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0章 分兵1

第三百四十章 分兵1

蚩尤的结拜,其实并非是完全按照年纪的大小,而是按照先后,还有本事的大小来定的位置。,

这跟梁山好汉是一样的,按照年纪来算的话,宋江不见得最大,比宋江还大的不是没有,但宋江却为大哥,郁保四是一百零八条好汉,但郁保四真的比其余的弟兄小吗?估计,比小霸王周通、施恩等大多了吧,但周通等却在前,郁保四却在末尾。

可见,梁山结义,非是以年龄算得,而是以威望、本领来算的。

蚩尤的结拜也是一个道理,并非是按照年纪算的。

否则,蚩尤的年纪不如那个羊哭先生的年纪大,但羊哭却叫蚩尤做大哥

在蚩尤的弟兄,飞龙的武功是仅次于蚩尤的一个,两把雁翎双刃刀,横扫天下,也鲜有对手的英雄好汉!

飞龙早就憋了一口气,虽然见到廉圣帝厉害,也有心去会一会!

飞龙终于迈步走了出来,离着廉圣帝一丈多远站住了,抱拳拱手道:“廉兄弟,真高!见高人,不能‘交’臂失之,在下不才,请廉兄弟指教!”

廉圣帝刚要说话,跟飞龙过招,就听龙‘女’娇声道:“且慢,把二哥‘交’给我了。”

龙‘女’迈步上前,到了廉圣帝的身边,廉圣帝皱眉道:“这局你打?”

龙‘女’轻轻点点头,微笑道:“刚才我就应该跟二哥比比,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些人,故而我退下了,现在,我跟二哥正式的比比,请二哥指点指点我几招。”

廉圣帝无奈,只好对飞龙笑道:“二哥,小弟不奉陪了,若二哥有兴趣,等会咱俩再切磋一下也不迟。”

飞龙哼了一声,刚才,龙‘女’根本就没瞧得起他,因为龙扬儿要替她,所以,龙‘女’下去了,分明是不屑跟他动手,飞龙憋了一口气,就是被龙‘女’给气的。

所以,龙扬儿上来跟他比试,飞龙转身就走,不屑于跟龙扬儿比武,把龙扬儿气的够呛,现在,飞龙的身份这么一亮,所以,龙‘女’知道他是个人物,这才跟他比试。

飞龙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道:“臭丫头,你竟敢小窥我,我非好好的教训教训你,打败你,让你这么目无人,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飞龙冷冷的道:“既然弟妹要比,好吧,请指教!”

龙‘女’微笑道:“二哥,请吧。”

飞龙道:“还是弟妹先发招吧。”

龙‘女’摆手道:“不,我主你客,我妹你兄,按道理说,都应该让二哥几招,作为礼节,不过,让招我就不让了,还是二哥先动手吧,这是基本的礼貌

。”

飞龙心这个气,暗骂道:“礼貌,你这死丫头,你要是懂礼貌,刚才就不该让你的手下丫头跟我比试,礼貌个屁!”

但飞龙不像其余的猛将,脾气暴躁,飞龙不愧为大将军,涵养城府极深,飞龙冷笑道:“好,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飞龙说罢,将‘阴’阳雁翎刀拔出,双刀一分,但却没有立刻进招,而是围着龙‘女’慢慢的转开了圈子。

龙‘女’丝毫不敢大意,将闭月羞光剑拔在手,剑低垂,一动不动,来了一个以静制动。

飞龙不住的转着圈子,而龙‘女’却一动不动!

就见飞龙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刹那间,就好似一股旋风一般,将龙‘女’绕在了圈!

“弟妹,小心了!”

飞龙猛然间大喝一声,双刀一招双龙分水,本来十字‘插’‘花’并在一起的,猛然间左右一分,一股凌厉的十字刀芒直奔龙‘女’的后心便劈!

刀未到,十字刀气却已经先到!

龙‘女’就觉得一股森冷的寒风奔后心而来,就知道乃是刀气斩来,刀所发的真气先到,刀随后就到!

龙‘女’不敢怠慢,不退反进,凌空一个倒空翻,十字刀芒正好在她的脚下而过!

而与此同时,龙‘女’在空,手的闭月羞光剑一抖,立刻出现了十八朵剑‘花’,匹练一般的奔飞龙周身数处要害点去!

飞龙大惊,虽然仅是一招,他就知道,龙‘女’非是一般的‘女’子,当真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

飞龙双刀左右一分,一股十字刀芒斩出,虽然用的是刀气,但足以将一个人劈成两半,而龙‘女’虽然没看到,但刀气没到,却已经察觉到了,而且,凌空一翻,由被动立刻变成了主动!

而飞龙双刀正在劈出去,这时,龙‘女’却刺他的上盘,而他上空正是空‘门’!

飞龙不敢怠慢,赶紧将双刀在头顶‘交’叉成了一个刀圈,将自己圈在了刀光

“叮!叮!叮……”

一连串的声响,闭月羞光剑正点在飞龙的刀刃上!

飞龙大吼一声,没等龙‘女’落地,双刀奔龙‘女’的双足便剁!

就见龙‘女’手剑一点他的刀刃,猛然间变了方向,又是一个空翻,没等落地,离着地面五尺,一招燕子穿林,身子成了一条直线,直奔他咽喉刺来!

刹那间,一道寒光就到了!

飞龙暗叫厉害,急忙退步,左刀一架龙‘女’刺来的一剑,右手刀斜肩铲背就是一刀!

飞龙暗自冷笑,心道:“死丫头,你也太托大了,跟我比试,你竟敢用空的剑法,我看你怎么收住你的势子!”

但飞龙却想错了,龙‘女’若没有把握,焉敢用脚不占地的空剑法!

就见龙‘女’将闭月羞光剑又是一点,点在了飞龙的刀刃上,借力使力,猛然间又飞了起来,凌空一个跟头,就到了飞龙的身后,又是一招燕子穿林,一剑直奔他后咽喉刺去!

这一招的‘精’妙更是妙到毫巅!

因为,龙‘女’第一次用这招,这是正着身子的,力气还没有用尽,可她第二次再用这招,乃是借着剑刀相‘交’的一点之力,凌空一翻,到了他的身后,而是在翻着跟头,将身子一平,几乎是躺在空,用出的这一招!

这一招,绝非常人能做到的,其的奥妙之处,简直难以形容!

龙‘女’的武功,最擅长的就是轻功,以轻灵‘精’妙的剑法著称,最近三年,她功力大进,剑法也更加‘精’妙,就算廉圣帝跟龙‘女’比剑,在剑法的‘精’妙上,都稍逊一筹。

龙‘女’创出的‘玉’‘女’素心剑法,可谓是天下间最‘精’妙的剑法!

她避开飞龙第一刀的那一招,就是龙‘女’最得意的一招,名叫‘玉’‘女’倒下九重天,这就是凌空一个倒空翻,到了空,头下脚上,趁敌人一招空了后,直袭击敌人的上空,剑光在上面将敌人罩住

刚才龙扬儿用的那招倒下九重天,就剑削敌人的双耳垂,若不留情的话,必然能一剑刺死她的对手。

而龙扬儿的剑法比起龙‘女’来差的太多,功力也差多了,所以,龙扬儿仅是抖出七朵剑‘花’来,分刺敌人的七处要害,可是,龙‘女’刚才那一剑,却抖出了十八朵剑‘花’,分刺敌人的十八处要害,只是从这一招上,可见龙‘女’的功力不知比龙扬儿高了多少倍。

但飞龙也真厉害,这么‘精’妙的一剑,虽然他破不了,但却能防守的住,飞龙就用了一个笨办法,来了一个以拙胜巧,双刀罩住自己,舞动如飞,风雨不透,这才破了这‘精’妙的一剑!

可是,这颠倒‘阴’阳燕子穿林式,比之刚才的‘女’倒下九重天的‘精’妙更令人叹为观止!

其实,这一招龙‘女’命名并不叫燕子穿林,而叫羽‘女’穿‘花’,说燕子穿林,而是后世人们根据这一招的姿势取的名字,而龙‘女’自己命名为羽‘女’穿‘花’。

因为龙‘女’的剑法乃是‘玉’‘女’素心剑法,故而,多数以‘玉’‘女’命名的。

龙‘女’的王‘女’素心剑法,跟后世的大不相同,后世的王‘女’剑法,乃是一男一‘女’双剑合璧使用,其实,假如跟情人一起使用,这就不是王‘女’了,而是鱼‘女’素心剑了。

只要‘女’人想男人了,王‘女’难道还是王‘女’吗?

当然,这王‘女’剑法就成了王‘女’剑法了。

而龙‘女’的王‘女’剑法不同于后世的,她的剑法乃是真正的‘玉’‘女’素心剑法,每一招,都是那么美,每一招,都是那么的纯洁,所耍的每一招剑法,配合她倾国倾城的容颜和倩姿,当真是恰似九天玄‘女’下了凡尘,丝毫不带一丝丝尘埃。

那风姿绰约的倩影、倾国倾城的容颜,足矣令人倾倒‘迷’醉!

这就是龙‘女’的素心剑法,那是她静心、沐浴创出的最干净的剑法,不但要求这剑法要‘精’妙,还要求一个洁字,那就是纯洁、干净,就好似晶莹的水晶一样

所以,龙‘女’每当创这剑法的时候,总会先沐浴更衣,清洗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然后再创剑。

这套‘玉’‘女’素心剑法,以前她创出了一部分,大部分则是在瑶池圣地所研究的,每次研究新招,她就跳进瑶池内,洗干净身子,以保持清洁,也让这套剑法也同样的纯洁。

那才叫一尘不染的剑法,心根本没有……在里面,所以,称之为‘玉’‘女’素心剑。

而金庸所写的王‘女’素心剑法,男‘女’配合使用,要情意绵绵,试问,情在里面,爱在里面,如何能说是一尘不染的‘玉’‘女’?有了男欢‘女’爱的情愫,‘玉’‘女’就成了**了,而素心二字,本为干净清洁的意思,而有了男欢‘女’爱的情愫,有了铜臭的男人影子,又何来的素心呢?

所以,金庸先生用错了词,林朝英创的不是‘玉’‘女’素心剑法,小龙‘女’和杨过用的也不是‘玉’‘女’剑法,而是**荤腥剑法才对。

因为,素者,指的是干净,素心者,指的是干净的心,处‘女’最纯洁的一面,而情意绵绵,男欢‘女’爱的感觉,那就好似有了荤腥一样,假如将处‘女’比作是素心,像吃素一样,那欢乐后的‘女’人,就相当于吃了荤腥了,故而,金庸说的‘玉’‘女’素心剑法,乃是盗用了一个好名字,含有情的剑法,根本不配叫这个名字,简直玷污了‘玉’‘女’素心这四个字。

所以,我建议金庸先生将他神雕侠侣说的那套‘玉’‘女’素心剑法的名字,应该改一下,改成……‘女’荤心剑才最贴切不过。

只有纯洁、洁净、一尘不染,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玉’‘女’素心剑法,而不是像后世神雕侠侣的‘玉’‘女’剑法一样,情意绵绵的,还是男‘女’同用,只要是男‘女’一起用,这就玷污了‘玉’‘女’二字了,这种剑法就不洁净了。

所以,后世的‘玉’‘女’素心剑法,其实是失传了,仅是按照龙‘女’起的名字,自己又再创的,根本跟龙‘女’的‘玉’‘女’素心剑完全不同了。

龙‘女’的‘玉’‘女’素心剑法,就在于一个美字,一个洁字,一个灵字,一个快字,一个空字,缥缥缈缈,空空灵灵,这就是这‘玉’‘女’剑法的剑髓真意

单说龙‘女’一用出这一招‘阴’阳‘玉’‘女’穿‘花’式的一剑,震惊了所有的人,尤其是飞龙,简直差一点被骇破了心胆!

这一招太‘精’妙了,他刀在半途,已经收不回来了!

这时,无法招架,这可如何是好!

飞龙也不愧为高手,灵机一动,猛然间往前窜了出去,一边窜了出去,一边将右手的刀来了一招苏秦背剑的招数,往咽喉后一遮!

其实,那时候没有苏秦,当然没有苏秦背剑这招的名称了,不过,他这一招就是苏秦背剑的招数,为了解释的清楚,才用后世的招数名称解释罢了。

飞龙这一招也够妙的,也只有这招能破了这‘精’妙的一剑了!

飞龙单单是往前窜出去几丈,他知道,是不足以破掉这‘精’妙的一剑的,以龙‘女’的轻功,定会追出几丈,他依旧有被‘洞’穿咽喉之险,而剑尖离着他的咽喉仅有一指长的距离,不管往哪里躲避,这么短的距离,都没有时间避开这一剑穿喉之险,唯有往前窜,借此,来争取一点时间,好将手的一把刀撤回来,护在自己的咽喉后,这样,才能破了这一剑。

飞龙连着往窜出去了两丈多远,龙‘女’一条直线,剑尖在他的咽喉后,空紧追出去了两丈多远!

有了这两丈多远的距离,飞龙终于空出时间将手的一把刀撤回来挡住这一剑了!

飞龙将右手刀往咽喉正一竖,就听‘叮’的一声脆响,龙‘女’的一剑正点在他的刀刃上!

这一剑,真是险到了极点,刹那间,飞龙就被冷汗浸透了全身!

飞龙一招挡住,毫不迟疑,左手刀连看不看,一招撩‘阴’破肚刀,往后就是一刀!

龙‘女’一剑落空,也是吃了一惊,因为,能挡住她这几招‘精’妙的剑法的人,天下间都没有几个,可见飞龙果然是绝顶的高手。

其实,飞龙的吃惊比龙‘女’更吃惊,他做梦都没料到,小小的一个‘女’人,居然能厉害到如此地步,一手的剑法,简直是毫无破绽,天下无敌了

飞龙暗暗的叹息,这才明白,为什么龙‘女’能跟廉圣帝并肩成为龙凤二圣了,这当然是有原因的,可见,龙‘女’并非是‘浪’得虚名,而是有真本事。

这龙圣人,当然指的是廉圣帝了,这凤圣人,当然指的是龙‘女’了,虽然龙‘女’名叫龙‘女’,可是她是‘女’人,常言道,龙凤龙凤,凤多数指的是‘女’子,故而,才叫龙‘女’为凤圣人,虽然她姓龙,但她却是雌的,凤凰指的就是‘女’子。

单说龙‘女’,身子成一条直线,闭月羞光剑直刺飞龙咽喉,飞龙刀一竖,正好点在刀刃上,被挡住了,没等变招,飞龙的左手刀反手就到了!

这一招的奇妙也是匪夷所思,要知道,龙‘女’成一条直线脸朝地,屁股朝上,双手握剑,刺他的后咽喉,人还在离地七尺的空,而这时,飞龙的刀往后扫,一招撩‘阴’刀,而她身子在空,躲避都难!

这一刀若是劈在龙‘女’身上,必然将龙‘女’的上半身劈成血淋淋的两半!

众人看的清楚,都不仅失声惊呼!

龙扬儿失声大叫道:“龙姐姐,小心啊!”

龙扬儿的担心其实多余,别看险到了极点,龙‘女’若没有把握,哪能用空的剑术,她的这套‘玉’‘女’素心剑,都可以脚不沾尘,做到一尘不染,在创这套剑术的时候,她就将在空能遇到的种种危险早就预料到了,该怎么破,她当然早就有防备。

龙‘女’一见一道寒光奔自己的小腹撩来,一点都不慌张,而是将手的剑顺势往下一格,借力使力,随着撩来的这一刀一起往上飞!

这一招就跟飞龙破她那一剑的破法都是一样,都是顺势破之,跟对方比度,然后用剑来挡一下!

这一来倒好,飞龙这一刀,到了一定的角度,就不可能再撩上去了,因为,飞龙的手臂不是三百六十度能转圈的,撩刀的角度是有限的。

龙‘女’用剑身一格,随着一翻身,到了空的死角部位,刀撩出的角度到了极限了,已经失去了作用!

这一招就这么轻巧的破掉了,这一来,可把飞龙给吓坏了

飞龙就知道,龙‘女’破了这一刀,下一招的凌厉更难以预料!

飞龙吓的一连七个跟头,跳了出去!

果不其然,龙‘女’脚没落地,又升在了空,正要再袭击他,他却已经逃了。

龙‘女’暗叫厉害,急忙脚后跟一碰脚尖,‘嗖’的一声,一道赤光和白光,直奔飞龙追去,在半空,脚还是没落地!

之所以说龙‘女’是一道白光和红光,只因为,龙‘女’虽然身穿白衣,但却披着嫣红的凤凰栖霞披,好似晚霞的一朵白云一样的美,故而,她飞来飞去,就是一道红光裹着一团白芒,故而像极了一朵带着白云的晚霞。

飞龙骇的心惊胆颤,‘交’手好几招,龙‘女’竟然脚都没落地,一直在空,这简直是匪夷所思,这究竟是什么剑法?

飞龙大吼一声,双刀‘交’错,劈了出去,这乃是凌空十字刀法,一道十字形的刀气奔龙‘女’斩去!

好厉害的刀气!好霸道的一刀!

虽然是刀气,但以这刀气的凌厉,也足矣将一个人斩成两半!

这是飞龙的绝技,这就叫凌空十字刀!

空,刀气成了一个十字‘交’叉形,直奔龙‘女’当‘胸’斩去!

龙‘女’一见刀芒到了,娇叱一声,手闭月羞光剑也划了个十字‘花’,迎着刀芒撞去!

在龙‘女’的闭月羞光剑‘射’出了一股十字剑气,撞向了十字刀芒!

“砰!砰!”两股真气正好撞在一起,然后相继消失不见!

飞龙暗叫厉害,没料到,龙‘女’的内功也到了如此地步,根本不在他之下!

这时,龙‘女’的人已经到了,就见龙‘女’半空,一招银河倒泄,唰唰唰……

人在半空,剑‘花’一抖,无数的剑光奔飞龙点去

刹那间,点点寒光,好像化成了无数的星光,又恰似天河绝了堤,银河的水从九霄云外倾泻而落!

飞龙大惊失‘色’,就觉得眼前一‘花’,分不清龙‘女’究竟要刺他那里了!

飞龙咬着牙,手的双刀拼命的舞动成了一个光盾,将自己罩在里面!

总算他的刀法算快,才勉强架住了这一招!

跟令他吃惊的是在后面,他刚封住了空的几招,就见龙‘女’身子猛地一沉,身子成一条直线,左手劈空一掌,拍向了地面,刹那间,身子猛然旋转了起来,而她手剑也旋转了起来,奔飞龙的盘就扫来!

这一招名曰繁‘花’落地!

这一招的可怕,更难以形容,龙‘女’竟然不必落在地上,仅凭着左掌的劈空掌力一拍地,一股真气推出,借着这一股真气的支持,竟然自己能旋转了起来,更可怕的是,她人随剑转,剑随人转,人剑合一,成了一道寒芒,若被这股旋转的寒芒斩到,必然腰断两截!

飞龙本来拼命的防守上盘,哪曾想龙‘女’突然用出这种招数,奔他腰扫来,这简直出人意料!

飞龙差点吓的叫娘了,简直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种‘精’妙绝伦的招数!

廉圣帝在旁边看着,也是暗自惊心,因为,遇到龙‘女’这般‘精’妙的剑法,就算是廉圣帝,都有点束手无策。

龙扬儿高兴的拍手直喊好,兴奋的直蹦。

同样用的是‘玉’‘女’素心剑法,但威力相差数百倍,而且,龙扬儿可做不到龙‘女’这般的脚不占尘的本事。

飞龙不愧为飞龙,果真有两把刷子,飞龙实在避不开了,赶紧往地上一倒,一招地趟刀的招数,叫做旋风独舞,将自己护的严严实实!

龙‘女’一连旋转着攻了七剑,都被他挡了回去!

龙‘女’心吃惊,但也着急,因为,她本以为几招就能败了飞龙,但这么多‘精’妙的招数,这家伙虽然破不了,但这防守却太厉害了,她竟然毫无功效

龙‘女’真是又羞又恼,娇叱一声,用掌凌空一拍,接着一拍之力,往后倒飞了出去,飞离了飞龙一丈五尺多远!

飞龙暗自庆幸,心道:“我的娘来,可算是捡了一条命!好厉害的剑法!”

飞龙赶紧一个旋子飞身站了起来,但他想错了,龙‘女’退去,非是力尽退走,而是为了下一步更凌厉的剑法!

飞龙刚站起身来,就见龙‘女’,手的剑一点地面,一道剑芒裹着一块泥土,奔飞龙‘射’来!

飞龙赶紧将这道剑气劈开,龙‘女’这时又到了,身子横着飞来,一剑穿喉,奔飞龙而去!

飞龙赶紧往旁边跳开,刚跳开,就见龙‘女’又用剑一点地面,又‘射’出一道剑气和尘土,又飞着一剑穿来!

刹那间,就见龙‘女’剑剑点地,不住的飞来飞去,直奔飞龙不断的发起进攻!

飞龙失声惊呼,被‘逼’的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了!

龙‘女’竟然不用落地,仅用剑尖点地,就飞来刺他,而且,更可怕的是,她剑尖一点地,随手就发出一股含着一块泥土的剑气,剑气刚到,她人剑合一接着就到!

这一招‘精’妙的剑法,名叫落英缤纷漫‘花’雨!

这招剑法的妙处,就在于一个落字和缤纷二字上。

这个落字,就是借着剑点地的一点之力的支撑,脚不必落地,就在空飞着不断的刺敌人,来回的穿梭,这个缤纷和‘花’雨,说的是她在刺的空,一刺就是数处要害,好似‘花’瓣离开‘花’枝,‘交’错在一起在空纷飞,加上剑气挑起的一股股的尘土,故而,形象的看去,就跟漫天的‘花’雨一样,故而,这一剑龙‘女’取名为落英缤纷漫‘花’雨!

这一剑的‘精’妙震铄古今,就连廉圣帝也做不到这脚不离地,不占半点尘埃,超凡脱俗,美到极点的剑法

龙‘女’的‘玉’‘女’素心剑就这么‘精’妙,她这一用出来,谁能抵挡的了!

龙‘女’不过就是用落英缤纷漫‘花’雨这一招,来来回回的穿梭了四趟,飞龙就已经被晃的眼‘花’缭‘乱’了!

砰!砰!

飞龙实在避不开了,被两股剑气裹着两块泥土正心口!

飞龙就觉得心口一阵的发闷,差点一口鲜血喷出!

其实,这还是龙‘女’留了情,仅是用了三成功力‘射’出的剑气,要是用十成功力‘射’出的裹着泥土的剑气击他,必然能将他穿心而过,将他击毙!

龙‘女’说今日点到为止,所以,根本不想杀人。

飞龙这么一疼,龙‘女’已经飞来,一晃剑,挽起无数个剑‘花’,就好似漫天的‘花’瓣漫天飞舞一样,又恰似漫天的流星雨,令人眼‘花’缭‘乱’,难辨真假!

飞龙实在避不开了,双刀拼命的护住了要害,但等刀封出去,龙‘女’不见了,已经到了他身后,刹那间,飞龙就觉得咽喉上一股森冷的寒气停在了他的脖颈上!

飞龙是什么人,不用看,他也知道,这是龙‘女’的闭月羞光剑在他的咽喉上!

飞龙吓的一动不敢动,因为只要一动,对方的剑一颤,自己就人头落地!

但那股寒气仅是停了一下,瞬间又收了回去,龙‘女’这时才落在了地上,退后了几步,盈盈一笑,抱拳道:“二哥,承让了。”

飞龙手捂着还疼的心口,慢慢的转过身来,就觉得‘胸’口一阵阵发闷,知道龙‘女’剑气都留了情了,心也暗暗的感‘激’。

飞龙满脸的羞愧之‘色’,黯然叹道:“弟妹的剑法惊世骇俗,在下输的心服口服,不知弟妹可否见告,这究竟是什么剑法?”

龙‘女’微笑道:“这是我创的‘玉’‘女’素心剑法,感谢二哥指点小妹,多谢手下留情。”

飞龙苦苦一笑,他那里是手下留情,他是尽了全力,结果,龙‘女’不过出了五六招罢了,就将他打败,飞龙败的真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这一次,他不敢小看‘女’人了,知道龙‘女’当真不愧为‘女’一圣,不愧为‘女’的圣人

龙‘女’在三年前,剑法还没这么高,可短短的三年,龙‘女’的武功进境已经到了化境,提高了不知多少倍,在三年前,飞龙或许能跟龙‘女’打上个百余招,可三年后,龙‘女’的武功,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几条街了。

飞龙长叹一声,抱拳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贤妹的剑法,我是彻底的服了,多谢贤妹指教,请了。”

飞龙黯然神伤,无‘精’打采的回去了。

场一片的寂静,没有一点声音。

因为,所有人都看傻了!

就见龙‘女’像是一朵带有红晕的晚霞,飞来飞去,飘来飘去的,简直好似九天玄‘女’下了凡尘,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是那么的美,那么的超凡脱俗,早就将在场两千多男人的心勾走了。

所以,刹那间,在场两千多人鸦雀无声,都痴住了。

日后,见到龙‘女’这倾国倾城的曼妙身姿,得了相思病的男人有三千多,本来,有五千多的,但蚩尤那边的男人都战死了,所以,只剩下黄帝手下的三千多兵了。

那没死的见到过龙‘女’的曼妙剑姿的男子,一生一世,都活在龙‘女’的倩影,一生一世都不曾忘记,每当怀里抱着老婆,跟老婆做的时候,心里却想着龙‘女’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曼妙的体娇姿,真是挥之不去,消失不去。

任何男人见到龙‘女’,然后跟自己的糟糠之妻一对比,就算他的妻子美若天仙,跟龙‘女’这一比较,美‘女’都变成了一坨狗屎了。

因为,任何美‘女’都没有龙‘女’身上那种优雅、高贵的气质,也没有那种纯洁清秀的感觉,更没有那鹤立‘鸡’群的傲气,所以,一对比,发现,世上除了龙‘女’之外,其余的‘女’人,都是胭脂俗粉,不堪入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