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52章 魔刀谁属

第152章 魔刀谁属

楚煌被伏天一的‘鬼火气劲’震的气血浮动,心头暗惊。正自寻思脱身之计,蓦地一个声音传入耳中:“楚煌,楚煌……”

“谁,谁在唤我……”他的心神不觉进入一片空明之中。

“呵呵,是我。听不出来了吗?”

“雷鸣前辈?”楚煌心头一动,回忆起来。

“不错。我本欲和那殷万岁同归于尽,为世间除一大害。谁知那厮命不该绝。反被他一丝魂气窜入我灵窍之中。我此番五劳七伤,本已无意于世间之事。如此也好,叶落归根,狐死首丘,我也算[得其所]哉。”

“那殷万岁魂气不死,岂不是还要为祸于你?”楚煌想了想道。

“不,不。此人虽是心思坚忍,但此次被万鬼所罚,魂飞烟散。一缕魂气已不及先时百一。他苦心孤诣,所谋必大。百般隐忍,又怎会浪费最后一息在我这老头子身上。倒是你需要小心在意。”

“我?”楚煌不解。

“呵呵……稍时便知,稍时便知。我于这世间,别无可恋。只有一事要叮咛与你,刀府所藏者,殷万岁之一魂也。此人阴贼险狠,素有奸雄之目。岂不知狡兔三窟之理。我虽不知他所谋为何,总之必是万古所惊。千万,千万,不可等闲视之。”

“前辈放心,楚煌记下了。”楚煌深知殷万岁之能,雷鸣抱必死之志与他交手,即便幸而未死,也定然神魂大伤,他不顾垂死之身来说此事,楚煌又怎能轻忽视之。

“那血影魔……”楚煌方要问下血郁独生死如何。耳边只听的回雪惊呼子衿受伤了,顿时心思猛醒。再看四周尽是火焰熊熊,鼎上又是两声砰砰剧震。楚煌心神失守,立时一阵血气翻涌,噗的吐出一口鲜血。他与神刀中的雷鸣沟通,左手便一直扶着荒芜刀柄。这时,无巧不巧的,那口鲜血便尽数落到刀背之上。

鲜血沾刀即融,神刀随即破碎无迹,好似被鲜血化开一般。楚煌心头大讶,只觉着掌心一疼,似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低头看时,掌中不知何时蜿蜒着一条赤色红线,长不盈寸。那红线在掌中晃了两晃,突然窜入手臂。

惊疼之感传来,楚煌脑中一炸,几欲大叫。左臂忽冷忽热,疼痛欲死,好像一道闪电翻搅其中,又好像被熊熊烈火烧灼。

“啊……”楚煌大叫一声,翻身滚落鼎中。青鼎中火势正盛,便是真金也能炼化了。他只觉的臂上疼痛难忍,好像被一只火虫啃啮一般,万道金芒刺眼,也不知从何处射来。不过片刻,浑身便全是暖融之意。无边困意袭来,渐渐便人事不知了。

……

赤、秦二女和伏天一各施神奇,斗的正紧,猛听的鼎中传来楚煌一声大叫。三人齐齐一愕,各收了兵刃退开。

“这小子不知进退,这回大概是被鼎中妖火烧成灰烬了。”伏天一哈哈大笑,得意地瞅了两女一眼,暗道:等咱家取了魔刀,再慢慢收拾你们。

两女本对楚煌神通颇有信心,只道他即便取不得魔刀,退身自保也是有余。哪知道竟被阴火缠的脱身不得,刚才那声叫喊,分明有穷途末路之意,难道楚煌真的遭了不测。

两女方自惊疑不定。伏天一又施展大吞冥手,鬼灵阴气受他召唤,纷纷雌伏不动。青鼎中势焰滔天的阴火此刻却像扒开堤防的洪水一般被他收了回去。鼎中火焰没有外物鼓动,虽还是燃烧不息,却没有先前火苗乱吐的吓人样子了。

“咦,魔刀呢?”

众人看那火焰变小,便纷纷睁大眼睛,要看看楚煌生死如何?哪知投目过去,不但楚煌鸿飞冥冥,便是荒芜魔刀也失了踪迹。

“怎么回事,咱家的宝刀呢?难道跟那小子一起烧成黑炭了?”

伏天一见鼎中失了魔刀,脸上笑容一收,心头转过无数念头。“不可能,那荒芜刀是何等利器。在鼎中烧了这么多年都安然无恙,便是加上我的幽冥阴火,也断然不至于烧坏了它。除非那刀是假的。”

伏天一展开身法窜到青鼎上面,甩开披风拨了两拨,运足目力看去,那火焰被披风驱遣之时,鼎中便泛起一处闪亮金光。他依法将火焰拨开数次,果然看出那闪亮的物事依稀便是神刀样子。

伏天一心头大喜,顾不得烈焰灼灼,他仗着‘鬼驭披风’护着,使了个苍鹰搏兔的架式,一个兔起鹘落,迅如飞燕,探手将那光亮之物抄在手中。那物事刃冷锋寒,光华流转,不是荒芜魔刀又是哪个?

“果然便是荒芜神刀,咱家终于得到神刀了。”伏天一大喜过望,举起神刀仰天大笑,状如疯魔。

“真的是荒芜神刀。”

众人远看那长刀金光四射,自是荒芜神刀无疑。顿时又是艳羡又是感叹。只能叹息无缘而已。

“这魔刀竟还落到伏天一这等盖世凶魔手中,岂不让他凶焰更炙。”秦筝苦笑摇头。

“荒芜魔刀倒是安然无恙,楚煌又在哪里?难道真被那凶鼎……”

两女虽不相信楚煌就这般白白送命,但对他的踪迹全无一时却没有合理的解释。

众人方在心中各自打算,却见那伏天一笑声一噤,手中魔刀猛然向着自己脖颈劈来。

“呃……”伏天一大吃一惊,连忙双手紧握刀柄。不料那魔刀邪劲甚大,一收一发间刀刀向他头面招呼。伏天一极力操控,却是弄的险象环生。魔刀数度砍到他肩颈脑门上,再入三分便要叫他身首异处。

“这伏地魔君果然是盖世魔头,虽说得了荒芜魔刀,心中兴奋。也不须如此庆贺呀,你看他刀刀致残,却又残而不死,真是险于一发,如此刀法让我等大开眼界。”

风野看出了几分不对劲,一时却难究其原委。只是他性情睚眦必报,伏地魔方才让他出羞丢丑,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会儿便趁机奚落他几句。

“哈哈……,这伏地魔倒也有趣。”雷宝和尚小声道:“风长老,大贤良师派我和一真道长前来相助血影大王,临行前曾有秘计授我。不计万难欲得此刀在手。如今血影大王生死不明,三族群龙无首,可正是长老立功的时候。我看火弩和韩志公、赤暗沙诸辈俱有争立的野心,俗话说,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长老可不要掉以轻心。”

“多谢大师指点。”风野忙道,“我对大贤良师仰慕已久,能为张道长效力,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话虽如此,他也知要从伏地魔他们虎口中夺食,实在是千难万险,只能嘴上先表表忠心。

……

荒芜魔刀陡然在自己手上失了控制,着实让伏天一吃惊不小。他先还觉得神物认主,需要一个过程。凭自己一身修为不难压服此刀。谁知那魔刀若有灵性,实在是奸猾异常,自己三番五次施阴火烤炙它,那刀均能雌伏不动,意颇乖顺。一旦施法稍泄,那刀便没头没脑劈来,把他闹的焦头烂额。伏天一双手握刀,大施阴火焚锻,口中喝道:“你这顽刀,还不快快认主。”

“哈哈哈哈……,好蠢魔,你有几颗脑袋,敢跟爷爷抢这宝物,此刀早已姓楚了。”

魔刀忽然说出这番话来,立时便让伏天一双眼圆瞪,又惊又怒。只见灿若秋泓的刀背上,缓缓现出一个浅淡的人影,俊眼修眉,好不得意,瞧来便与楚煌有七八分相似。

“呃?……”伏天一心头一恶,大喝一声,将魔刀甩了出去。双手拍出毒火,缠绕其上,绿焰幽幽,诡异非常。

火焰沾刀即融,看的伏天一惊诧不已,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条火链却从魔刀上抽了过来,迎空狂舞,夭矫如龙。伏天一措手不及,飞身急躲时,面孔上早着了一下,火辣辣的,由面及颈,一片灼痕。

魔刀当空飘旋,缓缓铺展开来。越拉越长,越转越阔,现了一个人形出来,长身玉立,唇角含笑,却不是楚煌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