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章 交代完毕同起程

第一章 交代完毕同起程

打烊了,打烊了,这位大哥,小店打烊了,抱歉!”

小狗子站在门口对每一个要进来吃饭的人重复着,里面正在吃饭的人也不觉间加快了速度,都看出来这四个‘伙计’有些急。

胖墩儿也顾不上吃饭,来到还在削面的地方说道:

“各位大哥,把自己的份带出来,就被再削了,火也给熄灭吧,前面已经停卖了。”

布头则搬了个凳子坐在店霄身旁安慰着:

“小二哥,别急,大小姐她们一定没有事情的,那人不是说了么,卖的都是一些农家菜,别人看不出她们的身份,这边马上就关门,咱们到后面好好合计一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店霄从骂过后就一直愣愣坐在那里看着红红的蜂窝煤冒着火苗的样子,对别人的招呼声是充耳不闻,就连关门的时候他都未发一言,此刻听到布头的话,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布头啊,我没事儿,我就是憋屈,这边都要完事儿回去了,那边又跑到兴辽干什么?其实我是准备带大小姐冬天去广南东路,那边有个岛子不错。”

“小二哥,你去过?你好象总能知道一些地方,那这样,咱们派个人到那边告诉大小姐回去,然后一起再往南边走不就行了嘛!”

布头看到店霄说话了,终于是放下心,那准备要抡出去的巴掌也收了回来。

店霄把眼睛一瞪说道:

“那哪成?白买个地方了?怎么也要把本钱赚回来才行,这次契丹人给的一万匹马就是算在绿野仙踪身上,我什么时候做过赔本买卖?走,咱们马上就去,我怕这丫头经营不好。砸了绿野仙踪的牌子。”

布头点点头表示懂了,又疑惑地问道:

“小二哥,那你不生大小姐气啊?要是我。那个我娘不听我爹的话,我爹一定会生气打我娘地。”

“不生气,只要她没事儿就好,布头你要记得,女人要是成了应声虫,那就没有意思了,应该对她们,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去后面看看,有没有酱牛肉什么的。数数这边还有多少人,每个送半斤,不等了。”

店霄说着话站起来深吸口气往后院走去。

“赵大叔,我们要离开这个地方。您是继续在此地呆着作买卖?还是回炎华?我好把东西给你们。”

店霄寻了一圈找到了已经卖出去多半货的赵岂心,把一些证明身份地东西摆出来让他选。

“啊?小兄弟你要去哪?我们也回去,这一趟来多亏了你,没赔钱不说,还赚了不少,眼下这货剩的不多。一路上走走就能卖完。你们为什么要走呢?这边的刀削面买卖正不错的时候。难道是怕提供假情报的事情泄漏?”

赵岂心指着所剩不多的货物高兴地说着,又对店霄的离去表示不解。

“不怕。只有几个人知道是我在给两边来回地联系,这次派出去跟随的贪狼卫会帮着解决,我们不回炎华的,是要去兴辽那边,东家现在跑到了那里,这边地买卖就显得不再重要,要不,赵大叔你留下两个人把刀削面接着开下去?我不要你们钱,这次你们帮了不少忙。”

“不行,带来的人也想家,你还是在当地找个人兑出去吧,生意这么红火,价钱上绝对低不了,你不如去问问隔壁地羊肉泡馍。”

赵岂心晃着脑袋拒绝了这个提议。

店霄站在那里合计了一番认同道:

“也好,去问问,正好把他们那个伙计虎子和柱子的帐算算,这些日子以来光忙别的方面,把他们给忘了,哼!想白算计我一次?没门。”

店霄转身奔外面走,正好遇到已经关好门的小狗子三个人,胖墩儿和布头一人拿这一罗酱牛肉,不顾天冷,吃一片肉咬一口大蒜对付着,小狗子一手一碗煮刀削面地水侍侯着他两个,左右给喂,见到店霄问道:

“小二哥,咱们什么时候走,我都等不急了,还是让大小姐带着一起玩时有意思,这边的买卖是不是也要找个人来继续经营?”

“兑了,正好,陪我去旁边问问他们要不要?那个虎子和柱子还真以为没事了?本准备打完仗一起算呢,看来要提前了。”

店霄抢过胖墩儿手中的几片肉一起塞到嘴里领头先走,胖墩儿看看剩下的肉露出一副可怜像看布头,布头把多半个蒜扔进嘴里,接过小狗子的汤水,避开胖墩儿的目光,辣得直伸舌头跟着追了下去。

“呦~!这不是刀削面地人吗?怎么?这里尝尝羊肉泡馍?行,看在你们相邻地份上,我一会儿多给你们弄点馍,四位里面请吧,那牛肉什么地就不用吃了,柱子,快,给四位隔壁的安排个好位置。”

虎子忙碌中一抬眼,正瞧见店霄一行人,脸色变换了几下卡腰站起身,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以为认识两个契丹人就如何了不得?哼哼!这次来我不吃饭,就要和你们东家谈谈,看看是你们羊肉泡馍地人厉害,还是我们刀削面的刀快?啧啧!可惜啊,你还如此年轻,琢磨着能挨几刀吧,这边所有的契丹人都已经被我买通,看谁还能来救你?耶律楚词?他早带着人奔别处去了,呵呵!”

店霄路过虎子身边眯起双眼,狞笑地吓唬着,还用手竖起来做了几个向下砍的

把听话要过来的柱子给吓一跳,刚到近前未等说话,

布头随后跟上,嘴里咬着牛肉呜呜地说道:

“害怕不?咱们不但有削面的刀,还有专门削人的,羊肉泡馍以后要改名字了,叫人肉包子。”

小狗子本想直接过去。被后面的胖墩儿拉住就在他端着的碗里喝水,无奈停下来说道:

“小子,你完了。唉!你说你怎么就想不开呢?得罪谁不好,非得罪咱们地掌柜的,叫人来占位置不说,还敢和契丹人站一起,这在炎华是通敌之罪,是要灭满门的,你真完了,想吃点什么,看点什么。抓紧时间吧。”

胖墩儿这时终于喝完,用袖子往嘴上一抹。看了看虎子,又看了看手上剩下地那点牛肉,脸上出现一副诚恳地表情说道:

“你这羊肉有熟的没?去给我切二斤,回来我告诉你应该怎么办。哦,记得再带头蒜,不要紫皮的。”

这些事情店霄自是不理,径直进到屋中,来到柜台这里,打量着一个临时算帐的人问道:

“你们的温掌柜呢?我是旁边刀削面的东家。有些事情要找他商量。”

“掌柜的在后面院子里。您有事情进去找即可。”

这人一见认识。露出笑容说道。

店霄背负着双手点点头往后面寻去,小狗子三人也亦步亦趋跟着。门口同时探出两个脑袋互相看看,由柱子当先紧张地问道:

“虎子哥,完啦,他们真的去找掌柜的了,这可怎么办,听他们那话是要动手呢,你那个时候说地靠山,耶律楚词,没听他们说么,现在根本就不在这里,刀削面的人我见过,一个个身手好着呢,完喽!完喽!我被你害死喽!”

“住嘴,看你吓地?有什么大不了的?告诉你,我舅舅可不是一般只会做买卖的人,那天有个人进来,我去给送茶还偷听到一点呢,说什么大军马上就要来,让这边看看,不行就回炎华享福去,能说这话的人一定是将军,管他是哪边地呢,只要手底下有人那就行,你跟我来,咱们跟去看看,不能让他瞎说一通。”

虎子居高临下拍拍柱子的头,满脸不在乎的模样,拉着他小心跟在后面,另一只刚才紧紧攥着的手,在后面衣襟上来回蹭着。

已被踩实的雪地上不少人来回忙碌着从一间间屋子里面把东西般出来,装到套着骡子的车上,那骡子不时用蹄子刨两下地,鼻子里喷出白色地雾气在阳光下升起、飘散,温掌柜地坐在挨着火炉地桌子那里,翻着一罗大大的帐本,每看到一些东西装上了车,便用笔在帐本上记两下。

店霄见没有人拦自己,晃悠着走到了温掌柜地后面,探出头一同看着帐本上的字,这一看却大吃一惊,只见上面写着骏马五百匹,杏花村酒一百坛,完整虎皮十张,雕翎两千支,珍珠一百二十颗,牛筋六十捆,鹿茸……。

店霄边看边默默盘算着价格和用途,算来算去知道钱是不少,加起来足有五、六十万两银子,可用途却无论如何也猜不出,挠着脑袋不由疑惑出声:

“这东西怎么看着如此杂呢?干什么用的都有,难道是要卖?不象,好象是送礼还差不多,这些东西都不错,属于北地特产,给柴老头他能高兴,卖出钱可以充到内库,给官家也行,他一天也不能总顾着劳累,用这些东西可以做出不少有趣的玩意。”

“小二哥猜的不错,这些东西正是要给圣上的,炎华的当今圣上,怎么?小二哥可是有东西让我一起带?那就要给我提供一个能畅通辽国这边的凭证,不然,我还要提心吊胆地绕路,本来还有个耶律楚词能用用,可惜被你给弄到前面去了,这下整个大同府都乱成一团啊。”

温掌柜的停下笔仰头看向店霄说道。

“说,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什么身份?”

一个铁签子的尖顶到了温掌柜的喉咙上,店霄吃惊地问着,小狗子三个人这时也跑到另三个方向,成包围的形状。

“慢着,慢着,小二哥手下留情,不然我这在辽国卧底十多年的人眼看要回去时死了,岂不冤枉?说起来还要多谢小二哥,若不是你在这边如此一搅和,我还不定呆多少年呢,也怪我无能,没有你这两下子,钱赚了不少,情报收集起来却总慢一截,现在好了,这边要安排其他人,我带上东西回家喽!小二哥可是专门给我送凭证的?”

店霄想了想,点点头收回签子说道:

“我也要走,我本想问你是不是能把刀削面兑下来呢,还有南门处一个挖了半截地道的院子,看来是不行了,先扔这吧。”

“无妨,不用扔,那边还会派别人来,到时一同交给他们就可以,就当是为圣上和炎华尽份力吧,那咱们一起走,到安全的地方再分开。”

温掌柜的咪咪着眼睛说道。

“一起走也行,可地方和东西却不能白给,等回去一定在官家那找回来,对了,把你那虎子和柱子两个人给我叫来,小样的,敢算计我。”

“也好,都叫来,他们两个还算不错,只是跟着我却没什么出路了,不如让小二哥带上,闲暇时帮着管教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