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9章 女杰1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女杰1

除了龙女的那九个姐妹练武之外,很少有女人练武了,而龙女的九个姐妹练武,也是各有千秋,有的贪玩、有的喜欢刺绣、有的喜欢丹青、有的喜欢这个那个的,也没将心思都放在武术上,所以,跟龙女的武功比起来,真是差的太多了。

龙女的愿望就是这个愿望,这也是她去修道的原因,她要亲自做给全天下的女人看,男人能做到的,女人也行!

她自己的确做到了,只可惜,她虽然做到了,但牺牲的太多太多了,她牺牲了一生的幸福,牺牲了一生的青春和快乐,等到了彻底一个人孤独活着的时候,龙女万念俱灰,觉得这一生真是白白的活了。

但可惜,却已经太迟了。

不过,她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日后,龙女教了九个女弟子,其余的弟子一概不收,因为,她的身份已经太高了,除了收她前世的九个姐妹转世的九人之外,龙女其余的女子一概不收。

就算收,她让自己的九个女弟子收,所以,龙女虽然有成,但她仅是收了九个女弟子罢了。

不过,她这九个女弟子也真给她争气,其中,五个被男人勾搭跑了,要不是龙女震怒了,其余的四个恐怕也都要跟男人跑了,那龙女这一生的心血就算白费了。

所以,宣静、罗贞和苏冰就肩负起发扬龙女派道术的重担,斩断了七情六欲,至于姚霞,那是因为陶天喜不娶她,要娶她,早就跟着男人跑了。

龙女真是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因为她总算明白了,女人,迟早是要嫁人的,始终离不开男人,什么梦想和理想,最后,还是一场空!

但是,一生的心血,就这么白费了,要是这样的话,自己这一辈子做了些什么?有什么意义呢?那岂不是白白的孤独寂寞一生?

幸好,宣静、罗贞和苏冰三个姑娘争气,不想让师傅死不瞑目,狠下心来斩断了七情六欲,将龙女派发扬光大了,收了不少资质很高的女弟子,而经过龙女的努力,使女人们也认识到了,女人修成神仙也不是难事,谁不想多活几岁?谁不想成仙得道,活他个几百岁?

所以,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龙女派威震天下,女弟子空前绝后的达到了万人了,真可谓是跟天帝山玉清教并称为东方第一修真门派。

但可惜,任何东西都不是长久的,经过仙疆魔域、人畜大战,龙女派也彻底的灭绝了,最后,还是一场空!

人生难道只是一场空?

不过,练武强身健体,也的确是有用的,龙女手下的九个姐妹,一个个也都有一身好武功,这一次,派上了用场。

龙女以自己超凡入圣的武功轻松的打败了数名高手,大大的涨了女人的威风,令男人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在龙女身边的只有龙扬儿和雪儿了,龙扬儿的武功是龙女一手调教的,在九女中,那也是佼佼者。

龙扬儿一见龙女连战了好几场,怕龙女元气大伤,所以,才替换龙女,好让龙女保存体力,等会去会战蚩尤那种高手。

龙扬儿剑走轻灵,跟那勇猛的勇士杨鳄杀了个难分难解,不分胜负!

那杨鳄也真厉害,一把金色的大剪刀,招数奇诡莫测,加上力大无穷,当真是一员虎将!

但龙扬儿恰恰相反,龙扬儿剑走轻灵,以巧破千斤的招数,一男一女,正好是敌手!

杨鳄要是跟龙女比斗的话,顶多能在龙女手下走个四五十招,但跟龙扬儿比斗,那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杨鳄边打边哇哇暴叫,因为,龙扬儿身法太轻灵了,真是颇得龙女的真传!

一眨眼,就打了一百多招,杨鳄就觉得眼花了,虽然龙扬儿不会龙女创的那种幻影蝴蝶步,但是,轻功很高明,围着他直转,窜来窜去,一把剑总在他眼前晃动,而他虽然力气大,却碰不到龙扬儿的兵刃!

杨鳄边打边暗暗的称赞,心道:“他娘的来,这些娘们他娘的都要翻了天了,真他妈的是阴盛阳衰,世道变了,这种女人,谁娶了,那倒霉了。”

他正在想着,就觉得左臂一阵剧痛,登时血流如注!

原来,他这一分神,龙扬儿挽了无数个剑花,晃的他眼花缭乱,一个不慎,被一剑正刺中左臂!

杨鳄气的大叫一声,剪刀张开就去剪龙扬儿纤细的腰肢!

龙扬儿一剑得手,并不迟缓,早就抽剑跳开了。

龙女边看边笑,十分的满意,因为,龙扬儿的剑法深得她的真传,武功这些年来也大有进步。

但杨鳄也不是饭桶,大吼一声,开始了反击,手中的大剪刀横砍竖砸,舞动成了一个光圈,逼的龙扬儿连连的后退,不由得大惊失色。

龙女淡淡的一笑,以传音入迷的绝顶内功,将自己的话送到了龙扬儿的耳中。

龙扬儿正在慌乱,不知该怎么破这种招数,就觉得耳边龙女的声音道:“扬儿,用玉女素心剑法,玉女穿梭……玉女穿针……玉带拦腰……”

随着龙女的提醒,龙扬儿大喜,按照龙女说的,立刻就变了招,脚下的步子也变了!

杨鳄哪里知道,龙女正在暗中点拨姐妹,这种传音入耳的内功,别人是听不到的,也就只有要告诉的人能听的见。

杨鳄正在疾风暴雨一般的猛攻,猛然间,龙扬儿剑法一变,往左侧连迈了三步,杨鳄赶紧往左跟了过去,手中剪刀一并,当作大刀抡起来就扫!

等他招数一到,就知道上了当!

就见龙扬儿身子猛然间一闪,往后退了一步,接着往右边窜出了一步!

杨鳄眼前一花,龙扬儿就到了他的身侧了。

杨鳄赶紧横着一扫,龙扬儿脚下一滑,就到了他的身后了!

这就是玉女穿梭的招数,就是走的四象步,分为东西南北,身前身后的来回的穿梭不停,让敌人摸不着头脑。

这是专门应付这种猛攻的招数的,用这种步子来调动敌人,化被动为主动,反客为主,让敌人围着你转,而不是让自己被敌人逼的四处躲避。

龙扬儿前前后后的用玉女穿梭这招来回的一躲避,弄的杨鳄分不清龙扬儿的意图了,追着龙扬儿不住的发动猛攻。

正当他又一剪刀横扫而来的时候,就见龙扬儿猛然间身子一矮,一招盘龙步,坐在了地上,于此同时,身子一转,手中的剑直刺杨鳄的小腹!

杨鳄一剪扫空,腹部正是空门!

这一招就是玉女穿针,躲开上面猛攻的同时,一剑攻其必救!

杨鳄暗叫不好,赶紧吐气吸胸,猛地往后就窜出了一步!

他刚窜了出去,龙扬儿将盘着的左脚猛地一扫,一招扫堂腿,奔杨鳄的双腿就扫去!

杨鳄脚步踉跄,赶紧往后就退,又避开了这一招!

龙扬儿一腿扫出,顺势正好右脚一穿左脚,又是一转身,一声娇叱,手中剑人随剑转,剑随人转,奔杨鳄的腰横扫一剑!

这一招,就是玉带拦腰,刚才扫出的那一脚,不过只是要换个姿势,好使出这一计杀招罢了,这玉带拦腰断,才是厉害的杀招!

杨鳄赶紧往后就窜,拼命的一窜,幸好他躲避的及时,但就算这样,肚腹上也被划了一道血痕,虽然肚皮没被划开,但衣服被划破了,也受伤了!

龙扬儿一剑得手,就听耳边龙女的声音又道:“卧看巧云……玉女倒下九重天……”

这些都是玉女素心剑中的招数,龙扬儿早就练的很熟了,一点就透。

果不其然,杨鳄恼羞成怒,大吼一声,手中的剪刀张开就剪来!

龙扬儿对龙女的话深信不疑,赶紧往前迈了两步,身子猛地朝后一仰,一招金刚铁板桥,手中剑与此同时,直奔杨鳄的咽喉倒刺而去!

刹那间,这闪电一般的妙招就到了,杨鳄若是不赶紧招架躲避,不但打不到龙扬儿,自己必然丧命在这一剑之下!

因为,龙扬儿身子朝后一仰,他的剪刀必然在龙扬儿头上而过,根本伤不到龙扬儿,而龙扬儿剑往后刺,他若往前,正自己撞在剑上,那是必死无疑的,所以,杨鳄除了躲避之外,别无他法!

杨鳄也真厉害,一见这精妙的剑法,骇的心惊胆颤,这一剪刀没等剪死龙扬儿,自己先死在剑下!

万般无奈,赶紧剪刀发出一半,硬硬的收回,将剪刀一竖,挡在了身前!

“叮!”一声脆响,剑正好点在剪刀上!

龙扬儿一剑走空,赶紧身子往空中一纵,一个倒空翻,手中剑一颤,半空中,剑光一闪,抖出九朵剑花,奔杨鳄头上的数处要害点去!

这一招就是玉女倒下九重天,是专门攻击上方的一招!

龙扬儿这一招刚用出来,龙女的声音忽然道:“不要伤他性命。”

龙扬儿本想刺杨鳄的咽喉要害,一听龙女的叮嘱,猛然间想起了龙女的诺言,今日切磋点到为止,所以,赶紧将剑一偏,一剑削向了杨鳄的耳朵!

杨鳄将鳄鱼剪刀在咽喉上一竖,刚挡开剑,猛然间,龙扬儿不见了!

刹那间,他就觉得头上恶风不善,猛抬头见,就见点点银光匹练一般的撒了下来,再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就见龙扬儿剑光一闪,正好在他的两个耳朵上点了两剑!

“噗!噗!”两声响,再看龙扬儿一踩他的脑袋,往后一翻,到了他的身后,落下地来时,手中剑架在了杨鳄的脖子上了!

龙扬儿厉声道:“别动,动一动,让你人头落地!”

杨鳄两只耳朵垂被剑尖挑掉了,鲜血流了一脖子,还没等明白过来,就觉得一股森冷的寒气在脖子上了,杨鳄那敢动,因为,只要一动,对方只要剑一动,脑袋就搬家了!

龙扬儿制住了杨鳄,也学龙女那样,在杨鳄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喝道:“滚蛋!”

杨鳄蹬蹬噔噔的一连抢了几步,回到了阵中,总算没有像上几个人那样滚回去的那么出丑。

杨鳄一摸耳朵,发现两个耳朵少了一块肉,怒吼道:“我跟你拼了!”

杨鳄刚要上去拼命,飞龙喝道:“退下,胜负已分,不必再比了。”

杨鳄没有办法,只好去包扎伤口去了,索性,只是耳朵垂少了一块,伤不算重。

飞龙冷笑道:“姑娘真是好剑法,刚才那几手玩的真漂亮,我倒是小看了姑娘,也好,让我来领教领教!”

龙扬儿心中得意,虽然是龙女提醒的,但毕竟是她打赢的,不管怎么样,赢了,那就露脸有了光彩,没给女人丢人,大涨了女人的威风,也涨了龙女的威风。

龙扬儿道:“你早该自己上来!”

飞龙刚要上去会战龙扬儿,就听一声大吼道:“二哥,杀鸡焉用牛刀,让小弟会会她!”

就见一人,手拄两根拐杖,用拐杖一撑地,一道光闪电一般就飞到了龙扬儿的对面!

飞龙一见认识,乃是八十友中的一位,人送外号,瘸脚仙,名唤雷兔,人称雷兔先生。

此人右脚天生残疾,故而,自幼拄着拐杖,别看一只脚残疾,但手中的这对金刚铁拐,那也是一名绝顶高手!

龙扬儿一皱眉,打量了一下,真是啼笑皆非,雷兔生的不好看,乃是一个秃子,不但是秃子,还满脸的麻子,三角眼、鹰钩鼻,阔口、裂腮,黄焦焦的胡须,脸色焦黄,就好似身染重病的病人那种脸色,手里还拄着拐杖,右脚不着地,好似比左脚短了一尺,显见还是个残废。

此人年纪倒是不大,也就只有三十六七岁的年纪,但这一副尊容,却像极了四五十岁的老头了。

龙扬儿道:“这位先生,你还病着呢,腿脚还不方便,不在家里好好的养病,到两军阵前来胡闹,你活够了呀?赶紧回家去吧,走吧,走吧,本姑娘不打伤残人士。”

龙女扑哧一笑,在她的九个侍女中,有三个姑娘是最活泼淘气的,最淘气的就是龙霞儿,那是真淘气,其次就是龙青儿,龙青儿古灵精怪,但还顾忌点礼仪,跟龙霞儿什么都不在乎不同,再就是龙扬儿了,龙扬儿并非是淘气,而是幽默风趣,爱开几句玩笑,但一向识大体,办事稳重,这点跟龙青儿还不同。

龙扬儿其实是很幽默的一个女子,有时候也很风趣,但知道轻重,这一点,就是她比龙青儿和龙霞儿强的地方,龙扬儿乃是识大体的风趣和幽默,不是胡闹。

这也就是后来,龙扬儿转世后,成了秦扬,做了玉清教掌门夫人的原因了,就因为她性格温柔,很识大体,深得弟子们的尊重。

她执掌天帝山的内务,治理的是井井有条,所有的弟子们,对秦扬十分的尊敬和敬爱,因为,秦扬性格温柔、幽默风趣,待人和蔼可亲,从不会严厉的去批评别人,而且,还很关心那些弟子,办事也很稳重,还不那么严厉,真是庄重大方,很有主母的风范。

就连凌玉霄都十分的敬重秦扬,虽然有时候开师娘几句玩笑,但秦扬根本不怪罪,有时候也跟玉霄玩笑几句,而且,秦扬对几个孩子的饮食起居,照顾的是无微不至,所以,凌玉霄都敬重秦扬,可见秦扬的为人了。

而龙扬儿就是如此,在九个姑娘中,威信最高,其实,龙女本意是让日后的秦扬执掌龙女派的,但秦扬却第一个嫁了出去,所以,龙女只好让办事稳妥,仅次于秦扬的大徒弟宣静做掌门了。

龙扬儿开了句玩笑,气的瘸兔子雷兔直哼哼,冷笑道:“废话少说,姑娘剑法精妙,在下雷兔,讨教讨教。”

龙扬儿开了句玩笑,也就不多说了,她可不像龙霞儿那般的胡闹顽皮。

龙扬儿道:“既然如此,那小女子就讨教一二了,还请先生手下留情,咱们点到为止如何?”

雷兔不由得就是一怔,因为,龙扬儿看似顽皮,没料到,为人还蛮正经的,倒说了几句客气话。

按照礼节,雷兔哪能不客气几句,雷兔道:“好说好说,还请姑娘剑下留情,请。”

“先生请。”

“好,我就不客气了,接招!”

雷兔说罢,用拐杖一拄地,猛地窜了起来,空中直奔龙扬儿的面门点去!

雷兔别看残了一只脚,但却被他练成了拐杖神技,用拐杖做腿,练出了奇妙怪异的轻功。

龙扬儿暗吃一惊,知道这叫雷兔的人,比之刚才那人的武功可高多了,龙扬儿丝毫不敢大意,赶紧往后跳了出去!

雷兔一拐杖点空,用另外的一只拐杖一点地,身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直奔龙扬儿当胸便点!

龙扬儿用手中剑一拨,雷兔猛地用一只拐杖驻地,身子平空转了起来,就好似陀螺一样,转着圈子就扫向了龙扬儿!

龙扬儿何曾见过这种怪招,真是无从着手!

但龙扬儿的武功也真是好样的,赶紧施展轻功,跟雷兔周旋了起来!

这雷兔的武功当真是高的很多,只在龙扬儿之上,不在龙扬儿之下!

尤其是他的两条拐杖,又重又沉,龙扬儿力气不及,还不敢硬架。

而且,这两条拐杖,招数奇特,总是转着圈子袭击人,周围一丈方圆,任谁都难以靠近!

龙扬儿跟雷兔斗了二百多招,虽然没败,但累的娇喘吁吁,显见不是对手!

就在这时,一条倩影一闪,飞进了场中,来人抓住了龙扬儿的一只手,飞身离开了战场。

将龙扬儿拉开的正是龙女,龙女一见好姐妹不是对手,那能等龙扬儿丢人现眼再出手,所以,上去将龙扬儿拉了出来。

龙扬儿累的气喘吁吁,一见是龙女,道:“龙姐姐,这人好厉害!”

龙女淡淡的一笑,道:“交给我了,你休息一下。”

龙女脚尖一点地,就飞到了战场。

雷兔也累的不轻,别看他占了上风,但龙扬儿也不是弱手,二人斗了二百多招,再要打下去,谁胜谁负还很难讲。

龙女微笑道:“雷先生武功精湛,佩服佩服,但雷先生已经累了,还是请下去休息一下吧。”

雷兔倒是识时务,点头道:“好,那告辞了。”

雷兔知道不是龙女的对手,打了个胜仗,何必再现眼,所以,见好就收,转身回去了。

龙女笑道:“大家比试的也差不多了,大哥不出来跟我比比吗?就算大哥不出来,刚才的二哥,是不是要指教指教?”

飞龙刚要跳出来,就听一人道:“二哥,我去会会她!”

一人手拿两柄链子亮银锤,冲出阵中,直奔龙女而去。

出去的也是蚩尤的弟兄,人送外号银锤太保,名叫烈马,两柄链子流星锤,也是勇冠三军,是一条好汉!

蚩尤的弟兄,个个都是英雄好汉,不是勇士,就是身怀绝技的人,没有一个饭桶,这也就是蚩尤之所以能成势的原因,就因为他手下这些弟兄的辅助。

龙女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你回去吧,叫你大哥和二哥出来,回去吧。”

烈马约有九尺多高,红脸膛,浓眉大眼,倒是一脸的憨厚,虽然不算是英俊小生,但生的倒是仪表堂堂,十分的不俗,一副英雄气概。

烈马大怒,此人性如烈火,脾气暴躁,一见龙女轻视自己,如何能不恼怒。

烈马厉声道:“你打败了我,自然我二哥就会出来,既然是比试切磋,谁不是一样?”

龙女笑道:“那好吧,我就指点你几招。”

烈马这个气,龙女口气也太狂了,她说指点自己几招,那简直就是以前辈指点晚辈的口气,意思就是说,你不是我对手,我教你几招的意思,这如何能不令人气愤。

还没等烈马动手,一声娇叱道:“龙姐姐,这样的对手,不必您亲自动手,交给我了!”

一个白衣姑娘飞身到了战场,正是鱼家姐妹的三个好姐妹中唯一幸存的一个,雪儿!

雪儿也是鱼家姐妹三个侍女中武功最高的一个姑娘,也曾经跟龙女学过剑,龙女也没少教她武功,可以说,鱼家姐妹三个侍女的武功,大多也是跟龙女学的。

龙女微笑道:“好啊,雪儿,多加小心。”

雪儿道:“龙姐姐放心。”

龙女迈步回去了,到了廉圣帝的身边,轻轻贴着廉圣帝的耳朵道:“廉哥哥,好好的给你的未婚妻雪儿观战,等会她那招不好,你负责指点指点她。”

廉圣帝脸一红,道:“龙妹,你净胡说,哪有的事,你指点她不也一样吗。”

龙女吃吃笑道:“谁说的,你以为我不知道,鱼家姐妹都有心让她们三个给你做妾,如今,鱼家姐妹死了,你就不管她了?真没良心,喂,等打完仗,你就娶她,还要靠雪儿给你传宗接代呢,反正我不管,要是她败了,受伤了,那可是你的未婚妻,你自己看着办吧。”

廉圣帝哭笑不得,不过,龙女说的也不假,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廉圣帝正打算娶了鱼家三公主后,日后再娶这三姐妹,因为,这三姐妹对他也是一片真心。

那时候,男人三妻四妾太平常不过了,尤其是廉圣帝的地位和身世,娶他六七个老婆,那正常不过,因为,他必然要替廉氏一族传宗接代,当然要多娶几个了。

虽然他喜欢的是龙女,但龙女做妻子,做大,其余的可以做小,而且,龙女跟这几姐妹自幼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同侍一夫,早就是默许的了。

而且,那时候的女人没权利干涉男人三妻四妾的娶,贤德的女人不会干涉,而且,龙女要去修道,不知要多少年,而廉圣帝总不能等她几十年,他还要传宗接代,当然要娶别的姑娘了。

而跟他最配的就是鱼家姐妹和她们的三个侍女,龙女都是默许的,而且,鱼家姐妹本来这个月就嫁给廉圣帝了,但出了这意外,三姐妹死在乱军中,那俩侍女蝶儿和卓儿也都战死,只有雪儿了。

所以,雪儿当之无愧的要嫁给廉圣帝了,要不然,龙女去修道都不安心,因为,廉圣帝要是娶了别的女人,一个是没有感情,再一个,不见得真心的爱他,但是雪儿却不同,雪儿和鱼家姐妹一样,跟龙女一样,认识廉圣帝有十年了,感情十分深厚,肯定对廉圣帝关怀备至,比其余的女子要尽心。

所以,在龙女的心中,如今的雪儿,是在她离去后,唯一能照顾廉圣帝的了,所以,龙女才这么说,为的也是让廉圣帝多跟雪儿接近一些,要不然,雪儿为人一本正经的,廉圣帝也一样,这如何能有感情呢,所以,龙女才这么说,让廉圣帝指点她。

龙女退下来,其实也是看个热闹,也给廉圣帝个机会,让二人增加一下感情。

虽然对方的敌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可是只要有廉圣帝和龙女在,雪儿是不会有事的,龙女才敢让雪儿出战。

龙女跟廉圣帝说着玩笑话,那边已经交手了。

雪儿的武功是真不错,并不在龙扬儿之下,甚至比龙扬儿的剑法还要狠辣。

打了一阵,龙女皱眉道:“这个死丫头,本事真不错,不用指点她,恐怕都能打赢。”

廉圣帝哭笑不得,但也无法说什么,龙女的好意,他当然能理解,龙女因为要去修道,对不起他,又不能耽搁他传宗接代的责任,故而,她去修道,还忘不了替他找几个女人陪他,让他完成做为男人的任务,这份情,当真是深厚无比。

眨眼间,雪儿就跟烈马斗了一百多招,二人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烈马打着打着,心中不住的盘算,也暗暗的吃惊,真没想到,女人都这么厉害!

更没料到的是,雪儿不但武功高,而且还这么美,烈马暗暗的叹息,心道:“若是能娶这么个美女为妻,每日里那该多快活,做人如此,我就知足了。”

烈马打着打着,对雪儿竟然产生了怜香惜玉之心,一双眼睛盯着雪儿苗条的玉体,尤其是雪儿跟他动手时,薄薄的衣衫下,女人多出来的两团玉峰颤颤巍巍的,煞是好看,烈马都有点看的呆住了。

这也不怪他,那时候的女人根本穿的不是现在女人那种紧胸的罩罩,而是肚兜,肚兜如何能遮得住那丰满的两块肉,所以,一活动,不住的颤动着,加上,又是秋天,天气不冷,女人又穿的少,所以,这一窜蹦跳跃的,当然那俩玉峰就颤动了,男人见了,若不为之倾倒,那才是怪事呢。

龙女也不例外,一打架,胸前那两团肉,是最令龙女害羞的地方,因为,这么一乱摆动,让人家看了去,那多羞人。

所以,龙女没事喜欢在身上缠两条红袖,借此来遮住那两地方,好遮掩一下。

可是雪儿却没有龙女的‘装备’遮住羞处,所以,一打架,满的胸,难免晃来晃去的,被对方欣赏到,那是在所难免的。

雪儿大怒,一见对方边打边盯着自己的脸蛋和胸看,不由得又羞又臊,但女人天生生出的这两团累赘,女人哪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割掉,所以,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雪儿暗自咬牙,心道:“臭不要脸的,叫你看,打死你。”

雪儿一边发着恨,一边心道:“等回去后,再打架的时候,应该用布先好好的裹紧了,唉,今日忘了用布裹胸了,让着臭不要脸的看了去了。”

但没有办法,总不能告诉对手,说,喂,先等会再打,我回去找块布裹住我的n子,你等我一下。

若是这样的话,那简直羞都羞死了,雪儿不是那种无聊的女子,这种事哪里能做的出来。

于是,雪儿一咬银牙,剑招加紧,不住的变换着位置,让烈马看不清她的动作,欣赏不到她的美。

烈马由于一分神,se心动了,只顾着欣赏春色美景去了,手下慢了一慢,被雪儿反手一剑,刺在了左腿上了!

“噗!”烈马疼的脚下一个踉跄,立刻那种心没了。

幸好,这一剑仅是擦过,擦伤了一点皮,并非刺中,否则,这条腿必然少一块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