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9章 女杰2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女杰2

但这样,那也是疼痛难忍!

烈马大吼一声,双锤加紧,开始发起了猛攻!

烈马暗自咬牙,心道:“这臭丫头,我若不打败她,她肯定都瞧不起我,哼哼,等打败她,这死丫头说不定会爱上我,等擒住了她,就娶她做个老婆,每日里艹她,玩她,睡觉搂着她,那该多美多爽呀。[&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79xs.- ”

烈马打定了主意,开始了反攻,但雪儿太美了,烈马真不忍心下死手。

这雪儿的确是太美了,要论美貌,其实并不在龙‘女’之下,这雪儿,就是日后雪紫儿的前世,雪儿的容貌,跟日后的雪紫儿,有七分相似,日后的雪紫儿,艺盖龙‘女’派,武功是龙‘女’派三代弟子的魁首,美貌也压盖龙‘女’派的所有美‘女’。

龙‘女’派还有个不成的规定,那就是不是美‘女’,不是容貌端庄的‘女’子,根本不收做‘门’徒,所以,龙‘女’派数千的‘女’子,一个赛一个的美,一个赛一个的秀丽,而雪紫儿在数千‘女’弟子脱颖而出,论美、论武功,都是龙‘女’派的佼佼者。

在龙‘女’派,武功、美貌唯一能跟雪紫儿能比肩的只有两个‘女’子,一个就是龙‘女’转世后的魏晓晨,再一个,就是鱼家姐妹三个‘侍’‘女’,卓儿转世的卓悠悠了。

这三个‘女’子,可以说是龙‘女’派最优秀的三个姑娘了。

雪紫儿是惊‘艳’脱俗之美,魏晓晨是端庄秀丽之美,卓悠悠则是冰冷如雪之美,美的一尘不染,但令人感到冰冷如霜。

其实,一开始见到后世廉圣帝投胎的廉政的时候,雪紫儿跟魏晓晨一样,其实,都对正直的廉政动了心,凌‘玉’霄虽然比廉政还要英俊,本事比廉政还高点,但凌‘玉’霄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雪紫儿和魏晓晨真是见到‘玉’霄就生气,雪紫儿并没有真的爱上‘玉’霄,而是对廉政有点好感。

雪紫儿不像曲仙儿三姐妹那样,‘玉’蝶和卓悠悠那样,跟‘玉’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故而,她跟‘玉’霄一开始是一点感情都没有,所以,她开始讨厌‘玉’霄,这不奇怪,因为,雪紫儿是个正经的‘女’孩子,而‘玉’霄却是一个不正经顽皮透顶的男人,所以,雪紫儿不可能先喜欢上‘玉’霄。

相反的,正直的廉政,倒是给雪紫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且,三百年前,她也真喜欢廉圣帝,故而,见到廉圣帝转世的廉政,从内心就有一种亲切感,当然觉得廉政不错了。

但她跟廉政无缘,跟‘玉’霄有缘,乃是上天安排的缘分,故而,魏晓晨有机会跟廉政生死与共,产生了深厚的爱情,雪紫儿始终没机会跟廉政单独相处,故而,就算喜欢,也无可奈何。

加上‘玉’霄的确会讨‘女’孩子欢心,再加上那种种的因素,所以,最后雪紫儿才真的爱上了‘玉’霄,彻底的喜欢上了‘玉’霄。

雪紫儿后世这么美,她的前世,并不在后世之下,故而,雪儿就这么美。

加上雪儿喜欢穿一身洁白的衣裙,常言道,要想俏,一身孝,白‘色’的衣衫更能衬托出‘女’子的美,更令‘女’人能吸引男人,雪儿一身洁白的衣裙,飘飘好似仙子一般的超凡脱俗,焉能不令人动心!

故而,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人都‘迷’住了,其实何止是烈马,所有的男人几乎都看痴了。

尤其是烈马,离着近,雪儿丰满的‘玉’体,看得清楚,而且,雪儿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处子幽香,更令人心旷神怡了,所以,烈马有点被‘迷’的神魂颠倒,根本不奇怪。

龙‘女’看的清楚,贴着廉圣帝的耳朵道:“快看,你未来的老婆被人家这么看,那臭不要脸的,一定是喜欢上雪妹妹了,你还不快指点她几招,早点打发了那坏蛋。”

廉圣帝苦笑道:“这……这不好吧,比武是要公平的,焉能……”

龙‘女’嗔道:“迂腐,我不管你,反正那臭男人看的是你老婆,又不是我的老婆,是你吃亏,又不是我,嘻嘻嘻……”

就在这时,战场发生了变化,原来,雪儿剑法太高了,加上被对方无礼的偷窥,故而,雪儿剑剑狠辣,烈马一见不敌,怕败了丢脸,故而要显显威风,所以,猛然间,将链子锤转了起来!

他的链子流星锤,不算太大,但也不小,足有大海碗那么大个,烈马抓着一只锤头,另外一个锤一抖,抡着去袭击雪儿。

这方圆一丈范围内,都休想靠近他!

不过,烈马虽然这么抡起来,但还不想伤了雪儿,因为,雪儿太美了,就算打伤雪儿,烈马都觉得心疼不忍,此人倒是颇有怜香惜‘玉’之心。

雪紫儿靠近不了对方,急的满身是汗,被‘逼’的直转圈。

龙‘女’嗔道:“还不快帮帮你的未婚妻,真是太迂腐了,反正我说不管就不管,雪儿若是出了事,你可再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女’子替你生儿育‘女’啦。”

廉圣帝万般无奈,也知道再不帮帮雪儿,是不行了,廉圣帝赶紧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将声音传到了雪儿的耳,道:“雪儿,要破他的链子锤,用飞龙在天,空袭击他,上面是破绽……等他链子锤砸你,避开锤头,顺势用剑隔链子,必然链子锤的方向就变了,然后掷剑‘射’他,弃剑出掌……”

雪儿正在着急,猛然耳边传来了廉圣帝的声音,雪儿的脸不由得一红,芳心一阵的‘乱’蹦,心里却甜丝丝的,心道:“他还是心有我的,我还是幸运的,鱼家姐姐们都死了,日后,只有我照顾廉哥哥了,没想到,廉哥哥最后竟然是我一个人的,唉,真是天意难料。(hua. 广告)”

但雪儿自幼就爱上了廉圣帝,能嫁给廉圣帝,当然也是她一生的愿望,而现在,廉圣帝最有可能就是娶她,因为龙‘女’去修道,除了她之外,任何‘女’子都比不上她跟廉圣帝的感情了。

廉圣帝暗指点她,正如龙‘女’预料的那样,雪儿会很开心。

雪儿大喜,毫不迟疑,按照廉圣帝说的去做了。

雪儿飞身而起,一招飞龙在天,跃起来三丈多高,直奔烈马的咽喉刺去!

烈马虽然转着圈抡着链子锤,但头上正是空‘门’!

烈马大吃一惊,赶紧将链子锤一顿、一抖,停止了转圈,直奔雪儿迎面就是一锤!

这链子锤的链子足有一丈多长,链子哗楞作响,流星锤就奔雪儿点去了!

烈马还怕伤了雪儿,手下还留情了,没忍心用锤头去点雪儿的美人头,而是点向了雪儿肩头。

但雪儿早有防范,刚才廉圣帝已经指点了她破链子锤的要点,她冰雪聪明一点就透,早就领悟了。

雪儿一见锤点来,半空一甩身子,避开锤头,然后用手剑在锤头后的链子上一格!

这链子流星锤的弱点正在此处,这链子锤是遇软就回,用剑一格链子,链子正好缠在了剑刃上了,锤当然转了个个,链子锤就缠在剑上了,这是必然的。

这链子锤正好缠在了雪儿的剑上!

雪儿大喜,按照廉圣帝说的,猛然间将手一抖,将手剑掷出,奔烈马的‘胸’膛就掷!

刹那间,链子流星锤缠着雪儿锋利的剑,化作一道流星,倒卷了回去,奔烈马的‘胸’口就刺!

烈马失声惊呼,这种怪招真是见所为见,而且不但怪,简直妙到毫巅了!

要知道,他链子锤在手,刚刚扔了出去,雪儿用剑一缠他的链子,连他的锤带宝剑,都给掷了回去,而他再要松开链子,当然来不及了!

烈马也是急生智,赶紧将另外一个锤头对准了剑来的方向,挡在了‘胸’口!

当!

一声巨响,雪儿的剑正点在铁锤上,剑被震的飞了出去,脱开了链子的缠绕。

而烈马自己的铁锤也正好撞在他自己的另外一柄锤上,这么猛地一撞,往后反弹在他的‘胸’口上了,撞的烈马心口一阵的发闷,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而雪儿正如廉圣帝教的那样,弃剑变掌和脚,半空,随着链子锤一起到了!

砰!砰!

连着两脚正踢在烈马的锤上!

烈马的两柄锤这一次反弹的力道更大了,正好又撞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烈马这次真受了内伤了,刚才锤飞回来反弹那一下,不足以伤了他,但雪儿雪上加霜,又踢了两脚在锤上,相当于将锤踢在他‘胸’口上,这如何能受得了!

烈马飞出去两丈远,倒在地上,大口的吐血,昏死了过去!

雪儿一招得手,一个筋斗,翻落在地,捡回了自己的剑。

雪儿的脸已经红透了,真是暗暗感‘激’廉圣帝的指点,才这么轻易的打败对手,胜的这个光彩。

龙‘女’看在眼,喜在心里,因为,雪儿跟廉圣帝相爱,那她就可以安心的去修道了,有了雪儿的照顾,她才能安心的去修道。

但廉圣帝暗指点雪儿,除了廉圣帝和龙‘女’之外,其余人哪里能知道,就算是蚩尤都看不出来,因为,廉圣帝指点雪儿,跟龙‘女’指点龙扬儿所用的功夫,都是玄‘门’内功的传音密术,别人是听不到的。

群贼将烈马抬了回去,一见烈马,仅是被撞伤,受了内伤罢了,并没有死,这才安了心。

烈马刚回去,就听一人大吼一声,在人群跳了出来,直扑雪儿!

“死丫头,你好毒辣,说好点到为止,你将我兄弟打成这样,休走,接招!”

就见人群飞出一条壮汉,手拿着两个大锅盖,大锅盖的四周全都是锯齿,锋利无比,这种怪兵器,名叫锯齿飞轮!

这种兵器,就跟铙钹一个模样,其实也算是铙钹的一种,不过,这件兵器叫做燕翅双轮。

出来的这个战将,人送外号转轮王,名叫燕颏,也是蚩尤的弟兄之一,此人的武功,远在前面出战人之上,尤其是他的这两件兵器,怪异无比,十分的厉害!

此人人送外号转轮王,既然都称王了,武功的厉害可想而知了。

燕颏共有五个飞轮,两个大的,三个小的,三个小的,也有西瓜那么大,被他围在了腰,护住了肚腹和两肋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动用的。

这五个飞轮,分为,金、银、铜、铁、锡五种飞轮。

左手金轮,足有锅盖那么大,右手银轮,也是锅盖那么大,这金银二轮就是他的独‘门’兵器。

此人的武功已经不在飞龙之下了,乃是蚩尤弟兄的佼佼者。

本来,此人觉得不屑跟‘女’子动手比试,就算是龙‘女’他都不想比试,他觉得,跟‘女’人比试有**份,懒得理会。

但万没料到,这三个‘女’子,竟然都是高手。

尤其是刚才雪儿破链子流星锤的招数,简直妙到毫巅,加上,那用链子锤的烈马是他的好朋友,故而,一怒之下,飞身来教训雪儿。

雪儿赶紧喝道:“且慢!”

“废话少说,我要好好的教训你!”

雪儿厉声道:“报名再打不迟!”

“转轮王燕颏是也,丫头,接招!”

燕颏大吼一声,抖手将左手的转轮转着圈子就掷了出去,直奔雪儿的美人头旋去!

这若是旋在头上,再美的美人,也成了丑八怪了。

雪儿大吃一惊,这种怪异的兵器,她第一次遇到,雪儿不知如何招架,赶紧飞身窜了起来,锯齿飞轮擦着她的脚下而过!

没等雪儿变招,燕颏的右手飞轮又到了,而左手的飞轮划了一道弧形,又回到了他的手!

雪儿大喝一声,手剑朝着飞轮挑去!

她刚将飞轮挑飞,燕颏一把接住,右手的飞轮转着圈子狠狠的照着雪儿纤细的腰肢横扫而来!

雪儿大惊失‘色’,幸好她轻功高明,急忙一个空翻翻了出去,但虽然避开,一颗芳心却砰砰的跳成了一个!

这种怪异的兵器,就好似两面藤牌那么大,而且,比藤牌更可怕的是,这上面四周带着锯齿,锋利无比的锯齿!

这种怪异的兵器不好招架,正面难以抵挡,雪儿当真是手忙脚‘乱’。

幸好,雪儿的武功是真不错,虽然不敌,但想要伤了雪儿也不容易,像这种情况下,雪儿本应该自动退下来,但雪儿一向好胜,尤其是心上人还在观战,这若是灰溜溜的退下去,雪儿的面子上不好看。

所以,雪儿一咬银牙,摆动手剑跟燕颏拼了命!

这那是比武较量,其实,跟拼命也没什么区别,一旦败了,不死就伤,说的好是比武较量,但等会被人杀了,也没地方诉苦去。

雪儿和燕颏眨眼间就斗了八十多招,渐渐的,雪儿已经不敌,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只有招架之功,却无有还手之力了。

恐怕再要斗个五十来招,雪儿说不定就会命丧当场!

龙‘女’等人在后看的清楚,龙‘女’赶紧一推廉圣帝,道:“廉哥哥,还不快去,英雄救美呀,多好的机会呀。”

廉圣帝道:“龙妹,你别闹了,你去吧。”

龙‘女’轻轻的一笑,她是故意给心上人表现的机会,好增加二人的感情,这种好机会,她哪能破坏了,龙‘女’用心真是良苦,很少有‘女’人会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机会去爱上别的‘女’人的,但龙‘女’就这么大方。

虽然,龙‘女’心里也酸溜溜的,但是,为了对得起心上人,为了能安心的去修道,只有撮合心上人成家,等心上人享受尽人世间的‘艳’福后,也完成了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工作,到那时候,再让心上人修道,然后都修成神仙,天长地久的永远的在一起。

这就是龙‘女’的梦想和愿望,所以,爱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与暮暮,龙‘女’决定,让别的‘女’人照顾他的前半生,她则占有他剩余的生命,所以,龙‘女’现在才这么热心,才不会吃醋。

龙‘女’抿嘴笑道:“喂,说好了,我可不管,她又不是我的丫头,你要是不去救她,她死了,你可没老婆了,那我可不管。”

龙扬儿咯咯直笑,也明白龙‘女’的用意,龙扬儿一推廉圣帝,笑道:“廉大哥,还不快去,再不去,美人就变成尸体啦,快去吧。”

廉圣帝知道龙‘女’是真不管,故意给他表现英雄救美的机会,但这时候,雪儿已经危险了,如何能不救。

万般无奈,就算不好意思,也要去救了。

廉圣帝飞身而起,直奔战场飞去!

雪儿正在奋力招架,就觉得一道影子飞来,就将她抱在了怀,转头一看,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廉圣帝!

刹那间,雪儿白‘玉’一般的俏脸上就飞起了两朵红云,心一阵阵的甜蜜。

廉圣帝抱着雪儿的腰肢,飞身就走!

燕颏如何能轻易的放过,抖手就将金银两面燕翅飞轮掷出,奔廉圣帝和雪儿‘射’去!

雪儿刚要去用剑拨打,但被廉圣帝抱着,根本转身不便,正在着急,因为廉圣帝根本就没拔剑。

但很快的,雪儿的心就放心了,就见廉圣帝,将空着的右手一抬,剑指凌空点了两下,就见在廉圣帝的剑指内‘射’出两股剑气!

一股剑气仿佛是淡红‘色’的,一股剑气是银白‘色’的,两股剑气凌空‘射’出,正好‘射’呼啸飞来的燕翅飞轮!

“当!”

“当!”

就听两声金属的脆响,再看两面飞轮,被两股无形剑气‘射’,立刻方向变了,往地上落去!

其实,这就是廉圣帝以真气为剑的一招,也是近年来才悟出的功夫,取名为凌空剑指。

这种功夫,跟他的劈空掌,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他独创的武功。

这种功夫,在后世有一阳指和六脉神剑,都是这种以剑气伤人于无形之的奥妙武功!

廉圣帝武功的造诣已经登峰造极了,他现在的武功,若是跟后世著名的江湖高手,跟那些大侠们比,像什么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神通了,独孤求败、东方不败了,风清扬、逍遥子、令狐冲了,南慕容、北乔峰了,虚竹、段誉、郭靖、杨过、小龙‘女’了,什么楚留香、陆小凤、李寻欢了,等等等的大侠们,跟廉圣帝一比,那点微末的本事,都不够给他提鞋的。

这些武林高手,没有一个能是廉圣帝的对手的,若是跟廉圣帝比斗,没有一个高手能在他的面前走过三招的,这绝对一点都不夸张。

当然,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所有的大虾们见到他,都叫他祖宗,因为,他是远古时期的圣仙。

当然,这是笑谈,闲话休提,单说武圣人的鼻祖廉圣帝,道家的鼻祖廉圣帝,这种扯淡的武功他早就会了。

什么六脉神剑,根本不足以跟他的凌空剑指相提并论,若跟他的剑指一比,六脉神剑就是狗屁。

他用剑指‘射’出的两股真气,一股乃是清虚先天真气,一种是紫府先天真气,跟后世的六脉神剑用气剑杀人的道理上没什么区别,也可以说,这就是六脉神剑的雏形,廉圣帝就是这种无形剑气杀人于无形,这种奥妙武功的鼻祖!

但在那时,这样的功夫,简直都令人膛目结舌了,就连龙‘女’都吓的一蹦,因为,她都不知道廉圣帝现在居然可以以剑指‘逼’出的真气伤人了!

刚才那两股真气若‘射’在人的身上,跟剑刺在人身上的威力相差无几!

但廉圣帝虽然练成,可是他从不用,因为,廉圣帝觉得,用剑指上的剑气伤人,就好似用暗器一样,不光明,并非是真武功。

他不像段誉那样的无耻,段誉的无耻,见到个‘女’人的塑像都能磕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头,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面,要让廉圣帝见到段誉,廉圣帝都有掐死他的冲动,因为,段誉太没有自尊了,简直太无耻了。

所以,段誉无耻的用六脉神剑杀人,见到‘女’人却拜倒在石榴裙下,像一只哈巴狗一样屁颠屁颠的整天跟在后面,真不是一般的无耻,而廉圣帝是圣人,他可做不出这种事,所以,他不屑于用剑气杀人,他认为不公平不光明。

廉圣帝为人就这样的呆板,真的是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真不愧以廉为姓,以正为处世的宗旨。

廉者,就是正也,清正、廉明,公正无‘私’,这就是廉的意思。

雪儿心甜丝丝的,一动不动,就任凭心上人抱着她在空飞翔,但可惜,廉圣帝身法太快,这靠在他怀的幸福感,仅是一会就消失了。

廉圣帝眨眼间就到了阵,将雪儿放下了地,然后,廉圣帝又回到了战场。

龙扬儿一见雪儿红彤彤的脸蛋,吃吃的这个笑,一推雪儿,道:“哈哈,雪姐姐脸红了……”

雪儿嘤咛一声,去胳肢龙扬儿,嗔道:“臭丫头,真讨厌,我哪有。”

龙扬儿吃吃笑道:“还不认呢,你自己看看,都像两个红苹果啦,怎么样,幸福吧,哇塞,被廉大哥抱在怀里,真是好幸福呀……”

雪儿娇羞无比,胳肢着龙扬儿,两个姑娘嬉闹在了一起。

龙扬儿跟谁的关系都不错,因为龙扬儿‘性’格开朗,而且还温柔体贴,虽然爱开几句玩笑,不会像龙霞儿那样的没分寸,不会像龙青儿那样的坏,所以,龙扬儿跟龙霞儿一样,都是最受欢迎的那种‘女’孩子。

龙‘女’抿嘴而笑,也不去理会,而是欣赏着心上人比武,她知道,廉圣帝是稳赢的。

以廉圣帝的本事,其实斗蚩尤,若是用出这种剑指神功,蚩尤也绝不是廉圣帝的对手,但廉圣帝太固执和正直了,对付蚩尤,根本就是凭着真功夫,不用这种功夫。

廉圣帝救了雪儿,到了场,微笑道:“这位朋友,请回吧,你赢了。”

燕颏虽然赢了,但赢的不开心,因为,他本想将雪儿置之死地,或者重伤雪儿,这样才替朋友出一口气,结果,打了半天,没伤雪儿一根头发,雪儿就被救走了。

而且,更可气的是,廉圣帝凌空剑指,两道剑气就将他的燕翅飞轮给‘射’落,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了。

燕颏冷笑道:“廉圣帝,你好不地道,我们在比武,你上来‘插’什么手?你这样,岂不是破坏了规矩?”

廉圣帝哼了一声,道:“怎么,燕兄欺负‘女’人很光彩吗?赢了也就是赢了,何必要伤人呢?咱们说好了的,这次比武,要点到为止的。”

燕颏厉声道:“那你们的那俩死丫头,为何伤了我的弟兄?难道只准她们伤我的弟兄,不准我们伤她们吗?”

廉圣帝道:“比武过招,难免有失手,而且,你们的弟兄刚才跟她们这俩丫头比武,也是尽了全力,假如她们败了,不也是受伤吗?她们虽然伤了你们的弟兄,不过都是皮外伤,并无‘性’命之忧,过个几天,自然就会痊愈了,这也算是点到为止,并没有伤人‘性’命吧,这只能算她们的武功没有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收手不住,故而,还做不到点到为止,这才无意伤了他们,这也不能怪她们。”

燕颏怔住了,无法反驳,因为,廉圣帝说的不是没道理,龙扬儿伤了人,仅是剑挑了耳垂,没伤要害,也算是剑下留情了。

至于雪儿,是跟烈马拼了命,烈马用的链子飞锤,雪儿拼了命,难免收手不住,虽然如此,还是没杀了烈马,仅是将烈马打的吐血也就罢手了,也没杀人。

而且,廉圣帝说的不假,她们功夫未到炉火纯青,收手不住,不能做到点到为止,的确不能怪她们,因为,跟她们比武的男人,何尝不是这样,恐怕也难免伤了她们,也做不到点到为止。

燕颏冷笑道:“这么说来,廉兄能做到点到为止,武功到了化境了?那好,在下不才,讨教几招!”

廉圣帝一见燕颏,知道此人‘性’高气傲,而且,的确有两把刷子,雪儿和龙扬儿是真对付不了他,别说雪儿和龙扬儿,就算是自己的那几个男弟兄,都不见得能打败他。

燕颏的武功可以说已经很不错了,在刚才比武的群贼,算是头一位高手了,除了蚩尤之外,恐怕就要属燕颏了。

廉圣帝淡淡道:“好呀,那恭敬不如从命,咱们点到为止,燕兄请。”

“请!”燕颏说罢,毫不客气,大吼一声,手的两面飞轮,转着圈子就奔廉圣帝旋去!

廉圣帝连剑都没拔,凌空而起,飞身就到了燕颏的身后了。

燕颏大惊,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廉圣帝好似闪电一般的度,燕颏焉能感觉不到!

燕颏急忙回身一转,人随轮转,轮随人转,金银二轮呜呜怪啸奔身后的廉圣帝就旋!

廉圣帝毫不慌‘乱’,就见廉圣帝急退三步,然后轻飘飘的一晃身子,又到了他的身后!

燕颏大吼一声,双轮并在一起,奔廉圣帝的脑袋便劈了下来!

别看这不是刀,可若是劈在头上,那人头也必然被劈成两半!

廉圣帝不敢怠慢,极的往后退了半步,双轮又被他避过!

燕颏一见又被廉圣帝避过,猛然间双轮一抖手掷出,奔廉圣帝‘射’去,而同时,双掌齐出,直奔廉圣帝拍去!

就见廉圣帝飞身而起,一个凌空翻身,又避开这两轮双掌!

燕颏收回双轮,转过身来,不由得就是一愣,厉声喝道:“廉圣帝,你为何不还招?”

廉圣帝微笑道:“第一,你是蚩尤大哥的兄弟,我看在蚩尤大哥的份上,理该让你一招,第二,你远来是客,我乃是主人,作为待客之道,理该让你第二招,第三,刚才那两个姑娘是我的朋友,刚才收招不住,伤了贵友,我深表歉意,理应该让你第三招。”

燕颏真是无法说什么了,你说廉圣帝虚伪,但他的确是认认真真的,并非做作,你说他假仁假义,但他一向还真仁义,你说他强词夺理,他还处处站在理上,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所以,燕颏只能给廉圣帝一个评价,那就是这人太固执和呆板,什么都太过正直了,简直正的有点傻了,但你说他傻,傻瓜焉能这么优秀?

所以,燕颏给廉圣帝最后的评价是,这人肯定小时候下雨脑子进水了,要不就是被驴踢了脑袋,有点不正常。

燕颏冷笑道:“好,既然你三招已经礼让了,现在该动手了吧?”

廉圣帝道:“那是自然,燕兄请。”

廉圣帝说罢,并没有拔剑,而是将‘玉’龙金睛判官笔拽了出来,随随便便的一站,招了招手。

燕颏大怒,廉圣帝连剑都不拔,显见藐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