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1章 雪夜3

第二百零一章 雪夜3

众人连连点头,一晚上消灭附近百余里山头上暗布的眼线,并不是一件难事,而且也必须这么做,因为今日消灭了这个山谷中的四个妖魔,若是不消灭其他地方的,元真等妖魔哪里能猜不出他们隐藏在这里了,所以,只有四处的都消灭了,让他们摸不到头脑。

廉政道:“就这么办,事不宜迟,咱们出发吧?”

玉霄点头道:“嗯,大家吃饱了喝足了,趁着雪夜,正好隐身,不过,大家辛苦一下了,只好等明日好好睡一觉了。”

魏晓晨微笑道:“这到没关系,咱们休息了两日了,早就精神十足了。”

雪紫儿吃吃笑道:“你呀,可真坏,这两日,妖魔被你气的要命,又怕你奇袭他们,提心吊胆的,而你却睡的好好的,你可真损透了,原来你早就有了主意了。”

玉霄微笑道:“对付敌人,不能总动武力,要动动脑子,这就叫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所调动,咱们在暗,他们在明,弄得他们鸡犬不宁的,这样才能打败他们,好了,大家先将吃的弄回洞去,然后把洞口掩饰好了,以防万一,别叫妖魔发觉,好了,咱们出发了。”

众人答应一声,将各自的食物拿好,各自回各自的冰洞去了。

魏晓晨刚要走,玉霄喊住了她,微笑道:“大嫂,大哥,你们拿一条棉被去吧。”

玉蝶拿起一条棉被,递给了魏晓晨,微笑道:“是呀,天怪冷的,你们拿去盖吧。”

廉政急忙道:“不不不,不用了,你们这里就几条棉被,你们七个人都不够,我们怎么能要呢?不用了,我们习惯了。”

魏晓晨也笑道:“是呀,我们不用了,而且你们给了我们,不给其余的师兄弟,不好看的,干脆谁也不给的好,省的其他的师兄弟们有意见。”

魏晓晨聪明明理,刚才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真要给她,她哪能接受,因为这里不但有他们二人,而且还有岳商等人,岳商三人不给也就罢了,可还有碧萝和寂籁,给了他们,又怎能不给别人呢?

玉霄夫妻谁都不给,别人说不出什么不是来,毕竟是人家自己带的,但若是厚此薄彼的话,难免会被人说三道四的,所以,二人坚决不收。

二人微微一笑,心中感激,牵着手,离开了玉霄的冰洞,回去掩盖洞口去了。

玉霄等人也不好勉强,玉霄微笑道:“大家把被子叠起来,我先放在乾坤袋内。”

雪紫儿道:“不是还回来吗?”

玉霄道:“难道你不知道,计划不如变化快吗?万一被发现了,咱们再睡觉的时候,可没有被子盖了,所以,收拾好。”

六个姑娘掩嘴而笑,因为玉霄实在是细心的很,六个姑娘叠好了被子,玉霄又塞进了乾坤袋内,这才出了洞,将洞口掩住了。

玉霄做的这个洞门很妙,乃是一个四尺方圆的圆门,玉霄将那层冰盖盖好,做了个记号,看了看其余的人,玉霄叹了口气道:“唉,你们真是笨死了,好好的冰盖被你们毁了,为什么不仔细点呢?这可是你们的大门呀,看看,给毁成什么样了,还要重做多麻烦。”

魏晓晨微笑道:“我们还以为出来了不用回去了呢,所以才没仔细。”

其余的人也是这么以为的,还以为这就去决战了,不用回去了,所以,直接冲出来,把冰盖弄坏了。

但这里满是积雪,他们也有道术,很快的,又掩饰好了,大家御剑而飞,飞到了高空中,往左边的山头飞去。

北风虽然不大,可是雪下的挺大,但风雪夜却也是偷袭的好时候。

玉霄边在空中飞着,边告诉众人道:“咱们四面分开,每个人守一方,免得被妖魔逃走,廉大哥,魏大嫂,你们俩守住东边,碧萝师姐和寂籁师姐,你们守住南面,岳师兄,禅师兄和蔵师兄,你们就守住西面,我和悠悠、玉蝶、紫儿就负责北面,不问暗藏的妖魔从那个方向逃走,都不要放走了。而且各自负责各自的一方,不要乱串,以免有妖魔漏网。”

玉霄之所以这么安排,就是怕有妖魔漏网,而且这些暗探的雕鹰们本事比起他们来,差的太多了,所以,消灭起来简单多了。

玉霄把自己四人放在北面,是因为妖魔的总巢在西北,妖魔去送信,必须往北去,所以,东、西、北三方,玉霄安排了重要人手,只有南面弱一些,只有碧萝和寂籁,因为南面妖魔就算逃,也逃的不多。

曲仙儿三姐妹几乎齐声道:“那我们呢?”

三姐妹彼此看看,扑哧一声大家都笑了。

玉霄微笑道:“你们三个的任务最重了,你们呢,就负责引诱妖魔,故意暴漏目标,你们只要目标暴漏,隐藏在暗处的白雕,秃鹫和黑鹰,立刻就会去逃走送信,而我们呢,就在四面埋伏劫杀,所以说,你们的任务就是负责诱敌的。”

曲仙儿道:“可……可我们三个人吗?”

玉霄拉过楚桂儿,微笑道:“这就要看桂儿的本事了,桂儿就幻化出我们其余人的模样,哪里宽敞,你们就去哪里玩,说去玩雪了,唱歌了,跳舞了,你们怎么引人注意怎么玩,随便你们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呀,可真是坏透了,好吧,看我的了。”

楚桂儿立刻玉龙点睛笔一挥,再看凭空中多了几个一模一样的人,真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除了不会说话之外,其余的跟真人没区别。

玉霄大拇指一伸,对桂儿赞许不已,然后将凝冰剑的寒气注入,将虚浮的真气冰冻住,然后十四个人继续往前飞。

很快的,就到了另一个山头的上空了,玉霄轻轻的指了指下面,低声道:“你们三姐妹带着幻象,到下面那个雪谷中引诱他们去,多加小心。”

三姐妹答应一声,离开了玉霄几百丈远,然后三个真人带着幻象往地下飞去。

玉霄沉声道:“按计划行事。”

众人答应一声,立刻四散开来,各自往自己的位置,先隐藏在半空中的黑云中,聚精会神的观看。

每一座山都不小,但每一座山中的暗处都有鹰,雕和秃鹫暗藏监视,但这些妖魔藏在哪里,大家并不知道,想要挨个找,也不易,也一定会暴露,难以根除,所以,这么诱敌,的确是妙计。

三个姑娘可真会演戏,就跟带着真人一样,三个姑娘嘴里哼着歌曲,就来到了空旷之处的雪地上了。

楚桂儿哈哈笑道:“喂,二位姐姐,咱们跳舞呀,多美的雪景呀,霄哥哥,你们坐在那里,好好学着点,等会咱们堆雪人玩呀。”

玉霄在半空中,暗自好笑,仔细的看着幽暗处的动静。

就见三个姑娘彷若无人,一起拉着手跳起了舞,曲仙儿则轻声的唱起了歌,三个姑娘又说又笑的,而那些幻象也是惟妙惟肖,有的正往这边走,有的站着不动笑着看着,有的坐在石头上,就跟真人一模一样,真是难辨真假。

三个姑娘银铃一般的笑声,在山中传过去多远,她们刚来到空阔之处玩耍,就被隐藏在暗处的鹰、雕发现了。

每一个山头的鹰精和雕精都不多,小的山头都只有四个,大的山头却有六个,两只负责前山,两只负责后山,都是躲在暗处隐蔽,一旦发现,就去送信的,这就是元真叮嘱过的。

这附近百里大大小小的山头,数不胜数,一个山头放四个,周围一圈四五十个山头,也需要二三百的鹰精和雕精,而且这还是少的来说。

所以,元真安插下这些暗哨,并非是想用这些妖魔对付玉霄,而是探查玉霄究竟藏在哪里,这些小妖们,也不会跟玉霄动手,只要发觉玉霄等人的踪迹,就会去报信了。

但元真的对手是玉霄,玉霄可比他聪明的多了,正好给玉霄提供了空隙,让玉霄一个个的击破。

三个姑娘刚玩了不久,就被妖魔们发现了,立刻,黑暗中飞起来两只一丈大小的黑鹰,展翅就往空中飞去,然后就想往老巢飞去报信。

于此同时,又有两只白雕在幽暗处一动,一只悄悄的飞了起来,往西而去,一只隐藏着不动,负责监视,但他们这一动,被躲在空中的众人看的清清楚楚。

没等两只黑鹰飞走,玉霄等四人早就做好了准备,早就拦住了两只黑鹰的去。

玉蝶和悠悠负责观察四周,顺便拦住归,而玉霄和雪紫儿则刀剑飞起,就跟两只一丈大小的黑鹰厮杀在一起!

那边白雕被蔵独拦住,岳商和禅悟则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以防走漏一个。

东边的魏晓晨一声长啸,凌空扑下,扑向了那只隐藏着的白雕,廉政则在一边守护着四方,以免有漏网之鱼。

三个姑娘一看打了起来,也不玩了,也四处观察着,准备接应。

这几只白雕和黑鹰,虽然手中有兵器,也修炼了四五十年了,有点根基了,但一个对一个,哪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玉霄双剑齐下,将黑鹰斩成了两半,雪紫儿大吼一声,将黑鹰也劈成了两半,北面报信的两只黑鹰立刻被消灭了。

**一九股叉将白雕刺透心窝,也将白雕收拾掉。

魏晓晨凌空一刀,隐藏着的白雕,还想躲避招架,连手中的兵器带它自己,被魏晓晨劈成了两半!

这一下干净利索,这四只畜生哪里能是他们的对手,就连它们的主子,想要胜的了玉霄等高手,都难的很,更何况这些还不成器的小喽罗了。

玉霄笑道:“收拾干净了吗?”

众人哈哈一笑,魏晓晨擦了擦修罗刀上的雕血,微笑道:“它们只要一动,就被咱们发现了,如何能逃的了,要是被这几只畜生逃了,那咱们岂不是太无能了。”

玉霄微笑道:“好了,咱们换下一站。”

十四人又飞了起来,又往别的山头飞去。

还是老办法,三个姑娘依旧是蹦蹦跳跳的去诱敌,引诱出妖魔,让妖魔暴露去送信,其余的人在四周劫杀,这一招当真是巧妙的很,这些飞禽哪里能不上当。

但这一个山头是个大山头,大山头有六只飞禽,两只白雕,两只秃鹫,两只黑鹰,曲仙儿三姐妹在空旷的雪地上又蹦又跳又唱的,如何能不引人注目。

立刻,两只秃鹫往北飞去,两只黑鹰往东飞去,白雕还是老样子,一只飞走去送信,一只留守着。

这早就是元真安排好的了,一只白雕留守注意玉霄等人的藏身之地,免得玉霄等人转移找不到,那只留守的白雕就负责暗地追踪,其余的往不同的方向飞去,为的就是送信,免得被发现了,到时候都走不了,所以,往三面飞去,这也是元真的主意,但玉霄多聪明,元真千算万算,也没料到还是一只都走不了。

两只秃鹫被玉霄和雪紫儿拦住,又厮杀在了一起!

两只黑鹰,被魏晓晨和廉政拦住,半空中厮杀在了一起。

一只白雕刚飞起,就被岳商拦住,厮杀在了一起。

三姐妹见到了隐藏在暗处的白雕了,立刻三姐妹也不玩了,左右包抄,就围住了那一只白雕,跟白雕厮杀在了一起。

其余的人,密切的注视着幽暗处,盯着其余的地方还有没有妖魔飞禽。

如钩的冷月,皑皑白雪,虽然是晚上,可也不算太黑,而且,这里都是冰山枯木,隐蔽都不好隐蔽,当真是一目了然。

这两只秃鹫可真是凶猛,一见不好,嘶鸣一声,展开双翼就跟玉霄和雪紫儿斗在了一起。

一只近乎两丈大小的秃鹫,展开双翼,就扑向了雪紫儿,凶猛无比,当真不愧是凶禽,这只秃鹫手中用的是一把鬼头刀,抖动双翼,对着雪紫儿就是一刀,直劈雪紫儿的面门!

雪紫儿冷笑一声,心道:“看不出,这畜生还真挺凶,哼哼,你凶难道我就怕了你?”

雪紫儿不躲不避,将紫芒刃一挥,就跟这秃鹫的大刀碰在了一起,当啷一声,那把大刀就被紫芒刃削成了两截!

这畜生用的是普通的兵器,而雪紫儿的紫芒刃可是宝刀仙器,它这普通的兵器如何能招架的住紫芒刃。

那只秃鹫兵器被断,自己也被震得往后飞出去了两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