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294章 军师毒计

1294章 军师毒计

“青囊书虽然重要,可是,相比起我们现在的研究來说,无论是从利益,还是从所谓的对人类的贡献,或者是我们这些人的个人追求与理想來说,都显得不再重要。

“何况,若是遮天胜了,我自然有机会获取全本的青囊书。若是遮天败了,这半本也无法保住。”这便是邵洋最后的回答。

青囊书不能毁掉,而且只能是在他或者古方手中,得到完整的呈现。

而邵洋无疑是流露出了要与遮天同荣辱,共富贵的意思。

对此,韩雨心中也是十分感动。

经历了无数次的被追杀,还有非洲的枪林弹雨,若邵洋是一个这么容易被i威胁的人,只怕青囊书也不会在他的手中保存到今天了。

能够在自己的医术上,有所突破,能够用青囊书对古方进行复仇的第一步,对邵洋而言,便已经足够了。

“若沒有更重要的事情,我不会让人打扰你了。社团能够调动的资源,任由你使用,你只管跟老王进行试验。若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试着告诉我。或许我能从别的方面,帮着想想办法!”韩雨轻声道。

邵洋点了点头:“行了,正事说完了,我便在这里,等着老王。”

说着,自去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韩雨则去将好茶泡了一壶來,帮他倒上,推了过去道:“那你便等着吧,反正时间也不长,再有两三个小时,他便能赶回來。”

邵洋端起茶來,悠闲的喝着。韩雨则随口跟他聊着,无非就是一些,中医学院的发展还有相关的医学方向研究的问題。

邵洋显然是熊猫吃竹子,胸有成竹。

中医学院以传承中华一脉的医术为主,以一些中医擅长的药理,针灸,有针对的对一些西药难以解决,而中医则有相关突破点的难題为辅,再加上对一些感冒,发烧等常见病如何能够在保证身体不会被伤害的前提下,进行快速治疗等问題的研究。

而到目前为止,中医学院成立半年多的时间,最大的贡献不是研究出了止血散,培育了大量的草药,而是他们制定了新的中医等级资质评定和方法。

因为以前的时候,中医几乎都是一脉相传,无法如同西医一般速成,他们基本上都是靠人们口口相传,才得以维系。再加上一些短视之人敝帚自珍,使得一些药方药理消失,让中医在西医的冲击之下,陷入到了悬崖的边缘。

便连他们医生的身份,都渐渐的遭到了怀疑。

现在,有了这个资质等级评定,便可以对这些中医师进行考核。让中医不再沦为按摩师,洗脚师之类的人所顶着的头衔。

如今这个等级资质评定和方法,已经被上交到了卫生部,据说,已经内部通过了。只需要再进行一点补充,便可以得到官方的认定和推广。

届时,天水中医学院便会一跃成为国内影响力和实力最强的中医学府。

“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成为医学界的圣地!”邵洋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整个人都显得神采奕奕,信心十足。在这个世界上,沒有几个人能像他这般,清晰的认识到中医的威力。

尤其是当国内顶尖的中医师,在一起相互碰撞的时候,他就像是清晰的看见了一把战刀在冉冉升起,然后将西医的天,给生生劈成了两半的情形。

对此,韩雨也是充满了憧憬。

然而,沒等他说话,电话便响了起來。当他挂了电话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邵洋一见便紧张了起來,他低声道:“怎么了,老王出事了?”

韩雨缓缓道:“沒有,不过,也跟他有关。出卖老王信息的人,可能已经找到了!”

“真有内奸?”邵洋眉头一挑,一股隐而不发的杀机,顿时出现在他的眉角。显然,这位拿手术刀的主,已经有了杀人的心。

韩雨沒有理会他,只是对着门口喊了一声:“胖子,去将军师请过來。”

“哦!”胖子在门口探了一下脑袋,立即缩了回去。叶随风就在韩雨的隔壁办公,处理社团的相关事宜。除了各堂堂主直接对韩雨负责之外,一些琐事基本上都是由叶随风在调控处理。

很快,叶随风便走了进來。

“老大,你叫我?”叶随风一进來,便笑呵呵的咧开了嘴儿。他先冲着邵洋点了下头,便一屁股坐在了对面。

韩雨直接道:“你为什么要出卖老王?”

“什么?是他?黑衣,你不是弄错了吧?”邵洋看看两人,叶随风在遮天中扮演什么角色,便是他也清楚的很。如今社团的第二号实权人物,不是谷子文,而是眼前的这位叶随风。当然,谷子文的地位,还在他之上罢了。

叶随风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轻声道:“您已经知道了?”

显然,他是承认了。

邵洋的两眼顿时眯了起來,整个人微微绷紧,冷声道:“小胖子,这件事情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你当随风是假的呢?”韩雨横了他一眼,拿过旁边的烟,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两下,这才放在嘴里,靠在沙发上点了起來:“说吧,别回头老船真的发了火,我也不好护你。”

原本剑门的随风在并入破晓之后,整个情报组织被进行了细化。分为了内外两部分,其中对外的部分,代号依旧是破晓,而对内的,则继承了昔日随风的称号。

当得知老王被绑架,叶随风说可能是内奸所为之后,韩雨便让手机对这件事进行了详细的追查。可让他沒有想到的是,查來查去竟然查到了叶随风的头上。

叶随风微微一笑:“老大,若我说,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咱们社团,想來您跟老船都不信吧?”

“哼,为了社团?我看你是为了幽冥会吧?”邵洋冷哼一声。为了这事,他搭进去了青囊书的上半卷,连带着强效止血散这样的秘方,也都落在了幽冥会的手中。

此时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韩雨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抽烟。淡淡的烟草气息,四下弥漫。

叶随风依旧平静,他嘿嘿一笑:“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幽冥会得到止血散的秘方。”

“早在我们得知幽冥会也在暗中研究止血散之后,我便已经通知了叶苏,让他暗地里大肆的收购了止血散关键的一味草药,龙舌草。现在市面上的龙舌草,基本上都已经被我们暗中掌握在了手中。”

韩雨拧眉道:“那我们若是压着这批草药的话,幽冥会是不是便无法生产止血散?”

邵洋冷哼一声,摇头道:“龙舌草并不算稀少,幽冥会只需要稍微抬高点价格,花费点时间,便足以收购到足够份额的龙舌草。”

“那你收购这个有什么用?难不成我们将现在的龙舌草,高价卖给他们的话,然后赚他个千把百万?”韩雨露出了思索的神色,他知道,叶随风不会背叛遮天,投向幽冥会。因为他实在是沒有这个理由。

“那不是太便宜他们了?要摘掉,这世上沒有那么多便宜好赚,尤其是对手的便宜!如果我沒说错的话,龙舌草跟另一味草药外表几乎一模一样,尤其是干枯之后,足以以假乱真,对吗?”叶随风这话是对着邵洋说的。

邵洋微一变色:“你怎么知道?”

韩雨也露出诧异的神色,他可不知道,叶随风在中药方面竟然也颇有造诣。

“您刚才不是听见老大说么,随风可不是假的!我前些日子,得到了猎狗的汇报,得知有幽冥会和青帮的人,在打中医学院的主意,当时我便想,总这么防着,也不是个办法。咱们能弄出來的东西,只怕他们遇到个老张,老李的就未必不能有!”

叶随风轻笑道:“所以,总要想个办法,将利益最大化才行。我就去了一趟中医学院,然后,得知了忘川草的存在。”

邵洋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忘川草和龙舌草两者只能在鲜活的时候辨认,若是在干枯之后,便连我也无法只凭眼睛进行确认。两者的模样惊人的相似,可是,药性却全然相反。用上龙舌草,便是止血良方。用上忘川草,虽能止血,可是,在十天之内,整个人便会失去气力,气血凝滞,成为夺命之药!”

“这也是我跟老王在研究止血散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好在龙舌草易得,忘川草却极为稀少。想來,你是得知了忘川草的药性之后,才想出了这招请君入瓮的主意吧?”

“不错!”叶随风嘴角一勾,一种森寒的冷峻便那么不经意间流露出來。饶是韩雨也是见惯了死亡的人物,心中也不由得暗自一突:“只是我沒有想到,您会为了老王,连青囊书都送了出去。”

“不过,这样一來,你的计划就更好了。唯一能认识两种草药的人,便是古方。可是,现在他获得了青囊书之后,只怕会将精力,全都用到对于上半卷青囊书的研究上。对于止血散,他不会一直跟着。若是下面的人大意,误将忘川草当作龙舌草,那他们制出來的止血散,在某一时刻,便会成为葬送幽冥会的利器!”

邵洋接口道:“好毒辣的心计,好阴狠的手段,好冷酷的性子。用你做军师,也不知道是遮天之福,还是祸?”

“刘邦无情,终得天下。项羽有义,英雄气短!此时,遮天弱而幽冥强,若不用些非常手段,如何能与之一战?”叶随风无所谓的道:“再者说,若是幽冥会沒有这贼心,也落不入我的圈套里。说來说去,总是他们自作自受。”

邵洋微一闭眼:“此举有伤天和,非天主之命不可为。所以,是否利用,尚需黑衣你自己拿主意。”

韩雨表面冷静,暗自长出了一口凉气。

这叶随风,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便将幽冥会成千上万人的生死,都玩弄与股掌之间,这种手段,想來都令人毛骨悚然,不过……却十分合他的胃口!

“你那里可有忘川草?”

“有,很少。”邵洋摇头。

叶随风微微一笑:“我已经让人暗中搜集了,足够两万人份使用的。”

韩雨轻轻的将脚朝茶几上一搭,阴险一笑:“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若是在幽冥会和我遮天小弟中,做一个选择的话,我只能选择后者。”

“幽冥会就是个坑,这个坑要是不填上,日后便是留给我们自己的坟!老叶,此事由你全权负责。”

从明天开始还是已经开始了,到三十一号,喜欢的兄弟來正版看吧,排版更好些,反正是免费的哈哈……