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9章 女杰3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女杰3

燕颏厉声道:“廉圣帝,你莫非藐视我,认为跟我动手,不必拔剑不成!”

廉圣帝道:“非也,我是看机会拔剑,绝非藐视燕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 ”

燕颏喝道:“那你接招吧!”

燕颏说罢,将双轮飞出,直奔廉圣帝‘射’去!

“出鞘!”

就见廉圣帝,左手剑指一指燕颏,再看他身后背着的那把赤霄燚炎剑一声龙‘吟’,自动弹出了剑鞘,一道赤红‘色’的剑芒,直奔金轮挑去!

与此同时,廉圣帝剑指凌空一点,‘射’出一股无形的剑气,奔银轮点去!

“当!当!”两声脆响,金银二轮,正好被无形的剑气和赤霄剑‘射’,将二轮震飞!

燕颏暗叫一声厉害,飞身而起,收回了双轮。

廉圣帝只是将身子一侧,道:“归鞘!”

再看赤霄燚炎剑一道红光,又自动飞回剑鞘之内!

燕颏暗自吃惊,蚩尤和飞龙也骇的目瞪口呆,因为,这已经不是武功了,而是御剑之术!

廉圣帝年纪轻轻,居然练成了御剑的道术,焉能不令人目瞪口呆!

廉圣帝早就练成了,在三年前,他跟龙‘女’已经双双练成了御剑术,不过,还不能做到随心所‘欲’,功力也还不够,经过这三年的修炼,廉圣帝的御剑术已经到了一定的水平了

龙‘女’也一样,御剑术已经可以做到收发自如了,就差不会御剑飞行了。

因为,御剑飞行,要载着自己飞,以他们现在的功力,踩到剑上,剑承担不了他们的体重,故而,还做不到御剑飞行。

但虽然做不到这一点,可是,将剑随心所‘欲’的‘射’出去,收回来,他们都能做到,不但能做到,还可令剑自由的飞行,变化不同的剑招在空飞,然后再召回来。

这种本事,已经不单单是武功了,可以说,已经是一种道术了,已经超越了武功数倍了,而廉圣帝却仅有二十三岁,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的造诣,这如何不令人吃惊!

这还是他的虚岁,周岁,他不过才二十二岁,他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的造诣,这还得了?

别说燕颏骇的目瞪口呆,就连蚩尤和飞龙,都骇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是真的。

廉圣帝‘射’退了双轮,凌空又是一指,直点燕颏!

这一次,廉圣帝不跟他客气了,因为,他用飞轮,就跟用暗器没什么两样,这种兵器,实在是难以招架和过招,因为,全身是刺,既可以当盾牌自保,又可袭击敌人,端的是厉害的兵刃。

对付这种兵刃,他觉得,用劈空掌和凌空剑气,丝毫不过分。

燕颏知道廉圣帝的剑指‘射’出的剑气厉害,那敢怠慢,赶紧将飞轮挡在‘胸’前!

“当!”一声脆响,剑气正飞轮,就好似金属击在飞轮上一样!

燕颏大吼一声,左手飞轮又掷出,与此同时,右手飞轮横推了过来!

廉圣帝将身子一歪,飞轮擦着衣袂过去!

没等飞轮飞过去,就将廉圣帝将左手的‘玉’龙金睛判官笔往飞轮的槽内一点,再看那面银轮,竟然围着廉圣帝的判官笔旋转了起来,飞的旋转着!

这时,燕颏的另外一面飞轮横着就推了过来!

廉圣帝左手好似玩转盘那样的转着飞轮,却凌空飞起,带着燕颏的飞轮一起飞了起来!

燕颏失声惊呼,没料到,廉圣帝就好似民间的艺人玩转盘子一样,将他的飞轮转着玩!

眨眼间,失去了一面飞轮,竟然收不回来了!

燕颏失去了飞轮,焉能不失声惊呼!

就见廉圣帝,将那面锯齿飞轮玩的这个漂亮,就好似玩转盘子一样,潇洒自如,就好似这飞轮是他自己的兵器一样

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他转着的飞轮,乃是飞的旋向他被他收走的,而且,还是被他用左手收去的!

要知道,人习惯用右手,左手一般不及右手,而他竟然用左手巧妙的破掉飞的旋转力,左手竟然跟右手一样的灵巧!

所以,这一点更令人膛目结舌!

廉圣帝这种奇才,可以说数千年都难见一个!

廉圣帝双手能写梅‘花’篆字,双手能使不同的招数,左手和右手一样的灵巧,比‘女’人的手都要巧,而且,他武双全,博学多才,只有世上有的明,没有他不会的,不‘精’的,而且,是样样在别人之上!

他会双手写梅‘花’篆字,双手一只手写字,一只手同时画画,这就叫分心二用,也就是后来那老顽童最得意的双手互搏术。

以廉圣帝现在,这种双手互搏他早就做到了,他早就能同时使用不同的招数了。

琴棋书画、笔墨丹青,他样样‘精’通,样样都到了化境!

奇‘门’遁甲、太极八卦,他样样‘精’通,样样都超人一等!

医术、耕种、刺绣、纺织、建筑等等等,他是什么都会,什么都‘精’通!

炎黄二族的人都开玩笑的说,廉圣帝就只有一样不会,那就是生娃娃,因为他是男人,除了这样他做不到之外,他是什么都会,什么都学到了最好。

这也是龙‘女’一直不服气他的地方,一直跟廉圣帝斗气的地方。

因为,跟廉圣帝在一起,总有自卑感,所以,龙‘女’拼命的努力,想要超越廉圣帝,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始终还是稍逊一筹。

这世上的人龙‘女’也许都不服,但她就服气一个人,那就是廉圣帝。

但越是服气,她越是想要超越他,所以,一直以来,她始终心里暗暗的做劲,那就是,我就不信什么都不如你!

但不管什么,她却总是稍逊一筹,龙‘女’真是被廉圣帝气的啼笑皆非,真是不服都不行,因为,她就算跟廉圣帝比绣‘花’,她都比不上。

就算跟廉圣帝比跳舞吧,廉圣帝跳出来的舞姿都不见得比她差。

可以说,‘女’人最自豪的东西,什么刺绣了,舞蹈了,音乐了等等,也不及他优秀。

就算龙‘女’去跟廉圣帝比美貌,廉圣帝若是身穿‘女’儿装,那英俊的模样,绝对不比‘女’人差,所以,炎黄二族的人才戏言,廉圣帝除了不会生孩子之外,那是什么都会,什么都‘精’通,当真是博学多才,世上最完美无缺的男人。

炎黄二族暗恋廉圣帝的美‘女’们,简直数不胜数,有时候,为了见这位奇才一面,不少的‘女’子甚至天天没事在他的府‘门’外等候着,就只为见他一面,一堵他的风姿,可见,廉圣帝在‘女’人心目的地位了,更可见,有多少‘女’人‘迷’恋他了

像他这种奇才,娶老婆真是越多越好,想嫁给他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三千!

有时候,龙‘女’真怀疑廉圣帝不是人,而是神,而是圣,乃是上天派下来的奇才,来传播明的,乃是各种明的祖宗。

其实,也真是如此,廉圣帝就这么优秀,日后,他创道,本来,世间没有道这个东西的,是他第一次将这种‘门’派命名为道‘门’,自此后,才有了道家。

而且,廉圣帝将道分了三种,一种是上清,一种是太清,一种是‘玉’清,这就是日后道‘门’三清的来历,就是来自于道家的鼻祖廉圣帝,圣帝祖师。

廉圣帝不但将道‘门’分为三清,而且,还创出了两种先天真气,这就是清虚真气和紫府真气,日后,道‘门’清虚紫府这四个字,就代表着道的修炼境界,这又有谁不懂?

而且,廉圣帝跟鸿钧道人和‘混’鲲道人是结拜弟兄,虽然修道晚了一点,但他的成就和修为,已经远远在道家这两位鼻祖之上了。

当廉圣帝的‘玉’清道教建立的时候,鸿钧道人还没收三清徒弟呢,‘混’鲲道人,不过就只收下了如来罢了,而且,如来还死了。

等到‘玉’霄平息了这场天劫,鸿钧道人才刚收下了三清作为弟子,而这元始天尊等三清,还是‘玉’霄的儿子,而现在的‘玉’霄,不过还是一个人参果‘精’灵,还没‘成’人呢。

后来的‘玉’霄,乃是廉圣帝的徒孙,‘玉’霄的儿子三清祖师,当然见到廉圣帝,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祖师爷了。

这么一算辈分的话,鸿钧收三清,三清乃是‘玉’霄的儿子,就相当于跟‘玉’霄平辈,那就比廉圣帝晚了两辈,见到廉圣帝还要叫一声廉师爷你好。

至于如来佛,那辈分更低了,见到‘玉’霄要叫一声大爷,见到‘玉’霄的朋友白皛皛,如来要叫一声爹,那见到廉圣帝,只能叫一声祖师爷爷了。

廉圣帝的辈分就这么高!这么尊贵!

但是,鸿钧道人和廉圣帝是平辈论‘交’的结拜弟兄,虽然收‘玉’霄的儿子为徒,他们的辈分矮了,但是,也只能跟廉圣帝平辈,因为,他们是结拜弟兄。

所以,廉圣帝创道远在鸿钧道人等之上,他才是道家的第一鼻祖。

以廉圣帝如今的武功,虽然还没修道,但他的武功太高了,燕颏虽然称王,但廉圣帝却称为圣帝,若没有两把刷子,焉敢叫这种傲视天下的名字?

圣帝,胜过圣人的帝王,世上还有什么名字比这两个字还高贵?

凌‘玉’霄后来自封为浩天宇宙苍穹、无量功德大帝,圣皇圣帝,那时,他的封号才高过了廉圣帝

这一来,看的全场两千多人都傻了眼,这那是武功,简直就是玩杂耍的,虽然那时候还没有玩转盘子的艺人,但这种巧妙的手法,足矣震铄古今了。

龙扬儿高兴的直跳,拍手大叫道:“哈哈,妙啊,廉大哥好‘棒’呀!”

龙扬儿高兴的就跟孩子一样,有时候,龙扬儿也这么天真可爱。

可是,这种天真可爱的‘女’儿态,龙‘女’是做不到的,你让龙‘女’像龙扬儿这般的像孩子一般的跳着拍手喊好,龙‘女’根本做不到。

龙‘女’仅是微笑罢了,她是做不到的。

雪儿也做不到,雪儿一向以冰冷著称,不苟言笑,一本正经,这样娇羞的‘女’儿态,她也做不到。

若是龙霞儿和龙青儿在,这两个姑娘肯定跟龙扬儿一样,一定会跳着脚、拍着巴掌叫好喊‘棒’。

龙霞儿、龙青儿和龙扬儿,这三个姑娘是最天真可爱的三个,这种小‘女’儿态,也就只有她们三个能做的出来。

除此之外,鱼家三姐妹也绝对会这么做,鱼家三姐妹也这般的天真可爱。

这也就是龙霞儿、龙青儿和龙扬儿最知心的原因了,因为,这三个姑娘是脾气秉‘性’相投,当然最要好了。

就见廉圣帝用判官笔转着飞轮,在头上旋转着,就跟玩一样。

燕颏傻了,简直看傻了!

廉圣帝微笑道:“燕兄,小心了,接招!”

廉圣帝说罢,将旋转在‘玉’龙金睛笔上锅盖大的飞轮一抖,就见飞轮一道银光直奔燕颏‘射’去!

燕颏醒悟了过来,赶紧一侧身,避开飞轮,刚要去抓自己的轮子,廉圣帝就到了!

廉圣帝手的‘玉’龙金睛笔点向了他的三处要‘穴’!

燕颏一见不好,赶紧往旁边一跳,避开了点‘穴’!

就在这时,廉圣帝‘射’出去的飞轮旋转着又飞了回来,廉圣帝用手的‘玉’龙笔轻轻的一挑,又给旋转在上面了!

燕颏气的直放屁,心道:“好几个廉圣帝,你卖‘弄’这一手,简直就是羞辱我,好,我倒要看看你能转几个!”

燕颏气的将金轮猛地也也‘射’向了廉圣帝!

紧接着,燕颏在腰一抓,将铜、铁和锡这三面小飞轮,一起‘射’向了廉圣帝!

刹那间,金、银、铜、铁、锡五面飞轮齐发,直奔廉圣帝而去

廉圣帝正在转着银轮,一见又飞来四个,淡淡的一笑,也不躲避,而是将旋转的银轮往空一抛,用‘玉’龙笔一挑急飞转的金轮,又将金轮在‘玉’龙笔上旋转了起来!

他刚将金轮旋转了起来,铜、铁和锡轮一起飞来了!

燕颏暗暗的咬牙,心道:“我看你怎么玩!”

燕颏不是比武了,是斗气玩了,因为,他真被廉圣帝给气坏了!

他号称转轮王,就是说,玩飞轮他是最‘棒’的,都称王了,但廉圣帝居然比他玩的还要妙到数倍,简直令他气的要吐血了,所以,一气之下,都丢给了廉圣帝,诚心看廉圣帝出丑。

谁知道廉圣帝不慌不忙,一见又飞来了三个轮子,飞起两脚,将两个轮子顺势给踢向了半空,而另外一个轮子,他用右手的剑指又给转了起来,转在了手指上了!

这时,银轮落了下来,廉圣帝将‘玉’龙笔一抖,将金轮又‘射’上了半空,将银轮接住,又转在了‘玉’龙笔上。

银轮被他接住旋转了起来,其余飞上半空的两个小轮子又落了下来,就见廉圣帝抬起右脚,一招金‘鸡’独立,将其一个小轮子旋转在了脚尖上了!

而另外一个,他将右手的剑指一抖,将旋在手指上的轮子‘射’向了空,又将另外一个轮子接住了,转在了手指上了!

就见廉圣帝,仅是一只脚金‘鸡’独立站着,两只手和一只右脚,不住的转着轮子,这个下来,转那个,那个下来转这个,玩的那个漂亮和巧妙,简直妙到毫巅!

后世,专‘门’玩杂耍的转盘子,就是这种功夫,这当真是一‘门’巧妙的功夫和学问,其的力学,掌握不好,是不行的,要想像玩杂耍那样的转盘子玩,不令盘子落地,而且还玩出‘花’样来,这简直没有个几年的功夫根本做不到,而且,这还需要天分!

而廉圣帝,玩着五个飞轮,就跟玩转盘子一样,一会,用左脚转,一会用右脚转,还能玩出‘花’样来。

那时候,谁见过这种奥妙无穷的杂技,若不吃惊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廉圣帝故意的‘露’一手,让他看看,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这么张狂。

别说玩五个飞轮,就算多加几个,廉圣帝都能玩的自如。

廉圣帝一边玩着飞轮,一边笑道:“喂,还有没有?”

燕颏简直都傻了,这哪是功夫,简直都神了!

不但是他傻了眼,在场两千多观战的兵都看直了眼了,张大了嘴巴,谁都没发出一声来!

龙扬儿正在给廉圣帝鼓掌,猛然间见到廉圣帝玩五个飞轮玩,玩的那个漂亮,龙扬儿立刻傻了眼,连叫好都忘了

蚩尤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揉’‘揉’眼睛,掐了自己一把,发现不是做梦,所见的是真的。

蚩尤暗自长叹,他是真佩服廉圣帝,因为,廉圣帝简直就是一个完人,一个完美无缺的人,简直就是男人的骄傲,人类的骄傲,而他跟廉圣帝结拜,当真是感到三生有幸。

廉圣帝就跟后世玩杂技的艺人那样,玩了几个‘花’样,微笑道:“燕兄,还给你,接住!”

猛然间,廉圣帝一抖,将五面飞轮一起‘射’向了燕颏!

就见金、银、铜、铁、锡五面飞轮,排成一根直线,旋转着、呼啸着,直奔燕颏‘射’去!

燕颏早就看直了眼,都忘了自己在打仗厮杀了,等醒悟过来,再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燕颏失声惊呼,一见锡轮到了自己的咽喉了,不由得一闭眼睛,暗叫道:“完了,我命休矣!”

这锯齿飞轮这么锋利,这旋在了脖颈上,脖子必然被旋断,脑袋就跟身体分家了,这那能不死!

他由于看傻了眼,所以,忘了躲避了。

就连观战的蚩尤一见,吓的蚩尤的心都跳了出来,失声惊呼,心道:“完了,燕兄弟死了!”

蚩尤心埋怨廉圣帝,暗道:“廉弟呀廉弟,你说过今日切磋武功,点到为止,不杀人的,我才敢放心让我的弟兄跟你们比武,但你怎么杀了他,你这岂不是违背了诺言!”

蚩尤正在想着,但出奇的一幕出现了!

就见金、银、铜、铁、锡五轮急的旋转着飞向了燕颏的咽喉是不假,但巧妙的是,离着燕颏的咽喉只有一指头厚的距离,一道弧形往后倒旋着飞了回去!

五片飞轮都如此,仅是到了燕颏的咽喉,离着他的咽喉只有一指头的厚度,立刻就倒旋着飞了回去!

五片飞轮飞去的快,回去的更快,一道直线又飞向了廉圣帝自己。

就见廉圣帝根本不躲,仅是将‘玉’龙笔一挑,五面飞轮又都飞向了半空,等落下来时,一面面的飞轮整齐的叠在了一起,三面小轮在里,两面大轮在外,整整齐齐的落在了一起,廉圣帝将手一伸,将五面飞轮收在了手。

在场的人早就傻了眼,都以为定然是血光迸溅,人头落地了,但结果,令所有人更加惊骇!

燕颏一点伤都没受,这急旋转的飞轮,竟然自己飞了回去!

廉圣帝其实是用一种旋转之力‘射’出的飞轮,算计到飞轮到燕颏的咽喉会自动飞回的,不会伤了他的,他只是‘露’一手,让这燕颏知道厉害,也就罢了,根本无心杀他,因为,廉圣帝感‘激’蚩尤的赠‘药’之情,今日是纯粹是以武会友的,本意就是点到为止,根本不想杀人

燕颏将眼睛一闭,还以为必死了,结果,没感觉到疼痛,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只见,自己的五片飞轮,被廉圣帝叠的整整齐齐的,廉圣帝就在他对面微笑。

廉圣帝走到燕颏的近前,将五片燕翅飞轮恭恭敬敬的一递,笑道:“燕兄,原物归还,我说过,她们俩的武功还未做到收发自如,并非真的有意伤人的,所以,做到收发自如,是不会伤了人的,燕兄不要生气了。”

燕颏没有立刻接飞轮,上一眼下一看的看了廉圣帝足有七十二眼,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有廉圣帝这种奇人异士。

燕颏这次信了廉圣帝的话,那俩姑娘的武功的确是没到化境,不能收发自如,这才伤了人的道理,因为,廉圣帝已经用实际行动向他证明,武功收发自如随心所‘欲’的境界,的确不会伤人的道理了。

燕颏长叹一声,拜倒在地,抱拳道:“廉兄弟,多谢手下留情,我服了你了!”

廉圣帝赶紧将燕颏搀扶起来,笑道:“燕兄快快请起,您是蚩尤的兄弟,就是廉某的兄弟一样,咱们今日只切磋武功,不是仇人,明日战场上,才是仇敌,所以,今日大家应该以武会友才对,快快请起。”

燕颏满面羞愧,黯然道:“我号称转轮王,自以为天下间,没有人玩飞轮比的上我自己,可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跟廉兄弟比起来,简直天壤之别,我真是服了。”

廉圣帝微微一笑,道:“燕兄严重了,这不过就是巧力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燕颏苦苦一笑,心道:“没什么了不起的?唉,你说的倒是轻巧,你可知道,你这一手绝技,都已经超过了我苦练二十年的了,还没什么了不起的,唉……此人真是奇才。”

他知道,廉圣帝并非看不起他,在他的眼,他认为的确没什么了不起的,非是他虚伪,而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本事真的无敌,只是一种谦虚罢了。

廉圣帝将五面飞轮递给了燕颏,燕颏接过飞轮,抱拳道:“今日能得廉兄弟指教几手,在下受益匪浅,告辞了!”

燕颏说罢,满面通红的回去了,这还比什么,不用分什么胜负了,他自知,要是生死决斗的话,现在早就是个死人了。

他自知万万不是廉圣帝的对手,再打下去,那就是没脸没皮了。

燕颏刚回去,刹那间,两面的阵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不但廉圣帝那面的人给他鼓掌,就连蚩尤这边的贼人也都鼓掌喝彩!

因为,他的确太高了,简直都神了!

蚩尤也由衷的佩服,刚才那几手,蚩尤自问一辈子也做不到。

飞龙长叹一声,心道:“有廉圣帝这种对手,难道这是天意让我们败了吗?此人在,焉能灭了炎黄二族?唉,天啊,既然有蚩尤大哥,为何有黄帝?既然有蚩尤大哥,上天为何又要给蚩尤大哥准备这样的劲敌呢?”

也许,这就叫一物降一物,有时候,这就叫命运

也许,黄帝生下来,就是超越蚩尤的君主,受后代颂扬的圣主。

而廉圣帝生下来,就是做大将,平息这场浩劫的人,辅助炎黄二帝,让炎黄二族成为华夏的霸主,让炎黄二族成为神州主人的天命人。

这也许就叫命运,这也许就叫天意。

就好像司马懿生下来就是为的克制诸葛亮的一样。

刘邦生下来就是打败项羽,替代项羽做皇帝的一样。

而韩信、张良和陈平生下来,就是辅助刘邦平定天下一样。

周瑜生下来,就是火烧赤壁败曹‘操’一样。

陆逊生下来,就是火烧连营,败刘备一样。

霍去病生下来,就是大漠,平定匈奴一样。

李白、杜甫生下来,就是成为诗仙、诗圣一样。

就好像孙武、吴起、孙膑仿佛就是兵圣一样,就是为了兵法而生。

就好像金庸、古龙、梁羽生生下来,仿佛就是为了武侠小说而生一样。

这种种的名人,都有他们生存的价值,仿佛他们生下来,就是为的做这些惊天动地的大事,然后任务完成,魂归天界。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也许,这就叫天命吧。

这个世界就这么奇怪,世上的人良莠不齐,有的人生下来却去要饭,做游手好闲的乞丐,有的人生下来就去做和尚和道士,做游手好闲、吃喝不愁的出家人,有的人生下来做了一辈子的农民,一生一世的种地,辛苦一辈子,有的人生下来,却富贵一生,有的人生下来忙忙碌碌,但却碌碌无为,而有的人生下来,一个机遇,却扬名天下。

而他,生下来,就是为的传播明而生,所以他才博学多才,样样‘精’通。

他生下来,就好似为了解救炎黄二族的这两次天劫而生,为的就是拯救炎黄二族,让炎黄子孙做国的主人。

他生下来,仿佛就是为了道而生,创道造福于后人一样。

他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他也许就是救世主。

而你呢?你生下来的使命又是什么?

而我呢?我生下来的使命又是什么?

我生下来的使命,难道就是要靠写小说‘混’口饭吃,而又碌碌无为、籍籍无名的度过此生吗?

难道我的使命,就只是要编造这些无聊荒诞的故事,生活在不切实际的幻想自娱自乐吗?

也许,一个人生下来,都有他自己的使命安排

就好似一张卫生纸,都有它的用处。

这难道就是命运的安排?

常言道,无第一、武无第二。

其的意思很简单,兵无常形、水无常势,以会友,章各擅其长,很难分出谁的好一点,谁的差一点,是很难分出谁是第一来。

但以武会友,只要一比,就会明明白白的分出来了,就算彼此相差不多,总会分出胜负。

廉圣帝的武功,不用跟他比,只要自己一看,那些不服他的人,就没有一个不服的了。

廉圣帝大战蚩尤,跟蚩尤打了一上午,没有败一招,而且,始终是气定神闲,可见他的功力有多深厚了。

仅是刚才廉圣帝‘露’的一手,天下间能做到的人,恐怕除了龙‘女’之外,再也无人能做到了。

因为,那其还需要巧劲,所以,廉圣帝的武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至刚至阳的功夫,一种是至‘阴’至柔的武功,这至刚至阳和至‘阴’至柔,本应是彼此的排斥,一般人很难做到兼顾的,但廉圣帝却能将至刚至阳和至刚至柔的外家和内家的玄‘门’内功做到调和,简直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这一点,龙‘女’都做不到,龙‘女’是个‘女’人,她不可能去练罡气,可是,廉圣帝是个男人,但‘阴’柔之功丝毫不比龙‘女’差,这简直就是武学的奇迹了。

这跟廉圣帝所创的两种先天真气有关,这也就是廉圣帝仅仅二十多岁,就有如此造诣的原因。

行家一出手,就震住了所有的人!

蚩尤的弟兄们五‘花’八‘门’,可谓是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假如蚩尤没有这种实力,他焉能做东夷集团的首领,敢正面招惹炎黄二帝。

蚩尤的弟兄当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但最厉害的几个,不过以蚩尤为首,除了蚩尤之外,还有一个,那就是飞龙大将军!

蚩尤八十个弟兄,老二飞龙和老三鬼狐子,乃是他的左膀右臂,一个勇,一个智,加上他手下的六十多个的弟兄辅佐,焉能不成势?

蚩尤八十个结拜弟兄,并非都跟他在一起,还有一些,在三苗族、死神族和夸父族,但大多数都在帮着蚩尤打天下,虽然死在廉圣帝手里四十多个,但还有二十多个在场。手机请访问: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