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1章 谊重如山3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谊重如山3

可见‘玉’霄的英俊和‘玉’蝶的美貌了。,

‘玉’蝶的美,是清纯之美,柔和之美,飘逸之美,灵秀之美,美的无有一丝丝暇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美的。

卓悠悠也是如此的美,但若是跟‘玉’蝶一比,一样是稍逊一筹。

‘玉’蝶大了,依旧是那么美,甚至比小时候还美,‘女’人的美在多个方面,五官相貌是其一,心灵之美是其二,身材之美是其三。

而‘玉’蝶,这三样无论那样都是第一!

‘玉’蝶的五官,耳、目、鼻、眼、口,增一分,不美,减一分,不美,正好是最美的组合,宛如‘精’雕细琢的美‘玉’一般,就连她脸上有了疤痕,依旧是那么的美。

‘玉’蝶的皮肤,水灵、红润、富有弹‘性’,乃是最好的一种肤‘色’,而且,她身上有一股淡雅的清香。

‘玉’蝶的身高约有六尺八寸,换句话说,用现在的计量数字,应该是一米六八左右,正是‘女’人最好看的个头,‘女’人若是太高,不美,若是太矮,也不美。

‘玉’蝶的身材,也都是那么的美和‘性’感,‘女’人‘胸’太大,不美,‘胸’太小不美,下垂不美,屁股太大不美,屁股下垂不美,屁股太翘不美,腰肢太粗不美,小腹不平不美,双‘腿’不直不美,上半身和下半身比例失调不美,而‘玉’蝶无论哪一方面,都是最美的一种,哪一方面都无可挑剔,都是美的毫无暇癖!

所以,‘玉’蝶的美可谓是天下第一,人类中最美的‘女’子!

而‘玉’霄呢,‘玉’霄却是人类中最傲的男人,也是最英俊的男子,‘玉’霄的英俊,就跟‘玉’蝶一样,增之一分过多,减之一分又少,正是最美的一种!

白皛皛别看这么英俊,廉政别看这么英俊,但分给谁比,一跟‘玉’霄一比,顿时就稍逊一筹了。

‘玉’霄和‘玉’蝶最可爱的时候就是笑的时候,因为这对金童‘玉’‘女’这一笑,真可谓是男的倾倒天下的美人,‘女’的颠倒天下所有的男人!

二人一笑,人人都各有两个小酒窝,真是梨涡隐现,令人如醉如痴!

这也就是‘玉’霄‘迷’倒这么多美‘女’的地方,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女’人也是爱美的,这么一个又美,又英俊,又幽默,又傲气,又本事大的男人在面前,若是‘女’人不去喜欢,那就不是‘女’人了。

若说‘玉’蝶是普天之下所有人类中最美的‘女’人,恐怕没有一个‘女’子会反对。

若说‘玉’霄是所有人类中最英俊的男人,恐怕没有一个男人会不服。

‘玉’蝶和‘玉’霄,正是傲人族的骄傲。

白皛皛就是‘玉’霄最好的朋友之一。

但白皛皛的师傅却是天魔九头神凤凤天圣的儿子凤仙人,白皛皛可谓是十分的聪明,也颇得师傅的喜爱,师傅将宝戟、宝甲和宝弓都送给了他。

他背上背的那张弓,那可不是凡弓,乃是后羿‘射’日后,所留下的宝雕弓,名叫‘射’日弓,又叫做金雕‘射’日弓!

这张弓,乃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跟‘玉’霄的捕风捉影追日靴,日月轮回乾坤袋,都是十大神器中的宝贝。

而那个秃子也不是别人,正是傲人族侥幸活下来的牛犇犇,‘玉’霄的另一个好友!

牛犇犇其实并非是秃子,而是为了报傲人族的血海深仇,入了禅‘门’,拜入了梵音阁,学梵音阁的法术,故此,才做了和尚。

牛犇犇法名叫做禅印,乃是梵仁的高足,是梵音阁三大护法之一,梵音阁三大护法的地位,其实还在八大金刚之上!

而牛犇犇就是三大护法之一,也是三大护法之首,其力大无穷,为人憨厚忠直,乃是梵仁和尚最心爱的徒弟,也是梵音阁三代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人,梵仁之所以给犇犇赐法名叫做禅印,就是希望犇犇可继承他的衣钵,时时刻刻将禅字印在心中,时时刻刻心中有佛祖,有善念,做一个虔诚信佛的好和尚。

但可惜,不管梵仁怎么给犇犇讲佛理,怎么给他洗脑,而犇犇对佛理丝毫不感兴趣,而却苦练法术,不修禅机佛法,时时刻刻忘不了报仇雪恨,最后,为了报仇,竟然违反梵音阁的寺规,不辞而别。

更令梵仁痛心的是,‘玉’霄无疑中来到梵音阁胡闹一番,误把八大金刚之一的‘女’金刚白莲气坏了,白莲祭出法宝白莲‘花’,裹住了‘玉’霄,对‘玉’霄下了杀手,而‘玉’霄太过胡闹顽皮,却装死,犇犇闻之‘玉’霄来了,而且打了起来了,等赶来后,以为‘玉’霄被杀害了,不由得痛彻心扉,竟扬言谁杀了‘玉’霄,不管是神,还是佛,不管是师傅,还是任何人,谁杀了‘玉’霄,他就为‘玉’霄报仇。

梵仁怕这徒弟伤害了白莲,于是说是自己杀的,可是犇犇竟然扬言要弑师替朋友报仇雪恨,宁愿背上弑师之后,自杀谢罪,也不能对不起朋友!

这让梵仁震撼无比,没想到,自己这徒弟跟‘玉’霄的感情深厚到如此,竟然都起弑师之心,弑佛之心,可谓是令老和尚十分的痛心疾首。

白莲焉能看着梵仁被杀,自认是自己杀的,以为自己跟犇犇多年的情感,犇犇不会伤害自己,更令白莲没料到的是,犇犇连她也不放过,宁愿杀了她之后,自杀陪着她一起死,也不能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也不能让朋友枉死!

看到犇犇情深义重,乃是真男儿,白莲将多年来对犇犇的爱恋之情表‘露’出来,将二人的关系挑明,这一来,更是震动了整个梵音阁!

和尚竟然和尼姑相爱了,这简直就是违反寺规的事,这简直是世所不容的事!

犇犇情知必死,也将内心对白莲的爱慕之心实言相告,但不管怎么喜欢她,也要杀了她,替被她枉杀的朋友报仇。

‘玉’霄被犇犇感动的都要哭了,其实他本来就没死,也没受伤,只是‘玉’霄生**胡闹,故意的装死,咬破手指将在剑上‘弄’上点血罢了。

虽然‘玉’霄没死,但牛犇犇却严重犯了寺规,杀戒、酒戒、‘肉’戒、‘色’戒,戒戒具犯,梵仁为了以正‘门’规,故此,决定重责一百棍,将犇犇逐出师‘门’。

所以,牛犇犇从禅印和尚又回归到了牛犇犇的身份,但他虽然不做和尚了,可是头发却哪能长出的这么快,所以,他才是秃子。

牛犇犇和白皛皛本是到白民国去的,想劝解义父白氏父子迁国,以避魔域大军,白莲也被逐出了师‘门’,所以跟情人犇犇同行的。

而跟犇犇拉手一起前来的美丽‘女’子正是梵音阁八大金刚之一的阿修罗金刚白莲。

白莲善用八片飞轮,名叫碧叶青莲轮,她的八片飞轮,跟荷叶一模一样,十分的秀雅,除此之外,白莲鬓角边‘插’着的那朵白莲‘花’,也是一件宝贝,乃是师傅梵若送给她的,名叫碧叶青莲轮。

这一次,三人结伴在从天帝山赶来,听闻三派人保护着数千难民迁移到炎黄国,立刻前来援助。

一个他们都是‘玉’霄的好朋友,知道朋友在哪里,怕出什么危险,前来相助。

再一个就是,白莲和牛犇犇本是梵音阁的弟子,虽然出了梵音阁,可是跟梵音阁的感情依旧很深厚,对四大神僧也是尊敬的很,所以,这才不远前来。

谊重如山,在白皛皛和牛犇犇的心中,朋友之间的友谊才是最重要的,‘玉’霄永远都是傲人族的骄傲,也是如今所有人类中唯一一个没有屈膝跪拜的人了。

他们自觉有愧,对不起傲人族死去的亲人,没有守住做人的尊严,所以,对于严守做人尊严的‘玉’霄,他们打心底就佩服和尊敬。

虽然‘玉’霄是顽皮了一些,胡闹了一些,但‘玉’霄侠肝义胆,知恩图报,乃是一位热血男儿,这一点,他们是了解的,在他们的心中,‘玉’霄永远都是傲人族的骄傲,也永远都是他们心中最佩服的大哥,更永远都是他们的好朋友,好兄弟!

但三人到了梵音阁就扑了个空,一见梵音阁的僧人都人去楼空,方圆数百里范围内毫无人烟,就知道已经在路上了。

所以,三人这才急急火火的赶来,知道这条路的凶险,沿着脚印寻来的。

三人来的迟了一些,正是大战之际,也是大战后的尾声了,因为‘玉’霄已经控制了大局,可谓是已经胜了。

‘玉’霄一见两个好友,当然是高兴万分了,哈哈大笑着,骑着天马就去迎接三人。

白皛皛和牛犇犇一人拉着‘玉’霄的一只手,这个亲热。

白皛皛笑道:“霄大哥,最近可好?”

牛犇犇大笑道:“好兄弟,我好想你呀。”

‘玉’霄也拉着二人的手,三人就跟孩子似的,拉着手在空中转着圈子。

曲仙儿和白莲在一边抿嘴直笑,没想到,他们之间的感情竟然如此之好。

曲仙儿也拉着白莲说了几句客气话。

白皛皛也懂医术,一见‘玉’霄气‘色’十分不好,不仅皱眉道:“霄大哥,你受伤了?我看你气‘色’十分不好,脉搏十分的微弱,好似功力不足,你受伤了?”

其实,在这里面,就数‘玉’霄最小,但‘玉’霄就是这种人,什么事都喜欢做大,明明他小,但在众多小伙伴中,他却非要做大哥不可。

白皛皛和牛犇犇自小就佩服‘玉’霄的聪明机智,也是真心服气‘玉’霄,故此,虽然二人都比‘玉’霄大一岁,但却依旧管‘玉’霄叫霄大哥。

‘玉’霄长叹一声,也不客气,道:“牛老弟,小白,你们来的正好呀,我是受了重伤,功力只剩下了一半了,你们来了,我又多了一条臂膀了。”

白莲撇着嘴道:“切,牛老弟?喂,我可听说,在这里面,就数你最小的,你也好意思叫人家老弟?连声哥哥也不叫?”

‘玉’霄哈哈笑道:“哎呀,我倒忘了给大嫂子问好了,大嫂你放心,我叫他们老弟,是因为我的本事比他们大,所以我做大哥,可是呢,虽然我叫犇犇为老弟,但是依旧会管你叫大嫂的。”

白莲羞的脸红了,呸了一口道:“滚蛋,谁是你的大嫂,臭无赖。”

‘玉’霄笑道:“怎么,你不想做我的大嫂,难道是也喜欢上我了?唉,‘女’人呀,‘女’人,果然多是水‘性’杨‘花’之辈呀,牛老弟,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先不给她珍珠果吃,等她有了你的小宝宝后,你再给她吃嘛,你看看,你给了她后,她就变心了,竟然又爱上我了,唉,你呀,真是笨老牛,笨死了。”

牛犇犇憨厚的一笑,嘿嘿道:“霄大哥,你又胡闹了,白妹妹不会的,你别气她了。”

白莲又羞又气,骂道:“闭住你的臭嘴,你怎么不去死!”

白莲扬起巴掌作势要打,没等她打,‘玉’霄却笑道:“看到了没,还说没变心?打是亲,骂是爱,她对我又打又骂的,这岂不是对我又亲又爱吗?傻牛哥,你的‘女’人变心啦,算了,你别要了,这种‘女’人要她作甚,休了得了,喂,我牛哥要休了你了,你就做我第九个小妾吧。”

白莲气的嘤咛一声,使劲呸了‘玉’霄一口,骂道:“你去死吧!”

‘玉’霄嘿嘿笑道:“好香呀,好香,喂,小媳‘妇’,刚见面就送我香水呀?我若是死了,你岂不是守寡了吗?”

白莲气的扬起巴掌就去打‘玉’霄,骂道:“你这‘混’蛋,你怎么还没死?你怎么不去死!”

‘玉’霄躲在了牛犇犇的身后,故意气她道:“喂,我就算要死,也要等见到我的小侄‘女’才死呀,哇,大嫂的肚子好像大了好多呀,是不是有了宝宝了,几个月了?”

白莲羞的粉面通红,追打着‘玉’霄,‘玉’霄就来回的躲避着,曲仙儿这个气,气的一把抓住‘玉’霄,在‘玉’霄的头上重重的敲了几下,嗔道:“喂,你怎么这么可恶呢?人家白姐姐刚来,你就气人家?胡闹什么呀。”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