完,一个苍老的声音随着响起:

“少东家不怕的,咱们跑这条线又不是第一次,进城不难,给些钱说到城中卖即可,难的是通关的时候,到时再说吧,希望

人没有被换,不然,我们就只能冒险走其他的路了。

两个人的对话声音不大,在进城人地嘈杂声中应该不会被其他无关的人听到。可店霄这位置正好是顺风,勉强地听个大概,眼珠一转有了新的想法,给小狗子三个人打个手势叫到近前来低声吩咐着。

待拿出凭证进了城后。故意放慢速度,贴着路的一边缓缓而行。

大同府最为豪华地鹏程楼那个被长期包下的雅间中,桌子上温着酒,文臣手中拿着一罗纸对坐在那里的店老头说道:

“老爷,这些日子以来我找到了些那边偷着过来的人,把关于京城中的事情都理了出来,得到了小少爷的消息,您都猜不出小少爷都干了什么。”

“恩?有霄的消息了?快说说,他过的还好吧。这些人怎么能知道他呢?难道他考进了三甲?哎!那可不好,岁数太小容易被别人排挤、打压。万一承受不住,可惜了这么个好苗子,不行,我得马上给官家写个折子。告诉他店霄是我孙子。”

店老头听到文臣说的消息居然有店霄地,认为只有出了名才能如此,知道他才华够,怕他万一考中了科举,年轻气盛说些做些冲动的事情得罪了其他人,连忙要给皇上写折子表明店霄地身份。

见老爷着急。文臣连忙说道:

“老爷您别急。不是这么回事。小少爷没去当官,去年的科举取消了。今天的也没有他,他下了山哪都没有去,就直接在山下由拳镇的如归酒楼当了一个店小二。”

“什么?我那么培养他,就是培养他去干这种事情?这,这个不孝地玩意,不行,我还得给官家写折子,让他把霄给弄到京城,想办法给按个差事,可惜我那些年的心血了。”

店老头一听又生气了,左右找着笔墨。

“老爷,您听我说完行吗?小少爷这个店小二当的可不一般,直接就在当年的由拳镇酒楼博艺会上以八方接应赢的身份力挽狂澜给如归酒楼赢下了第一,并琢磨出一种新的调料,赚了不少地钱,随后由拳镇水灾,又是他领头帮着乡亲躲到山上,并出了一堆地主意赚够了钱,使得灾后地由拳镇比以前更好,当时一个人都没死,再后来与那杨家的丫头去了成都府,在大江上打败苏家月梦阁船队。”

说到这他停了停,给老爷一点时间来想,片刻后见老爷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才接着说道:

“等到了成都府,以杨家原来地那个破酒楼为底子,直接创立了绿野仙踪,现在在成都府是独占鳌头,联合起白大人的安排的人轻易灭掉了金钱帮和那些马贼,又帮着白大人到沫水那边打探消息,经过小少爷神乎其神的安排,与成都府路的于正袁几番冲突过后,使其和汤家联合造反的行动折戟沉沙,死在了小少爷的面前。”

“啊?于正袁死了?这么大的事情这边怎么才知道呀,死在霄手中?怎么可能啊,文臣,你不会是骗我吧?”

店老头惊讶地张个嘴,那种多年来养成的稳重早已不知哪去了。

“没骗您老爷,这还不算什么,官家欲要征战,在各地找马的时候,他们先后给弄到了两万匹战马,药材、皮毛无数,成立了一个千匹马的马帮来往运输,召集成都府各商家在锦江岸上修建望江楼,接着跟随白大人在洞庭湖上挫败了一起海盗袭击,到京城又联合贪狼卫及禁军设计击垮了暗夜帮,并在京城开了三处叫自助餐的大型饭馆,开业时当今圣上都去给捧场,绿野仙踪现在是名嘈一时,更有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刹那芳华,在稍微大些的地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在呢,知道现在霄在哪么?”

店老头双目放光,抓着筷子的手激动得不停地哆嗦,等待着文臣后面的话。

文臣虽说都已经看过几遍了,可依旧是控制不住高兴的神色,一脸笑容地回道:

“小少爷现在应该在杭州那边,听说是月梦阁找了一个厉害的人去抢地方了,杨家怕输,把他和杨家的丫头一起找了回去,哦,老爷,杨家的丫头现在整天和小少爷在一起,人们都管她叫大小姐,管小少爷叫小二哥。”

“哦?还有这等事情?呵呵!这小子,在山上的时候那么老实,天天都是刻苦的锻炼、学习,没想到这才下了山就找上人家姑娘了,杨家的丫头,恩,他们家还有个小子吧?行,也算是门当户对了,两边都不委屈,就怕那杨老头子不知道霄是谁的孙子,怠慢了他,若真如此,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店老头高兴地连着干了三盅酒,用手来回捋着那颚下的胡须,眼睛眯成一道缝的说着。

文臣这时没再劝老爷少喝点,反而陪着喝了不少,也高兴地说道:

“老爷说的是,那杨家也不差,配小少爷正合适,那个杨家的少爷也一直跟着了,到了京城和皇孙殿下在一起,并且过目不忘啊,看样子杨家是准备从新入朝为官了,到时小少爷同样进去还有个帮手。”

“恩,这样就好,我也省去一份心,咱们在大同府多使使力气,别弄的爷爷比不上孙子,尽量搜集些情报,什么时候炎华胜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店老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