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8章 决斗1

第三百三十八章 决斗1

也果不其然,后来,蚩尤败在了黄帝之手,被廉圣帝和龙‘女’联手生擒,黄帝下令处死了蚩尤,而蚩尤的九黎一族,反抗的当然都杀了,可归顺的,都被释放了,黄帝开一面,看在廉圣帝的份上,也是心怀仁慈,不忍屠尽九黎族,故而,将九黎族纳入了炎黄二族内。。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所以,后世的炎黄二族,当然也有九黎一族的族民,这就是后来的,三族大融合,成为了一个大的民族,这就是汉族的祖先。

而炎帝、黄帝和蚩尤,也并称为华夏的三圣,公认为华夏汉族的祖先。

虽然蚩尤罪恶滔天,乃是祸首,但他的九黎族却加入了炎黄族,蚩尤理所当然的成了祖先和圣人,这就叫不以成败论英雄。

而蚩尤由于善战,勇猛,同时,也被苗人尊为祖先,世世代代的敬拜。

而对于汉人来说,蚩尤虽然是华夏三祖之一,但毕竟罪恶累累,所以,汉人大多数尊炎黄二帝为祖先,对于蚩尤排除在外。

而且,九黎族的人剩下的不多了,活下去的,不过就千余老弱‘妇’孺,男的基本都战死了,还是炎黄族的族民多。

但不管怎么说,后世,炎帝的炎族,黄帝的黄族,和蚩尤的九黎族,的确是融为一体了,成为了一个最大的民族,那就是汉族的祖先。

而蚩尤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死后,又想占领‘阴’界,结果,却被凌‘玉’霄又一次打败,最后,蚩尤的灵魂魂飞魄散了,这就是蚩尤的结局。

可是蚩尤的子孙后代却没死光,蚩尤的儿子和近族,都被廉圣帝保护了起来,所以,蚩尤一族并没有断子绝孙没有后代。

不过,又过了二百多年,到了尧时期,尧要禅位给舜帝,尧的儿子不满父亲,联络蚩尤一族的后人和三苗族,又一次发动了战争,想打败父亲尧帝,做皇帝的宝座,尧帝派出大兵,又一次打败了三苗族和蚩尤后代的叛‘乱’,大义灭亲,杀了自己的儿子,自此后,三苗族一蹶不振,遁入深山老林,再也无力跟炎黄二族争天下了,到那时,苗族才彻底的衰败下去,自此才遁入苗疆之地。

而当时的三苗部落,势力也很庞大,只是经过数次战争,才衰败下去,没被灭族就已经是万幸了,但经过这两次惨烈的战争,苗族彻底成了少数民族了,若没有黄帝时期和尧时期的这两场战争的话,苗族的人口,肯定不会比汉人少多少。

蚩尤和廉圣帝结拜,也可以说是荒缪至极了,这真是天下奇闻了。

但两个人虽然是仇敌,真的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坐在一起攀谈起来。

若人人只做朋友,不做仇敌,人能和睦相处,那该有多少?

但可惜,人生就这么矛盾。

有时候,最了解的你的知己,反而是你的敌人。

他们就是惺惺相惜的敌人,也是知己!

就算明日之战,死在对方手,能做一日的好兄弟,就算死,又有何憾!

这难道就是命运的安排?

这难道就是天命不成?

这世上只有想不到的事,却没有做不到的事,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荒唐和可笑,谁能料想的到,国仇家恨的仇敌,眨眼间却成了朋友呢?

廉圣帝跟蚩尤结拜为弟兄,暂时的不打了,而是坐在一起推心置腹的坦白心扉,规劝蚩尤放下屠刀,跟蚩尤攀谈起来了。

这件事足矣令整个人类震惊了,这乃是自从有人类之后,最最最荒唐的事情。

但廉圣帝却不觉得荒唐,他跟蚩尤结拜为兄弟不假,但仇恨却不变,他依旧会杀蚩尤,打蚩尤,彼此的立场永远不变。

这就是廉圣帝令人可敬的地方,因为他公正无‘私’,从不会因为‘私’而废公,一码事归一码事,从不‘混’为一谈。

不过,廉圣帝这种做法,他的处境其实很危险。

要知道,他跟仇人结为弟兄,而且,还坐在一起聊天,这简直就相当于通敌卖国了,任谁都难免怀疑他对本族的忠诚,因为,不管如何,不该跟贼首结为弟兄,实在是不该。

这也就是后来黄帝没有传位给廉圣帝的原因,因为,黄帝对这件事也是耿耿于怀,虽然知道廉圣帝的人品不可能卖国、卖族,做无耻的走狗,但是,黄帝觉得廉圣帝这人太过仁慈,心太软,这种人若是做了他的位置,是能令百姓过上好日子,但是,由于太仁慈,手段不够硬,恐怕难免会发生祸‘乱’,故而,原本黄帝打算死后让自己的爱孙做黄国之王,但思之再三,还是觉得不妥,所以,黄帝死后,让儿子少昊继承了王位。

少昊也是圣人,虽然是黄帝指名的候选人,但还是要众多百姓进行推荐,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则优而做王,这就是那个时期的公平等级制度。

少昊很有贤名,乃是一位圣人,日后,成了五帝之一,这三皇五帝之说‘乱’七八糟,说法不一,其实,要是改改,改成八帝、九帝,这样就差不多了。

廉圣帝正如蚩尤所说的,由于年纪太轻,虽然很优秀,但毕竟资历不够,而且,他的‘性’格,也不适合做王,故而,黄帝没有让廉圣帝继承,而让少昊成王。

其实,廉圣帝根本无意做王,丝毫没有野心,他的叔叔伯伯做王,跟他自己做王又有什么不同,只要能让百姓安居乐业,谁做王不一样?

所以,廉圣帝也很赞成叔伯爷爷少昊做王。

黄帝也不愧为英明之主,虽然廉圣帝‘私’自跟祸首蚩尤结为弟兄,论理都该斩首,或者是重罚廉圣帝,但黄帝却没这么做,而是赞自己的爱孙是真英雄,敬佩廉圣帝的所作所为。

只是这一点,古来任何君王恐怕都难有此肚量!

黄帝一个是太宠爱廉圣帝,一个是敬佩自己的爱孙,也知道廉圣帝出生不凡,日后必然是圣人,而且,近年来,廉圣帝传播炎黄二族的明,有大功于炎黄二国,而且,这一次廉圣帝又做主帅,保住了炎族百姓,更是大功一件。

所以,廉圣帝虽然犯下了错,但黄帝并不怪罪,反而给予赞誉。

廉圣帝跟蚩尤谈了一会,有心让蚩尤结束战争,隐遁山林,或可保住九黎族,也能保住‘性’命。

但蚩尤是什么人?一生高傲,他宁死不屈,宁折不弯的‘性’格,那能听廉圣帝的忠告。

蚩尤哈哈笑道:“好兄弟,我说过,你劝不了我,我也劝不了你,咱们虽然情如弟兄,日后相见,咱们可依旧是仇敌,你杀我结拜弟兄一半多,这笔账我还是要算的,我灭你的村庄,杀你的百姓数千多,这笔账,你也不用跟我客气,大哥我败在你手,若死了,乃是天意,若大哥我赢了你爷爷黄帝,那也是天意,一切就让天意定夺吧,今日,你我弟兄,只论友谊,不谈国事,明日相见,依旧是仇人,记住,我不会留情的,贤弟,你也不要因为我是你结义大哥,就对我留情,明白吗?”

廉圣帝黯然神伤,他真不想杀了蚩尤,因为廉圣帝是一个极其重情义的人,而且,在内心,廉圣帝敬佩蚩尤的豪气,又结为了弟兄,真不想伤他,若蚩尤真的肯放手,隐遁山林,廉圣帝一定会放蚩尤一条生路,让他活下去,一定保全九黎族,但蚩尤根本不听,所以,廉圣帝黯然叹息。

如今,他只有依旧跟蚩尤战到底,跟自己的结义弟兄进行仇杀,他只能叹息命运的安排,真是荒唐可笑。

假如蚩尤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狠毒、卑鄙、无耻、无恶不作,一无是处,那廉圣帝杀他心安理得,但蚩尤不是那种人,蚩尤除了一身傲气之外,除了不服炎黄二帝,想做主天下,野心太大之外,本身他又是一位豪迈,直爽,爱结‘交’朋友,待人推心置腹的知己,这么一种人,却是魔王,廉圣帝真是左右为难。

杀之不忍,赦之无权,而对方也不会改过,唯有跟他一拼到底了。

蚩尤微笑道:“好兄弟,今日能跟你结义,乃是我平生一大快事,他日死在你手,都是我一生的荣耀,时间不早了,记住,明日我会来找你,我去给你要解‘药’去。”

廉圣帝赶紧道:“多谢大哥成全!”

蚩尤握住廉圣帝的手道:“谁若跟你‘交’朋友,那真是一生的幸事,我只恨跟你相见恨晚,只恨你不是我九黎族的勇士,告辞了!”

蚩尤说罢,转身挥手告别,跟廉圣帝分手。

廉圣帝也抱拳给蚩尤告别,叹道:“大哥,珍重!”

“告辞了,弟妹,贤弟,请回吧。”

蚩尤说罢,几个起落,消失在远方,回自己的军营去了。

廉圣帝和龙‘女’等人刚到营‘门’口,就见大营,有两位身穿赭黄袍的圣人正在微笑着等候二人的回来。

在营‘门’口相候的正是炎黄二帝。

黄帝一见廉圣帝,抚掌大笑道:“妙哉、奇哉,天下奇闻哉,哈哈哈哈……”

廉圣帝脸一红,赶紧施礼道:“孙儿有罪,请黄爷责罚。”

黄帝赶紧将廉圣帝搀起来,拉着廉圣帝的手,笑道:“你何罪之有?不就是跟敌人做兄弟吗?这又有什么不对?我跟你炎爷爷曾经不也是仇敌?还不是冰释前嫌,做了兄弟?哈哈哈……不过,你比我们俩还要厉害,我们是打完后和好的,而你,还在打,却做了惺惺相惜的弟兄,好,不愧是我黄帝的孙子!”

廉圣帝叹道:“圣儿其实是想借此规劝蚩尤大哥,唉,只可惜,我们谁也劝不了谁。”

黄帝道:“此人生‘性’好战,你是劝不通的,不过就是白费力气罢了。”

廉圣帝道:“我虽然没劝通他,但我已经跟他有了君子协议了,那就是不管谁胜谁败,只要百姓肯归顺,不反抗,就不会灭其族,黄爷,孙儿有个请求,请黄爷恩准。”

黄帝捻髯微笑道:“你不用说,我已经知道了,你是不是请求我打败蚩尤,杀进他部落的时候,只要百姓不反抗,肯归顺咱们,就不杀他们,对不对?”

廉圣帝道:“正是如此,百姓是无辜的,孙儿认为,要想征服一个部落,应该征服人心才是最重要的,咱们要以仁义待人,那种灭其族的残忍事,我觉得以后应该杜绝才对,万万不可这么残忍,不知黄爷以为如何?”

黄帝哈哈大笑,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好!不愧是我黄族的圣人,了不起!大哥,你看帝儿,如何?了不起吧。”

炎帝笑道:“帝儿的确了不起,帝儿心怀仁义,乃是大仁大义之人,的确是我们炎黄二族之幸也。”

黄帝笑道:“帝儿,你放心,你的要求我答应了,日后,打破蚩尤部落,我一定会法外施恩,对肯归顺的百姓不会加害,让他们加入我们炎黄族,自此成为一家人!”

廉圣帝大喜,道:“多谢黄爷成全,孙儿带百姓多谢了。”

黄帝望着龙‘女’和爱孙,真是看在眼,喜在心里,因为,廉圣帝和龙‘女’,真乃是一对璧人,可以说是天生的一对,男的是那么的‘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女’的是那么的倾国倾城,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黄帝笑道:“孙媳‘妇’,至今为止,还没给爷爷敬过一杯茶呢,是不是不像话?”

龙‘女’粉面羞红,轻声道:“不是没有时间吗。”

龙霞儿道:“此言差异,你还没给你孙媳‘妇’礼物呢,就想让人家给你敬茶呀,想得美。”

也只有龙霞儿敢这般的没大没小,虽然对面是黄帝,龙霞儿却不管这一套。

龙‘女’赶紧叱道:“死丫头,不准没大没小的跟圣皇开玩笑。”

黄帝一点都不见怪,笑着捏捏龙霞儿的脸蛋,道:“这臭丫头,真是讨人喜欢,刚才的一切我都见到了,你呀,真是个鬼灵‘精’,蚩尤都被你骂的狗血淋头,你绑着他的手,他就听你的,了不起!”

龙霞儿嘻嘻笑道:“一般一般了,多谢圣皇赞誉。”

黄帝笑道:“礼物当然是要给的,不过,小龙‘女’,你什么时候嫁给我的圣儿?我可等不及要抱孙子啦。”

龙‘女’的脸越发的红了,轻轻道:“这……”

龙霞儿接口道:“你呀,要抱龙姐姐和廉大哥的儿子,我看你等到死,都实现不了愿望啦。”

这一番话,把炎黄二帝给逗笑了,龙霞儿竟然敢说黄帝死字,这若是别人,吓死也不敢这么放肆,但这龙霞儿就这么口无遮拦,有什么说什么,她可不管什么黄帝还是炎帝,想到就说,说话还不经过大脑考虑,真是口直心快,口无遮拦。

龙‘女’这个气,气的扬起巴掌照着龙霞儿的屁股就打,骂道:“死丫头,口无遮拦,胡说八道,圣皇于天地同寿,万寿无疆,你竟敢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龙霞儿淘气的躲在廉圣帝的后面,道:“我又不是故意的,黄帝爷爷都没生气,你生的那‘门’子气呀,黄帝爷爷才不这么小气的,对不对呀,黄爷爷?”

龙‘女’赶紧代姐妹赔礼道:“圣皇,霞儿自幼顽皮,心直口快,说话不经过大脑,不过没有恶意的,若有冲着之处,请不要生气,龙儿回去一定好好的管教她。”

黄帝和蔼的一笑,道:“霞儿就这点可爱,你要管的她成了个恪守礼节的小木头,那就不可爱了,没关系,她说的是实话,人谁能不死呢?不要怪她,没事的。”

黄帝说罢,将脖颈上挂着的一串夜明珠项链摘了下来,递给了廉圣帝,微笑道:“这个是送给你日后妻子的礼物,现在,你给龙儿戴上吧,是爷爷送的定亲礼物。”

这挂夜明珠项链,价值连城,每一颗夜明珠,都有‘鸡’蛋那么大,一共是九颗,若是到了晚上,一颗夜明珠都能照亮方圆一丈范围内,当真是宝物。

龙‘女’得到了这串夜明珠后,爱若珍宝,因为,这不但名贵,也是廉圣帝送给她的定亲信物,虽然是黄帝所赐,但跟廉圣帝送的一样,直到死后,龙‘女’才将九颗夜明珠拆开,一一分给了自己的九个‘女’徒弟。

后来,龙‘女’的九个弟子,大多数将心爱的夜明珠又转赠给她们最得意宠爱的‘女’弟子了。

宣静的夜明珠赐给了雪紫儿,就是日后雪儿的投胎转世。

‘玉’洁的夜明送给了儿子原信智,原信智又给了妻子谢雨霏做定情信物。

罗贞的夜明珠给了爱徒魏晓晨,魏晓晨其实是龙‘女’转世投胎的,那颗夜明珠给了魏晓晨了。

秦扬的夜明珠,给了爱‘女’曲仙儿,曲仙儿是他们夫妻的心头‘肉’,曲仙儿也是鱼莉儿转世的。

阳娇的夜明珠给了爱‘女’洪袖儿,洪袖儿是鱼秀儿转世的。

朱青的夜明珠当然给了宠爱的‘女’儿楚桂儿了,楚桂儿是鱼鹅儿转世的,此三‘女’前世曾经是廉圣帝的未婚妻,却因为蚩尤之‘乱’,死在‘乱’军。

苏冰的夜明珠给了最宠爱的徒弟,凌‘玉’霄的一个妻子卓悠悠了。

姚霞的夜明珠打算日后送给了大徒弟刘畅做结婚礼物,但还没来得及送,就已经死了,所以,夜明珠还在她的身上。

舒韵的夜明珠送给了儿子应刑了,应刑给了爱妻岳盈做了定情信物。

这就是这九颗夜明珠的来历,其实,乃是黄帝的宝物,送给廉圣帝和龙‘女’的结婚礼物。

这九颗夜明珠,其实是龙眼炼就而成的,并非简单的夜明珠那么简单,而且,夜明珠还藏有天机,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

龙‘女’推辞不过,只好谢黄帝的赏赐。

廉圣帝温柔的给龙‘女’戴在了脖颈上,立刻,就见龙‘女’银光‘乱’闪,被夜明珠这一辉映,更加显得是那么的美,那么的高贵典雅,那么的‘迷’人了。

黄帝哈哈大笑,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龙霞儿接口道:“他们不会成亲的,我不是说了吗,你就算等到……活了,都等不到啦!”

龙霞儿话出口,也觉得不该这么没礼貌,所以,将死字一变,改成了活字。

这一来,逗得在场听到的人都笑破了肚皮。

龙扬儿吃吃笑道:“活?也亏你能说的出来。”

黄帝也被逗得直笑,因为龙霞儿说话就这么可爱,其实,这几天,龙霞儿变了好多,因为丈夫的死,龙霞儿沉默寡言,再也没有平日的快乐,但经过这么多天,她的心情也好多了,人不能总活在伤心,伤心也没用了,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

尤其是见到龙‘女’和廉圣帝安然无恙,尤其是听说,自己丈夫的尸体被廉圣帝抢回来了,龙霞儿的心情好多了,故而,活泼了好多。

黄帝忍住笑,问道:“等到活?难道我现在是死人呀?”

龙霞儿掩嘴而笑道:“龙姐姐不让说那个字,所以我只好用个别的字代替了,我夸黄帝爷爷长命万岁,活一千岁,一万岁,这总行了吧,不过,好像听说什么,千年的乌龟,万年的……”

龙‘女’一听不好,这顽皮的丫头开起黄帝的玩笑了,这太不像话了,简直没有尊卑礼仪了,龙‘女’赶紧就去胳肢龙霞儿,嗔道:“死丫头,闭嘴,还敢‘乱’说,皮痒了?”

龙霞儿最怕痒,被胳肢的咯咯直笑,其实她也不会说下去,只不过逗大家开心开心罢了,逗逗黄帝和炎帝开心一点罢了。

龙霞儿连连讨饶,炎帝和黄帝见了,都不仅捻髯而笑,真被逗的开心极了,而且,很少有人能令他们这般的开心的,可龙霞儿不过几句玩笑话,却令他们开怀大笑,本来已经苍老的心,立刻变得年轻了好多。

黄帝笑罢多时,又问道:“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等到呢?”

龙霞儿道:“你不知道呀?龙姐姐要去修道呀,她说修成了神仙后,才跟廉大哥成亲呢,她要修成神仙,那要过多少年呀,三十年,五十年,她都成了老姑娘了,黄爷爷现在都一百多岁了,再过三五十年,你能等到那一天吗?所以,我说,你看不到他们成亲了。”

黄帝点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唉,我是等不到了,一个人焉能活这么久呢?我能寿高一百多岁,已经是幸事了,我也听说过,听说西王母娘娘是你的姐姐?”

龙‘女’红着脸点点头道:“嗯,我们义结金兰,乃是姐妹。”

黄帝道:“这也好,假如你修道有成,也是一件好事。”

龙霞儿道:“其实,黄爷爷也有希望能活到三百多岁呢,若是找到人参娃娃,问那臭娃娃要一根参果胡须吃下,管饱黄爷爷能活过三百岁呢,只可惜,找不到他了,若是见到他,一定问参娃要一根。”

黄帝道:“哦?人参娃娃?”

龙霞儿道:“这件事还要问廉大哥,廉大哥跟人参娃娃是好朋友,人参娃娃虽然小气,但以廉大哥的面子,他一定给的。”

黄帝问道:“帝儿,这是怎么回事?”

廉圣帝叹道:“人参娃娃乃是人参果成‘精’的‘精’灵,都有好几万岁了,修成了人形,跟一个六七岁的婴儿差不多,吃了他的一根胡须,寿高三百三十三岁,孩儿本想问黄爷要一根的,只是,没来得及问他要,他就走了。”

龙‘女’脸一红,轻声道:“其实,都是龙儿不好,是我得罪了他,所以,廉大哥没来得及要,不过日后总有再见的,倒是再让廉大哥问他要,给二位爷爷吃下,一定可增寿的。”

但这种机缘是可遇不可求的,炎黄二帝也许没那个运气,也许命该如此,没等廉圣帝再见到人参娃娃,炎帝病死,黄帝也死去,炎黄二帝临死都没有吃到人参娃娃的须子,否则,定然能增寿三百年的。

炎黄二帝面有喜‘色’,谁不想长寿?虽然炎帝二百多岁了,黄帝一百多岁了,可两个老头都还没活够,而又这种机缘,那就是说,日后,可以再增寿三百岁,那当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了。

但人参娃娃究竟在那里呢?谁又能知道?

这‘精’灵神出鬼没,神仙都找不到他,只能看天意了。

龙霞儿道:“所以,他们要很久不成亲,这挂项链,不如送给我得了,大家说是不是呀,反正龙姐姐要去深山修道,这么好的项链她戴着,谁也看不到呀,还不如送给我呢,是不是龙姐姐。”

龙霞儿淘气的去龙‘女’的脖颈上就去摘,龙‘女’嘤咛一声,打了她手一巴掌,嗔道:“死丫头,真不害臊,才不给你呢,不过,你戴几天可以。”

龙霞儿撇撇嘴,嗔道:“哼,小气鬼,才让我戴几天,又不是送给我,最后,还不是你的,我才不稀罕呢。”

黄帝微笑道:“反正我送给你龙姐姐了,你这丫头有本事,问你龙姐姐要吧,哈哈哈……”

黄帝说罢,跟炎帝并肩走到大帐去了。

其实,龙霞儿不过是开个玩笑,就算龙‘女’真给她,这么珍贵的礼物,她也不会要,因为,这是龙‘女’的定亲信物,不是一般的礼物。

龙‘女’很大方,一见龙霞儿喜欢戴,摘了下来,递给了龙霞儿,微笑道:“那,你玩够了,再还给我,可不准给我‘弄’丢了,没钱买冰糖葫芦,可别拿这个换几串冰糖葫芦,要是换了冰糖葫芦吃,看我回来不打你。”

众人被逗的又笑成了一团,但也佩服龙‘女’,这么珍贵的项链,又是黄帝亲手所赐,一般人谁肯给人玩,连‘摸’都不会给人‘摸’,可是,龙‘女’一见好姐妹喜欢,大方的让姐妹戴,虽然没说给,但那意思,龙霞儿想戴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这跟龙霞儿的都没什么区别。

龙‘女’亲手给龙霞儿挂在了脖颈上,龙霞儿不仅热泪盈眶,她之所以跟龙‘女’要好,就因为,龙‘女’待她真好,所以,龙霞儿为了龙‘女’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就因为这姐妹之情。

为了龙‘女’,龙霞儿没少拼命,在瑶池的时候,她曾经拼着一死,要杀了人参娃娃,人参娃娃这么厉害,龙霞儿为了救龙‘女’,不惜以身试险,设计抱住人参娃娃,假如人参娃娃是恶魔的话,有杀她之心,那龙霞儿早就死了。

这一次,为了搬兵送信,龙霞儿夫妻连命都不要了,若不是情深似海,一般人焉能做到这点。

而且,经过这场劫难,最后陪在龙‘女’身边四十多年的,只有三个姑娘,一就是龙青儿,二就是龙霞儿,三就是龙扬儿,这三个姑娘陪着龙‘女’修道,一陪就是四十多年,不过,这三个姑娘由于都死了丈夫,活着没什么乐趣了,拒绝修道,只是尽主仆之谊,陪着龙‘女’静心的修道,照顾龙‘女’,不让龙‘女’寂寞。

最后,这三个姑娘一直陪着龙‘女’修道,龙霞儿一直陪着龙‘女’六十六年整,活了八十多岁才老死,其余的姑娘先后老死,就数龙霞儿陪着龙‘女’的时间最久。

因为龙霞儿心宽,天‘性’快乐的那种人,所以,故而她命最长,最长寿。

龙扬儿和龙青儿,由于太过想念死去的丈夫,最后,七十多岁就死去了。

这三个好姐妹,都是龙‘女’亲手埋葬的,等龙霞儿一死,自此后,龙‘女’就孤独的只剩下一个人了,真的是孤苦无依,寂寞痛苦了,度日如年了,这才明白龙霞儿对她说的道理,一个人若不快乐,就算让他活一千岁,一万岁,那也不及快乐的活几十岁的道理,但那时已经太迟了。

而那时候,廉圣帝不知到哪里修道去了,龙‘女’感到人生的寂寞和孤独,甚至都修道后悔了,但一切都太迟了,龙‘女’只好忍着寂寞和痛苦,孤独的活了二百多岁,在她后半生的后四十年,才算又一次见到了廉圣帝。

但廉圣帝变了,虽然还爱她,可是,大家都老了,都二百多岁的人了,廉圣帝也无法娶她了,拒绝了龙‘女’,龙‘女’伤心‘欲’绝,曾经去寻死,想一死了之,解脱痛苦,她从天帝山的后山崖一跃而下,但却在临死时,却遇到了怪事,她没死成,被山崖内厚厚的冰雪托住,根本都没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