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3章 言语暗示已离去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四十三章 言语暗示已离去

霄的目光是真诚的,动作也是麻利的,说着话就要掌柜的刚刚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也顾不得礼数,上前一步伸手就把店霄的胳膊给抓住:

“公子,你,你要干什么?本店已经习惯了这些事情,就不麻烦公子操心了。”

“掌柜的,这就是你胆小了,看样子你一定是怕事对不对?怕他们别人报复?放心,我不会把你们直接

抛出去的,我会先说我自己,到时候让所有的人都明白,你们这个店不是别人说的那样,我这边说完了事情便直接

找来人一起走,路上也好给做个证明,等我回到那边,他们就是想找人也找不到,又不是你们出的头,两厢就都没事儿了,你看如何?”

店霄挣了两下没挣动,便不再勉强,眼睛从半扇敞开的门处看着外面,一脸忿忿的样子说道,给人的感觉是个热心肠的,和刚才进来的之前的表现,恍若两个人一般。

见他不动了,掌柜的试着松开些力道,轻轻甩动刚才被拽那两下有些抻到的胳膊,额头上都渗出汗了,呼吸略带急促地说道:

“公子的好意我等心领了,可这个事情做不得啊,说些闲话也没什么,其实现在的生意还凑合,多日不来,来一次便是个大户,就象公子这般,如此一算,并不比其他人赚的少,还没有了平日里人来人往的吵杂,清净。就是清净。”

“真的不用我了?真地有人来买货?还是大户?真的想清净?真的……。”

店霄又恢复到了刚才进来前的模样,他如此一说,掌柜的到是松了口气,连连肯定地应着,随后还说道:

“确实如此,公子要是真的为本店着想,那就不要带那些人上路,要不这样,我让小紫跟着你一起回。这小子在这里干的不错,路上还能给公子说说布庄中的事情,至于别人么?其实带着走没什么用的。”

“恩,掌柜地言之有理,确实如此,你这一说我才明白过来,我要是找来那些人一同上路的话,这一路上的吃喝等花消也是不少啊。那我就自己走,小紫留在你们这边就好,对,自己走。”

店霄带着恍然的神色,做思考状,终于是想通了什么似的,放弃了帮着万利布庄出头的打算,从新坐回到椅子上。端起茶碗,一小口一小口啄着,不时看一眼掌柜的。掌柜的紧怕他又要起事,盯在店霄身上,每当店霄看过来地时候,都要回给一个笑容。

一盏茶被店霄啄着见了底儿,掌柜的又喊过人来给添上水。不经意地问道:

“公子家离这边可是远些?听公子口音,好象不是本地人啊,莫非是从远路专门到这边买布的?”

店霄似乎对这个茶水比较满意。有些上瘾,刚刚续了水,也不待稍稍凉一些,就又端起来边吹边喝,闻听掌柜的问话,闷声地点点头:

“掌柜的厉害,这都能发现,我确实不是本地的,离了这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到这里可不是什么买布,说实话,这布是别人让我买的,我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我是开客栈的,就在通向远山县地路上,叫有间客栈。”

“哦,原来如此,那公子是不是在家乡那边受了什么委屈或是官府的盘剥,才出来的?不然就凭着公子地相貌和能耐,想来在自己家的地方要比这好吧。”

掌柜的掏出块绢帕,拭去刚刚出的汗,聊家常一般关心地问道,店霄微微摇了摇头回道:

“那到不是,我家那边的官府还是不错地,就是我要出来多赚些钱,好和牡丹回去把亲事办了,怎么?难道掌柜的你是不得已出来的?”

店霄这一会儿把那茶碗又给喝见了底儿,直接

用手背在嘴上胡乱抹了下,又露出那种路见不平,要拔刀相助眼神。

“哎~!谁说不是呢,我原本地家可是~|.害惨了,那真是民不聊生,不但是我家,就是小蓝和小紫二人也是如此,他们那边的官府抢去了他们家的好地不说,当地的县令还看上了他们的娘,结果都给糟蹋了,他们跑出来的时候才这么高,苦命的孩子啊。”

掌柜的说着话,用手在那比量了一个身高,眼睛中不知何时蓄满了泪水,店霄也配合着做出了咬牙切齿的表情,一时只顾着生闷气,却说不出话来。

掌柜的再次把水给倒满,有点无奈地说道:

“其实公子不用生气,现在整个炎华都是如此啊,那些个当官的不但不能为民做主,还变本加厉地从百姓的手中捞取好处,整个炎华都完了,或许过些日子,你那客栈也不能幸免,尤其是那远山县的县令和一众衙役,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是呀,前几天还跑到我那里去要治我的罪,其实我都知道就是想要钱,可我根本就没理会,给撵走了,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担心。”

店霄深以为然地说道,对掌柜的话表示强烈地认同。

“掌柜的,布已经装完了,三千两银子的,我见买的多,还送了几匹,正好把那车装满,多亏了拉车的马多,不然一车还真运不回去。”

小紫擦着满头的汗从后面出来,对掌柜的恭敬地说道,眼睛却是看向店霄,外面的小蓝牵着头马,已经把绑好的整整一车布给拉到了正门前,那略微变形的轮子,让人不由一阵阵担心是否能够承受得住,别半路上垮了。

掌柜的在

看不见的角度狠狠瞪了小紫一眼,略做思考后说道:

“装了就好,这样。这位公子现在回去路上一定需要耽搁几天,你去,准备些好的干粮和水,给公子带上,记得多拿些。”

小紫被他一瞪,不觉哆嗦了下,听到他这个话才好一点,多一句废话都没敢说就跑了进去,掌柜地又对着店霄说道:

“公子稍等片刻。一会小紫把东西拿出来,公子就不用再费力气去买,刚才说到哪了?哦,说这个炎华各地的官府越来越差了,是吧?哎~!其实啊,这不仅仅是官府的事情,人家百姓当人看。听说不少地方的人都活不下去了。”

“那,那怎么办?我,我也没那能耐进京去管朝廷的事情啊,难道就这么完了?我这客栈看来也要开到头了。”

店霄越听越害怕,显出慌张的神色担忧地说道。

“公子莫怕,其实这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我问公子,公子想不想过上好日子?想不想自己的客栈随时都有人保护?想不想有了难处的时候有人帮?”

掌柜地观察着店霄的表情。眼中露出了那么一点喜色,诱惑地问道。

“想啊,还有这等好事儿?掌柜的教我。我可以给你钱。”

“不要钱,只是这个事情有些难办,现在还不急,你应该好好想一下,如果突然出来一帮人。帮着我们把这边的官府之人都给赶走,换上一批别的人,就是爱护百姓的。你可愿意?恩,这些人或许是不归炎华管,可对百姓却好,你也愿意?哦,我这就是打个比方。”

掌柜的试探地问道,不等得到回答,就做随意的样子端起茶杯来润口,眼角地余光却是看向在那里琢磨着此话,有些愣神的店霄。

“这个,这有些不好吧?毕竟皇上是真龙天子,我琢磨一定是皇上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不然一定会好好管制那些贪官的,此地要是不归炎华管,那我还算是炎华的人了吗?我爹一定不会让的。”

店霄眼神比较矛盾,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有些不认同地说道,那个掌柜的脸上出现了无奈的样子,又马上变成笑容说道:

“就是这么一说,谁知道以后如何呢,其实这个地方以前并不归炎华管的,当地地百姓过的还真不错,好了,不说这个烦心事了,小紫已把东西送来,公子就快些回去,路上也不要多想这个事情,你那客栈或许还能过些安稳日子。”

“哦,好,东西准备好了那我就省下一份钱,多谢掌柜的了,那个,客栈中还有些事情,我就不多打扰,回了。”

店霄明显还没有从这个问题中回过神,接到小紫给递上来地一大包东西,往胳膊上一挎便出门上车,喊过一声‘驾’,马车开始缓慢起步,逐渐快了起来,消失在路人的担忧和布庄掌柜那别有深意的目光中。

有间客栈中,经过那一夜的火,非但没有没有让住宿的人变少,反而又一次增加了许多,看样子这条路上走地人不少,就是有些人还信不过,大厅中已明显有些挤不下人,这里又不比别处,因特殊的环境,让许多客人都喜欢一起聚到大厅中,互相说些关于鬼怪的话题,尤其是在半夜地时候。

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大小姐与那几个姐姐随意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开始扩充大厅,工匠两天前就被找过来,临着大厅这几间打通的屋子外面,正盖着新的房子,看那意思是准备盖好了以后,把中间的那墙也给打开个门,把所有的屋子连起来,还好这几间屋子用的都是竖梁,把那墙拆了都不会塌。

大小姐连续跟了两天监工,就是一个人撑把遮阳伞,搬来个小凳子,坐在那里愣愣地看着别人干活,眼睛根本没有什么聚焦,不时地看看通向西边的那条路,嘴上不知嘟囓着什么,总之就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把另几女都看得直心疼,轮换着过来陪陪她。

又是一天慢慢地熬过去,直到那太阳落下山,掩藏起最后一丝光辉后,大小姐这才揉着发麻的腿进到屋子中,至于白天的三顿饭都是在伞下面吃的,为了消磨时光,还给一只布娃娃弄了不少套出来。

几个女的也看出来她应该是想店霄了,相互一合计,晚上一同来到了她这个房子里面,临时搭起了一张床,三个丫鬟给留在了外间屋,四个人则挤到一起。

“萱儿可是想着小店子了?放心吧,他那么能耐和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有事情,现在或许是刚刚到地方,再有三天就能回来,这才两天就离不了啦。”

林皛瑶伸出胳膊来向大小姐边搂边说,突然惊讶道:“萱儿你这睡觉怎么什么都没穿?明早起来多难受啊。”

“我觉得舒服呀,穿了衣服才难受呢,况且小店子说喜欢我不穿衣服,我也不让他穿,嘻嘻!我帮你们也把衣服脱了吧,让你们领教下我从小店子那学来的招数,不准躲!”

大小姐扭动了两下身子说着话突然扑了过去,开始和几女打闹起来,片刻后,那**便躺着四个白条一般的娇躯,出了一身汗的大小姐却突然没有了玩闹的兴致,幽幽叹了口气说道:“这边还要多长时间才能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